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荒野之中
踏雪无尘2018-03-13 19:412,916

  “嗯?事情不对,你们怎么知道我们有人病了?还有,那老头跟你们什么关系?”,老朱突然伸手拦住中年人,眉头紧锁着问道,神色间充满了防备。

  老朱这么多年走南闯北的经验告诉他,在这个穷乡僻壤的荒郊野外,莫名出来一群不请自来的当地人赶来帮忙,很有可能会隐藏着麻烦,甚至危险,虽然,很多地方的民风依然淳朴,人们也热情好客,但绝不是每停留一处就能遇到的,所谓“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正是外出行走打拼时刻须谨记的。

  “你们别紧张,那是我阿爸,车上有病人,也是他告诉我的,怕你们找不到人帮忙,我就带着村里的汉子们过来瞧瞧”,中年汉子笑哈哈道。

  “嘿,朱师傅,有什么问题吗?”,牧尘在中年人招手后,也走了过来问道,对着中年人他微笑着点了一下头示意。

  扫了眼对面笑着的中年人,当即老朱将中年人的叙述给牧尘又简要说了一遍,拿着征询的眼光看着牧尘,牧尘转头看看正抬着两扇门板已开始小心翼翼下坡的十来个村民,暗自想到:“我们肯定卷入了一个诡异的事件或者地点当中,这些来帮忙的村民,究竟可不可信?背后又是否隐藏着什么危险?”

  “朱师傅,这种事情我也是第一次碰到,不过,既来之则安之,我们不如先跟着他们,如果情况有变,再想办法,你的意见呢?”,以他有限的经验,根本分析不出来什么,只得又将问题推给了老朱。

  “唉,也罢,不过跟这些来历不明的人走很有可能会遭遇到危险,我建议咱们大家一起商量一下,去不去,各人定,不去就在车上守着等着过路车辆,去就跟着他们走!”,老朱皱眉说道,他虽然提着小心,但也找不到任何疑点,况且若是这些村民是真心带来帮助的呢?

  “去!当然要去,怎么不去呢?车上的食物马上就没了,到时候我们要困死在这里吗?”,一旁的中年人听到了他们俩的商量,顿时恳切劝说起来。

  老朱和牧尘听了也是心里暗自盘算起来,回头看了眼村民,顿觉事情非常蹊跷,可一时也拿不定主意。老朱叫过大家一起商量后,卷发美女刘诗诗说要跟鞠祎可、安然一起,她们去哪她去哪,安然没说什么,鞠祎可自然是跟着牧尘的,而一家四口想过去村里休息休息,大人熬得住,两个孩子却需要吃点东西热饭,好好躺被窝里睡一觉了。

  夹克男李子唐早就不想待在大巴车上,跟他们一家是一个意见,剩下的就看牧尘和老朱如何决定了。

  老朱见其他人纷纷表态,正犹豫之时,突然觉得肚子有点不舒服,迟疑着看向牧尘说道:“老弟,不如就听你的过去休息休息,看情况再决定是否停留?”。

  见其他人都把头看向了他,牧尘暗自想道:现在的遭遇已经超乎了他的认知,如果这些人不怀好意,哪怕在大巴车里一样躲不过他们的暗算,毕竟他们这边只有四个男人,仅目前的这些人就足以将他们一窝端了,去与不去村里,根本没有太大区别,不如先去看看再说。

  “既然大叔他们盛情相邀,我们要怎么好意思不去!祎可,安然,诗姐,咱们也走吧!都跟着这个大叔到他们村里去”,牧尘跟老朱默契的点点头后,对三女说道。

  不过说来也怪,老朱和牧尘他们一行人决定去村子后,众人跟随那些人下了道路斜坡没走百米就发现山间大雾竟然在快速消退,灰蒙蒙的天显露了出来,只不过太阳却不知藏在了哪里,天地间显得异常昏暗压抑。下行走出两三百米,牧尘突然从前方的树丛中听到隐约的水声,那是一种“哗哗”下落的冲击声,很像是瀑布飞流而下,随着继续前行,那声音越加清晰了。

  众人听到牧尘的询问,也都循着水流声的方向看了过去。“大叔,你们这里有瀑布?”,安然眼中突然闪过一道亮光,作为导游,职业敏感让她对这些自然美景异常关注。

  前头带路的大叔没有回答,只是静静地走在队伍前面,仿佛没有听见一般。“听起来好像啊,应该快能看到了,安然,咱们跟紧点,别掉队了”,旁边并行的鞠祎可听到瀑布声,脑海中自然浮现出了流水潺潺,鱼逐鸟戏的情景,蹙起的秀眉放松了些。

