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回众者欲怒取三命 行骗道者终求师
马氏三少2018-01-12 19:522,712

  待马春龙将泥土取来,马希麟对三位道者欠身后,言道:“春龙,可将药材与泥土混合,此味而与丹药甚是相似。”

  闻此一言,道者三魂七魄全无,互相而望皆无主见。围观之众欲见其详,皆是近前而嗅,马春龙言道:“果然如爷爷所言,气味正与那丹味甚合。”

  马希麟将钱袋交予李氏,转身行走几步倚于躺椅,手指轻叩扶手,笑言道:“春龙,欲炼此丹,可依爷爷所言而为。”

  马春龙心下奇异,平素未尝见马希麟炼制丹药,然望周围乡众之容,点头而为。由马希麟指点,将手中药材如法炮制,围众悉心观望,药材之外加湿泥后,药材越搓越圆,又将药球放于火上微烤,最后,与道者之仙丹无异。

  马希麟当众揭穿丹药制法,三名道者颜面尽失,尝药而知方已是无人可及,且将制药之法详尽道出,委实令人感叹。那仙风道骨道者,颜面由红转青,但闻马希麟大笑道:“春龙,如此药材又配湿泥,安敢堪称名贵灵丹?如此,世间怎有长生之人?”

  马春龙年岁虽幼,更知三名道者借丹行骗,不禁义愤填膺,怒望三名道者。此时,三名道者皆已愤怒,厉声言道:“既有如此高术,岂可阻止我卖丹药,毁我生意?”

  马希麟敛笑而言:“毁你生意,乃因事先蒙害我乡民众。”

  闻马希麟所言,三人语调冰冷,然而已无挽回之策,速转身对村民言解。三人尝以丹药行骗,于胶东村内之时被人拆穿一次,后为村民吊于树上,以皮鞭足足抽了整日,险些丧失性命,虽有前车之鉴,然而秉性未改,且以谨慎而为,一路平顺,至此村后以能又赚一笔,不料为马希麟识破。

  村中有脾气暴躁者直将三人拖出院外,任凭颤栗言解,而无同情者,以锄头将一人小腿砸断,马希麟闻知急去阻止,村民言道:“如此行骗之人,留他作甚?今日若放他去,而又行骗他人,必将三人毙命于此。”

  唯望马希麟大发慈悲,三人闻后连连转身,委曲求全讨饶道:“老先生,求你放我三人离去,我三人自幼孤苦,家中饥寒,无钱买米,走投无路,唯以无德之计蒙骗他人,实属不该,若放我去,我三人亦非怙恶不悛之人,必会永感大恩,自后永不作恶。”

  村民喝道:“休再辱没马先生,先生常年称为医仙,你三人有眼不识金镶玉,竟来此行骗,命惜甚长。”

  马希麟沉吟良久,正欲以辞将其放去,忽见其中一人跪于身前,双手捧腹,痛苦难耐。村众见道者倒地装死,纷纷嗤之以鼻,鄙夷道:“这厮竟装死避去祸事,何以成全与他?即便是死了,亦所谓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待我放把火,看他起来不起来。”

  另一村民言道:“如此之状倒不像装死,莫非欲将死去?”

  马希麟言道:“春龙,你去诊视一番,所为何种病症?”

  马春龙问道:“爷爷,此人甚恶,何必医他?”

  马希麟言道:“宅心醇谨,举动安和,言无轻吐,目无乱观,忌心勿起,贪念罔生,毋乎贫贱,毋惮疲劳,检医典而精求,对疾苦而悲悯,如是者谓之行方。”

  马春龙应言,上前切脉,片刻之后举首而言:“爷爷,此人属是肠胃堵塞,想必因食灵丹过多所致。”

  一村民闻言,怒道:“怎不将他撑死?如此残害百姓,人人得而屠之。”

  又一村民言道:“天欲人死,而不得不死,自作自受,轮回报应甚是及时,且将他另一条腿砸断。”

