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回新生不知老者神 少年壮志心性远
马氏三少2018-01-12 19:532,821

  马春龙回家之时,夕阳已落,未进家门,而见马希麟正于树下闭目养神,近前言道:“爷爷,夕阳已然下山,天虽不热,然是变化无常,小心着凉。”

  马希麟言道:“若我患了风寒,正好可以由你来诊。”

  马春龙言道:“爷爷怎会这般想法,若患小疾纵然可医,然是无病岂非好事?”

  念马春龙不久之后便会离家驰骋各地,马希麟又喜又悲,言道:“我正等你归来,明日一同去往泰安。”

  又出家门,马春龙心生大悦,问道:“爷爷,又是谁家患疾,邀请去医?”

  马希麟言道:“非有患者可医,此次去泰安使你大开眼界。”

  次日清晨,李氏忙碌不已,随身物品一样不差,马春龙随母亲去学校请了长假,归家之时依是兴奋之态,付氏见后,嘱咐言道:“春龙,既是如此高兴,可不许让爷爷知晓。”

  马春龙问道:“娘,为何不许爷爷知晓?”

  付氏嘱道:“你如此高兴,爷爷必会认为你不恋乡,爷爷年岁虽是大了,可是舍不得你。”

  马春龙言道:“去泰安又非长居,我随爷爷去,又随爷爷回,怎会舍不得?”

  付氏言道:“此次,你自会久居泰安,一人居住可要悉心照料自己,我会隔时去看望你。”

  如此之言,马春龙心中惴惴不安,但见付氏满面愁云,而故显安慰之色。当日下午,林真派人而迎,爷孙二人与家人告别,随其离去。直至泰安已尽深夜,林真安排下馆驿,此对二人而言甚是奢侈。马春龙未尝居住馆驿,虽是豪华而不如乡村木榻觉得踏实。待至清晨,林真又带二人欲往医院,马春龙双目溜圆,处处皆有好奇,远望泰山更是惊讶,合不拢嘴。

  林真言道:“泰山乃是五岳之首,更是省内之骄,杜甫有言,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泰山攀登极难,然而,登高方知远,天地纳于心,行医亦如此,若成大事必受挫折磨难,疾风劲草,你爷爷有今日之成,并非一帆风顺。”

  马春龙仅带诧异视望马希麟,微微颔首,未尝有言。自进入院内,数名中医遥遥而望,见林真引一老者与一孩童参观,老者年事已高且又双目失明,故而皆显不屑之意。待请马希麟安坐椅凳之上,立身作咳,众人纷纷而望,林真言道:“诸生,此人可谓山东之宝,更属国人之骄,医术出神入化,医德令人赞叹,是称今世之医仙,时下若能与先生有所交谈,终生受益匪浅。”

  学生不知此人是何许人,初次之见便觉仙风道骨,而问林真之后,林真便言是马希麟,有人略知名声自有尊敬之意,然有不知者皆是省外之人,便调侃道:“敢问老先生,中医讲究望、闻、问、切,四诊合参,我见先生双目不便,若为患者医治难免会有误诊,医者行医治病,容不得一丝疏忽,时下,先生如何为病者医诊?”

  林真闻言,颜面剧变,暗怨该生甚是唐突,而侧望马希麟,竟无一丝怒气,且是笑容可掬。马希麟言道:“望、闻、问、切确是中医之基,更是行医之要,若有一诊精通且已纯熟,便可足以为患医诊,而不出一丝差错。”

  有人不由大笑,言道:“望闻问切宜详,补泻寒温须辨,当思人命至重,冥极难逃,一旦差讹,永劫莫忏,乌容不慎,如是者谓之小心,老先生之言未免太过,可否告知于我,何为精通?”

