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同学觉得他的三个室友脑子不行
BUT组合2020-02-06 13:202,982

  脚下踏着的是舞台。

  舞台之下,无数双虚假的眼睛盯住他们,悬空的镜头像无底的黑洞。以3D形象出现的观众们的呼喊声一波接着一波,一切的喧嚣变成了耳边的回响。

  灯光在三人身上扫来扫去,变换莫测,迷离的光线糊住眼睛,一切都像,也的的确确在虚幻之中。

  背后有汗水。头发也被浸湿了贴在额头上,每个人都是被精心打扮过的帅气和此刻仅有的狼狈。

  自己在唱什么?没什么感觉了。

  数字时代所有的一切都像是虚假的。白海分不清那些“人”究竟真的是一个个守在自己的“领地”看着他们直播的真人的映射,还是系统为了营造效果创造出来的特效而已。

  他与由浅、泰太,作为数字人出生到现在,以成为最优秀的乐队为目标,到此刻切实地站在台上,中间经历的一切仿佛被淹没在热烈的欢呼声里。

  记不清了。

  永远完美的声音,永远完美的伴奏。所有能力都是科技进步与基因最优化带来的“天赋”。

  白海转头看着泰太,后者白色的发丝贴在脸上,手指拨着电子吉他的“弦”,轻飘飘的,触到的其实只是空气。他收了脖子上带的扩音器,张口想对泰太说些什么,嗓子哑哑的,是他不应该出现的症状。

  “……”

  梦醒了。

  白海从床上弹坐起来。头顶奇怪的板子、看上去很柔软其实很硬的小床、对面睡着的泰太……

  他狠狠地、绝望地拍了一下自己的额头。

  “……竟然不是梦。”

  早上被关于三十一世纪的梦惊醒的白海,再次确认,莫名其妙地穿越到21世纪这件事,确确实实地发生了,在他身上。

  三十一世纪是个很神奇的地方,是类似乌托邦一样的存在,至少对于21世纪的人来说是这样的。人类数字化,所有的特性都在“出生”那一刻之前被设定好,这一次所有人都不是女娲随手甩出的泥点,而是人类自己精心捏制的“人偶”。三个人成为偶像乐队的路似乎很顺,白海是乐队里的主唱,拥有被调试设置过的嗓音;泰太是吉他手,只要与数字系统相连就可以自带背景音;由浅是贝斯手,拥有被设定的完美音乐技能,但似乎沉迷复古乐器的研究。

  三人出道以来,顺风顺水,音乐、表演……成为人们日常生活的娱乐消遣,想要当偶像明星的人那么多,他们也不过是运气好了些而已。

  白海的床栏被人敲了敲,是他们的新“室友”。

  “醒了吗,叫一下其他人吧,等会就到上课时间了。”

  这位与他们住在一个房里的普通人,名叫李健国,昨晚着实被三个人吓了一跳,直到由浅拿出夹在一堆文件里的入学证明和学生卡,才将信将疑地把他们放进来。

  “好,谢谢。”

  这种人从面相上看就是个老实人,心也不错。白海向来喜欢这样的人,此时也真心实意地笑着和他道谢。

  由浅的生活作息十分规律,经常被泰太吐槽说像个老年人,每天晚上九点半睡觉,早上六点钟起床,准时得堪比报时器。此刻由浅已经坐在书桌前,无声地打量着自己的“领地”了。

  估摸着时间差不多是六点半了,白海用力踹了踹泰太的床板,连自己的床也都在晃,泰太才终于舍得把头离开枕头。

  “起来!快上课了。”

  白海看着泰太急急忙忙地下床,白色的头发炸成鸡窝,直翻白眼。

  洗漱过后,三个人端坐在书桌前,上床下桌的设计十分便利,不占面积,使得空间利用非常合理,白海在心中感叹了一下古人的智慧,然后又安安静静地等待上课时间的到来。

  宿舍里一片安静,搞得李健国做事也蹑手蹑脚起来,他看着三个人沉默地坐在自己的椅子上,以为这是什么奇怪的仪式,毕竟是昨天晚上对天花板和床桌都产生了极大兴趣的怪人,李健国不疑有他,抓着自己的书包移动到门前,临走前小声跟他们告别:“那个……我先走了。”

