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回死而复生成罕事 竟而修来先知能
马氏三少2018-01-12 19:493,027

  村中传言不断,马希麟去世令全村颇感大惊,心中叹惜,皆置丧礼送至门前时,迟迟不见院内动静,有人传言,李氏因头脑不清,气血攻心患了疯癫,若见有人来送丧礼必会大发雷霆,疯狂驱赶。

  自打李氏醒来未尝有食,终日守于马希麟身旁,多有乡民为之同情,禁言劝解节哀顺变。马春龙将饭菜端去,言道:“奶奶,先吃些饭,莫再这般伤感,饿坏身体实是不该。”

  李氏举首望于爱孙,招手而坐,问道:“春龙,你亦觉得奶奶疯了?”

  马春龙摇头道:“我虽年龄不大,然是爷爷教我医术,更通七情六欲,我见奶奶神色如常,非似失心,但为奶奶不愿接受爷爷逝世。”

  马春龙并无多言,近两日内,累次劝告李氏节哀,每每言至“死”字,李氏皆会大怒,摔桌砸椅以能发泄伤感。李氏苦笑一声,眉宇之间添有更多沧桑,言道:“春龙,你先回避去罢,莫要扰了爷爷休息。”

  马春龙方欲进言,而为李氏摆手阻止,言道:“定是你爹你娘要你来劝奶奶,我意已决,必为希麟守候三日,若是不醒,我会亲自择选棺材为你爷爷送行,你去拿酒过来,我陪希麟同饮几杯。”

  言至于此,李氏不禁心中暗淡,侧望马希麟而觉更忧,惧怕一觉不醒。待至三日之时,李氏更加担忧,无声落泪,遂有别言:

  相思终无用,醉守爱夫灵,

  别欺定无期,唯有难忘情,

  世有万千医,与君皆不同,

  夜数怜心事,泪眼到天明。

  夕阳西下,李氏痴望日头落去,不由起身言道:“罢了,既然希麟执意离去,愿一路同行,待我选好棺材,我便相随。”

  李氏苦笑连连,肝肠寸断,欲出屋外,似闻咳声。李氏浑身一震急扶门框,不愿回头,宁信此为幻觉。李氏心想:希麟,你究竟何时才回?言定三日便回,眼看已过三日之期,如此,岂不令我叹惜余生?

  马希麟问道:“有人可在?为何不扶我起身?”

  李氏猛然回首,而见马希麟已是起身,顿时眼眶迷离,颜挂泪珠,疾步行至马希麟身旁,握住双手而言道:“希麟,你终于醒了,我苦待之日,如隔三载。”

  但见李氏不忍落泪,悲喜交加。马希麟伸手抚其发髻,笑言道:“已是这般年纪,何必哭哭啼啼,我能醒来,有三件事欲为,如今,已成一事,唯有二事尚需等待。”

  李氏言道:“不必多言,醒来便好,我去为你煮些饭菜,想必已是饿坏。”

  家人闻声,速来望其究竟,大感不可思议,见马希麟已然起身,马春龙跑去大喜道:“爷爷没死,爷爷诚是没死。”

  马希麟将他抱起笑道:“爷爷虽是七旬有余,然而尚有年岁,怎会寿终?”

  如此而言,李氏尝言非假,往日念李氏疯状,家人心下有愧,垂首不敢去望,而自马希麟醒来,李氏早已心花怒放,不曾与家人计较。村民不见发丧皆有疑虑,本将丧礼置齐,却见马希麟携爱孙走出家门,不由惊呼。人人相传,不胫而走,传遍全省,有知情者言道:马先生已破轮回之苦。

  手扶马希麟身体,马春龙问道:“爷爷,你睡数日之久,可曾有梦?”

  马希麟捋须笑道:“爷爷去地府走有一遭,去那里索回数条性命。”

  马春龙问道:“素闻玩伴有言,那地府是个好去处,自去地府,无人愿回,爷爷为何回得来?”

  马希麟言道:“但因爷爷无欲无求,即便地府极好亦是不能常留,心系爱孙,岂能为他乡好坏而弃故里,爷爷甘愿留在村中,此处可比天宫。”

  无人知晓此三日内马希麟去了何处,但觉马希麟醒来,与往日大有不同。常日习惯躺于摇椅,正当李氏走来,马希麟言道:“屋外不远处,有一行动不便之人身患重疾,正于来的路上,先让家人去学校叫春龙回来,为我写方。”

  李氏闻言大感惊讶,而后问道:“春龙正于学堂念书,此时要他回来,教师可许?”

