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迷失的地下王朝
绍钧李枭2017-08-14 12:245,496

  这四个神兽分别代表东南西北四方的七个星宿,加起来共二十八个,如果楼兰的地下古城在这四个方位中间进行建造,那就正应了书里讲的“穴居”的说法,也就是让东南西北四方达到了最佳的和谐,“中央”就属于养生造陵的福地了。

  想起昨晚遇见的那些怪事,我忽然冒出一个大胆的推测,下去递给了买买提一支烟,问道:“昨晚路过的那个村子荒废了多少年了?”霍小宁怕买买提听不懂,给他翻译了一下。

  “这个倒是不清楚,我只听我爷爷讲过,那些村子在他的爷爷小时候就有了,最后一批人搬出去大概是我小时候的事情。”

  “哦?”我沉思了一会儿,对吴教授说道:“这里都不知道来了多少探险队了,值钱的玩意儿早都被他们刨走了,还能轮到咱们发现么?”

  “那你的意思是?”吴教授和大家都不解地看着我。

  “我的意思咱们下探针的地点不对,应该在回到那个村子里去看看,那里有古怪。”

  “我明白了!你的意思是说那村子里有明器?”胖子悄悄在我耳边问道,他满脑子就知道明器。

  我没理会他,吴教授考虑了一下,虽然还是有些不甘心,但是也只好同意了。

  大家又一路走回了那个村子,我们这次仔细将村子搜了个遍,可眼前却仍然是低矮的破屋子,依旧一无所获。

  吴教授估计是着急了,还在指挥大家拿着洛阳铲和针铲在一处又一处地挖着坑,我却觉得这样做未免有些太学术化了。考古固然是一件需要很精深的学问的事,但也不一定非要见地就挖嘛,那跟“倒斗”有什么区别?

  我和胖子跑去房子的阴影下抽烟,刚刚点上,向茹就走了过来。

  “我想我好像明白你为什么要回来了。”向茹说道。

  “哦?那你说说为什么?”

  “你是不是觉得这个村子建的有些怪异?”

  我不由地佩服起向茹来,点了点头说道:“不但怪异,而且我觉得……快看!又是那家伙!”我话还没说完,就又看见上次那个长着血红眼球的家伙,在对面屋子的墙边露了半个脑袋盯着我们,嘴咧到了耳朵根,好像在朝我们阴险地笑着,露出了满嘴的尖牙。

  胖子见了把烟一扔追了上去,我和向茹紧随其后。那个东西跑的飞快,边跑还边笑,笑声尖锐而凄惨,绕过了几个破屋子,进了荒村后面的一片芦苇中。

  我们也追了进去,找了一圈都没有找到。芦苇丛又高又密,我们才刚刚到它们的半腰。胖子抽出刺刀,还要往深处找,我想起了玛瑙滩上那恐怖的一幕,怕它重演,于是向胖子追去,想把他拉回来。

  “嘿你这王八蛋,我管你是什么妖魔鬼怪,麻溜地爬出来让你胖爷我抽丫几下,要不丫的别想再出来,胖爷我今天还不走了!”

  我和向茹听见胖子的叫骂声刚赶到跟前,只见胖子说罢点了支烟往地上一坐,只听轰隆一声巨响,一块卡车大小的地面四四方方地突然带着他塌了下去!

  我们奔了过去想救他,但是已经来不及了,就这样看着胖子摔进了这个大坑,甚至都没来得及发出一声呼救。

  我和向茹站在坑边上望下看,只见阳光到了下面十几米的地方就被黑暗吞噬,再往下就是深不见底的黑洞。

  “哥!”向茹急得边看边朝下大喊,声音有些发颤。

  “你看!”我指着洞口一行狭窄的旋转而下的台阶,对向茹说道:“胖子命大,应该没事,你快去叫陈教授他们来,我在这里看着。”

  不一会儿,大伙儿都来了,惊诧地围在这个洞口。

  “吴教授,我要下去救胖子,你们呢?”我问道。

  “人是固然要救的,但这个台阶也太……”吴教授犹豫了一会儿,突然说道:“下就下!走!”

