第7章
于子舟2018-05-22 11:332,349

  听人亦云:京城的柳巷街头亦有一叶白布,身着戏服,轻捻红衣襟半遮面的人儿,正是九里江南,他只身一人走进林府后门,见他进来,管家连忙迎上去。

          “九爷,可算把您盼来了,东西已经备好,只等您去厢房了。”

          “好。”燕不归瞟了一眼他,便不再说话。

          年过半百的管家倒也是知趣的,见他不说话也没好意思再开口,毕竟燕不归能来已经是天大的福分了,要是真惹恼了他,依他的性子铁定甩袖走人,到时候不仅老爷丢了面子,就连自己也会丢了小命。

         管家将燕不归引进厢房便出去了,心想:好歹要和老爷说一声的,可不能让贵客们再等了。

          估摸着过了一刻钟,台上的戏班也纷纷下台,管家再次推门而进,恭恭敬敬地立在门边,小心翼翼地说道:

         “九爷,时候不早了,该您了。”

          铜镜中细细描眉的燕不归手下一顿,道:“若想我如约登台就少说几句话。”

           管家心头一惊,吓得想直抽自己几个耳光,谁不知道燕不归最不喜别人催?若把他惹恼了,先不说自家老爷会不会灭了他,单是外面那些冲着燕不归来的人肯定不会放过他。

          管家哂哂笑着,嘴角的弧度微微有些牵强,“那您先准备着,我就在门外,有事您叫我。”

          听他如此说,燕不归才拾笔对镜,重新描了起来。

          看着铜镜中的管家在关门的那一刹那露出的紧张神情,燕不归轻蔑一笑,有谁是真正愿意看自己的戏?不过是冲着京城第一红角的虚名而已。

          管家在门口等了许久,不知道来回走了几次时,燕不归终于推门而出,脸上依旧是那副冰冷的表情,并没有因时间的推移而更改过一丝一毫。

          管家不敢出声,只得在前面默默引路,单是燕不归那份气势就已经压得他无从开口了。

          戏台前的喧哗之声也在燕不归到场时霎时安静,静得仿佛落针可闻。

         丝竹管弦渐响,燕不归一身红装,以轻捷而矫健的步子走出场,细眉如烟,双眼似夜潭,却隐约有一丝悲伤,这般清纯哀婉,嘴角挂着一抹浅浅笑意,使人深陷其中,一醉不醒。

         他倒不急着唱,面对台下的听客,悠悠地开口:“曾经,有一个人告诉我,唱一出戏如同在编一个谎,要让所有人相信和为之动容,他说我是个有灵性的人,生来就是有戏魂的,只要我愿意,我就能唱出世间最动人的戏,让所有人都为我的戏如痴如醉,深陷不悔。”      

          语毕,鼓点声骤起,鼓点声与管弦声相交相应,使原本喧哗吵闹的戏台瞬间安静。

          乐弦丝竹愈渐响亮,燕不归慢慢下腰回身,衣角被轻风微微吹起,凤目微敛,娇俏中带着些许艳丽,盈盈一笑间,足够将所有眼眸都迷煞。

          他圆润的唱腔在空明中颤抖,听起来似乎遥远而又逼近,似乎温和而铿锵。

          “大王,此番出战,倘若闯出重围,请退往江东,再偷听复兴楚国。妾妃若是同行,岂不连累大王杀敌?也罢,愿以落王腰中宝剑,自刎君前。”

          戏词像珠子似的从他一颦一笑中,从他优雅的水袖中,从他婀娜的身段中,一粒粒地滚落下来,滴在地上,渐在空中,落入每个人心里,引起一片深远的回音。

          一喜一悲一抖袖,一跪一拜一叩首,一颦一笑一回眸,一生一世一方休,那般惊绝,却叫人那般心疼。

         顾衍仔细看着台上入戏的燕不归,“可知那红衣正旦什么来头?”

         与他一道过来的小厮寻思了一会,贴耳道:“无父无母,说起来也是个可怜的人儿……”

          台上的人水袖一转,从对面的净角腰侧抽出一把宝剑,别于颈上,左右比拟了一下,水袖忽飘,倒在台中,煞似一朵血染的红花,这便是虞姬自刎时的场景。

          台下的人无不露出伤感的神情,他们看得入了神,燕不归眼神清澈冰冷,不屑地笑着:人人都说戏子无情,岂知无情之人皆因无心,也不要太入戏,人称戏子无义,谁来怜惜你的伤悲。

          顾衍微微摇首:“可惜了一个美人儿。”

          坐在一旁的林家嫡孙听见他如此说,忽然来了兴致。

          “你不会入了戏吧?戏子入戏情深,却非真,谁会惜你的悲。”  

          顾衍笑笑,依旧摇头。        

          随后,台下掌声如雷,无数道如狼似虎的目光注视着燕不归,仿佛要将他抢夺,此时的他,如同一件物品,任人抢夺,像极了没有生命的摆设。

         十月深秋,台上的戏子细汗疏布,有人问何为戏子?

          一人笑答曰:“不过是为江湖变戏法的人罢了。”红枫下的九里江南,可谓天涯沦落人,一生依恋江南却身处他乡,只等一人,允他一世白头。

          鼓点声毕,燕不归面朝台下微微欠身,目光不由自主的望向台下的听客,心中忍不住一阵恶寒,又对自己轻笑道:燕不归你看,有多少人为了这京城第一名角而来?又有多少凡夫俗子?真是可笑,上了妆的九里江南,精致华贵,却活在虞姬的故事中,卸了妆的燕不归依旧活在虞姬的阴影里。怪不得项羽,怪不得众人,只因燕不归,将他自己,硬生生唱成了戏。

          台下的顾衍更是入了迷,忽而浅声笑道:“当真倾城。”声音不大,反而有些低沉,不知是因近台还是留意,燕不归竟听得一清二楚。

          他心中陡然生出一丝温暖,是因这四个字太过于真实,并不似那些空虚的话语,回眸间淡然一笑,“不敢当,燕不归承蒙厚爱。”

          随后在震天的掌声中,燕不归坦然退场,任台前众人呼声如山高,再不见他现身。

继续阅读:第八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戏子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