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何家大院
冰晶2020-01-11 16:182,925

  她站在门口好一会,犹豫着朝里望了望。屋里光线微暗,又焚了香,隐隐幽淡的味道。索性,她的一只脚跨进了门槛里。

  ……呵!房间不算大,紧贴着墙壁有一排木质的立柜,里面藏着许多的竹简。眼前的一张矮桌子上放着文房四宝,瓷缸里又竖着许多的卷轴字画。

  “嗯,这里看起来像是个书房呐!”说着,她向左边再望望,离桌旁边不远也摆着一张小型的象牙白瓷桌,整齐放着茶具茶杯什么的,下面横铺着一张印花淡蓝色织金地毯,帘子旁的花架子上盛开着一盆翠绿的君子兰。

  呜…这么的清幽雅致啊,古香古色的真好看!苏越环视了一圈后,默默想,这应该都是古董了吧~~,要是回去了我该怎么拿呢?…嗯?半响,她打量了一圈后,赶紧退出了房间来。

  “哈哈哈……”一阵爽朗的笑声由远至近,苏越急忙转头看,只见还是那两个丫头又了折回来,边笑边走各自手中还端着个托盘儿,上面放着青瓷茶盏,正快步地从她身边擦过。苏越一惊,汗毛孔都竖起来了,急忙紧紧贴着门框。

  俩人都身着一袭粉纱外搭着对襟单长衫,腰间系着一段橙色的细缎子。双鬓个系一条短青丝带扣,一边儿簪着用娟丝串成了小花束。苏越扒着门框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接着,那站在左边的丫鬟停下脚步来,嘀咕了一句,右边那个突然咯咯地大笑起来,敢紧又用手掩住了嘴巴,低头俏笑道:“好了别闹了,都什么时候了!我们快点把罗汉果汤给大少爷送去吧!”

  “是啦…”,旁边的那个装作毕恭毕敬的样子应了她。

  “哎,晚了一小会儿那疯婆子又该骂啦!”

  “嘻嘻~”旁边的小丫头爽朗一笑,两人又赶紧提快了脚步,走到长廊的尽头向左转去。

  “什么?……疯子啊!”苏越怀疑着自己的耳朵,嘴里小声嘟囔着。但大少爷那三个字,却响亮亮地记着呐。“她们这是要去哪儿呢?”,想到这儿她赶忙提步跟了上去。

  哈!……拐个弯便看见走廊的尽头啦!……外墙上有三个并排雕花楼空窗棂,眼睛再往上瞧,呵!彩绘的梁柱十分丰富,顶梁上对称地坠着大红绸灯笼并垂着黄色流苏,阵阵风儿拂过,轻扬飘荡。这会正是夕阳西下,丝丝缕缕的晚霞从格子窗的缝隙里透出来,风中携带了一丝丝的凉意。

  她便站在红灯笼底下张望着,那走廊的尽头有一扇木质的雕花门,两个丫头便转身走了进去。门并没有关实,里面不时传来阵阵的咳嗽声,隐隐飘来了苦涩的中药味。

  苏越伸手摸了一下门边,她的手仍毫无阻挡地穿门而过……惊得她急忙抽回手来定了定神。接着,嘿嘿傻笑了两声,还不习惯哈!……,要是在现代,这绝对的超能力啊!透明人?都弱爆了吧!……哈哈哈。

  踏进了门槛,屋内光线是暗了些,但还不至于太过暗淡。穿过屏风便看见了刚才那个丫头托着个空盘。呃,床前还立着一位大娘呢,她体型微微偏胖,但是体格倒是蛮健壮的。

  此时她一手端着碗,一手用勺子细细地搅拌着,再拧着眉头狠狠地盯着那两个丫头的脸,嘴里絮絮叨叨地责怪着怎么端来的这么晚?!顿了一下,那婆子更没有好气地狠狠道:“…瞧!都什么时候了,这不都凉了吗?”。

  那俩丫头都垂着脑袋,万分委屈地瞅了大少爷一眼,瘪着嘴不吭气,任由那大娘责骂。

  “……哼!看你下回还敢不,这一次我定会给老夫人说去,要她狠狠的罚你们!”。那婆子越来越喋喋不休了,声音也越来越大。半躺在床上的那个人,哑着喉咙低声道:“闫娘,别连理她们了……。”

  “好~~好的大少爷,我不理她们了,我不说了。”她回过头柔声道:“……来,现在把药茶喝了吧,慢一点儿。”