  马希麟言道:“教师必允。”

  依马希麟之言去寻,果然见一老者手执拐棍,步履蹒跚。然是病患得知医者双目失明,又将病状讲出,不禁使患者膛目结舌。自患者离去,李氏问道:“希麟,你怎知有患来医,且知他病症如何,可是双目已愈?”

  马希麟缓笑言道:“我双目虽已盲,然而心却不盲,且比常人亮堂多许。”

  那病者离去之后,处处传言此事,马希麟彷如神话一般,所是患者倒愿来此医诊,但为一见未卜先知之能。久而久之,马希麟名头不次于往日,提及此名而无人不晓,皆有尝言:

  当世有医属常事,未卜先知罕见识,

  难疾唯独希麟治,医仙济民未有迟。

  西医普及中土,初始不为认可,然随经济发展,民众思想渐开,遂已接受,亦为认知,时下受西方列强侵略,国运衰弱,同时西医大量涌入,严重冲击中医发展,有诸多人士主张医学现代化,开始以西医体系之思维模式加以检视,中医陷入存废争论之中。

  肥城县中有一不惑之人,名为苏葛,此人天资聪颖,自国外学医数载,临床实践有些时日,对西医颇有心得,自回肥城便于人民医院就职。

  苏葛自学西医之后,大有忘本之心,常对中医嗤之以鼻,逢人便言:“中医多属实证,更属经验,迷信成分过多,则腧穴脉络尽无科学验证。”

  既是如此,而有好医之人言道:“不妨与中医试之,看是中医好,且是西医妙。”

  一语点醒苏葛,他心中生有念头,遂集本院众多中医,比较之后,西医见效迅速,疗效显而易见,而中医讲究循序渐进,治愈病根彻底。如此一来,苏葛依是孤身自傲,继而更加狂言:“我早有所言,中医实属弱势,欲与西医相合,是惧有朝一日被西医取代。”

  苏葛言论激起中医者之怒,纷纷上门讨教,皆连铩羽而归,时日愈久,苏葛更加狂妄,见中医者而肆言驱之。若以中医名声而言,当属马希麟。旦晨卯时之际,李氏尝于院中习练太极拳,拳法常年习练不断,以至炉火纯青,马希麟仰首而言:“不久之后,凭空欲生事端。”

  李氏惊道:“习练太极乃是我强身健体,怎会生出事端?”

  马希麟言道:“非你拳法,而是中医医术。”

  话音方落,门外传来叩门声,李氏喊道:“卯辰未过,马先生不予诊病,待辰时再来。”

  有一苍老之声传来:“马先生,我等并非是为求医而来,是有要事欲与马先生商议,如何应策。”

  李氏缓缓回首,见马希麟悠然坐于躺椅,询问道:“希麟,可去开门?”

  马希麟言道:“来者乃是廖先生,速去相迎。”

  自开门后见有四位老者,颜面尽挂悲愤,询问领头老者姓氏,此人果然姓廖,数人进了院内纷纷问好,马希麟依旧微笑,不曾起身,言道:“诸位皆是城中医者,何必与那毛头小子一般见识?廖先生医术高妙,不应如此相对。”

  马希麟之言令众人大惊,又感惭愧,廖氏言道:“初次与马先生见面,但闻我声而知我是何人,更知来此之心,此已令人震惊,昔闻人称马先生为医仙,我本不信,如今亲身来此,终使我等大开眼见。”

  马希麟笑逐颜开,手指轻叩躺椅,言道:“诸位先生一路辛苦,稍坐再言。”

  廖氏开门见山言道:“那苏葛自恃读过西医,处处与我中医作对,大出狂言藐视我等,如此猖狂,是可忍孰不可忍,此事非同小可,羞辱众多医者并不挂心,然是关乎中医传统,时下医者与先生相比,皆是相形见绌,亦请先生出手,打掉廖氏威风,方能使他诚惶诚恐。”

  已知众人愤愤不平,马希麟缓缓摆手,但抚廖氏情绪,言道:“诸位医友切莫多虑,西医与中医皆以救人为本,殊途而同归,不可有对立之势,若能救人性命,扶济苍生,医术出处不值一提。医为仁道,况且授受相传,原系一体同道,虽有毫末之差,彼此亦当护庇,慎勿訾毁,不失忠厚之心。”

  廖氏显然脾气暴躁,即使马希麟忠言相告,亦是深感不忿,言道:“先生,此人甚是猖狂,大言不惭愿与诸位中医比试,尝言中医皆是骗钱把戏,凡见中医直将诋毁,不求有功,只求一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医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医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