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我的第一晚
冰晶2017-10-21 00:082,364

  那老人由丫鬟扶着下了马车,看样子是一路的颠簸,神情略显疲惫。但他却面色红润,眼锋睿智。下了马车后稍作整理,顷刻间精神抖擞。再看他骨骼清奇,眉宇间流露出一股气贯长虹,不怒自威的气魄来。

  只见他身着一袭藏蓝色的官服,手持官帽,摘下后顺手交给了下人。不多时便看见那何家夫人匆促地从大厅右侧迎了出来,她珠环翠绕,嘴角挂着笑容,一副慈祥姿态。柔声道了句:“您回来了!老爷……”。

  何老爷垂耳聆听,微微朝她投来一瞥,何夫人更是满心欢喜地挽着他的胳膊,与他同行。丫鬟们赶紧提灯照路,一行人便娓娓跟随,鱼贯而入。

  不多时,外面又恢复了初时的宁静。

  呵!现在的大厅堂,早已是灯火通明,茶香四溢了。接着,一个绿衣的丫鬟行了个礼,嘻嘻笑道说:“晚饭早已备好了,请老爷夫人快去用膳吧!”。

  那老爷点头道:“好,知道了,你下去吧!”接着又转过脸来道:“夫人,你我同去用膳吧。”那夫人点点头,不胜欢喜。忙吩咐丫鬟道:“快把嫣儿和记儿叫来,就说老爷回来了!”。

  可那翠儿却微低着头,怯生生的对着夫人迟疑道:“夫人,你忘了?三少爷出去还没回来呢!”

  “――什么!!他又出去了?不孝的逆子!到处惹是生非!”突然那老爷脸色一沉,暴怒起来。

  老夫人明知说漏了嘴,敢忙转脸陪着笑压着火气说:“老爷息怒,可别气坏了身子呀!记儿还小呢,性子顽劣……”,接着狠狠地瞪着眼怒斥着小翠道:“还不快把三少爷给我找回来!”。那小翠吓得一声都不敢吭了,行个礼后忙转身退出了房门。

  苏越大笑起来,仔细地环视起大厅堂来了,现在烛火通明,这才看得清楚呐。

  嚯!红木座椅,白纹的大理石桌面。嗯,还有高低错落镂空雕花的青石花架子,穿插在黄花梨茶几边上,那一盆盆翠绿的兰花开得正精神。正堂的墙面上悬挂着大幅的水墨丹阳松鹤图,浓墨重彩,气势磅礴。旁边还有一副对联儿,提字如行云流水,笔走龙蛇,臻微入妙。

  可惜她端详了那字老半天,苦着一张脸,也没能认出一个字来。再低头看下脚下的地板,同样也铺着整张的织金地毯。暗红色的花卉和这里的摆设遥相呼应,既美观又奢华收敛。苏越暗暗想,呵!这样的大户人家,这样的府邸,要搁现在岂不是豪门呐!啧;啧;啧!……

  众人一行去了饭厅,苏越也跟了去了,只是到了门口她没有进去。

  远远地看着那一桌飘香的饭菜,她吞了吞口水,开始恨恨道:“哼!只能看着,哎……越看越饿嘛,这不是欺负人呐?哼~~本姑娘走也!……”说完她刚扭过头,迎面一位小姐款款走来,脚步轻盈。一旁边的丫鬟高提着灯笼,轻声道:慢点二小姐。”她猛然一愣,……哈!记起来啦,这不就是那个抱狗的丫头嘛~~,接着,那小丫鬟放下了帘子,一家人围坐在一起其乐融融。

  苏越失落地又慢慢走回了院子,来到了一个陶瓷鱼缸前停下了脚步,低头看着里面游动的金鱼,不由得重叹了一口气。现在她心头百般不是滋味,心想,这会儿我大概还是昏迷不醒吧……那现在应该是白天了吧?唔……还有,妈一定在医院吧!转过身来顺着大鱼缸,身体慢慢滑过下去,仰头望着月亮。

  不知过了多久,她闭上了眼睛,一直到天空微微放亮。

  唰~唰~唰~一阵扫地声把她惊醒了,睁眼一瞧,满院的丫鬟佣人哎,一大清早就开始打扫庭院啦!

  不大一会儿,白烟袅袅升起,又是饭菜的香味儿远远从房子里飘散出来。她急了,用手捂着瘪瘪的肚子,一狠心一咬牙,安慰着自己:“算了算了,就当是减肥啦!。”

  远处,一个浑圆的胖女人吃力地拖着一个大箩筐,在一间不起眼儿的小白房子里穿进穿出。她很好奇,走上前去,离近了才看清那人就是闫婆子。

  不一会,她的肩头上又扛起两大筐新鲜蔬菜来,偏沉着卸下扁担来,提起一个麻利地拽进了屋子里。这时她大汗淋漓,扇着风弯着腰,两手麻利地又挑选起鸡蛋来了。苏越又往屋里瞧了瞧,呵!……这些蔬菜肉类码得整整齐齐的,储藏在这间房子里。

  好一阵子,她才打理停当了。上下瞅了瞅才颇为满意地上了锁,顺手抓起扫帚来,三两下都打扫干净了,这才捶着腰立起身来,双手用力地把抹布抻直,使劲儿摔打着身上的尘土。顿了顿,又往厨房的方向走去了,大概是看看饭菜准备的怎么样了。

  她也赶忙跟上去,一直来到了厨房。果然,那婆子催促道:“都快着点儿,别磨蹭!”一边用勺子搅拌着大少爷单独的汤汤水水。苏越提着脚又穿墙出来,直到那冒着热气的饭菜一一端上了桌子。

  这会那婆子才稍作轻松,用她那粗糙的手掌抹了抹头发,又理了理衣裳。半响,她一屁股坐在太阳底下的石凳上,眼睛一直朝前望着,一动也不动。

  苏越凑上去也和她并排坐着,扭头注视着那疯婆子,渐渐地她发现,那婆子的眼睛虽是浑浊,但在不经意间流露出的是一种淡然的悲凉。

  “嘻嘻嘻嘻……你看你看,那个傻婆子坐在那里发呆呢!”她一抬头,看见门廊下三五个丫鬟正指着傻婆子嗤嗤地笑呢!

  那婆子一恼,猛朝着她们低吼了几声,那几个丫头便退了两步但仍笑得前仰后合,大声讥笑着:“――疯子啊,快看打人了呀!”

  “她就是个疯子?”一个小丫头用手点了点。

  “可不是嘛,我给你说啊,她的丈夫可是个赌徒呢!听说是欠了一屁股的债,就连自己的女儿都卖了呢!……”旁边的黄衣丫鬟朝她翻翻眼。“对啊,你去问于烟儿,他可清楚的很呢。”

  “那好那好!我们一同去,他就在马房里呢!”说着拍着手就跑。

  苏越赶忙追上,一直到马房里。

  于烟儿一脸得意地仰着头大笑道:“当然啦,何府的大小事可没我于烟儿不知道的,哈哈哈!”接着他伸出手指来勾了勾,挤了一下眼睛,说:“最起码,五两银子!”

  “什么?!还要银子?……呸”一个丫鬟起揪起了他的耳朵。

  “好好好,一两;一两行了吧?”他疼的咧了咧嘴。

  “……没有!快说。”

  接着,他得意翻着眼皮看了看,靠在草垛上挑嘴一笑,开始娓娓道来。

继续阅读:第八章 一个疯婆子!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桃花封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