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与谁共鸣
李木子丹2019-09-25 11:164,845

  囚牛:他们瞧我没有作为从不来扰,他们笑我为乐章痴了狂,他们讽我像条大虫一样,除了有张龙的头套。其实他们不懂我的傲骄,鳞虫之长没有什么不好。抛开一切斗争、权利烦恼,做把胡琴扬扬琴弦舞蹈。龙生九子没有完整,龙头鱼尾他叫螭吻,龙头蛇尾是我囚牛,各各没有完美真身,哪来的十全十美之吻。我笑,我笑,我大笑……

  四处张望的螭吻闻乐声蹿到囚牛身旁,张开大口,囚牛随即将一把胡琴放进他嘴里。

  囚牛:别来吻我,我可不是你渴望的小火苗。

  螭吻吞一把火,胡琴立马烧成了黑炭。看着囚牛离开的潇洒背景,螭吻心中暗自:早晚吃了你。

  向大王子请教完的龟丞相缓慢的挪动去龙王行宫,他若有所思的神情透露着些许不安,被迎面而来的囚牛撞个正着。

  囚牛:瞧瞧我们的龟丞相,为什么这般不快乐的表情。一定是哪些王子又为难你,不过不要紧,和我一起学习歌唱,忘掉那些无关紧要的烦恼。

  龟丞相:殿下说的好轻巧,若是音乐可以治百病,恐怕就不会容不下十念那只小可怜虫了。

  囚牛:十念,好名字。不过十念是谁,一只小可怜虫。龙宫里的可怜虫多的很,遇到虾兵蟹将,它们就一命呜呼了。这般常态,也至于高高在上的龟丞相感叹,想来是你年岁大了,所以同情心泛滥了。可你应该不会不知道,单单只是无所谓的同情不可取。或许会害了你。

  龟丞相:殿下说笑了,不过殿下的身躯远处看也像极了一条大虫。还真的和十念颇有几分相似之处。只是你比他大了些。

  囚牛:你把我弄糊涂了,我体形本来就像是一条大虫,这难道不够明显,几千年过去了,你才发现我的这个特点,是不是有些晚。还有,别在像我说那只小可怜虫,我只喜欢音乐,不喜欢泛滥同情心。

  龟丞相:请问殿下,你难道不想要继承龙位吗。恕我冒昧,龙王九子,各有所长,你作为其中之一,难道不想成为日后被称赞与崇拜的对象吗。

  囚牛:瞧瞧龙王这九个儿子,多么至高无上的身份,可你看着他们,哪个像极了我尊敬的父王。尽管我更加接近龙的样子,被那些趋炎附势的臣民称为“小黄龙”。可一条真龙却有着蛇的尾巴,仿佛大虫的身躯。其他王子也是如此不着调,各有各的形态。可我们本就是不完整的,生来与重不同的,有谁该继承一条真龙,恐怕无人知晓。乌龟就是乌龟,做不来龙的模样,可要让哪条龙变成乌龟,恐怕只有大王子霸下。

  龟丞相望着眼前这条没有任何权利欲望的“小黄龙”,似乎很欣慰。他暗自感叹,如果其他王子都如此释怀通达,龙宫内将是多么和谐的景象。

  村庄里热闹的气氛从不减弱,自从大虫结识了许多新朋友,性格也开朗了许多。巧巧十分欣慰,与此同时希望大虫可以顺利成长。

  大虫唱:兔子为什么红眼睛,黄狗为什么摇尾巴,喜鹊为什么不传喜讯,巧巧为什么要当说书人。这个世界实在奇妙,十万个为什么都不禁祈祷,下一个为什么可别来到,数字要改正十万零一。

  巧巧:别在问我为什么,我是谁,我从哪来,是鸡先生了蛋还是蛋先生了鸡。这种问题我实在没法回答你。不过有一点我很欣慰,我的儿子喜欢歌唱,这很好,恭喜你,大虫,你有了新的一技之长,随我。

  大虫:可是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为什么你说我还有一个名字叫十念。是你起的名字吗,为什么要起名叫十念。是思念的意思吗, 难道老爸你有了喜欢的对象,必须第一时间告诉我。应该是只老母鸡对吧,可我们身边没有老母鸡。该不会你喜欢饮水河边的那只水鸭,你们品种是不是不一样啊,但好像鸭子也是孵蛋的,或许你们也很合适。

