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那晚过后,我再没见过他
马嘉宾先森2017-12-13 17:253,663

  大学毕业的人都明白这样一件事:第一个走的往往是最幸福的,最后一个走的才是最痛苦的。因为第一个还能有大家的相送,虽然是送别,但至少是人声鼎沸的离别,最后一个走的人往往要承受所有的落寞,一个人打扫卫生,拖着自己一个人的行李,对着住了四年的空空荡荡宿舍说一声拜拜,然后转身离开。

  我没有想到我们宿舍第一个离开的人是凯爷。

  跟大多数人一样,他也只是将公务员和事业单位的考试当作一种敷衍家长的方式,他根本没有好好复习,因为他的心根本就不在那里,这一点跟我一样,我是可以理解的。

  凯爷在临市托朋友找了一份汽车销售的工作,这件事情他是瞒着家里人的。

  距离毕业还有三个多月,但是已经没有什么课可以上了,大家每天都在为找工作而犯愁,学校门口和宿舍区门口的复印店的生意好了起来,毕业论文答辩已经在一个月前就进行完了,学校领导也发话了:大家丝毫不用顾及任何事情,中心工作就一个,那就是就业。

  我也在网上开始找起了工作,既然决定和璐瑶一起留在这个城市奋斗,就得做最充足的准备,我分析了下我的优势所在,我的文字功底还可以,对文学也比较感兴趣,可以试试做文案、编辑之类的工作,定位清晰之后,我在所有找工作的网络平台上都投了简历。

  剩下的就是等待了,我胸有成竹地想。

  在我等待的时间里,小宇来找我了。

  “嘉宾,凯爷明天就走,今晚上请客去KTV唱歌,他叫我喊你,你要不要去?”小宇试探地看着我,他虽然不知道我和凯爷之间发生了什么,但是他从我和凯爷这段时间相处的状态看出来我和他之间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没有说话,心里却是思绪万千,我不知道自己思考了多长时间,只知道过了很久,小宇在我身边也一直没有说话。

  “好,我去。”我冲小宇咧了咧嘴。

  也许以后不会再见了吧,我心里想,一股无法言语的悲伤开始在心中蔓延开来。

  四月份了,这个季节的夜晚来的不早也不晚,南方空气中的寒意早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已经与夏天无异了,但是可能是因为毕业季的即将到来,这个时期的大四学生脸上经常挂着笑意的已经不多了。

  可能是因为之前办酒吧造成了心里阴影,凯爷在场地方面没选择酒吧,而是选择了KTV。

  刚入夜,但是街边的路灯都已经开始上夜班了,昏黄的路灯照在地面上,将我和璐瑶的影子投射在地面上,越往前走,影子就变得越来越长。

  “你怎么不说话啊,是不是不开心啊。”璐瑶站在我的右手边,担心地拍了拍我的肩膀。

  “没有不开心,就是感觉这四年过得好快啊,我现在还能记起我刚来这里的时候的样子,”我握住璐瑶的左手,然后把手伸进我的外套右手兜里。

  “我也觉得呢。”璐瑶抬起头眨了眨她那双美丽的大眼睛,好像在想什么,“我还记得刚遇见你的时候你的样子呢。”

  “我什么样子啊?”每个人对跟自己有关的话题都会有浓厚的兴趣。

  “我记得那个时候是军训,然后我中暑了,是你和”她犹豫了下,“是你和任婧送我去的医务室,你还买了冰淇淋给我们吃。”

  “是啊,现在想想,那个时候就好象还是昨天发生的一样。怎么一下子咱们就要毕业了呢,还要整天找工作。”我叹了口气。

  “别担心,你一定可以找到一份好工作的,我相信你,你这么聪明。”璐瑶信誓旦旦地说。

  “我聪明个什么啊,你别安慰我了,我现在有种百无一用是书生的感觉。”

  “你别妄自菲薄行不行,你要有点自信,你很优秀的。”璐瑶停下脚步,一脸严肃地看着我。

  我搂住璐瑶的右肩,笑着推着她往前走,“知道啦。”

  “答应我,以后要多笑,不要整天愁眉苦脸的。你真的很棒,你要有自信……”

  我猛地转过头,亲在璐瑶的嘴唇上,璐瑶猝不及防,但是也没有躲开,我清楚的感觉到她的左手一下子攥紧了拳头。

  过了大约十多秒,璐瑶轻轻推开我,红着脸小声说:“这在大街上呢,羞不羞啊。”

  “我亲我自己女朋友又不犯法。”我坏笑地看着她。

  “马嘉宾,你现在变了啊,咱们刚在一起的时候你还挺含蓄的,现在真的是越来越放开了。”她噘起嘴巴,一副不满的样子,“但是我喜欢。”她一个出其不意在我右脸颊上亲了一口。

  “你也学会占便宜了啊。”我往前走了几步。

  “你站住,看我给你脖子上留几个小草莓。”说着,璐瑶就追了上来。

  这要是让别人看到,我的脸还往哪里搁?三十六计,走为上计,我赶紧开溜。

  璐瑶在后面大声喊我的名字。

  不一会儿就到了KTV,这段时间像凯爷这种已经找到工作的大四学生也已经不是少数了,离开之前请客喝酒是一道必走的程序,所以这就让学校附近的酒吧、KTV生意大好,各种毕业季活动的海报贴满了学校门口的每一寸墙壁,都是打着“毕业季,我们青春不散场”,“亏本经营,买多少送多少”的幌子。

