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T组合2020-02-06 13:203,308

  三短一长,细微的敲门声过后,英语辅导室的门被缓缓拉开,撕裂成越来越大的缝,石子沂的头探了进来。她怀里抱着一堆吃的,弓着腰,两条麻花辫在食品包装袋上拍打,发出窸窸窣窣的声响。

  她进了教室,小心翼翼地转身把门关上。

  灯灯蹦蹦跳跳地跑进她怀里。白海朝她挥了下手,她笑着点了点头。她一直觉得白海的粉色头发和精灵耳特别可爱,但面无表情时配着那双有点蓝的眼睛反而有股冷感。

  外面的走廊已经因为放学而熄了灯,安静到只能听见鞋底与地面碰撞摩擦的声音。

  教室这边的世界不同。

  白海戴着耳机,对着写满了字的纸哼唱,偶尔有几个能勉强听清的词:“Finally…… warmth and comfort”什么的;由浅在教泰太弹吉他,白色头发的男生技艺有些青涩,但好歹弹出了一点旋律,跟之前相比也算得上天差地别了。

  距离他们上次的失败已经很久,久到石子沂觉得灯灯已经胖了三圈。

  但好在他们总算重新开始了。

  - 01 -

  你要问白海,穿越回过去还回不来了,他会怎么办。他肯定会回答:“不怎么办,我命好,这种事情不存在的。”

  然而事实证明,人千万不要立flag。

  白海摔下来的时候庆幸了一下,自己是最后一个,正好压在其他两人身上。肉和骨头都碰撞在一起的感觉可不太好,他听见泰太在最底下痛呼了一声。灯灯会飞,悬在半空中看他们三个人堆在一起。

  就在刚才,他们还走在大街上谈论着泰太的那把吉他,突然间就像是踩进了什么陷阱,不断失重——之后就摔在这个不知道是哪的地方,至少屁股底下的“地板”是他们从来没见过的材质。

  白海拉着由浅站起来,泰太才得以从地上爬起。环顾四周,刺眼的光线、衣着奇怪的人、还有只在历史课上见过几回的古老建筑——一切的一切都万分陌生。远处走过来一个穿着古时候职业套装的中年女人,白海不喜欢她上下打量他们的眼神,心下有些戒备。

  她开口问:“哪个班的?怎么不穿校服?上课时间不回教室?”

  白海愣了一下,没有听懂她的话,一时不知道如何回复。倒是泰太性格耿直,兴冲冲地打招呼:“我们是BUT,好像是不小心传送到这里了,”他扭头看了看旁边那些穿了一样衣服的人,也都和他们一样是十六七岁的模样,“你们在拍古装剧吗?”

  中年女人的脸皱的像个核桃,一巴掌拍在泰太的头上:“说什么鬼话!这里是布朗姆!学校!你们哪个班的?把你们班主任叫来!”

  “哎你这个人……”

  泰太猛地被拍了一下,有些炸毛。白海这时把他拉到身后,脸上的表情也从怔愣换成了微笑:“您才是说笑了,”他笑得如沐春风,语气也适当,“周围的建筑、您的服装,至少是一千年前的款式。”

  泰太躲在他身后,小声嘟囔:“而且现在哪有实体学校啊……”

  中年女人看上去已经气得发抖,白海被她指到鼻尖的手指吓得后退了两步,露出不解的神情来。”

  三个人被盯得浑身不自在,泰太在众人打探的目光中又悄悄缩到了由浅身后。这时由浅才说了来到这个鬼地方之后的第一句话:“应该是传送到一千年前了。”

  此时无异于一颗闷雷,在白海和泰太的心里炸裂了。

  “通讯器、异能力全都不管用了。”

  白海跟由浅交换了下眼神,把身上的设备扔在了地上。

  “可灯灯为什么……?”

  灯灯是三个人在三十一世纪的通讯宠,几乎人手一个,是非常实用的助手一样的存在。泰太捏着灯灯的脸,一人一……生物面对面地对视着。

  “我们是三十一世纪的人,对吧?”

  灯灯点了点头。

  “我们是偶像乐队BUT组合,对吧?”

  灯灯点头。

  “这不是梦,”泰太狠狠地掐了一把灯灯的肉,“对吧?”

  灯灯痛得往外蹦眼泪,更加用力地点头。

  “哇,我们真的穿越了!”

  泰太松手把灯灯一扔,一脸兴奋地转头去找白海和由浅。

  只是在大街上走着走着,就被传送到一千年后的21世纪——对他们来说听起来并不扯,毕竟这样的事情在三十一世纪也算是时有发生,但这样悲催苦命的事情降临到他们头上,除了泰太之外没人会觉得兴奋。方才场面尴尬,三人又发觉自己没有办法使用能力,好在关键时刻灯灯催眠了自称“副校长”的中年女人,他们才得以脱身。

  “不过我们现在怎么办?”