  马希麟闻后阻止,村民之意不必挽救,此人一生行骗,以身试药,即是肠胃已烂亦不值得同情。然而,马希麟一生行善,穷凶极恶之人尝有多见,皆有施救,今虽行骗之人,更应使他悔改。马希麟缓缓而言:“凡人岂食灵丹妙药?春龙,你去为此道者开制药方,煎后服下,此疾虽不及深重,然不可耽搁。”

  村民皆知马希麟见疾而施医术,为此心有不忿,但觉行恶之人,何必医治?即便医好身体,亦不能医好心机。三名道者相互而望,心念马希麟若以一副毒药将其药死,实不值当,纠葛不休,心下惴惴,此时已为村民团团围住,若要逃走已是不能,况且一人小腿已断。一道者心叹:人在江湖飘,岂能不挨刀,人生苦短,念尝行骗他人,今日果然遭此报应,即是死于此地而无再多怨言。

  马春龙寻了草药,后而尽心尽力,谨慎煎之。约莫过有二刻,马春龙已将药剂端至,虽恨行骗之人,心有不忿,自小受马希麟陶冶,深知见死不救是小人,更是医者之大任,言道:“今且令你等大开眼界,何谓灵丹。”

  那道者一见碗中汤药,喉结浮动一番,又望其余二道,皆是死而无怨之相,一道言道:“你先去罢,我二人随后便到。”

  但见那道者下定决心,将汤药一饮而尽,片刻之后,忽觉腹中翻江倒海,心念命必休矣,此药可比穿肠散,腹痛更加难耐,哀嚎惊天泣地,其余二道未尝有言,但以闭目等待被杀。那腹痛道者大显异表,腹中响个不停,颜面呈青,紧咬牙关,极难仅出一语:“先生,茅厕在于何处?”

  马春龙向远处一指,那道者便睁大双目,力拖断腿向茅厕爬去,而后传出一阵铺天盖地声响,又如鞭炮齐鸣一般,其中伴随声声哀嚎。其余二道均是惊惧,想是灌了巴豆汤剂,如此下去岂不失命?马希麟但言道:

  今之病家,多惜所费。

  不肯急医,待至自愈;

  不求高明,希图容易;

  不察病情,轻投妄试。

  或祷鬼神,诸般不啻。

  履霜不谨,坚冰即至。

  方请明医,病已将剧。

  纵有灵丹,难以救治。

  懵然不悟,迟误所致。

  惟说命尽,作福未至。

  这般糊涂,良可叹息。

  如此病家,当革斯弊。

  一刻之久,哀嚎之声徐徐淡去,那道者自茅厕爬出,显然已无腹痛,双手撑地爬至马希麟缓缓叩拜,虚声言道:“多谢先生不计前嫌,承蒙赐药之恩,我将义不容辞,以死相报,倘若有用之处,先生但言无妨。”

  马希麟缓言而答:“不必言谢,你腿已断,如何以死相报?今日之后,你三人每日行三善,可作报恩之心。”

  此人连连叩首,对马希麟之德已是俯首帖耳,身旁二道见他面色如常,毫无痛苦,心已了然,适才所服之方并非“巴豆”药材,心中亦是感激。马希麟虽已失明,依是环首而言:“诸位乡村老小,此人以灵丹而行骗,实属不该,然而我村名为尚质村,民众而以高尚品质为本,得饶人处且饶人,此三人未尝害得我村性命,以希麟愚见,莫不如将他三人放去,我料此后必会痛改前非,功德无量。”

  众人未言,良久,马希麟送出骨伤药材欲放三人离去,闻此,三人连连叩首,其中一道求道:“先生,我三人皆是胶东人氏,自幼喜好医学,然苦于无人教授,迫于生计而以行骗为生。”

  自孙乾出卖马希麟之后,登门拜师者依然不绝,常有重金作为贵礼,然马希麟终不收徒,此人方欲拜师,后又自念乃是行骗之人,并无颜面求拜,而未再有续言。马希麟早通道者之意,淡笑而言:“我一生行医,医术可骄,然而天不欲我收徒,时下已是风烛残年,已无时机。”

  时世中医势落,虽遇嗜医之人若不加以引导,则使医术失传,因此,马希麟时而踌躇满志,时而怅然若失。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医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医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