  此刻,她一脸心痛地小心翼翼把药茶端在他的嘴边,轻轻念道:“大少爷您慢慢喝,不烫~~。”她慈祥的眼角一道道深如沟渠的皱纹,更是那哄人的状态,唯恐是怕惊吓着他呢!。

  左边的小丫鬟走上前来小心地扶着他的背,望着大少爷赶紧低垂眼睛。苏越又往前走了几步,这才看清了那位大少爷的面容。

  他估摸着有个三十多岁的年纪,只是脸色蜡黄,面黄肌瘦。脸颊像是凹进去似的显得神情萎靡,大概是他久病卧床吧,没有一点的朝气。头发倒是收拾的很利索,没有一丝凌乱的发丝。

  再看被单,也许是因为他不时的咳嗽,那银色的缎面单子上留下了星星点点的血丝,渗入黑褐色的药汁弥散着淡淡的药味。接着,她环顾起四周来,房间不是很大,但桌柜上摆设的古玩倒是极其讲究。高低错落,形态各异。

  她的眼睛落到了隔断左侧的一面白墙上,垂着一副四尺泼墨山水画,画中野花簇簇飞流溪瀑。山脚下有一牧童吹着竹笛,后面跟着一头大水牛,色彩微妙,画面相互辉映。再往下看,落款是――林哲轩。

  苏越想这幅画一定是朋友所赠的,……于是赶紧掰了掰手指头,盘算着这到底该值多少钱呢?接着又在屋里转了一圈,竟在床铺的右侧也发现有一小段镂空隔断,后面放着一些绿叶的小盆栽。同样也悬着一幅三尺条幅的书法。笔酣墨饱,落笔如云烟。

  她想,即是装裱的如此精美又是挂在后面,想必更是不愿轻易地示人咯~~,望了他一眼笑了笑,大少爷还真是墨染豪情啊!。

  这时,那女人拨了拨油灯,屋里顿时明亮了些。那何少爷半倚靠在床上,细长的眼睛微微垂着,嘴唇紧闭。

  大少爷名叫何亦凡,自幼身体孱弱。老夫人更是心痛的很,处寻医问药。丫鬟们每日好生地伺候着,生怕一个闪失就是一顿责罚。

  至于那婆子本名叫闫英,是个粗佣人,身份卑微。但对大少爷却是细致周到,她自知自身的来历,倒是个感恩图报的好人。当然这些也是她之后才知道的。

  那何府里的上上下下,她都无一不记挂在嘴上,样样打理得利索。日子久了,老夫人见她这般实诚,倒也是宽了心!,于是便赏了她些许的银两,叫她做件可身的衣服去。就这样,那闫婆受到了老夫人的嘉奖,自然心气身份也就提高了,不敢稍有差池。

  等打理停当后,那闫婆子临走时又关照了声:“我就在隔壁呢!要是有事儿就让烟儿叫我……。”

  何亦凡点点头,淡淡地说了句:“你下去吧,闫娘。”苏越也随着那丫鬟退了下去,不过她依然是穿墙而过,径直地来到了大庭院。

  这会,天已经完全黑下来了。她一直朝前踱着步,不知道穿过了多少道墙壁。眼看着厨房里的炊烟袅袅升起,她就一直在寻思着,今晚上用不用再睡觉啦?哎,这样透明的水晶果冻,又该怎样吃饭呐?

  ――way?呵!这可是她来这儿的第一天哦!想着想着,一直走到了正堂里。

  站在大堂的中央,环顾四周。正堂确实挺大的,桌上的烛火冉冉跳动着,但除了看见桌子椅子什么的大物件之外,没有烛火的拢光倒显得空荡荡,昏黄一片。

  忽然听到外面有人高声地叫嚷着,声音急促道:“――老爷回来了,老爷回来了!……”。

  不多时,一阵阵哒哒的马蹄声由远至近,车轱辘吱扭扭地碾地声。苏越敢忙跑过去,来到了院子里。那马儿嘶叫了一声,鼻孔喷着热气!马车已经在门口停了下来。

  这会,院里一下子热闹起来了!丫鬟们手提着灯笼都相续地赶来。接着,从后车蹦下来一个小厮,他一手掌着高高的灯烛,连同赶车人紧拉着马缰绳。

  那小厮名叫于烟儿,十五六的样子。一身粗布大褂儿,腰上系着一条绛紫色的长腰巾,头上戴着一顶粗棉薄毡帽。傻呵呵地一乐,张开嘴露出一排洁白的牙齿。赶毕恭毕敬地道:“……老爷,到了。”抬起手便麻利儿地卷起了软帘子。

  丫鬟们并排地站着,高举着灯笼。等候着何家大老爷下马车。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桃花封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桃花封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