  泰太从地上跳起来。白海嫌弃地拍了拍他身上沾到的灰土,这样脏的地在三十一世纪根本就不存在。

  良久的沉默之后,由浅问:“能找到回去的方法吗?”

  “谁知道这里有没有人留下时空穿梭器,”白海皱着眉,却故作轻松地摊了下手,“幸运的话明天,不幸运的话……”

  话没说完,但彼此都明白其中的意思。在时空穿梭器还没有发明出来的这个时代,找到回去的方法必定不是一件简单的事。

  “不如先留下来,”由浅指着对面教学楼上拉着的红色条幅,上面写着:欢迎2016届新生入学,看颜色还很新,应该刚挂上去没多久,“看样子他们还是新学期。”

  白海立即就明白了他的意思,“就当是切身体验一下高中生活,免得那群黑粉总说我们没文化什么的。”

  泰太没听懂,看看由浅又看看白海,由浅总是那副面无表情的样子,白海则陷入沉思。但他还是开心地跑到两人中间:“那就这么定了!留下来!”

  “不过……”他摸摸了脑袋,“怎么留啊?”

  白海和由浅一同看向了目前唯一还有能力的灯灯。

  灯灯迎着他们的目光,身后毛发耸立。

  灯灯心里苦,灯灯想回家,灯灯想妈妈……虽然它没妈妈。

  虽然灯灯会飞,但布朗姆学院大到离谱。灯灯光是寻找校长的办公室就花费了一大半的体力,它觉得今天之后自己一定会瘦一圈。

  给校长洗脑之后,又给教导处的几位洗了脑,灯灯看着教导处主任往学校系统里录入新生资料,心中默念了很多遍“对不起”,然后拿着主任递上来的学生卡飞快地溜走了。

  白海不知道他们到底算是倒霉还是好运,布朗姆学院给学生的待遇也好到离谱,包吃包住,高级校服,相对的是天价学费,不过他们这种钻空子混进来的人,肯定是不会真交学费的。

  “不过就没有单人间吗?宿舍是什么鬼?”

  白海快速浏览了一遍灯灯打印下来的学校规章、地图,以及住宿信息等,三个人被安排在一个四人间,另外的室友是个原本自己住的“普通人”。

  灯灯也显得很委屈:“反正就是住的地方啦,我也没什么办法,他们都是这样的。”

  白海指着学生卡,又问:“这个卡呢?他们这个时候就有这么智能的东西?”

  “并没有……它只能用来刷大门和吃的……叫‘学生卡’,你们还要用它来证明身份的。”

  “啊,我们辨认不出别人的身份的时候就该想到的。”

  这边还得有什么证书啊、户口啊证明自己是谁——历史课诚不欺我也,谁天天闲得带那么多东西在身上?

  泰太这时候插了一句:“那我们在这里岂不是‘无名者’了?”

  无名者是指三十一世纪没有在系统中录入信息、没有身份的人,无名者游走在世界的角落,是不被秩序所认可的存在,相当于21世纪的黑户。

  “尽早回去吧,”白海用手指点了点资料上的字,“好歹我们来的这个时代,我们还是‘中国人’呢。”

  牢骚归牢骚,三个人还是只能老老实实地按照地图找宿舍。三十一世纪也是有地图的,但是可以2D、3D视角随时切换,这种平面和纸质的地图一般只会在博物馆的文物展览中出现。

  学校大,建筑也多,终于见到“学生宿舍”四个大字的时候,白海忍不住吐槽:“他们到底怎么忍受不能瞬间移动、没有地点传送的生活?”

  “他们”自然是指这个世纪的人。泰太倒是非常兴奋,拉着白海的胳膊去刷宿舍楼前的铁门,又拉着他们飞快地爬楼,大笑声飘散在空气里。

  “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感觉特别有趣哈哈哈哈——”

  白海最终还是放弃伸手去拢自己被风吹乱的头发,在心里骂了一句:“妈的智障。”毕竟这句“古话”能够完美契合时代与他此时的心情。

  泰太推开宿舍的门,“你好啊!”

  原本在自己书桌前写作业的男生应该是被吓了一跳,桌上的书被甩到了地上,封皮上写着“数学”两个大字。

  白海透过这位同学厚厚的镜片勉强能看见他的眼睛,四个人八只眼睛相对,泰太还保持着打招呼的姿势尴尬地杵在门边,虽然他本人可能并不觉得尴尬。

  ——总之,愉快而又平静,并没有,的校园生活就要开始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BUT!闯入者手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BUT!闯入者手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