祸不单行
BUT组合2020-02-06 13:202,758

  石子沂几乎是在听到消息的当时义愤填膺了起来:“怎么可以这样!”

  但在听过泰太的吉他声之后,她抿着嘴点了点头,安慰道:“这也没办法嘛。”

  她尽心尽力地帮白海纠正日文发音,夜晚的风有点凉,从领口窜进她的外套里,冷得她搓了搓肩膀,手机的灯光也随着晃了晃。

  眼睛抑制不住地发酸,她觉得自己快要成近视眼了。

  实际上也的确不是不可能,她安全地度过了近视高发的初三阶段,又进入到近视爆发率更高的高中阶段,眼前的昏暗环境的的确确让她有了危机感。

  刚进入秋天的时候泰太还能靠着体质强健,勉强忽视两个世纪相差一千年的气温差异,如今逐渐步入冬天,即使穿了冬季的校服,也无法适应这里的温度。白海冷得嗓子都在发抖,泰太那边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觉得低气温下连琴弦都变硬了。

  由浅只穿着校服衬衫和毛衣,他比白海高小半个头,校服也大了一号,此时把自己的外套披在白海身上,像包一个包子。

  石子沂想他们穿过来的时候估计连外套都没有,顿时心生不忍。

  然后她灵光一闪,狠狠地拍了下自己的脑门。

  “我想到了!”

  按理说音乐社的练习室只提供给社团成员使用,一年级新生想要进入社团,必须要通过开学时的入社考核,刚进入社团的新人一般没什么发言权,因此石子沂想要申请私人练习室也很难成功。她认认真真地填完两大张申请表,然后给白海他们比了一个加油的手势,一副事在必得的样子。

  然而几天之后站在白海他们面前的功臣,却并不是石子沂。

  石子沂把背着大提琴的女生推到他们面前,“这位是江芷!这次是拜托她的。”

  “顺带一说,她是这次迎新庆典的第一名。”

  江芷上下打量了三个人几眼,石子沂立即向她介绍:“他们是F班的,之前迎新晚会也有表演……”

  江芷挽了一下头发:“没印象。”

  白海:“……”

  他们的演出失败大概还没有演出事故令人印象深刻。

  “你们用可以,但最好别被人发现,我不想哥哥被连累。”

  江芷似乎也没什么兴趣想知道他们要做什么,手握着琴包的肩带,冷冷地跟他们道了别。她的单人练习室就在旁边,出门左拐不过五步。

  因为是一只手就能数的过来的、拥有单人练习室的一年级学生,白海也不是不能理解江芷所展现出来的距离感。

  石子沂与江芷是同一所初中升学过来的同班同学,从同一所初中到同一所高中,现在不止同班,还同宿舍,也算有缘。至于为什么申请教室得到了江芷的帮助,石子沂没有特意解释,白海他们也就没有专门去问。

  泰太愣愣地看着江芷离开的背影,突然回头比了个大拇指,“我好喜欢她的性格啊!”

  练习室里充斥着尴尬的沉默。

  泰太挠了挠头,“很酷啊……”

  白海哼了一声:“像是女版的由浅。”

  大概是觉得白海的说法有趣,泰太和石子沂都笑了,气氛轻松了一点。泰太突然想起什么,问石子沂:“你也是弹吉他的吗?”

  因为石子沂之前把吉他借给了他们,此时他们也理所当然地以为,石子沂入社时靠的是吉他。但石子沂摇了摇头,抬起自己的一双手向他们晃了晃,“我是弹钢琴的。”

  那是一双白皙细长的,女孩子的手,有这个时代的人一见到就会觉得适合弹钢琴的特质。白海记得由浅也会弹钢琴,自己十二三岁的时候也在学习系统中学过那么一点。

  “不过我也会弹一点吉他。没有到能够帮你们的水平啦。”她顿了顿,“一年级里有几个吉他弹得很棒的人,我还挺羡慕的。”

