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默是今晚的康桥
BUT组合2020-02-06 13:203,223

  周一的第一节课是化学课。泰太兴致勃勃地帮杨桦湄把实验器材都搬进了教室。下课的时候鹿仁嘉不怀好意地盯着他,出声道:“上了‘耻辱榜’还这么开心?”

  “耻辱榜”指的就是走廊上公告栏里的通报批评专栏,被通报批评当然是这些养尊处优的孩子以此为耻的事情,所以除了那些平时就不把校规校纪放在眼里的人之外,大家都很忌讳“上榜”这件事。

  鹿仁嘉知道他们最近在谋划什么,还借用了音乐社的练习室,但现如今练习室被收回,以他们目前的处境来看,自然没有了像样的练习场所。知道他们吃亏,鹿仁嘉心里痛快,此时说话也语气讥讽。

  谁知泰太竟像没听出他话里的意思一样,认认真真地点着头回答他:“嗯,开心!”

  鹿仁嘉被他这回应噎了一下,怔愣了片刻。

  然后他低下头,编辑了条短信发出去。

  泰太从来都是把心情直接摆在脸上的人,所以这几天他心情愉悦的样子搞得李健国和其他几个不明就里的同学摸不着头脑。

  鹿仁嘉观察着他们的反应,焦虑地啃着自己的指甲。

  “不对啊……你确定他们的练习室已经被收回了?”

  他旁边的人往嘴里塞了块口香糖,“公告都挂出来了,‘向问天’那个性格,肯定做事一步到位啊。”

  “向问天”是学生们给教导处主任起的绰号,用来嘲笑他过于一丝不苟且忠心效力于学校和校长,配上他中气十足的嗓音和高大的身材,的确有几分相似。

  鹿仁嘉瞥了他一眼,后者正吹出一个泡泡,他看着他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恨不得现在就把这个泡泡戳破。

  中午午休的时候,校园广播突然开始放起音乐——虽然平时这个时候也会放一些音乐、广播站会念些近期新闻来充实学生们的课间生活,但一般放的曲子都是比较舒缓的轻音乐,或者外国的一些比较经典的老歌,很少会在吃饭的时候放快节奏的流行乐。

  这次不一样。

  泰太听到前奏的一瞬间就蹦了起来,把一直在观察他的鹿仁嘉吓了一跳。

  很多人都听出了广播里放的这首歌是最近大火的电影,《你的名字》的片尾曲,而且是英文版,布朗姆的校园广播站还没有播过日语歌。

  “和声好好听啊……”

  “谁放的?广播站厉害了!”

  “我周末去看了《你的名字》,现在听到这歌简直要哭了……”

  班里有人开始讨论电影和这首歌的事情,甚至开始为反常的校园广播站鼓掌。

  这时候突然有人提到:“你们有没有觉得这个声音很像泰太和由浅……?”

  广播里的音乐放了三分钟,已经将近尾声了,在短暂的间奏过后,唱歌的人突然换了语言,最后爆发了一段日文的和声。一年级F班的教室门被人撞开,石子沂跑进来,正好撞上激动站起来的泰太,后者给了她一个热情的拥抱。

  “我们唱的真是太好听了!”

  “……”

  本来想开口赞赏他们的石子沂此时反而不知道说什么好。

  这下班里的人也不用讨论声音到底像不像泰太和由浅了——很明显,这首歌就是他们唱的。

  鹿仁嘉上前拽开了石子沂,面目有些狰狞,“不可能!你们前两天明明还没熟练这首歌,现在还没有了练习室……!”

  石子沂被拽了一个踉跄,好不容易稳住身体,站直了之后才发现面前的鹿仁嘉是她在音乐社见过的,这届成员里下届社长的候选人之一。

  “你怎么知道我们的练习进度的?”

  原本一言不发的白海突然问道。

  鹿仁嘉一瞬间慌了神,但马上又调整了表情和语气,“去练习的时候听到了,你们的练习室可不怎么隔音。”

  哪怕是泰太这样头脑简单的人也明白了其中的道理,举报他们私自使用练习室的人显而易见就在面前,但他此刻既不愤怒也没有不甘。而且说实话,不管学校的这项规章制度是否特别合理,他们的确违反了现有的规则,是他们不对。

  泰太愉快地拍了拍鹿仁嘉的肩膀。

  “你的消息过时啦,兄弟!”

  鹿仁嘉看着近在眼前的那张笑脸,和非常自然地放在自己肩膀上的手,大脑当机了一秒。

  什么鬼??

