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回怒执鞭策挥恶少 秉性难改必杀人
马氏三少2018-01-12 19:393,147

  见马希麟焦苦之态,赵芸暧心酸至极,而是无奈,自与马希麟为何人?今日,若帮马希麟抢回爱妻,心中岂堪?故叹言道:我本将心照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此时,马希麟痛苦不堪,咳嗽不止,赵芸暧心有许痛,不想马希麟伤及于身,而己却伤及在心。既而,赵芸暧转身与数名侍卫令道:“所有人听令,立刻追拿徐成,此人我早有所闻,自恃家富以京城朝内有亲,横行霸道,我久欲除之,出发。”

  赵芸暧出此狠言亦是掩己心悲之情,本去询问家事如何处理,经过打听,马希麟径直来了张府,却遇此事。数人驰马而去,赵府皆是名贵良驹,不出半刻则可围城绕回一圈。而徐成等人皆随花轿,仅有徐成一人乘马,悠闲缓行好不自在,行至之迟,未几,方出济南城门。

  赵芸暧数人扬鞭而过,衢巷皆是鸡飞狗跳之状,百姓亦是老生常谈。转瞬之时,众人已至城门楼,问那守城人,果然有迎亲人马出了城门,且是逢人便送喜糖。赵芸暧又伦鞭策趋往追之。驰驱一啸而过,赵芸暧行于最前,隐隐见于前方有披红挂彩迎亲队伍。

  虽已追及,心中许有埋怨,喊道:“即可追上,再加把劲。”一拍马背,那良驹又提快几分行速。而徐成等人悠悠小曲正往自乡而归,忽众回顾,见身后一队驰骋之士而觉奇怪。须臾之间,赵芸暧已掠花轿奔至队前,她一勒缰绳叩了骏马,那骐骥昂首一抬,咆哮一声,双蹄实实落于地面,随来侍卫将马止于其后。

  见有来路不明者挡主去路,徐成之随从急赶上前狂妄问道:“你是何人?竟敢拦我家主子去路,若误大事必取你小命。”

  然是侍卫腰悬弯刀,一身腱肉且是面目狰狞,面对徐成等人毫不容入眼中,赵芸暧举鞭指着众人徐徐扫动,以银铃清脆声质问道:“哪个是徐成?”

  徐成见历广泛,望于赵芸暧等人声势凶猛,可见来头不小。绝代有佳人,遗世而独立,但望赵芸暧罗衣飘舞,青丝飞扬,貌美似玉,出水芙蓉,不禁有服软之言:“我是徐成,然与姑娘素不相识,亦无任何过节,不知姑娘乃自谁家女子,此番挡我迎亲之道,究竟所为何故?”

  赵芸暧未答,毫无谦态直问道:“轿中可是张銮之女张黛滢?”

  赵芸暧玉洁冰清,令人魂牵梦绕,徐成言道:“然也,可知姑娘欲有何为?我父乃是富商,名闻遐迩,且家中有亲当朝执政,姑娘莫不可不识泰山,若打将起来,你我面上皆不好看。”

  赵芸暧闻言于此,不禁更怒:“我不管你是非富商,亦不问你有何亲戚,既然所需之人在此,则速留下轿子,带好随从滚回乡县去罢。”

  徐成本欲得过且过,亦对赵芸暧来历不明略有惧怕。然而此次前来随有四十余员家丁,个个皆执利刃,不禁底气十足。而见赵芸暧仅有六人,如此藐视徐成必然使其有怒。平日,徐成随从横行霸道,无人与之叫板,此时,众人早已手执棍棒,欲与赵芸暧等人大干一场。

  徐成锋芒毕露,出言试探:“姑娘,莫要这般恶毒,张氏千金乃是我考试头名而得之,此事合情合理,你若真来寻死,那我唯有奉陪到底。”

  但见赵芸暧浑身是胆,于千钧一发之际冷笑一声:“你身为一街头混混,好没羞臊,终日花天酒地竟去考试,如此诳语岂能瞒我,今日不训,料你不知本姑娘厉害。”言讫,赵芸暧一举鞭策朝徐成冲去。

  徐成之乘骑不比战马势魄,一见赵芸暧冲来,早已惊得慌乱跑叫,赵芸暧一手勒绳,一手执策,适与徐成相近之时用尽全力狠狠一挥,鞭策强而有力狠抽于徐成身上,鞭辟入里,徐成不意强袭,顿时颜面挂红,自马而坠,失惊之马散乱踏践,险些将徐成踏成肉泥。见此,众从一鼓作气,皆是舍命冲杀,将徐成自马下挽出,而徐成痛得嗷嗷啼呼,急令随从立即动手生擒此人,虽言生擒,实质垂涎赵芸暧之美色。

  赵芸暧尽力一击,双方皆是怒火冲天,喊声大举,腾挪跌宕,如天摧地塌,岳撼山崩,蜂拥一般朝赵芸暧众人突入,徐成等人虽不及武林高手,亦非市井无赖之人,随来侍卫个个诸强,膀大腰圆,有执朴刀与矛者使之甚是熟练,见徐成而来,六员侍卫争先恐后全力阻挡,一旦出手则不可制止。