  马希麟并不在意,颜面依笑,缓缓起身行至众前,行走虽慢,然而仿似看清一切,众人皆是中医学者,但见马希麟双目灰蒙,无疑有疾,如此行走颇感惊讶,马希麟言道:“医者诊病非自双目,而自内心,如此,我来使你见证何为精通。”

  马希麟寻一名学者而至,以一条黑布蒙遮双眼,如此,即便双目如炬亦不可望之事物。众人不解其意,但见马希麟取那人手腕,寻其脉搏,固其腧穴而言道:“医虽小道,实具甚深三昧,须收摄心体,涵泳性灵,动中习存,忙中习定,外则四体常和,内则元神常寂,然后望色闻声,问病切脉,自然得其精,而施治得宜也。”

  如此之言,在座之人皆是叹为观止,欲知人体不同,于双目不见之下,能寻其脉已然不易,而后,马希麟仅触其腕,便直接将脉象道出。此时,一人起身恭敬问道:“先生何以而知?”

  马希麟淡笑而言:“可知那卖油翁之典故?道理相同,时隔已久便可熟能生巧,取腕而寻脉。”

  后而,马希麟又意学生寻来多种药材,手指但有轻微一拂,便知药材之名,三指拈药而知剂量多少,学生不信,过称一计,分毫不差。此时,林真亦是瞠目结舌,众人惊讶非常,一时间内,寂静之极。马希麟言道:“诸生不必讶异,此乃细枝末节,中医注重实践,我行医已是年久,方能如此熟巧,适才有学生问我,望闻问切缺一不可,此乃真理,自古中医博大精深,若能研透其中一诊便能终身受用。”

  马春龙言道:“我爷爷高明之处深不可测,如此雕虫小技,不值得一提。”

  众人闻之,深吸一口冷气,待马希麟将黑布取下,又回至座位,言道:“诸位皆是中医医者,根基大抵相同,基础必然熟练,虽生形态各异之枝叶,而殊途同归,始终以医治病者为本。”

  一人问道:“先生,学生愚见,时下西医发展迅猛,疗效颇是显着,我有诸多好友皆不愿学中医,改行学了西医,如此,该如何对待,是视而不见,是听而不闻,或保持中庸之态?”

  马希麟缓缓言道:“西医亦属医道,则不可称作改行,百姓若择西医是百姓之自由,然是中医实是中华传统,以我之见,诸多医学病症,但以一二剂中药便可痊愈。中医甚是艰难,功底须要深厚,凡书里有未贯彻者则昼夜追思,恍然有悟即援笔而识,历经数十载,殊觉此道精微,思贵专一,不容浅尝者问津,学贵沉潜,不容浮躁者涉猎。若欲小成,非三四十载而不能。西方医术,加冠之人亦能学之甚巧,时下年轻者心浮气躁,急功近利,多有不安心者而习中医精华。”

  在座之人亦有弃中习洋者,皆以医院之机改学西方医术,时下西医甚适。待众人闻后,不禁心有余愧,皆泛红润羞色。世徒知通三才者为儒,而不知不通三才之理者,更不可言医。医也者,非从经史百家探其源流,则勿能广其识,非参老庄之要,则勿能神其用,非彻三藏真谛,则勿能究其奥。马希麟权且于此居住,终日讲解中医,且专授中医奥妙,连续讲解半月之久,其间,马希麟经林真允许,进入各大科室得以参观,时时为马春龙讲解,一点即通之能,为众人称作“神童”。回馆驿时,马春龙忽言道:“爷爷,如此,我觉西医颇是有趣。”

  马希麟闻之,沉默良久,淡而言道:“可是爷爷讲解中医,你觉得乏味无趣?”

  马春龙立刻摇头,依于马希麟身旁言道:“西医用仪器检查疾病,向来极准,中医以人检查,虽是好事,然并非人人皆如爷爷这般高明,总有差错之时。”

  马希麟点头言道:“此言不差,人始终不够尽善尽美,机器能保无误?春龙,你参观已有半月,可有想法?”

  马春龙一手托腮,思忖片刻,露有犹豫之色,言道:“爷爷,我不知当讲不当讲。”

  马希麟不禁大笑,言道:“但言无妨,无论你有何种想法,爷爷不会生气。”

  马春龙举首而望,双目有神,言道:“既是如此,我便直言,我若离开尚质村,爷爷是否会认为我讨厌家乡?”

  马希麟心生高兴,而故意皱眉问道:“你为何离开家乡?”

  马春龙言道:“爷爷医术固然极好,而我并非甘愿久居村内,但愿于泰安医院有所成就。”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医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医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