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回容纳百川修悟道 庸人不知中医妙
马氏三少2018-01-12 19:503,303

  马希麟一生行医,毕生所学皆属经典,所研犹如披沙拣金,然是秉性恬淡,不爱与人争斗,此时叹气言道:“并非我马希麟护短,中医属正宗传统医学,由汉族劳动人民创造,亦称汉医,岂不闻日方之汉医,韩方之韩医,朝鲜之高丽医学,越南之东医,皆以中医为基础,即对西医而言,自西医未入中土之前,中医而不称作中医。我深知西医能够救人,且医术易成,不似中医,非十年寒窗则不能出师,更不能为人确诊,想来诸多患者连连死于庸医,实乃医术不精也,休怪有人不将中医置于眼中。”

  马希麟所言皆属实情,中医派系众多,偏方数不胜数,多有学艺不精者胡乱医治,以小病衍成大疾,甚至将患治死。言至于此,马希麟尽带悲怆神色,他视中医为嗜爱,已是无言表述。廖氏亦是如此,研究中医一生,成就与修为虽不及马希麟,然而对中医医学可称挚爱,若有对中医出言不逊者,宁舍性命亦保中医名誉。

  此亦是廖氏晨际登门原由,廖氏言道:“医道之中,必有毁医败类,然如先生这般医者极为少见,医德医术炉火纯青,那苏葛小辈更不能比及,若先生不出手制止,恐有不测,千年传承之医术,必被他国医术代替。”

  马希麟沉默不语,徐徐躺于摇椅之上,廖氏见马希麟无动于衷,心中大急,径自跪于地面,马希麟闻声而知,起身将他扶起。廖氏眼眶已湿,饱含悲戚,然而此时强力言道:“先生,人人皆言中医势弱,如若先生再不出手,中医何以存在,何以传承,何以发展?我等皆是爱医之人,但闻苏葛小儿猖狂,我等又无能为力,宁愿死于城内,遂将此人逐出境外。”

  马希麟仰天大笑,言道:“廖先生甚是偏激,若皆如你这般秉性,中医志士无一生还,若使此人不狂,拔掉毒牙便可,既不伤害性命,更能使他接受中医,有廖先生如此忠厚之人誓死扞卫中医,岂会处于势弱?”

  廖氏言道:“既然如此,若愿同我而往,我等跪拜先生,以表谢恩。”

  马希麟言道:“先生不必言谢,你我皆属中医志士,既是中医为人不齿,身为医者岂会甘心?本应如诸位一般,共同扞卫中华之医术。”

  三日之后,马希麟医馆紧闭,不接一患,与廖氏等人去了城内,初见之时,苏葛心存疑虑,目前眼盲之人竟而为称医仙,心中不以为然,以医仙之称当做迷信谬言,上前言道:“马先生,幸会。”

  马希麟缓缓抬头,虽是双目紧闭,然而断问道:“有劳苏先生,可知我有疾象?”

  苏葛先是一怔,未尝答言,马希麟须言道:“先生不知我身有疾,而我知苏先生肾虚脾寒,尝惧寒凉,即是夏季炎热之时,亦无汗象。”

  苏葛颜面微变,心有惊讶,伸手自马希麟面前来回摆动,以测真假失明。马希麟所言不虚,苏葛确是畏寒,阳虚之症,因无心念此,亦无显于颜面,苏葛不信马希麟竟如此神奇,但见李氏立于一旁,而以此人有诡,已将自己面色告知马希麟。

  苏葛冷笑道:“我素知中医见效缓慢,未及医治,患者已然归西。今日,先生来此可是为中医出头?若诚如此,正有数位患者,如你来医而非同寻常,我可改变初衷认可中医,可好?若是不能,中医岂能入我眼目?”

  马希麟气宇轩昂,微微颔首一笑而过,苏葛采用西术乃是科技器材,然皆雷同望、闻、问、切四诊之术,马希麟虽已失明,旁由李氏不断描述苏葛医法,亦能通晓七分。西药与中药颇有不同,李氏明言,苏葛乃是以注射器辅助,将药液注入人体内,心中详琢成分危害,西药多采用各类抗生素,而抗生素长期运用,必使身体受害。

  马希麟心有喜悦,中医虽有千年传统,然是集百家之长,创自家之新,独辟蹊径,可谓立足之本,若不及时容纳新技术,无论何种文化终将破灭。念于此处,马希麟自言道:或许,春龙可学些西方医学。

  马希麟年岁已高,双目失明,若去涉猎西医恐有不及,马春龙正值年少,可将中西二医共同运用,方能通达结合之效。念于此时,苏葛已将病患诊治完毕。苏葛面带笑容以挑衅目光投至马希麟,苏葛知马希麟是一盲者,岂能料此面容,遂将鄙夷目光移至李氏。李氏全以马希麟为重,并不在意苏葛之衅。苏葛不禁窘态咳有一声,便又去医治患者。

  片刻之久,又至马希麟身前,言道:“马先生,我已将患者医治完毕,前后不过半个时辰,患者甚是满意,此便是西医之玄妙。”

  马希麟淡然一笑,言道:“西方医学甚是高妙,可谓当世医学之表率。”

  受马希麟称赞,苏葛得意不止,廖氏问道:“先生何故涨他人之威,灭中医之势?”

