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回清官难断家务事 礼义廉耻劝知府
马氏三少2018-01-12 19:413,832

  徐成之死,对百姓而言皆是大快之事,城中百姓大呼痛快,害群之马为人屠之,然而人非草木,孰能无情?有人欢喜有人悲。徐成之父名为徐忧宝,家论商贾,少时贩盐,投机倒把,牟取暴利,后则经营数家酒楼妓馆,生意愈大,银两更足。

  且说私贩卖盐,大清当为斩首之罪,若有一见,死罪难逃,所幸徐氏家谱中有一长辈,当朝为官,所居大理寺少卿之职,位高权重。徐忧宝初商之时幸遇此人,以家谱而称大伯,认定有亲。大理寺之职可谓油水肥厚,博闻多识,识者甚众,虽是有亲,而此人但认银两,徐忧宝贩盐之时,所赚银两多以二一添作五送予此人。因此,此案并非无人进告,而是无人敢察。

  危险愈大,利益愈厚,待徐忧宝赚足,收手转行从事酒楼妓院。今日,自闻爱子被杀,顿时火冒三丈,将一只上好茶碗碎于一地:“谁人吃了雄心豹子胆,敢与我作对,若不报得此仇,我徐忧宝誓不为人。”怒完之后竟又泪流满面。

  得知徐成之死乃是知府千金所为,徐忧宝更是怒不可遏:“素日,我未尝与你计较,今日杀我爱子,此仇不共戴天,不久,我必将这小小知府碎尸万段。”

  徐忧宝取来笔墨,一仍旧贯,以密信送至京城,状告济南知府以权谋私,滥杀无辜,草菅人命,罪不可赦,自家爱子一向路见不平,不幸被杀。写于此处,徐忧宝频频落泪,又以数片金叶塞入信中,后而封之。徐忧宝深知此人,若以一信而求,不足当诚,但以金叶附之,此事必成,即便书信语无伦次,亦会彻查此事还一公道,自书信一发,便去料理徐成后事。

  张黛滢之事并不光彩,嫁出半路而又劫回且将新郎屠杀,此事亘古未有。得知徐忧宝欲报深仇,张銮缓缓安坐,叹言道:“此事危急,皆是我之过也。”

  孙墨卿始终于一旁火上浇油,对于此事,他认定是因马希麟之过,以致自己失去大好前途,问道:“师父,处理此祸并非易事,若师妹嫁人,谁人敢娶?”

  张銮亦是心烦,但凡女子上了花轿,终身为妻,时下竟又转嫁他人,实失颜面,尝于济南已称名医,此番必会失信于人。百般思虑,后而言道:“既然如此,且将黛滢嫁与马希麟,凡事皆错于我,我见此人宅心仁厚,颇有神人之举,与常人不同,若嫁得此人亦非羞事。”

  孙墨卿言道:“师父甚是糊涂,马希麟一生穷困,招得这般女婿,有何远志可图?张府医馆欲将发扬,需以大户助持方可有成,再者,师妹何必嫁与他人,我二人自小青梅竹马,何不将师妹嫁与我孙墨卿。”

  非其人勿教,非其真勿授,可谓得道。闻之此言,张銮恼怒言道:“我张府岂是贪图荣华富贵?马希麟修医悟道远远在你之上,错就错在我未因材施教,收了你这般学徒,当年你流落街头,我好心收留,你竟这般不争气,时时惦记黛滢,将来单单靠你,一枕黄粱,我这医馆几时有成?”