  众人一直走在被硬生生踩踏出来的小路上,此时,已进入了荒草丛生的地段,有些地方的荒草甚至长到了一人多高,茂密的荒草中,不时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不知是小动物还是其它的什么,因为看不到,所以让人格外心慌。

  丛林茂密,绿衣覆盖群山的山间小路,一排穿着现代服饰和古代装扮的人怪异的组合在一起。走在队伍最后面的是那一家四口,李子唐则跟在刘诗诗和安然后面,他在下坡前想让刘诗诗跟着他,但刘诗诗冷漠无情地拒绝了,此时,跟在两女后面走着,他看向刘诗诗背影的眼神充满了怨毒,一股无比愤怒和憋闷的情绪在心中咆哮,却无处发泄!

  手中的拳头捏的咯咯直响,神情狰狞恐怖的扫过前面的身影。他恨途牛旅行社,恨司机和导游,恨那个凶狠恶毒的小子,但更恨这个薄情寡义的贱人,“贱人!我一定会让你好看!你们都不会有好下场的,老子诅咒你们都不得好死!”。

  手中的拳头捏的咯咯直响,他恨途牛旅行社,恨司机和导游,恨那个凶狠恶毒的小子,但更恨这个薄情寡义的贱人,“贱人!我一定会让你好看!你们都不会有好下场的,老子诅咒你们都不得好死!”。

  未知的道路仿佛没有尽头,走着走着,山野间一股股阴寒的冷风朝着众人扑面而来,鞠祎可忽然觉得后背发紧,总觉得四周有无数双眼睛在看着他们,便向牧尘怯生生问道:“牧尘,荒草里面不会藏着什么吧?”。其实,何止是她,每个人都有紧张的感觉,因为人本能会对陌生和未知的东西感到紧张。

  心中本就惶恐不安的老朱等人不由的脸色突变,下意识的看向了路边的荒草。牧尘还没回答,听到她说话的安然和刘诗诗却更紧张了,胆子比安然还有小很多的刘诗诗更是脸色一白,刚松下点的眉头又紧蹙了起来,她很想说:“咱们别去了吧?”,但众人都在前行着,她张不了这个口。

  牧尘紧紧握了下她的手说道:“傻瓜!真藏着什么,咱们这么多人呢?它敢出来吗?再说,附近还有个村子呢,真有危险,人们也不会在这定居了”,敏感的神经更是察觉到,后面的安然和刘诗诗近乎要贴上来似的越跟越紧。

  “嗖嗖!”,突然路边的荒草堆里中传来一阵响动!

  “啊!!!什么鬼东西!”,神经紧绷的刘诗诗惊的连声大叫起来,一把抱紧了安然的胳膊,拽得安然不注意间一个踉跄。牧尘转头看去,只见荒草中一阵晃动,似乎有什么极为敏捷的东西从众人旁边穿行而过,很快远去,看着刘诗诗吓的花容失色,他温声安慰道:“没事了!没事了!它走远了”。

  “妹子,别紧张,应该是些野兔、獾子啥子的,山里就这些东西多。”那中年人听到后面的尖叫声立即在前面大声安慰道,

  “诗诗,不怕,来,我陪着你走吧!”,后面的夹克男李子唐见状,心中不由一喜,脸上立即换上了一副温情体贴的样貌急走上来,伸出胳膊拉向刘诗诗道。

  对于李子唐这副道貌岸然的嘴脸,刘诗诗再无法装作无动于衷,眉头厌恶地皱了起来道:“你走开!我不需要你这么好心!”,胳膊猛地甩开了他的拉扯,拉着安然向前走去。

  “诗姐,不知还要走多久,不如你和我们一起走吧。!”,鞠祎可见她有些害怕,便出声邀请道,小路虽窄,但并行四个大男人还是没问题的,三女体形纤巧跟牧尘并排走,也不比四个男人更占地方。

  李子唐嘴唇微微抖了抖,脸色气的愈发狰狞,收回了僵在身前的手,眼中闪过一抹狠色,不言不语跟了上去,眼光却在前方四人身上不停徘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地狱行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地狱行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