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于子舟2018-05-22 12:05987

  “秋堂姑娘莫不是气糊涂了,如果你害了人,你可会如你说的那样巴巴的去告诉别人?”

  锦笙的话说得我浑身一震,心里好像有股无名的火苗在拼命往上钻。

  我不是气锦笙害我,而是她害了我之后还能心平气和的出言讽刺,就好像下手害人的人是我而不是她锦笙。

  她见我没说话,自顾自的笑了起来,嘴角上扬眉眼弯弯,乍一看真的是人畜无害。

  “锦笙,你为了赶我走真是煞费苦心了。”我咬着牙,一字一句的说。

  庭院里种着桂花树,花已经开满了枝头,明月映照下,流光溢彩。

  锦笙娇俏的脸颊上,明眸清澈,仿佛可以倒映出人影来,她身上青色的衫子被凉风吹动,衣袂飘飘如举,如荷盖初倾,自有一种难言的风致,只是在我看来格外扎眼。

  “其实我给过你选择的,你自己不要,我也只能如此。”

  她坐在原位动也不动,就这么抬头看向我,眼中尽是嘲讽。

  听到此时我淡淡的笑了,笑容苦涩,就像哑巴吃了一颗未成熟的苦涩柿子一般,苦到不能自已。

  良久我才镇下心来对她说:“选择?我只是想来北平讨生活,你又何苦要赶走我?你口口声声说自己是燕不归的徒弟,既然如此你又怕什么?怕我顶替你的位子,还是取代你师父……燕不归?”

  锦笙侧朝着我,闻言一笑,语气中满是不屑,可为什么我却觉得她的声音在微微发抖?

  她没立刻回话,反而抬手持茶壶往自己杯里添了些茶。

  昏暗的月光下看不清她的脸,亦然不知她此刻的神情。低垂的枝叶更是遮住了光线,将院中显得越发的晦暗不明起来。

  我看着她嘴角的那抹寒笑,心中渐渐生出一股压抑和不安来。

  “锦笙,我今天和你把话说清楚,我留在哪儿都是我自己的事,轮不到你锦笙指手画脚。”

  我大抵是被她气急了才会说出这样的话,不过这样也好,跟她说清楚。不过我始终不明白她究竟为什么要赶我走?怕我威胁到她的身份?还是怕我抢了她的风头?可我只是一个学徒,一个新人,怎么可能抢得了她的风头呢?

  我和她的差别不是一点两点,她是燕不归的徒弟,光有这个名头就够她十年无忧了,而我呢,我什么都不是。

  凉凉的月光伴着风抚过院里,吹起她青色衣衫的衣角,从我的角度看别有一番韵味。

  锦笙大抵是被人捧惯了才会如此,怕别人威胁到她,怕别人威胁到她的身份,她的名声。可是她凭什么觉得我就是那个人呢?要知道哪怕一个人唱戏唱的再好也是要有人捧的。文人墨客作诗都是三分才华七分捧,更何况是戏子呢?

继续阅读:第19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戏子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