  马希麟转首轻言道:“西医确是高妙,而与苏先生毫无干戈,医术乃是西方人士所创,若论此人如何,闻之言语便知是狂傲之人,略见一斑。”

  此时,苏葛指尖转动钢笔,言道:“马先生,时下外有一患,若能半时治好,我甘拜下风,对我先前所言深表歉意,若是不能,劳请先生收起医仙名号,低调做人休再招摇,今日之事亦可既往不咎。”

  马希麟稳坐桌旁,使李氏备得一杯姜茶,笑言道:“门外仅是腹内受凉之患,但需一方既而必好,何须半个时辰?”

  此言一出,旁观者一片哗然,苏葛更是大笑不止,饱含嘲讽,言道:“马先生,你今所言过于自信,世间怎见未卜先知之术?”

  马希麟将姜茶递与李氏后,对苏葛言道:“我非仅通中医高术之人,尝因远避日寇,不得已隐居村落数载,终日悉心研读古典书籍,略通《周易》、《奇门遁甲》卜筮专着,以能韬光养晦,今日,我虽双目失明,然而将丑陋愚行望得一清二楚。”

  一刻之久,果然有一妇女带一孩童进门而医,妇女言道:“苏先生,我儿昨日腹泻,直至今日依是不止,未尝食有不良之物,不知所为何故。”

  苏葛颜面惊愕,见马希麟稳如泰山,不动声色,甚是不可思议。未及答言,马希麟先言道:“夜里腹部受凉,外邪内侵,但需饮下姜茶,热敷肚皮可有好转,此方各家各户皆有,我与苏先生有言在先,必治此疾,无须诊费,可将此杯姜茶饮下,一刻便好。”

  苏葛惊愕之神色迟迟不退,待自己亲自诊后,而与马希麟所言相同,待将病患送去,苏葛心有不信,言意虽料事如神,可知再来病者所患何疾。马希麟并未理喻,先后将来诊病状道出,其后五位患者,未见其人,已知之症,皆属小疾,诊治不过三刻之久。

  苏葛更是心惊,亲自诊视一番,皆与马希麟所断无异,后而故设一人扮作患者前来医诊,未尝进门,便为马希麟驱去,马希麟言道:“无疾之人,焉能自找苦受?”

  最终,苏葛起身连连拱手,欣喜言道:“马先生诚乃当世之医仙,是当世医者之中流砥柱,我年轻无知,言语冒犯先生,有眼不识泰山,望能宽恕。”

  见此之状,廖氏等众皆显大悦,马希麟笑言道:“你何有冒犯之为?中医乃是悠久文化,以一药遍治众病之谓道,以众药合治一病之谓医,今之医者,或记丑而不精审脉,或审脉而不善于处方,或泥古而不化,或师心而自用,或临证不多,或狃于偏见,不能巳疾而转以益疾,又乌可以言医?”

  苏葛问道:“先生,何以先见之明,而定患者病症?”

  马希麟言道:“古有孙思邈,悬丝诊脉之术远离数丈,可知其脉而晓病因,更通医法,扁鹊更能一望而知病患脏腑之疾,我又何尝不能断定患者病症?世有愚者,读方三年便谓天下无病可治,及治病三年,乃知天下无方可用,故学者必须博极医源,精勤不倦,不得道听途说,而言医道已了,深属自误。”

  苏葛闻言,全身汗下,为己前行羞愧不已,马希麟起身便去,行至门外转首而言:“苏先生,不必自卑,医学并非选择而成,乃是因专而致精,西医自有独特之处,若以民为本依可造福百姓。”

  此事一过,嗜好中医者扬眉吐气,逢人闲聊皆提马希麟事迹,更称当世医仙。马希麟回至村后,若有患者来医,则尽心所诊,若无患来医,便一人独坐躺椅,悠闲自在。马希麟对爱孙言道:“春龙,你可知西医之道?是觉中医好,且是西医好?”

  马春龙言道:“好与不好,我亦选择中医,我爹尝有言道,饿死不食他国粮,病死不受他国医。”

  马希麟笑道:“生命诚可贵,当今医学不分国界,若以民为本,皆可为我所用。”

  马春龙摇头,思索道:“虽是如此,可我依是认作中医扎实,若无好坏之分,天下便会杂而无序,既是相似,亦有区分。”

  马希麟已是心喜,不料马春龙年纪且在年幼,竟这般聪慧,后而言道:“人之所病,病疾多,医之所病,病道少,医可为而不可为,必天资敏悟,读万卷书,而后可以济世,不然,鲜有不杀人者,是以药饵为刀刃。”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医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医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