  然后飞快地合上门离开。

  三个人转头看着李健国离去的背影,感到十分迷茫。

  半晌,泰太才问了一句:“不是说到上课时间了吗……他怎么走了……”

  然而并没有人回答他的问题。宿舍又陷入一片死寂。

  三个人头顶问号,呆坐了一天,把桌面盯出花来也没有看到弹出来的教学界面,心中念叨了自己的普通人室友无数遍。

  而此刻正在上课的李健国打了一个喷嚏,回想起班主任早上上课点名时的那句:“咦,教导处主任说的新学生怎么没来”,给自己的三位室友果断地贴上了怪人标签。

  李健国刚进门就被泰太一把拉了过去。泰太的眼睛仿佛在冒火,白海笑得诡异,由浅只是插着手面无表情地站在一旁。

  白海凑上来:“你不是说早上有课吗?课在哪呀?你怎么还自己出去了呀?”

  阴阳怪气……李健国心中评价,但不敢说出来。他缩了缩脖子,“是有课啊!我不是去上课了吗!你们不去怪谁……”声音越往后越小:“老师还点你们名字了呢……”

  白海拉远了和他的距离,转头与由浅交换了下目光,“你们这儿上课还得去指定地点……?”

  后来他又跟由浅嘀嘀咕咕说了些什么,李健国只能隐约听见“落后”、“麻烦”还有什么“三十一”之类的,猜测莫非他们之前上的初中都是线上教学?这么高端?可是他们桌面上又没电脑。李健国扶正了自己的眼镜。

  白海再次把脸凑过来,打断了他的思路,这次他笑得要比刚才和善很多,“不好意思,错怪你了,我们刚来,不是很适应这里的生活。”

  李健国摆了摆手表示没关系,他很吃白海这一套,对面的人态度一好,他也就软化下来。或许是错怪他们了,他心里想。

  但第二天,他就知道自己才错得离谱。

  第二天一早,李健国起床的时候就发现其他三人已经围站在他的床下,白海站在最中间,仰头冲他甜甜地笑:“早上好啊。”

  李健国发誓,这要是个妹子,他一定以为自己早上起来遇见了天使。

  可惜这是个男的,旁边还跟着面无表情的由浅和对他傻笑的泰太。

  李健国极力忍住了已经跑到嘴边的惊吼。

  李健国起来之后,宿舍里的情况基本就是,他做什么,其他三个人就跟着做什么。

  李健国在刷牙,三个人用好奇的目光盯着他,泰太嘴里还说什么:“果真落后……”

  不要以为小声就听不见好吗!老子的牙膏很贵的!

  ——李健国身为暴发户的自尊心被彻底激起。

  李健国收拾课本和书包的时候,三人盯着他的课本和包看,盯得他心里发怂,默默地想:莫不是我的包也太寒酸了……?

  下一秒他就看见泰太把自己的枕头从床上拽下来,掏空了里面的鸡毛,随便塞了几个本子进去。

  李健国:……家里是多穷啊。

  好像白海对他的行为也感到有些不齿,揉了揉自己的额角,撇过脸不想看。

  李健国最终并没有解决自己的正常生理需求,他并不想被三个人跟着一起上厕所,只能丧着脸去上课。三个室友——其中一个还拿着枕套,牢牢地跟在他的身后,一路上吸引了无数人打探的目光。

  他只能在心里默默吐槽:虽然你们长得很帅没错……可是这样我很尴尬啊。

  而且等到开始上课的时候,李健国就真的觉得自己的高中生活完了,彻彻底底的、因为这三个人完了。

  物理老师非常生气地问泰太为什么不带课本、带着枕套来上课。泰太一脸无辜地回道:“啊?我都是跟他学的啊。”

  手指向李健国。

  此时的李健国恨不得钻到地面去,他低着头都能感受到老师剑一样的目光。

  老师果然大吼出声:“你怎么能这样欺负同学!你……”

  泰太的辩解被淹没在周围同学的哄笑声中,老师还在不停地数落些什么。前桌的白海和旁边的由浅转过头来,拍了拍他的肩膀。

  向来惜字如金的由浅对他说:“我们真的很抱歉……”

  这三个人,恐怕是衰神在世吧。他最后这样想道。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BUT!闯入者手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BUT!闯入者手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