  但见有一人手提钢刀,挥舞直冲赵芸暧,未及答话,挥鞭直取那人,但有一合,那人竟然避过,原来,此人是徐成保镖,招招不虚,武功了得,所执利器乃是鬼头大刀,此刀以力敌为主,砍铁如泥,锋利无比,闻名“大刀王五”曾使此般利器。

  不想徐成手下竟有如此能士,累战数合皆未有胜,赵芸暧尝于闹市不见厉害人物,今日有幸与此人交战,亦觉痛快,每每更是奋力而为,那人大显疲惫,赵芸暧只可再次出击,凭靠鞭策韧性挥于小腿之上,闪电般迅捷,那人顷刻被挥倒。

  赵芸暧取其性命,夺了那口刀,察望靶上有鬼头标记,方知是宝。插刀入鞘,舞鞭复向众人。徐成等众战力甚差,减员迅速,赵芸暧六人皆是骁勇善战,驰驿发挥弯刀,刀刀毙之而死,自徐成被随从扶起后,稍缓疼痛,遥望虽有余数随从而不能近敌身。情急之下,令左右随从继续激战,自取出一支防身之物,乃是鸟铳。

  尝与先进列国西通之时,富贵之人则可得一火枪,鸟铳亦属常见。赵芸暧等众杀之尽兴,不意徐成所在,知此良机,鸟铳塞上堂药,且是觑望赵芸暧,口中喋骂不休。一枪放出,一声巨响,打中赵芸暧右臂。

  多人举鞭挥杀,闻听巨响,众人住手,忽见赵芸暧手臂中珠,忽感大痛,险些跌下马去。侍卫见赵芸暧已伤,又望徐成手执鸟铳,正欲急贮弹药,即知事由,五人悉朝徐成冲去。

  徐成见侍卫朝己而来,吓得不顾瞄射直欲急走。而赵芸暧虽为鸟铳击中,右臂血流如柱,回念马希麟今日之言,本已受屈,随着右臂痛感,必使徐成以命抵之,单臂执鞭与缰绳,忍痛朝徐成追去。

  徐成两足不及骏马四蹄,转瞬,赵芸暧以策缠颈,将其勒倒在地,侍卫将其追上团团围住,无可逃遁。赵芸暧拍马缓至,忍痛以鞭指徐成:“畜生,今日竟伤了本姑娘,自行了断罢。”

  徐成见周围数人满目杀机,而不敢与赵芸暧再持,急跪于地上,大呼道:“姑娘免我一死,我再不敢了,求姑娘免我一死。”

  赵芸暧杀机不消,反而视益之狞,徐成叩首不断急复讨饶:“姑娘,张府姑娘你尽可带走,饶我一命,饶我一条狗命。”

  赵芸暧言道:“张姑娘我自会带走,然是狗命不可不除。”忽软鞭狠劲一挥,徐成尽感千刀万剐一般,疼痛难忍,巨力将徐成甩出五六丈远,覆倒于地,痛得啼声不住。如此,赵芸暧亦不能缓解心恨,将徐成力抽几鞭后,乃命侍卫:“将徐成杀之,留着是个祸害。”言讫,赵芸暧勒马转身徐行。

  侍卫蜂拥而上,乱刀斫向徐成,血肉喷溅,死未瞑目。徐成一死,余数随从不敢与之抗衡,弃轿而去。侍卫方欲追赶而为赵芸暧拦阻,赵芸暧敛策而掩伤臂,紧皱秀眉,勒马行至车轿前。虽是臂痛,而心甚奇,轿中之女何以使马希麟如此爱恋,以策轻挑轿帘欲观其貌。可见张黛滢已是失魂落魄,俯首不抬。赵芸暧平静且略带胁迫,言道:“将头抬起来。”

  张黛滢不敢不从,轻轻将头昂起,见其相貌,赵芸暧自叹貌美绝伦,心生嫉妒,果然是绝色美女,难怪马希麟独恋此人。此时,张黛滢提心吊胆,惧道:“你是何人?”

  赵芸暧冷笑一声,言道:“无须多问,今已无忧,因马希麟重伤,救你不能,亦请我等来此相助。”

  闻听马希麟牵挂,张黛滢心怯瞬释,问道:“姑娘为希麟何人?”

  赵芸暧冷视急道:“休再多言废语,速速上马随我回城。”待赵芸暧收起鞭策,张黛滢弃轿急出,与赵芸暧同马同归。

  赵芸暧身受一伤,若耽搁多时则会失血过多,命必绝矣。一路由侍卫在前驱路,赵芸暧紧跟其后。因张黛滢尝不乘骑,更堪之簸,一路失魂哗然,时时抱紧赵芸暧,误抓赵芸暧伤口,复使大痛,赵芸暧因念马希麟,强自忍下。

  众人驰马一路颠簸向张府趋去,又将整条街市弄作狼藉之状。后于张府门前停留,纷纷侧身径上而下,然张黛滢下不得马,为难之时迟迟坐于马背踌躇不定。男女授受不亲,侍卫又不敢近前一步。望张黛滢逡巡之态,赵芸暧无何奈何,实不知张黛滢有何德何能而使马希麟视之为宝,最终,赵芸暧只得将她扶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医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医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