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年要吃饺子
BUT组合2020-02-06 13:202,608

  除夕卖唱未免太煞风景。商街与居民区的气氛恰恰相反,白海他们背着吉他在商场里逛了一圈,客人还没有早餐铺排队买红枣馒头的人多。他们顺便去看了手机和电脑,标价从几百到几千,他们不懂其中差别,还是打算开学询问李健国后再做打算。

  商场里的衣服太贵,完全比不上学校附近那条街上的外贸店,入冬的时候他们在那里买过几件毛衣和便宜的棉服。

  地下一层是大型生活超市,有卖瓜果蔬菜和生活用品什么的。白海有点后悔,他忘记当初在学校的便利店里有没有看到水饺了,但总之他们现在又要花钱。水饺种类繁多,不知道哪家的售货员在极力推荐自己家的水饺,一个劲儿地让白海他们试吃。

  泰太大大方方地咬了一口,白海看他吧唧着嘴,不停地咀嚼,半天也没说一句话,气得狠狠拍了一下他的后背,连带着吉他也震了一震。

  泰太不知道他这是抽的什么疯,只好快速地把嘴里的食物咽下去,“你干嘛!”

  “吃吃吃,吃了那么久,尝出味道没有?”

  “嗯……”泰太砸吧砸吧嘴,“没有泡面好吃……”

  旁边的售货员听后脸都白了,白海赶紧捂住泰太的嘴把他拉到一边。

  “以后别当着别人的面说不好吃。”

  “不是你问我什么味道的吗……”

  “那你也不能和泡面比,说得那么难听……”

  “泡面是至高无上的美味!怎么难听了!”

  “……行吧,”白海无奈地抚额,“你知道自己吃的是什么馅吗?”

  “包装袋上好像写着三鲜,XXX牌的。”

  “好,那就不买这个。”

  他们最后买了三袋水饺,猪肉白菜,虾仁和韭菜鸡蛋各一袋。

  拎着超市的塑料袋晃晃悠悠地往回走,他们被太阳晒得又干又燥,下午的阳光比上午强烈一些,气温也有所升高,皮肤表面感受到的温度和空气里的冰冷截然不同。

  路上遇到几个小孩子,一只手牵着父母,一只手抱着烟花。泰太停下脚步,愣愣地盯着他们怀里的烟花。

  白海问他:“想要?”

  泰太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

  “……你到底是想要还是不想要。”

  泰太还犹豫着不知怎么回答,由浅就拦住了一对迎面走过来的母女,询问起关于这些烟花的事情。

  由浅表现得很有礼貌,不显唐突。年轻的妈妈似乎也觉得眼前的少年看起来赏心悦目,非常热情地给他们指路。小姑娘看上去只有四、五岁,松了妈妈的手,颤颤悠悠地抓住了由浅的衣角摇了摇。

  小孩子的眼睛又大又圆,像对明亮的玻璃珠子。

  年轻的女人发现自己的孩子在拽别人的衣角,不好意思地红了脸,跟由浅道歉。

  他摇了摇头,表示没关系,然后微微欠身摸了摸小姑娘的头,从口袋里掏出几颗糖塞进她的掌心。

  年轻女人向他道了谢,也让女儿说了“谢谢”,孩子的脸红扑扑的,让由浅想到了圣诞节学校发的苹果。她抽出怀里的一根线香花火,硬戳到由浅怀里。

  女人偷偷捂着嘴笑了两声——由浅那张刻板的脸上露出了一点迷茫的神色,“收下吧,她很喜欢你呢。”

  白海和泰太站在一旁,看着由浅和小女孩互动,觉得好笑又欣慰。

  泰太抱着胸叹了口气,“唉,有家人可真好啊。”

  由浅刚与母女道别回来,就听见泰太感慨的这一句,白海微微阖了眼,脸上覆着棉服帽子的阴影,看不清表情。

  他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

  泰太似乎没有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敏感话题,一脸兴奋地凑过去问由浅有没有问到卖烟花的地方。

  由浅笑了笑,他站在空空旷旷的街道,仿佛化开了空气中的冰冷,泰太被他这笑容闪得说不出话。

  他点了点头,“嗯。”

  泰太突然想起什么,“话说你竟然随身带了糖啊……”

  由浅:“……”

  白海:“哪那么多事!要不要烟花了!”

  泰太:“要要要!”

  大概春节的日子总有几家店与外面的萧条不同,是挤满了人的。卖馒头糕点的早餐铺子是一家,卖鞭炮的和卖福字、对联的也是一家。

  好不容易轮到泰太他们,店主连头也没抬,问他们:“要多少响的?”

  泰太被问得莫名,“我们想要那种长条状、细细的、点燃了像星星那样的。”

  店主这才抬头看了他们一眼,发现是三个十几岁的少年,把柜台里的几束花火拿出来在台面上一字摆开,“呲花啊,”也不知道店主是哪里的口音,他们没太听清楚他说的名字,“要哪种?”

  白海问:“有什么区别?”

  店主便详细介绍起来:“这种是白色雪花光、这种是彩色的、这个比刚才那个燃得时间久……这个是进口的。”

  白海问了价格,发现不是很贵,也懒得挑,“各要一束吧,能便宜些吗?”

  他顶着那张男女通吃的脸,不知道什么时候学会了砍价的技能。老板觉得他也算干脆,爽快地给了一个打包价,还贴心地问他们有没有打火机。白海说没有,店主就又送了两个打火机给他们。他研究了一会儿,不知道该怎么用,平时上化学课老师用的都是火柴。

  后面还排着四、五个人,店主也不着急,给他们示范了打火机的使用方法,叮嘱着应该点燃烟花的哪个部分,注意安全什么的。

  出了店门,泰太的注意力被旁边吆喝着卖对联的人吸引过去,拉着白海的胳膊,吵着也想买一对。白海经不住他缠,让他自己去挑。

  “对联十五一对儿,福字全部十块嘞!”

  红纸黑墨和红纸金墨两种样式,泰太喜欢闪闪亮亮的那一种。

  对联的文字要比语文课上教额那些晦涩古诗好懂太多,泰太发现自己竟然每一幅对联都能看懂,心情异常激动,拽着白海的手臂疯狂摇晃,“你说哪一副比较好?这个怎么样?这个呢这个呢??”

  “……你自己挑吧。”

  白海被他晃得发晕,无力地推开他凑过来的脑袋。

  “那就这对儿吧!”

  泰太拿起了两条红纸,上面用烫金的字体写着“财源滚滚随春到”和“喜气洋洋伴福来”,白海看了眼后面压着的横批,写的是“万事如意”。

  “这个一看就喜庆!哈哈哈哈今年我们肯定能赚更多钱!获得更多人喜欢!成为世界第一的高!中!生!”

  旁边卖对联的小哥也跟着他一起笑:“这位同学一看就很有眼光,你手里拿的这副对联卖得最好啦!同学你们要不要再看一下福字?”

  泰太被他夸得开心,就顺着他的手指看了眼另一个摊子上的福字。

  “怎么都是鸡的图案啊?”

  “今年是鸡年啊!同学你们不知道吗?”

  泰太摇了摇头。

  “没关系没关系,鸡年大吉嘛,所以福字都是这样的。”

  泰太没听过这种用动物做年份的说法,听得懵懵懂懂的,但是看着纸板上流金溢彩的公鸡的确好看,在摊子上挑挑拣拣地选了一张他觉得图画最好看的,回头瞪着闪闪发光的眼睛看白海。

  白海咬牙切齿道:“……买。”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BUT!闯入者手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BUT!闯入者手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