  我让霍小宁和买买提在洞口搭起帐篷等着我们,见买买提有些犹豫,我就一把给了他几张“大团结”,他这才勉强同意了。

  我第一个顺着狭窄的台阶往下走,这台阶的宽度刚好容的下两只脚,但必须要贴在墙壁上一点点地往下挨。向茹在第二个,她的平衡能力很好,不愧是学体操的,丝毫没有慌乱的感觉。最后走着的宋碧君可就没这么利索,慌里慌张地差点踩空,台阶上的碎石掉了下去,却没有发出一点落地的声音。

  越往下走,光线越暗,到了快着地的时候,我抬头看看上面圆圆的天空,已经很小很小了,我这才体会到了明白了古人说的“井底之蛙”的意思。

  另我万分惊讶的是,胖子并没有在洞底,而这个洞底四周的墙壁上连一个小孔也没有,难道胖子没有掉下来?那是不可能的,我告诉自己。

  大家接二连三地下来了,唯独那个宋碧君还在上面磨磨蹭蹭地,我和陈教授看了看四周光秃秃的墙壁,面面相觑。

  向茹不甘心,在地上摸着,看看有没有什么暗道之类的,但是却是一脸的失望。

  突然,宋碧君一脚踩空,从几米高的台阶上摔了下来,我没来得及站稳,她就重重地扑到我的怀里,我抱着她不由自主地往身后那堵墙撞去。

  却只听吱地一声,我俩靠的那堵墙突然来了个一百八十度转弯,将我们转到它的背面摔在了地上。

  我和宋碧君刚爬起来,吴教授他们也都跟着转了进来,大家这才看见我们眼前是一个幽暗狭长的正方形甬道,四周都用黄色的大块砖石砌成,地上两边还有排水槽,这样精细的工程都令我们惊讶不已。

  我没顾多看就和向茹往里面走去,脑子里全是胖子的样子,这家伙能上哪去呢?

  吴教授他们在后面跟着,里面伸手不见五指,大家都带上了头灯,望着前面黑洞洞的甬道不免有些紧张。

  忽然,我踩在了一块砖上,那砖忽地往下一陷。

  “不好!”我叫道。

  两边的墙壁上嗖地射出了两道白光之直冲我的太阳穴刺来,虽然还没有刺上我,但我感到太阳穴一阵生疼,连忙将头一低,那两道白光打在了对面的墙壁上,溅起了一团火星。

  我将弹在地上的东西捡起来和吴教授看了看,竟是磨的极锋利的铁箭。

  “这箭头是合金的,说明这里早就掌握了合金的冶炼和铸造技术,前面也许机关重重,咱们还是小心为妙。”吴教授看了看说道。

  我忽然听见前面好像有人在唱歌,是胖子吗?我望了望向茹和吴教授他们,看样子大家也都听见了,向我点了点头。

  那歌声时断时续,我有种不详的预感冲上了心头,赶紧向前面小心翼翼地走去。

  甬道七拐八拐地将我们带到了一个石壁前,居然又没有路了,而那唱歌的人好像就在石壁后面!大家不禁在墙壁上找起了机关,忽然陈教授在我后面叫道:“在这里!”

  我应声望去,只见他在一块壁砖的中间发现了一块嵌在中间的小砖,这块小砖和大砖的之间的缝隙极细,要是不仔细察看根本看不出来,我不由地佩服陈教授不愧是个搞考古的。

  我将这小砖往里一推,刚一用劲儿,它就缩了进去,里面弹下来一个小铁环,将它轻轻一拉,只听后面那石壁轰隆一声往上缩去,像上一个恶魔冲我们长开了那黑洞洞的大嘴。

  顿时一阵阴风扑面而来,我不由地打了个冷战,向后看了看大伙儿,他们也都瞪着我,只有向茹在我旁边。

  “这群胆小鬼,怪不得吴教授叫我们当帮手!”我心里暗骂道。

  当我刚迈一步的时候,忽然觉得一股难闻的气味,呛的我直咳嗽。

  “拿这个。”向茹小声说道,将两颗白色的珠子悄悄递了过来。

  这不是老钟头送我们的“糯香珠”嘛!我怎么把它给忘了!再看看向茹,她早已在鼻子里塞上了两个珠子,朝我笑着,怪不得她没反应呢!我赶紧将糯香珠塞到鼻子里,顿时一股异香从鼻孔直冲大脑,将原本浑浑噩噩的脑子刺激的一下清醒起来。

