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脑花工作室2017-08-18 13:553,206

  刘紫珊带阿莱去看了房子。即使房子挂在自己的名下,可刘紫珊觉得它并不属于自己。她不想要什么分手费,两个同是出轨的人,又有什么权利向对方索取赔偿。

  准备租住的房子很小,只有三十个平方,可这已经是刘紫珊的所有财力了。

  “我们去新家好不好?”刘紫珊问飞在空中的阿莱,她伸长胳膊。

  阿莱飞近刘紫珊,倒吊在她的胳膊上。他停在上面,扑扇了两下翅膀表示同意。

  刘紫珊笑了,是欣喜吧,她想开始新的人生。

  她找了锁匠打开了被王睿砸坏的门锁。刘紫珊取下门上的日历,以后她不用再细数王睿回家的日子了。刘紫珊拿着日历扔在垃圾桶里。

  被锁住的房间是王睿的噩梦,走都要走了,刘紫珊不想再恶心人。

  她推开门,里面是一间婴儿房。

  阿莱飞进房间,盘旋一周。

  “很奇怪吧,我明明在知道怀孕之后一个月不到就小产了,为什么房间里的物件会这么齐全。”

  刘紫珊边走边指向左边的一张小床。

  “这是我刚来这个城市没多久的时候买的,当时总觉得王睿都把我带走了,那也算是半只脚步入婚礼的殿堂了吧。我就傻傻地觉得凡事都要早做打算。这张婴儿床是我背着王睿买的。当时商场打折,三、五百吧,我就买下了。”

  刘紫珊又走向另一张床,那张小床明显比之前的要高级上许多,不再是不锈钢的结构,而完全是木质的。淡木色的小床,是可以改装成大孩儿床的结构。

  “这个是我怀孕的时候买的。有的时候早做打算真的是没有意义,当时我一心想生下那个孩子,明明已经买了婴儿床,可是我觉得之前买的实在的太差劲了。这张床是我花了半个多月工资买的,可我眼睛也没带眨。”刘紫珊说到一半停住了,她看着地板,一股心酸劲儿涌上心头,“可能我骨子里便是喜新厌旧吧。”

  阿莱想要安慰刘紫珊,可是他没有办法,他只能在刘紫珊身旁奋力煽动翅膀,不断飞旋。

  刘紫珊看着极力讨好自己的阿莱,7天的时间真的是太短了。刘紫珊是那种极其缺乏安全感的女人,她要的不多,可是她什么也没得到。

  “你知道吗?我以前看一个电视剧,里面说。找女朋友要找拜金的女人,因为这种女人最好哄,只要给钱就可以了。而那些不爱钱的女人,非要自己给什么爱情,而爱情何其缥缈。我就是那种很难搞的女人吧。”

  阿莱想说不是,可是他的话语刘紫珊是听不见的。

  一个下午的时间,刘紫珊都在忙前忙后地收拾房间,她把衣服打包塞进行李箱,然后用扫把、抹布把房间里里外外的灰尘都打扫了干净。

  阿莱感到无力,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刘紫珊忙碌,看着她用瘦小的肩膀扛起承重的行李。

  差不多打扫完的时候,阿莱已经吊在鸟笼里,半眯着眼睛,几近睡着了。毕竟蝙蝠是夜间动物。

  刘紫珊把手指上的灰点在阿莱的鼻尖上,阿莱被惊醒了。他晃动着脑袋,晃掉了灰尘。刘紫珊又拿了灰点在阿莱的鼻尖上。

  阿莱知道刘紫珊在逗自己,他低头,拿鼻尖冲着刘紫珊,像是在抗议。

  “不要生气嘛,给你吃晚饭啊。”说着刘紫珊把装满面包虫的盒子放进了鸟笼。今天面包虫的量特别多,刘紫珊把包装袋里的虫子全倒给了阿莱。

  阿莱狐疑地看着刘紫珊。

  “多吃点嘛,以后你就不用吃这些了。”

  阿莱瞪大了眼睛,他挥动翅膀想要阻止刘紫珊疯狂的举动。鸟笼门在阿莱面前“砰”的一声关上。

  刘紫珊把鸟笼绑在阳台里。

  她要阿莱变成一个真正的男人。

  “阴阳契约自存人心。”

  刘紫珊看着时针慢慢指向12点。她闭上眼睛,学着阿莱之前和自己说的模样召唤。

  刘紫珊感觉阿莱轻抬起自己双手,置于两肩的前侧。漆黑的视线中出现两个三角形,皆为尖角向上。其一置于右,三角形的四周似有小物围绕,鱼、马蹄、蛋,还有许多刘紫珊看不清的东西。刘紫珊抬指轻触,小物停驻,定于三角行三角之上。食指微抬,右三角似被弹起,旋转为尖角朝下状态,绕至眉心位置,后缓缓下降,停于鼻梁上端。

  “归位”

