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太的大脑像气球
BUT组合2020-02-06 13:202,460

  假期食堂的人也相应少了起来,偌大的空间里只坐了十几桌人。白海他们是十几桌之一。

  泰太不知道从哪里知道了方便面这种食物,从便利店买了一堆泡面,摆在自己面前的桌子上埋头苦吃。方便面的调料味飘散在食堂的每一个角落,白海嫌弃地摆了摆手:“你这个味道比我们前两天吃的烤肉味还大。”

  “唔唔唔泥萌不觉都衡香么?”

  白海无奈地捂住了脸,“你是真的永远都学不会吃完再说话。”

  国庆假期已经过去了三天,他们打算吃完午饭换一个地方卖唱,回宿舍休息的时候,在宿舍门口遇上了石子沂。

  准确地说,并不是遇见。石子沂从家里背了一把吉他回来,因为他们没有手机,只能在宿舍楼下坐了一下午等他们出现。

  少女兴冲冲地将吉他举到他们面前,说是特地回家拿了自己的吉他,虽然没有之前借来的那把好,但满足泰太现在的需求也绰绰有余。

  泰太感动得说不出话来,白海用胳膊肘怼了他一下。

  李健国回来的时候看见门口倚着一个琴包,还以为这三个人竟然舍得花钱,买了一把琴,后来得知是借的,还是来自女孩子的长期租借的时候,只能在心中默默翻了一个白眼,感叹了一句长得好看果然有优势。

  不过之后李健国顺口提了一句,“你们的假期作业做完了吗。”

  泰太还在吃东西,白海正在收拾第二天课本的动作停了一下,迅速地回头去看由浅。

  由浅果然十分淡定地点了点头。

  尖子生永远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完成了作业,而白海和泰太至今也还差了那么点做学生的自觉。

  国庆七天他们辗转了三个地方,总共赚了接近两千块钱,白海数完钱后在心里默默地为自己鼓了下掌。从家里返校的学生打着哈欠迎接了假期结束后的第一堂课。生物老师是个有点刻板的中年男人,嗓门洪亮,说话带着点S城的口音。他用讲台上的标尺狠狠地敲了两下黑板,“醒醒,醒醒,你们这些年轻人一个个懒得都跟老年人似的,我比你们起来的还早嘞。”

  泰太艰难地眨了眨眼睛,最后又重重地闭上了。

  “——那边那位白头发的同学,不要以为你头发白就是老年人了啊,别睡了!”

  白海知道是在说泰太,没忍住笑了出来。

  大概是假期出去玩的兴奋因子还没完全褪去,班上的男生不知道谁在午间休息提了个建议,说是开学一个多月,大家还没聚过餐,不如周末一起去吃个饭,再去KTV唱歌。

  白海他们对这种集体项目本来敬而远之,因为原生时代不同,三个人总是有意无意地避免了与其他人接触,目前班里的人除了李健国以外,其他人他们连名字都叫不上来。

  但这次他们被单独点了名。坐在教室最中间位置的男生突然喊了一声,“哎,那个尖耳朵的。”

  白海皱了下眉,低着头继续看书。

  “说你呢,你们不是搞乐队吗,校庆还表演砸了的那位,你们来不来啊。”

  周围的几个人跟着一起哄笑起来。

  白海和由浅也不是没想过会有这样的场景,说实话还的确是新奇的体验,原本一直被人吹捧着,此时心中也没有什么不甘,别人说的没错,他们现在的确是什么都没做好的半吊子,顶多对这种碰瓷式的吵闹有点反感。

  脑子里只有一根弦的泰太不这样想。他从座位上猛地站起来,被迫推后的椅子和后面同学的桌子碰撞在一起,在嘈杂的教室里仍旧显得格外刺耳。

  然后李健国冲上来拉住了他的衣摆,对着疑惑回头的泰太摇了摇头。

  白海“噗”了一声,扔了包零食给他,“世界第一的高中生是不会打架的。”

  然后的然后,教室里其他憋着气观察事态的同学就看到,那头白发被他本人挠得像个鸡窝,泰太一脸无辜地说:“我只是想去卫生间而已啊。”

  李健国仿佛石化一样,怔怔松了手,泰太低声埋怨了句什么,转身走出了教室,看方向也的确是往卫生间去了。

  白海回头与由浅对视一眼,两人似乎都在记忆中找到了类似的场景。但最后由浅摇了摇头,一起默契地保持了沉默。

  如果说正常人的大脑长得像核桃,那么泰太的大脑大概则是像气球,只有浅层次的画痕,稍稍刻下一点沟壑就要整个爆炸。所以是经常会爆炸的性格,而不是脑子里什么东西都没有的性格。

  泰太本身就与他们不太一样。

  后来在李健国的建议下,他们还是参与了班级聚会。白海虽然微笑着答应了组织者,但内心实际上已经开始骂这位不明事理的路人甲打扰了他们的卖唱活动,那可是他们目前唯一的经济来源。

  晚餐是在班上一位同学家的酒店里吃的。泰太第一次感受到了来自食堂食物以外的味蕾袭击。席间其他人说了什么他完全没有在意,一直埋头苦吃,直到发现面前的盘子空空如也,白海面带微笑地掐了一下他的大腿。

  泰太奇怪地看着白海:“这个很好吃啊,至少比我的泡面好吃。”

  白海:“……”

  同学:“……”

  请客的那位大概以为他们是在嘲讽,脸上的颜色红了又绿,绿了又红,嗓子里憋了一口气,最后也没能说出话来。

  当然泰太还是非常开心且毫无顾忌地解决了一盘又一盘端上来的菜,吃得尽兴至极;白海却为了保持形象,最终饿着肚子走进了KTV的大门。

  三十一世纪没有KTV。

  ——白海努力回想了很久,得出了这样的结论。当走进连个光线充足的灯都没有的房间里时,他差点觉得这是什么违法乱纪的藏匿点。有人开了营造气氛用的彩灯,形态各异的光点来来回回地在眼前跳跃,倒是比学校迎新庆典的打光更要像一个演唱会的舞台。

  但是过于缭乱和快速的光晃得人头脑发昏。白海靠着泰太在角落的沙发上坐下来,由浅也跟着坐在旁边。

  虽然要了最大的包厢,但班里三十几号人涌进来,也没能让人感受到和价钱对等的宽敞。

  男生们点了三箱啤酒,给不能喝酒的女生点了几扎果汁,气氛热烈起来之后,又有人开了两瓶洋酒。

  李健国在旁边一直偷偷地喝果汁,并且默念了无数遍“未成年人不能喝酒”。

  此前提议来聚餐的那个男生——白海他们现在已经记住了他的名字,叫鹿仁嘉,似乎喝得有点多,虽然说是有点多,但其实也不过是两瓶而已,有些刚上高中的男生总感觉自己又帅又酷,仿佛自己就是世界的中心,实际上还是没什么酒量的十几岁孩子。

  鹿仁嘉颤颤悠悠地抬起手臂,手指向白海那个方向。

  “乐队少年,你们也来唱几首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BUT!闯入者手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BUT!闯入者手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