  其实哪有什么青春不散场,一毕业,大家就真的散了。

  我和璐瑶走进KTV的大门,目之所及,都是一些熟悉的面孔,有的叫得上名字,有的叫不上名字,唯一清楚的是他们都是像我们一样的大四学生,毕竟在一个学校待了四年,多多少少打过几次照面。

  我掏出手机看了下小宇发给我的短信,是三楼。这家KTV是一个单独的店,一共就四层,所以就没有安装电梯,我拉着璐瑶踏着楼梯往三楼走。

  一层二层都是爆满,三楼相对安静一些,我找地方一直不在行,这个缺点是在我毕业之后找工作的时候我发现的,我给小宇打了电话,按照他的指示到达三楼往右拐,他会过来接我的。

  我们顺着安静的走廊往前走,隐隐还能听到一二楼鬼哭狼嚎般的歌声。往右拐走到尽头,远远地就看见了小宇红着脸向我们走过来,看这脸色,应该已经喝了有三四瓶了。

  “怎么才来啊!大家都喝上了。”小宇在前面引路,我和璐瑶跟在后面。

  走到房牌号为323的房间,小宇停住了脚步,顺势双手一推门,门开了,“在那遥远的地方,有位好姑娘……”,一股民谣的调就传进耳里,我正奇怪呢,我还真不知道他们有谁喜欢唱这样的歌。

  我定睛一瞅,看见小军双手握着话筒,正在唱着,可能是因为唱歌太用力的原因,他的眉心拧出了一个疙瘩,看起来还挺搞笑的。

  除此之外,吴倩也坐在小军身边,凯爷和几个我不认识的人坐在沙发中间翘着二郎腿在聊天,林娜坐在沙发边缘用牙签扎着一瓣哈密瓜在吃。

  “璐瑶,来,过来这边坐。”吴倩兴奋地冲璐瑶招手,璐瑶看了我一眼,好像在征求我的意见。我用眼睛瞥了瞥吴倩的方向,示意她过去。

  “嘉宾来了啊,你来晚了,应该罚一杯酒吧!”凯爷看见了我,就收起二郎腿,原地站起来,拿起面前桌子上的一杯酒,向我走过来。

  我嘴角咧起一丝不自然的笑。

  凯爷突然停下脚步,将酒杯放在桌子上,搂起我的肩膀,转过身对大家说:“我和嘉宾出去买点饮料给女生喝,你们先喝着,我们马上就回来。”

  我心中有意识接下来要发生什么,或者说这也是我一直在期待的。

  我和凯爷走出房间大门,两个人自然而然地走到楼道口,凯爷转过身,没有直视我的眼睛。

  “你想说什么?”我问。

  “说什么?”凯爷转过头来,苦笑了一声,“我也不知道,我也想问你,为什么?为什么这个学期一直到现在我要走了,你一直对我这种不温不热的态度,你到底是什么意思,咱们都是男人,有话咱们今天就说明白,别搞你现在这一套。”

  我能从凯爷的语气中感觉到浓浓的火药味。

  我能觉察到自己心中有一股怒火在燃烧,“你和赵怡因为什么分的手?”我压抑住自己内心的火,尽量让语速慢一些。

  “这是我和她之间的事情,好像跟你没有什么关系吧!”他轻蔑地看着我。

  “那赵怡怀孕打胎的事情,你也知道吧,这也是你们之间的事情吧。”我悲哀地看着凯爷。

  我能看出他眼中的震惊。

  “什,什么打胎,赵怡怀,怀孕了?你怎么知道的?”他开始结巴起来。

  “她来问我借钱,我陪她去的医院。到现在你都还不明白吗?”我感觉自己的眼眶有些湿润。

  “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他突然冲上来揪住我的领口,然后用力向前一推,我一个趔趄,靠在背后的墙上。

  我没有说话,氛围开始变得寂静,只听见凯爷的啜泣声,我抬头,看见了他微微耸起的肩膀。

  凯爷抬头长舒了口气,用右手抹了抹眼睛,“这就是原因吧,你已经从心底里开始不认同我这种人,所以才会有咱们这一学期尴尬的相处了吧。”

  “我想过和你交流,把这些都忘掉,可是,”我哽咽起来,“我一,我一想起赵怡最后的样子,我对你就只有憎恨和厌恶,我甚至想过你这种垃圾凭什么活在这个世上。”

  “够了,你说的对。我是个垃圾,或许我们本来就不是一类人,”凯爷直起身子,“从明天开始,我们以后应该不会再见面了,我们彼此的心事都可以放下了。我去拿饮料,你先进去吧!”说着凯爷转身向楼下走去。

  我顺着原路回到包间,大家仍旧在聊着天,林娜优雅地拿着话筒在唱孙燕姿的《天黑黑》,我一瞬间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刚才楼道里的那一切像梦中一样。

  那天晚上大家都喝多了,连平时滴酒不沾的小军也喝趴下了,我也喝的连走路都有点歪歪扭扭的,最后还是女生们打车送我们回去的。

  也就是从那天晚上,我再也没有见过凯爷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你好嘉宾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你好嘉宾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