  大家在我们后面跟了进来,里面比外面还要黑,头灯的光线根本就照不了多远,就被无尽的黑暗吞噬了。没办法,大家只好再将手电筒拿出来打开,这才勉强看见脚下的路。

  我虽然没有看清周围的东西,但感觉周围的空间异常的高大,里面的空气正在流动着。

  “胖子!”我管不了什么“三轻两重一响”的规矩了,冲着这无边的黑暗就喊了一句。

  “胖子,嘿……嘿!”一个尖细的声音也叫道。

  这是什么?是我的回音吗?我却觉着不是,只感觉头皮莫名地紧了起来。

  “哥!”向茹也喊了一句。

  “哥!嘿……嘿!”这令人毛骨悚然的声音又叫道。

  我不敢多想,只想先找到灯再说,就在微弱的光线下摸索着两边的墙壁,看样子这肯定是人为的建筑物,如果是这样的话,两边的墙壁上应该有灯或火把一类的东西才是。

  就在我还没摸到墙壁的时候,忽然后面叫了起来:“妈呀!”听声音应该是宋碧君,我回头朝那边照了照,见她惊魂不定地抓住了旁边周大伟的胳膊。

  “怎么了?”我问道,大家也都一脸茫然地看着她。

  “有,有,有鬼!”宋碧君此话一次,我们每个人都吓了一跳,她定了定神接着说道:“刚才我站在那里,就,就有一个毛茸茸的手拉上了我的手,我,我以为是你们其中一个人的,但是看了看你们还都在我旁边,我就觉得不对劲儿了,回头一看只见一个长着血红的眼球的脸在看着我笑……”

  宋碧君说到这里吓的已经浑身发抖了,连我的身上都起了鸡皮疙瘩,望着傻站在那里的他们,我不由地火了起来,喊道:“快找灯啊!都想死在这儿啊?!”

  这一句喊的真起作用,哭的也不哭了,怕的也不怕了,大家连忙在墙壁上摸索起来。忽然向茹摸到了一个灯筒,试着将它点了一下。谁知顿时“轰”地一下,那火焰从这边烧到了那边,以极快的速度顺着墙壁转着圈,如一条飞翔着的火龙一般照亮了整个空间。

  我们的眼前顿时豁然开朗,一座雄壮而华丽的地下城市赫然耸立在我们眼前!

  每一个人都惊呆了,望着这一条条四通八达的街道;这一栋栋雕梁画栋栋的房子;那高耸的墙壁上用碎砖拼起来的雄伟的图案,就连那燃烧着的灯柱,上面都雕刻着精巧的古罗马纹饰!

  我想起史记中记载的秦始皇陵墓里放着用人鱼油做的万年灯,难道这里的灯也是用这种燃料做的?

  “我,我终于找到了……”吴教授站在那里喃喃道。

  “这里就是你推测的楼兰地下王朝?”我问道。

  “看样子应该是,咱们还是先找胖子要紧!”幸好这老家伙没望了胖子,我心里想着。

  走在房子与房子中间的路上,我们不禁望着这些精美的建筑物一个劲儿地赞叹,但是大家发现这些建筑物并不完整,像是经历了一场破坏后幸存下来似的有些残缺,有的地方还有火烧过的痕迹。

  “小孙啊!还得谢谢你!我只是推测它在地下,但却找不到入口,你又是怎么想到它的入口就在村子附近的?”