  刘紫珊心内细想。

  左三角呈微蓝色,以极快速向右移动,移至鼻尖中心位置,向上*入上方三角。三角周围小物瞬间被弹开,六芒星通体呈红色,化作火种。

  刘紫珊直觉眼前一片火光,她猛地睁开眼睛,可眼前却是白墙。

  她心下迷茫之际,却听得窗外笑声。五六个巴掌大小的红球笑着从墙上生出,弹跳于矮柜之上,慢慢滚至刘紫珊面前。红球微微下沉,似有四分之一融化于矮柜之中。红球如血珠一般向内滚动,后又慢慢滚出。滚出的红球竟有着孩子的面容,他们伸出小手,扒在柜面上,睁开了眼睛。眼睛漆黑,唯有瞳孔。白嫩的笑脸上像被刀划出了口子,红球咧着口子对着刘紫珊嬉笑。

  刘紫珊心下惶恐,下意识的较后退了半步。

  “这便是你的皮囊吗?”刺耳的女声划过房间。

  刘紫珊感觉自己的身体被清风穿透,只觉身子变轻,她看向自己的脚,自己竟漂浮于空中。

  刘紫珊看向矮柜,柜上的女人翘着二郎腿正盯着自己。

  那不是我吗?

  刘紫珊抚上自己的脸颊,在触上的瞬间,手指与脸颊尽数虚化。

  矮柜上的自己身后虚化着一个穿着黑色绸缎汉服的高个消瘦女人,衣服上浅粉芍药花若隐若现。

  “莫要慌张,借借便还。”矮柜上的刘紫珊和虚化的消瘦女人同时张口。

  刘紫珊正想壮胆问其委实,白墙却开始如液体般流动。

  一张狰狞的男人面孔从白墙中浮出,越有半身之高。

  男人皮肤灰黑,眉毛浓厚向内紧蹙,眼睛大而突出,眼球像是随时将从眼眶脱落。

  “召唤所谓何事?”男人张开大口,边说边把脸凑近了刘紫珊。

  “你,你是谁?”刘紫珊越说身体越往后靠,她害怕男人的脸触碰到自己。

  “汝召唤之人。”

  “那,那你能把阿莱变成真的男人吗?”刘紫珊边说边往后走,她的身体穿过了床沿。

  “阴阳契约即交换契约。汝欲满足私愿,益须满足他人私愿。”

  “我可以。”刘紫珊对男人说。

  “阴阳契约一旦达成即再无逆转可能,违反契约唯有一死。”男人对刘紫珊笑笑,嘴角一直咧到耳朵。

  “你真的想好了吗?”虚化的消瘦女人问刘紫珊。

  刘紫珊坚定地点点头。

  男人的脸缩回了白墙,额头的骷髅落下,嵌在墙里。

  “来生意啦,来生意啦。”红色的小球边说边跳,跳着跳着脸却不见了。

  消瘦的女人转身,像是要离去。

  “等一下,”刘紫珊叫住她,“我要完成的交换条件是什么?”

  “不急,不急,来日你自当知晓。”

  刘紫珊还想进一步询问,骷髅里却喷出火光,刘紫珊忙收回了手。

  火焰向周围吐出火星,火光四溢,中间的六芒星愈发闪亮。

  刘紫珊睁不开眼睛,不得不用手遮住视线。

  亮光消失,刘紫珊放下手臂。

  前方还是白墙,白墙前也还是矮柜,自己也已经恢复肉身。

  刘紫珊感觉头皮刺麻,她忙打开灯站在化妆镜前。她拨开头发,看见头皮上像是被刺上了青丝,正是六芒星的图案。

  刘紫珊和阿莱搬去了新家,新家的浴室很小,只能勉强站下两人。刘紫珊乘机抱住了阿莱。

  她看着阿莱的肚脐,痴痴地笑着,然后把上身都粘在阿莱的身上。

  刘紫珊抬头看看阿莱,阿莱的皮肤已经不同往日那般白皙,变成了小麦的肤色,他的身体也不再冰冷,体温比刘紫珊还要高上几分。

  刘紫珊亲吻阿莱的胸口。

  “别闹了。”

  阿莱把洗发水抹在刘紫珊的头发上,搓揉出泡沫。

  “眯眼睛了。”刘紫珊对阿莱说。

  阿莱帮她擦掉了肥皂水。

  “还迷嘴巴了。”

  “让你亲我。”阿莱咧着嘴笑了。

  刘紫珊踮起脚尖,吻上阿莱的唇,阿莱觉得嘴里苦苦的。他“报复”似地狠狠搓起刘紫珊的头发。

  刘紫珊笑得好开心。

  阿莱看到刘紫珊头皮上纹着的刺青,心中一滞。他不知道等待刘紫珊的交换条件会是什么。

  刘紫珊又连着亲了阿莱好几下,阿莱让她别闹了,别闹了。可是阿莱心里却暖得很。

  “你是不是心里偷着乐啊,嘴角都要咧到耳朵了。”

  刘紫珊说笑着,笑声突然戛然而止。

  刘紫珊看见眼前落下一根骷髅头戴。头戴上的骷髅嘴里叼着一张白纸。

  “戕王睿”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百鬼灯之阴阳契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百鬼灯之阴阳契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