  这种复杂的心情由浅倒是能够理解。

  总而言之,练习场地的问题得到了解决。时间大踏步向冬天迈去,十一月份的B市干冷干冷的,李健国偶尔要打开空调,把温度调到很高才能让自己停止颤抖。白海他们则每天穿着冬季校服,冻得瑟瑟发抖,李健国看不下去,在某个周末回家带了几件自己的旧衣服回校,分给他们一人一件厚外套,以迎接即将到来的寒冬。

  白海的嘴唇干燥到起皮,嗓子里也干干的,很难受。他还不习惯每天都要喝水,也不习惯自己的嗓子状态会出现问题这件事。

  大概在十一月中旬,白海学会了《没什么大不了》的前半首歌词,顶着通红的鼻头朝石子沂点了点头。脑袋里面晕晕的,眼睛酸胀,呼吸不畅,歌词是学会了,唱出来的效果却很糟,声音像发涩的皮革摩擦。

  石子沂以为他不爱喝水,嗓子太干,从家里给他带了菊花和胖大海泡的水。白海讨厌水里的中药味儿,但每次开口唱歌前还是会喝一点,当作是对21世纪的妥协。

  十一月下旬,B市下了2016年的第一场雪。雪花零零散散,轻飘飘的,白色细细小小的一点,从空中落下。他们没见过雪,还觉得有些稀奇,泰太伸手去接,触感冰凉,落到手掌中就化了。

  白海一直在打喷嚏,泰太差点以为他是对雪花过敏。石子沂与他们碰了面,猛然发现他的状态不对,才意识到他是感冒了。

  此时的白海连张口说话都费劲。由浅不知从哪里搞来一条粉色的围巾,把他的大半张脸都裹了起来,但露出来的鼻梁还是觉得冷。他没什么精神,对眼前别致的雪景也提不起什么兴趣。

  主唱病了,这种事不管放到哪个乐队里都算是令人困扰的难题。他们听了石子沂的建议,去医务室领了感冒药。白海属于生病后没能及时得到治疗的情况,病情已经恶化,但好在没有发烧的迹象。

  翻唱的计划也因此被迫中断。毕竟白海的嗓子可能会越唱越糟。

  动画电影《你的名字》定档在十二月初上映,这是石子沂当时开心得蹦蹦跳跳地跑过来告诉他们的,当时还特地嘱咐,如果想要快速积累人气的话,一定要在上映后马上就在网上发布翻唱。

  泰太原本还可以只学两句跟着混一混,白海的嗓子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好,他现在也只能先停了吉他的学习,跟着石子沂学日文的歌词,和由浅练和声。

  B市的第一场雪下得很小,石子沂偶尔会看着窗外感叹,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再下一场。

  白海的语感很好,可泰太在这方面就像天生没有加天赋点一样,光靠着每天晚自习后的那点时间,根本不行,发音总是怪怪的,带着说不出的违和感。临近期末,作业和试卷也多了起来,白海偏科,但好歹还不至于挂科;由浅自不用说,早早就适应了高中的课本;泰太和他们相反,除了体育成绩名列前茅之外,各科水平都很差,每天忙得焦头烂额。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很久没能得到能量补充的原因——距离他们上一次去卖唱半个月有余,白海的感冒好得特别慢,期间保健科的老师还给他换过一种药,见效的速度也没有加快。他每天裹在由浅弄来的粉红色围巾里,整个头都是粉红色的,只有那双湛蓝的眼睛透露出闷闷不乐的情绪来。

  由浅知道他是有些自责,但羞于表达,也心有不甘,每天早上帮他裹围巾的时候会拍拍他的头,场景有点好笑,像安慰一个婴儿。

  如果说白海感冒这件事只能算“祸从天降”,那么接下来,他们就知道什么叫“祸不单行”。

  ——江芷曾经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有人举报音乐社的单人练习室是非音乐社成员在用,练习室被学校没收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BUT!闯入者手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BUT!闯入者手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