  “这个嘛!我在烽火台上看见楼兰遗址周围有四个这样的村子按四象方位坐落着,再一想那村子里的墙壁都是有夹层的,听您那么一说我就觉得这村子会不会是古楼兰人按着四象方位建造的四个出口呢?后来可能被一些迁徙来的老百姓重新加厚了已经被风化了的墙壁,但大家谁都没有发现这个入口就搬到别处去了。”

  “不错!不错啊!但这个胖子在哪里呢?”吴教授自言自语道,我当然更想知道这家伙在哪里?没了这家伙,我心里像这偌大的地下城市一样空荡荡的,但我不敢往坏处想,只是尽力地呼喊着他,可胖子始终没有回音。

  周大伟和宋碧君在一路上捡了不少东西,错金剑、金银币、五铢钱、镏金碗等等,装满了整整一背包,我和向茹却没心思去捡,只是在四处寻找着胖子。

  我总觉得有些不对劲儿,问了问向茹,她也有些不详的预感,但是却说不出来,好像心里周围一些看不见的角落里有许多双眼睛窥视着我们。

  我忽然觉得正前方那面高耸的墙壁有些怪,按理说这里应该也是一整面墙壁才对,但在它下面却出现了十几节长而宽的台阶。

  走上楼梯,顺着这面墙仔细看去,我发现墙上有一条很高的缝隙,虽不比前面甬道里那条缝隙细,但站远一点是决然看不出来的。我向内推去,但是这面高大的石墙却纹丝不动,我不由地抬头看去,顶端的一个巨大的魔怪头险些将我吓的滚下了楼梯。

  只见它长着蜥蜴一般的脑袋,但头上两个铜铃般的眼睛却向外突着,舌头伸出一大截,巨大的尖牙长了满嘴,正虎视眈眈地瞪着我这个不速之客,仿佛在警告我不要动那面墙。

  但想到胖子有可能就在里面,我还是和向茹在墙壁上摸索着,直至摸到了墙角的一个机关,整面墙发出滚雷般的响声,轰隆隆地向两边打开了。

  里面居然是一个跟外面差不多大的空间,两边的墙壁上立着一些鱼面人身,手持利刃的巨型石像,四周墙壁用颜料画着五颜六色的故事,故事里的人物栩栩如生地向我们展现着当年的一切。

  但是我却没空细看这些东西,因为正对我们那面墙下面的一副金光闪闪的巨大的棺椁吸引了我的注意,这里的威严而华丽的一切告诉我,这是一个宏伟的陵寝,躺在那个棺椁里的绝对是一位非凡的人物!

  我和向茹边看边往棺椁跟前走去,刚要走到一半的时候,就被闻声进来的吴教授他们的赞叹声打断了。

  吴教授他们当然不会放过这些东西,闻声赶来后,不住地拿着照相机四处拍照,边拍还边往棺椁那边走。

  突然我觉得有个小石子一般的东西打在我的头上,我抬头望去,顿时欣喜若狂,只见胖子正爬在一个巨型石像持剑的手臂上,朝我龇牙咧嘴地比划着。

  我捣了捣向茹,向茹见了胖子嗔怒地叉起了腰,我以为这小子在跟我开玩笑,顿时忘记了想抽他一顿的冲动,高兴地和向茹笑了起来。

  刚要叫他下来的时候,却发现他指着吴教授那边比划的更厉害了,简直有些手舞足蹈起来,看那焦急的样子根本不像是在开玩笑。

  我忽然觉得事情不妙,回头望去,只见在吴教授他们身后的巨大石柱下面,慢慢地走出了一个高大的黑色怪影。

  那是什么东西?我愣在原地凝神望着,刚要提醒陈教授他们注意的时候,那怪物猛然一下蹿到了吴教授的背后,对着他的肩膀就咬了下去。

  “小心!”我们几乎是同时喊了出来,但是只听吴教授一声惨叫,那大家伙已经死死咬住了他的肩膀。

  我来不及多想,抽出腰间的英吉沙匕首就奔上前去,一把推开了挡在前面的周大伟,朝着这家伙的背部刺去,但是匕首却被顶出了我的手,当一声掉了了地上。

  我的手被杵的火辣辣的疼,这才发现这家伙背后长满了坚硬的鱼一般的鳞片。这家伙被激怒了,丢下了吴教授,转身就向我扑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盗墓高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盗墓高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