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难以置信
阿裳2017-08-22 14:192,198

  她竟然是来帮他绣制喜服的,不!沈宴荷从悲痛中惊醒过来,忙后退一步想逃避这个已经摆在面前的不争事实。

  老天爷何其残忍,为何总是一再置她走向万念俱恢的地步。

  任德看着城楼上的遥少爷和表小姐笑回道:“哦!是褚公子和云老板,喜巧丫头,云老板此次特地从樊羊赶到咸笯,为少爷和表小姐绣制喜服的”

  “嗯!”荣遥听闻三位就是父亲专门请来府中,娑衣阁里所谓的人物,他顿时又笑了目光朝沈宴荷看去,却是见这位云老板轻蹙凝眉,一副悲痛的望着自己。

  他甚为不解的慢慢收敛了笑容,思索着这是怎么一回事?

  伴在他身旁的表妹纪芯岚也注意到了城楼下,任管家口中的云老板眸光始终盯着遥表哥看。

  因相隔的有一些距离,她无法解读那眸光里蕴涵着什么?但能看出此时的云老板娇容上极力掩饰的苦涩,和痛彻心扉。

  这样的感觉,她曾也是有过的,所以她懂!可是?她从来都不知情什么时候遥表哥认识了这位云老板?

  喜巧在见到荣公子的那一刻,也很难以置信,以前小姐经常画的男人,她自然是认得的,正如城楼上那位荣公子剑眉星目,鼻若悬胆,面如冠玉,俊美似谪仙。

  “小姐!”喜巧真替她家小姐感到委屈,但碍于褚公子和任管家,她也不好挑明劝慰。

  褚天毅瞧城楼上的俩人皆是疑惑的神色看着阿兰妹妹,他不禁好奇的回头朝阿兰妹妹望去,这一望,可把他担心坏了。

  他何时见过阿兰妹妹脸色如此的煞白难堪,匆忙走到身边关怀问道:“阿兰妹妹你没事吧?!若身子不适,我们这就回去”

  任德听云老板身体不适,也忙回转头看了过来。

  沈宴荷眼里只盯着荣遥目不转睛,她心里有太多的千言万语想对林生说,她不信他们这一世夫妻缘分还淡浅。

  可,她总算又看了看他身旁的女子…

  喜巧不忍心再看到自家小姐日后郁郁不欢,她要去向荣公子说清楚,他娶的女子应该是她家苦等的小姐。

  想到,她立马火烧眉毛的从沈宴荷身边走过。

  “喜巧!”沈宴荷及时跟上前一步拉住她。

  “小姐你放开我”

  她摇头自我安慰道:“或许不是他!”

  褚天毅和任德在一旁听的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喜巧急道:“小姐,到了这个时候竟还自欺,都长成一模一样了,不是他还能有谁?”说完就想摆脱沈宴荷,她要上城楼警告荣公子睁大眼睛瞧仔细了,免得到时候娶错了人。

  沈宴荷放开了她,虽林生并非像她一样带着百年前的记忆重生的,难道他心里真的将她忘却的干干净净,就是她这般站在他面前,连一个怜惜的目光都不想给她?

  喜巧加快了步子走过了任德身前,没想到,褚公子突然又上前堵住了她。

  “褚公子请让开”

  褚天毅看沈宴荷一眼,眉头紧促成了一团问道:“你先把话说清楚,什么都长成一模一样了?为什么自欺?他到底是谁?”

  喜巧与他周旋了几个左右左,硬是被高大威猛的身躯挡住了去路,她急色劝道:“褚公子,你就不要在这添麻烦了”

  “我?”褚天毅何曾觉得自己是在给阿兰妹妹添麻烦,他只想知道,为何阿兰妹妹见了荣公子,像变了一个人似得。

  沈宴荷见此事再继续执意闹下去也没什么意义,她看了看身处城楼上无动于衷的俩人,只好选择离开此地。

  喜巧见自家小姐一走,她也没什么心思再去找荣公子说清楚了,瞪了褚天毅一眼,气急之下追着沈宴荷身后离去了。

  “褚公子,这?”任德愣是没明白,这一会儿都发生了什么事,为何云老板突然说走就走了?

  “我也想知道!”褚天毅难得魂不守舍的淡淡语气,他看着阿兰妹妹落寞的身影上了马车,他不知该追不追?

  城楼上荣遥和纪芯岚目睹着这忽如其来的意外,也只当作遇逢了一场滑稽可笑的变故。

  他轻拍拍芯岚表妹的手,看她笑了笑示意无事,别往心里去。

  马车内,沈宴荷回忆着与宴林生百年前的那些清苦恩爱的日子,他说,若有一日他们不幸故去,来世他还会再来娶她,像当年那样骑白马披红褂去接她。

  每日她在家中安心纺织绣制,而他将满腹的才学教人子弟。

  他不必再去科考什么进士,得了进士却又得不到昏庸皇帝的重用,她只想他们平平淡淡过完一辈子。

  如今在她看来,不管是前世还是今生,都何其难!

  “小姐!”喜巧担忧的紧握自家小姐的手,她现在说什么,小姐都听不进去。

  沈宴荷深陷回忆中不可自拔。

  马车到了去往御史府的北街停了下来,外头马夫征询问道:“两位姑娘,北街到了,接下来,你们想去哪?”

  “回娑衣阁!”喜巧毫不犹豫的回道,若荣公子执意娶那位表小姐,这生意他们就不做了。

  “好嘞!”马夫应着就准备调头。

  沈宴荷回过神急道:“等等!”

  “小姐?”喜巧猜测问道:“莫非你还要去御史府?他…”

  “别说了!”沈宴荷打断她,只要她和林生还有一丝机会,她都想去尝试,让林生眼里有她,她,她还有娑衣没给他穿上呢!

  喜巧乖乖闭上了嘴巴,小姐想做的事,她也阻拦不住。

  “去御史府!”沈宴荷尽力让自己看上去,与来的时候无两样。

  荣颂乐见云老板出府游玩这么快就回来了,身边竟没看见褚公子,虽心下疑惑倒也没问说些什么。

  他们又坐回了逍遥阁客厅内品着茶。

  沈宴荷似意无意问了一些关于荣遥的过往事。

  这让她更觉得,荣遥就是她的前世夫君宴林生,纵使没了百年前的记忆,并不记得她,但平日里的喜好维持不变的。

  她和荣大人品茶座聊了一个时辰。

  沈宴荷终于等来了荣遥和纪芯岚俩人,身后跟着褚天毅和任管家回府跨进了逍遥阁的门槛。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重生嫡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重生嫡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