  时间退回到三天前。

  面对吕思华的自说自话,他们并没有展现出特别大的热情。不过当她掏出一把钥匙的时候,白海的眼睛亮了一下。

  那是吕思华的英语辅导室的钥匙,一式五份,一把在保安那儿,一把在档案库留存,剩下三把都在吕思华手里。

  而现在,吕思华把其中一把给了他们,并允许他们在晚自习后和休息日随意使用。

  练习室刚被回收不久,现在就又有了新的练习场所,白海觉得自己来到这里之后可以算是非常幸运了。他们三个对英语老师的“赞助”表示了由衷的感谢,她本人豪爽地挥了一下手,“没事!不过我最近比较忙,过一阵子我会去看你们练习哒。”

  她说话的时候喜欢加上一些尾音,有着比实际年龄更加年轻的特质——虽然她本身也只有二十七岁。

  白海之前想到“祸不单行”,前面的另外四个字是“福无双至”,但显然俗语古话并不是时时刻刻都适用的。因为石子沂给他们带来了第二个好消息。

  “Twitter上面有个妹子把歌词翻译成了英文,”石子沂握着手机,手指飞快地在屏幕上移动着,“我之前看了一眼,写得很棒——”

  她把手机屏幕举到他们的面前,上面是英文版的词曲乐谱,“英文的话,你们更熟练一些吧?”

  泰太本来练习日文练得脑袋都要炸了,这一刻看到熟悉的英文字母仿佛见到了救世主。白海就着石子沂的手扫了一遍歌词,句子很顺畅,单词也都比较简单,没有太大难度,虽然泰太的英文水平有限,但在以前就有过背英文歌词的经验,所以也不成问题。

  “我的嗓子还没好彻底,”白海把手机还给石子沂,“可以跟着一起合几句,主要还是你们俩吧。”

  由浅点了点头,他天生长着一张让人信赖的脸,白海从来不担心他。

  “我这周就能联系到录音室,”石子沂俏皮地冲他们眨了下眼,“说出来你们可能不信。”

  “不信什么?”

  “录音室其实是江芷帮忙找的!”

  三人还真的惊讶了一下。江芷之前因为江澜被处罚的事情,对他们的态度可以算得上是深恶痛疾,没想到竟然还会再愿意帮助他们。

  之后就是非常顺利的练习,长久以来的默契使得和声的部分没有丝毫的违和感。石子沂说要预约录音的时间,问他们大概什么时候能准备好。泰太朝她伸出了一根手指。

  “一周?”

  泰太摇了摇头,“周一。”

  他的表情和语气都很坚定,和平时吵吵闹闹的样子不太一样。但石子沂从一开始就是相信他们的,此刻也不多说什么,爽快地答应下来:“好。”

  录音的成果还不错,石子沂请了修音的人,技术也很好。他们听过成品后,差点以为自己回到了三十一世纪的水准,还感叹了一下原来一千年前也有这样的人才,未来的科技智慧与现在的人脑,竟分不清哪个更加令人赞叹。

  歌曲时长四分二十三秒。他们断断续续地准备了一个多月,中间艰辛暂且不谈,他们以前出歌从未耗时如此之久,此时亲眼看着旋律被压进一张薄薄的碟片里,虽然暂时还没有工具播放,在手里捏着也如捧至宝。

  石子沂把歌拷进自己的U盘,又往手机里传了一份。

  “晚上回宿舍我就把歌传到网上,”她顿了一下,“不过今天的网速估计传不完,最晚明天中午我会传好等审核的!”

  对于网络上的事情白海他们并不太懂,就放心交给石子沂去做。

  “然后,”石子沂再次朝他们眨了下眼,“明天中午还有一个惊喜。”

  之后就如各位所见……不,所听,中午的校园广播放了这首他们翻唱的《没什么大不了》。

  白海听到前奏的时候人也是懵比的,但立即就想起昨天石子沂神秘兮兮的样子。

  “吸吸吸吸吸吸吸吸吸……”

  石子沂笑得像个傻子,颧骨鼓成桃子一样。泰太听着觉得瘆人,“你怎么笑得这么诡异……”

  “哎呀你不懂!我可喜欢的一个运动员就这么笑!”

  “那你口味独特……”

  石子沂冷笑一声,“我还喜欢你们呢。”

  “……”

  鹿仁嘉被晾在一旁,除了泰太一开始搭理了他一下,几个人都彻底无视了他。此时他们正沉浸在“胜利的喜悦”之中,自然没心思去管别人的心情,四个人差点就手牵手围成圈开始唱“洋娃娃和小熊跳舞”。

  至于鹿仁嘉,他的心里大概只有一句话。

  沉默是今晚的康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BUT!闯入者手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BUT!闯入者手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