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答应
阿裳2017-08-24 14:202,107

  他归还了娑衣后,借芯岚表妹身子不适陪她回房歇息,便对褚天毅和沈宴荷请了一个失陪的礼,在荣颂的允许下,俩人相依离去了。

  早在瓮城时,若说云老板的出现是一个意外,她没将放在心里。

  回府途中,她再细细思量,心里不免浮生了些疑惑,却还是忍住了没问,只因她相信遥表哥此生不会辜负她。

  可是刚刚在宴席上,当云老板拿出那件娑衣在他面前,她显然看见了遥表哥脸上显露出的愉悦。

  他们俩人在沈宴荷视线内走出了逍遥阁,纪芯岚踌躇了一会儿终究道:“云老板像是认识表哥?”

  “我与云老板不曾认识!”荣遥一口否定的干脆利落,顿了顿他想到似是听见云老板蓦然轻唤了一个叫“林生”的名字,或许…

  他凝神接着道:“那件娑衣极有可能是那位叫林生的人的衣物,而我正巧与他肖像三分,让云老板误会了”

  “那…”纪芯岚看向他的神情,满满都是你为何见娑衣会喜悦?

  荣遥顿时明白原来芯岚是吃醋了,他笑了笑道:“娑衣阁果真名不虚传,表妹可曾看见那件娑衣胸前绣制了一对若隐若现的鸾凤图纹?”

  “鸾凤图纹?”她摇了摇头。

  “嗯!”他道:“这正是我喜欢那件娑衣的原因,想必云老板口中的林生并非是一位简单的人物”

  有了遥表哥这些话,纪芯岚悬起的心安然落下,赞同他说的点点头默许。

  在逍遥阁,沈宴荷和褚天毅别了荣大人,由任管家带着去了东厢院的客房。

  一路上,她怀里紧紧抱着他归还于她的娑衣。

  她没想到,期期盼盼终于等来了再遇时,已物是人非,林生竟会待她如此薄情,那她又该情归何处呢?

  她愣愣抬头看了一眼走在身前的褚天毅,若她能像林生那样失去百年前他们夫妻二人的记忆。

  兴许,她现在就不会出现在御史府,她会得爹爹的疼爱,听从父命同意与褚府联姻的吧!

  褚天毅将她送到房前,几次欲开口说些什么,可他见阿兰妹妹心不在焉并心事重重的样子,他到嘴边的话又几番咽下了肚,在这个时候,他不忍去叨扰她。

  想了想,在她快要走进门前,他还是喊住了她吞吞吐吐的嘱咐道:“阿兰妹妹晚上早些歇息吧!”

  “嗯!”她没转过身,也叮嘱道:“你也是!”

  “好!”他笑了笑目送她们进了门。

  仅仅一墙之隔,可谁都不会想到她今晚注定彻夜难眠,泪眼婆娑。

  第二日,御史府逍遥阁内,一清早,娑衣阁那边就来人为荣遥和纪芯岚俩人量喜服的身形尺寸。

  并得了荣大人吩咐,除了俩人的一套喜服,他还要为遥儿和岚儿各自准备一套礼服。

  夫人过世的早,如今孩子们的亲事也只能他多操持些心思了。

  娑衣阁的伙计记下了喜服尺寸和礼服,走后不久,再来御史府,是由周掌事亲自备了两套喜服送往府上的。

  此时的逍遥阁碧春楼里,正坐着沈宴荷和纪芯岚,另摆放在她们面前的还有刚刚周掌事送来的喜服。

  “娑衣阁果真名不虚传!”纪芯岚起身走到大红喜服旁,触手用心抚摸着喜服的衣料与严谨细密的针线处,随之温婉的笑意对沈宴荷道:“云姐姐,这两套喜服无论是样款还是绣工都让人爱不释手,更无从挑剔,若说再添上需求,我都不知该想什么好了”

  沈宴荷看着她,林生即将迎娶的女子,温婉贤淑,美丽大方,这样的女子怎会不让人怜爱呢!

  她在心里苦笑了笑也起身回道:“芯岚妹妹过奖了,你如若有什么想法,尽管说出来,只要我力所能及,一定会满足于你”

  纪芯岚听了这一番话,倒显得有些愧对之前对云姐姐和遥表哥的误会,她凝滞了片刻恳请问道:“云姐姐能不能在喜服上绣制一对鸾凤图?因因为遥表哥喜欢!”他曾经亦是喜欢。

  想到,她娇柔的脸庞染上了心如刀绞的忧伤。

  “好!”沈宴荷答应。

  喜巧一听她家小姐竟然同意了纪姑娘的想法,她很是难以理解的走近她家小姐身边小声急道:“小姐,你是不是糊涂了?这怎么能答应”

  她也不知她为何会答应,或许是因林生喜欢让她无法回拒,又或许是她刚刚看到了纪芯岚那娇容上莫名的忧伤。

  难道她这辈子都渴求不来的夫妻缘分,在芯岚妹妹身上,还不能以圆满她的幸福吗?

  “谢谢云姐姐!”她没想到云老板会干脆的答应她。

  沈宴荷忍着苦涩笑了笑:“芯岚妹妹客气了”

  周掌事适时的打开针线盒递送到她面前,盒子里的颜色犹如姹紫嫣红的花朵,深深刺痛了她的眼睛。

  而她还必须得拿手伸向她们。

  纪芯岚坐回了位上,虽说女红的活儿她也算拿的出手,但毕竟比不上人家云老板的绣工,为不给云姐姐添乱,她就只好静静的坐到一边,看着她们和周掌事三人忙了。

  不知不觉过去了半个时辰。

  纪芯岚的喜服上隐隐绣出了金丝色的凤头。

  沈宴荷一针一线专注的刺绣着,这也是她第二次着手绣制鸾凤图,怎料时隔百年,心境却是截然不同。

  “遥表哥,你来了!”突然纪芯岚起身高兴的向踏进门的荣遥迎去。

  “嗯!”荣遥揽芯岚表妹入怀笑道:“有空就顺道过来看看你了”

  沈宴荷本是专注的心,被荣遥这忽如其来的一扰乱,不慎,不长眼睛的针尖儿猛然刺痛了皮肉,白玉纤指立马出了血。

  她咬唇装作什么事都没发生。

  “小姐!”近在身边的喜巧可是看的清清楚楚,她忙拿出洁白的手绢儿帮她家小姐包扎伤口处,随之怨念的看了一眼狼心狗肺的荣公子,才心疼的道:“小姐怎这么不小心”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重生嫡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重生嫡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