  马希麟颇好医学,常年熟览医书,赵芸暧深知此事,自家中寻来数本医典,马希麟执迷医术,但见书中文字佶屈聱牙,且是偏方未尝多见,药性颇感冲突,阅览几页不禁皱起眉头,不再观读。

  赵芸暧之臂伤尚需数月方能痊愈,换药必不可缺,马希麟尝试换药,悉心使伤不留疤痕,然而始终不能。念赵芸暧一心为己留下不平疤痕,每念及此,心中黯然销魂。

  而张黛滢尽受张銮怒责,且受孙墨卿嘲讽,张銮道:“黛滢,我尝娇惯于你,自张府历代以来皆从长辈忠言,谈婚论嫁应由父母,你叛逆长辈独自妄取,实是愧对祖宗。”

  张黛滢言道:“爹爹,无论如何我今生誓嫁马希麟,希麟自聪过人,嗜爱医学,为人好施,所见百姓无不敬仰,我与他成亲后,便是你传承之人,何愁不成大业?”

  谓于马希麟行医之事,张銮与孙墨卿早有所闻,城里城外百姓多有详闻,而对于张黛滢婚嫁之事亦是远近皆知。张銮不为钱财,但为寻一后人得以传承医术,然而马希麟从未提起此事,自己又不愿主动提出,只好作罢,且寻外乡人士将女嫁去,方能心安。此时全由孙墨卿操办,豪门一概同意,若非贵氏则不去考虑。

  孙墨卿为张銮施策,将张黛滢锁于屋内而后去外乡寻找媒人,马希麟数日不见张黛滢,心中甚是焦急,赵芸暧言道:“数日不见黛滢,可料必有凶事,张先生对你不满,你这般去问甚是不妥。”

  马希麟言道:“既是如此,且将黛滢之事放下,可知你父亲之事如何?”

  赵芸暧言道:“说服我父并非易事,他自始固执,颇有主见,听不得旁人劝言。”

  数日之后,马希麟与赵芸暧皆已痊愈,一同去了知府后院,诚如赵芸暧所言,说服赵佑廷何止容易,然而赵母身体不康,若再拖延恐有不吉。但见赵佑廷于书房阅读,手握卷宗悉心察览,赵芸暧未尝叩门径直入内,反使赵佑廷一惊,见是赵芸暧后赵佑廷方松一口气,言道:“芸暧,数日不见你踪影,又去了何处?自你归时不来见我,我竟眼皮乱跳,恐有不吉之事。方今,你且如实告我,你祖母病况如何?”

  赵佑廷此时仅言爱女之祖母,可见心存芥蒂,言语此处,马希麟随后而入,施礼言道:“见过大人,令堂所患之疾虽重亦轻,若是医治,虽言其难然且容易。”

  赵佑廷不禁皱眉,轻置书卷仰首而言:“先生已知此疾与我有关,且问先生,芸暧之祖母可有一治?”

  马希麟言道:“全赖大人诚心,方能医治。”

  此时,赵芸暧言道:“你二人何必饶舌,爹爹,若将祖母接来济南,并非坏事。”

  赵佑廷神色一顿,愕然道:“何故如此之言?”

  赵芸暧言道:“祖母孤苦一人,尚是思念父亲,若接来同住,一家团圆何乐而不为,那陈年往事我已忘却,爹爹何必常挂不弃?如若不弃,人死之后安能复生?”

  赵佑廷颜面窘态,怒道:“休要再议团圆之事,自你黄口之时家中已无团圆之日,接你祖母来此诚是异想天开,此事不容思量。”言讫,竟不再理睬二人,手执书卷继续阅览。

  马希麟心存正义,抑制不住内心之怜,纵然赵母有过,亦如赵芸暧所言,世事变迁,数年之久何必耿耿于怀,言道:“此乃大人家事,我一外人不便劝解,然而百事孝为先,身为知府更通四书五经,大人可知何为大孝?”

  赵佑廷虽是察阅书卷,而闻得一清二楚,冷哼一声未尝答言。马希麟言道:“昔日,我受父亲悉心教导,深明中华传统,记忆犹新,忠孝礼仪廉,温良恭俭让,然而时下,子欲孝时亲不在,悔之不及实乃今生遗憾,若有来生,即是父母大过皆然无怨,父母恩情无以为报,不可因一女子而悔恨父母。孟子有言,于礼不孝者有三,事谓阿意曲从,陷亲不义,一不孝也,家贫亲老,不为禄仕,二不孝也,不娶无子,绝先祖祀,三不孝也,三者之中,无后为大。”

  赵佑廷仍未有言,马希麟再言道:“自古文人读诗书,以文治国修万世,知府大人身受百姓爱戴,何以天下大同,人心无恶?”

