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归还
阿裳2017-08-23 14:222,089

  “爹!”荣遥牵着纪芯岚的手,一进门就走到荣颂面前道了一声。

  众目睽睽之下,虽说他们成亲的日子近了,但她还是脱离开他的掌心,温婉笑意也轻唤了声“舅父!”

  荣颂先是拿眼瞅了瞅他那整日和岚儿寸步不离的儿子。

  后又看向纪芯岚,立马笑了关心道:“岚儿啊!你身体还较弱,就少跟着些遥儿出门游玩,等你们下月成亲了,我可就管不动你们喽!呵呵!”

  他们俩人相视笑了笑,她略为羞涩的回道:“舅父说得是!”

  这般和睦温馨的场面让褚天毅见了甚感羡慕,可他只要一想到,老爹自作主张给他定下的沈家联姻,想到那位沈宴荷小姐,内心又是无限的狂躁苦闷。

  要是他能像荣兄那样娶自己心爱的女子该多好!想着,他目光放到了阿兰妹妹身上,瞧她微微低着头不知在凝思些什么?不过,娇容上恢复了气色,他悬起的心终于可以慢慢放下了。

  他往沈宴荷身边靠了靠。

  喜巧本是义愤填膺的眼神怒视着荣公子,这会被他严严实实一挡,转而瞪了他一眼,显然是嫌褚公子站的不是位置。

  “阿兰妹妹,你没事了吧?”他语气格外温柔体贴。

  “无事了!”沈宴荷抿唇浮现一抹苦笑,抬头之际随之不见,她看向褚天毅淡然笑了笑,余光不经意间忍不住朝荣遥那边目视了过去。

  荣颂听到褚天毅如此一问,顿时丢了荣遥和纪芯岚在一边问沈宴荷道:“云老板身体不适吗?”

  他还未等沈宴荷回答,突然又想起来了道:“哦!瞧老夫这记性,年纪越大就越不中用了,老夫来介绍一下!”说着,他向荣遥和纪芯岚介绍沈宴荷道:“这位就是娑衣阁的云老板,此次受为父邀请,特地从樊羊赶来咸笯,为你们绣制喜服的,你们若有什么想法,尽管对云老板交代清楚说明白,呵呵!”

  “这位是褚公子,想必你们已结识过了!”荣颂挦胡须接着向沈宴荷介绍荣遥和纪芯岚道:“云老板,这就是老夫的小公子遥儿了,身边这位是老夫的侄女芯岚,呵呵!”

  “云老板!”荣遥看着她客套道了声,语气里再无听出其他的意思,也只字不提在瓮城时,他们已经见过了面。

  沈宴荷心里一痛堪比炙热,却也只能强颜笑了笑不言默语。

  纪芯岚和颜悦色的眸光探视着她,若说在城楼之上相隔的距离,使她无法解读云老板的不明思议,可此刻站在近前,她更无法理解为何云老板再见到遥表哥却是这份淡雅安然。

  虽心下好奇,想想也没什么好问的。

  她一如温婉的笑道:“接下来的一段日子,要辛苦麻烦云老板了”

  沈宴荷笑了笑:“生意人,应该的!”

  她们简易聊了几句后,各自入了座,此时外面的天色离晚饭还有一些时辰。

  期间,荣遥的一颗心始终完完全全安放在纪芯岚身上,他除此在父亲介绍下与云老板招呼了声,眼里丝毫容纳不下沈宴荷的身影。

  她也不知这一个时辰,她是如何在他对芯岚妹妹百般疼爱中度过的。

  晚饭时,荣颂在府中设宴为沈宴荷和褚天毅接风洗尘,算是以礼相待周到了。

  一张圆木桌子上,摆满了美味佳肴。

  入席的依旧是他们五人,仍不见荣夫人和未曾谋面的荣大公子。

  待荣颂和荣遥,褚天毅三人几盅酒下肚。

  沈宴荷急于想见林生穿上娑衣,也好解她对夫君的相思之苦,她笑了起身对荣颂道:“荣大人,荣公子身形修长,只怕咸笯这边的娑衣阁没适合荣公子尺寸的喜服,这样,我随身备有一件符合荣公子身形的娑衣,可否一试,小女心里好有个数”

  “嗯!云老板说的有道理!”荣颂一听关乎喜服的事儿,他没作多想就对荣遥道:“遥儿,你穿上娑衣试试尺寸”

  “嗯!”荣遥点头看了沈宴荷一眼,起身走向她。

  看着林生朝自己走了过来,沈宴荷忙从喜巧手里接过包袱,她小心翼翼的放在圆木桌上打开,包袱里立马展现出一件,她数不尽的夜晚仔细端详过的娑衣。

  而荣遥目睹这件娑衣时,确实有种莫名的喜欢。

  “荣公子!”她将娑衣交到他手中,眼前恍然出现百年前,她每日早晨为夫君整理衣襟的情景。

  “我来帮你吧!”她如贤妻般理所应当的说出。

  荣遥看向她顿了顿,让他感觉到仿佛应该听她的。

  “咳咳…”纪芯岚见遥表哥在云老板面前似乎失去了理智,突感身子不适,掩口咳了几声。

  荣颂和褚天毅也是看的一怔怔的。

  “芯岚!”荣遥一听纪芯岚的咳嗽声,他瞬时回过神,恨不得一步跨回芯岚表妹身边,并随手将娑衣披在了她身上贴心呵护。

  “林生!”沈宴荷轻唤,心里随即蔓延而来的酸楚苦涩吞噬着她,让她痛不欲生。

  喜巧不顾荣大人和褚公子疑惑的目光,她急步走到她家小姐身边哭腔的小声劝慰着:“小姐,这笔生意我们不做了,我们快些回樊羊吧!”

  回樊羊?“不!”沈宴荷看了看荣大人,就算林生对她形如陌路,她也不能置荣大人于难堪。

  荣遥瞥见沈宴荷淡笑处之坐回了位上,对此自己刚刚失礼的举动,他稍有歉意的道:“云老板,这娑衣不必试了,你就按照娑衣的尺寸为我量制喜服吧!”

  “嗯!”她颔首轻应了一声,不知还该说些什么。

  宴席上发生的小意外,荣颂没放在心里,因他知道云老板和褚公子是一对的。

  褚天毅始终还是觉得阿兰妹妹哪里不对,可让他说,他又说不好哪里不对?

  晚宴离席时,荣遥归还了娑衣,虽是有种莫名的喜欢,但终归不属于他的衣物。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重生嫡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重生嫡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