  赵佑廷本有城府,然是受不得如此激将,但见他将书卷奋力摔于桌几,声势如雷吼道:“大胆,你竟对本官如此言论,你有何资格来教训我?若不是你有功于朝廷,必将你拉出去重杖伺候。”

  见父大怒,赵芸暧急冲马希麟使眼色,赵佑廷常年如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若真闹翻非属善事。然而此时马希麟仰首大笑,言道:“大人无须以刑压人,世间百姓多屈于权威而不屈于权力,我念自己言语无失,不足为惧,汉朝以来,以孝廉选拔人才,所为孝廉之人必是德高望重,受人之敬仰,大人身为知府竟置亲母于不顾,但将此事淡然于心,如此之见,清官皆如此,大清气数尽矣。”

  闻于此时,赵佑廷不仅不怒,反而笑道:“如你之言,我何时不顾生母?钱财银两未尝短缺,佣人仆从亦是足用,为此之疾,我邀请诸多医者前去诊治,可有不顾生母之论?”

  马希麟言道:“令堂心中郁气凝滞,脾胃失调,引发疾病,郁气病灶因你而起,数载不见故里生母,终以公务繁忙为辞,恐将故里所在何处皆已忘得一干二净,时今赵母已是年迈,更视金钱仿如无物,所需诚是亲情团圆,岂是那些迂腐之物?昔年,我闻好友钱谨感叹,人生难得有三物,第一乃真挚之情,第二为人之康体,第三是既往之命,童年之子皆能通悟,而今,大人何必将那旧事耿耿于怀。”

  赵佑廷颜面无容,实质心生闷气,一时之间无有答辞,身颓失力,瘫坐于椅凳之上。低语道:“小莲甚是委屈,小莲惜哉。”

  十余年载飘然而过,不想赵佑廷竟是有情人,终将此事悉挂于心。马希麟续言道:“回首向来萧瑟处,归无风雨也无晴,那女子虽是委屈,即便赵母有过,然而,既失爱人何必再失母亲,今且赵母安在,若有一日今生而不可见,大人可如念柳莲一般忆念生母?”

  赵佑廷终以叹气,徐徐执起书卷,缓缓而言:“不想我赵佑廷为官多年,饱读诗书,却不及后辈开悟,我赵佑廷诚是有愧于母,有愧于天。”

  闻之此言,赵芸暧心中一笑,待二人行出书房,对马希麟赞叹不已,赵佑廷常年固执,不曾听信任何一人,今日一见,可见马希麟乃是多才之人。此时,马希麟摇头言道:“适才皆是我心中愤慨,我念父亲之情迟迟挥之不去,若是旁人劝我忘记,亦是不能。”

  马希麟多日不见张黛滢,颇显焦急,待说服赵佑廷后又去四处寻找,赵芸暧虽有不满,无奈而同去寻。

  且说,徐忧宝自递交诉状之后,未见回讯,但见赵佑廷每日如常秉公执政,心中愈焦。眼见爱子欲过头七,未能伸冤,按耐不住提笔修书一封,信中多有问候之语,多半寒暄之言,提出依旧不见知府落难,心有不甘,最后,花下重金由一文人润色一番,送上京去。

  数日之后,徐忧宝忽见回信,心感大喜,拆开一阅诚是大理寺少卿手书,信中先是问候安好,相托之事已然知晓,对于知府徇私之事已呈奏折,自因公事繁忙不来此处,然有一钦差交情深厚,不日,便会路经此地,若至济南则由徐忧宝送上厚礼,而后,可狠狠诉告赵佑廷,此事必成。

  读遍手书,徐忧宝已是胸有成竹,连连狂喜,即刻备足银两及珠宝。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医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医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