  巧巧被大虫的自问自答,自说自话烦到一个头两个大,他内心焦急的在房内踱步。

  巧巧:可以停一下吗,你不可以鸡同鸭讲,随便安排我的因缘,懂吗。孵蛋的动物有很多,比如鸡,鸭子,蛇,鳄鱼,喜鹊,鸵鸟,但你会发现它们有飞的,有游的,还有爬行的,两栖。你应该可以明白这些之间的不同之处,所以,不可以胡乱安排。

  大虫:但是你有讲过龙和龟婆婆生了大王子,一个长的像乌龟的龙。为什么你可以胡乱安排,我不可以。

  巧巧竟无言以对大虫的提醒,他兴许没有想过眼前的大虫智商远比他以为的还要高,可他实在不能理解儿童的智商是如何远胜过成年人的。

  巧巧唱:兔子被为什么问到哭红了眼睛,黄狗见到所爱总喜欢摇尾巴。喜鹊不仅传喜讯也传八卦,巧巧为什么要当个说书人来为难自己。这个世界需要理解,这个世界需要被理解,公鸡的脑袋核桃大小,你说烦恼不烦恼。

  大虫:天哪,你居然见过你的脑袋有核桃那么大。那我的脑袋会不会只有蚂蚁那样大。

  巧巧:不,儿子,你的脑袋有世界那么大。

  大虫:真的?

  巧巧:当然,世界都被你问个遍,所以,你的脑袋有世界那么大。

  大虫:那你快告诉我,你是因为喜欢饮水河的水鸭所以才生了思念,于是给我取名叫十念的吗。

  巧巧:儿子,你知道共鸣吗。

  大虫:共鸣是谁?

  巧巧无奈的跺脚,但很快平静了心情,他的翅膀在他的红鸡冠上轻轻扶过,鸡冠晃了一下,额外的明显,额外的鲜艳。

  巧巧:共鸣就是我的叫声和另一种动物的叫声必须得是一致的,可鸭子的叫声是“嘎”,显然,我和他没有共鸣。

  大虫:所以,你不喜欢鸭子了。

  巧巧:从来没有。一个人喜欢另一个人,得有共鸣,就好像你喜欢歌唱,我也喜欢歌唱,所以我们俩是有共鸣的。你喜欢我是吗?

  大虫:当然喜欢,你是我老爸。

  巧巧得意的举起大虫到自己肩膀,伸开它的翅膀,单脚独立开始起舞。一边唱着:

  爱人之前,先找共鸣,是声音的类似,是话意的契合,是思想的共同,是灵魂的舞伴。大虫爱巧巧,巧巧爱大虫,一只公鸡怎么会爱上大虫,共鸣的神奇就是这样美好,生来不相同,后天来契合。你若是遇了,你也心砰砰,与谁共鸣,与谁交好。

  龙宫那一头,囚牛的胡琴又一次响起,那温婉的乐声如清澈的溪水缓缓流淌,漫过高山,漫过草原,与饮水河结合,融为一体。

  大虫:听到了吗,好美的琴声。

  巧巧停下他独立的舞步,拉长了耳朵环听四周环境的原音,自然没有听到什么琴声。他怀疑的望着肩膀上的大虫,以为是大虫又在戏耍他。

  巧巧:乖孩子是不可以骗老爸的,哪里来的琴声。刚才明明只有我的歌声。你似乎不太喜欢我刚才的歌唱。

  囚牛唱:音乐与我,是灵魂的伴侣。权利和名声都毫不在意。只想做条虫也好过虚拟,梦中的长龙与我有什么关系。我若是遇上那个为我合曲,一定要他与我共鸣。日日亲吻他,夜夜思念他,一日不见他,心中不安宁。

  大虫唱:什么关系,这般默契。你的歌声,好生美丽。远不见你,近又欢喜,你是大虫,与我共鸣。我去哪寻你,去哪念你,为什么此刻,强烈的爱你。

  巧巧:大虫,你在唱些什么,该不会是早恋了。这可是万万不能的。儿童间的情感是懵懂的,那是友谊,你可万万不能自以为认真。

  大虫仍陶醉于听到远方的乐声,它竟然感觉到自己的身体越来越轻,似乎就要飘到上空。它不自觉的进入到睡梦中,直到被巧巧误解大虫有了少儿恋情而愤怒的弹醒。

  大虫:别吵我,那个声音,让我多听一会儿。

  巧巧疑惑中继续拉长耳朵,仍没有听到任何杂音,除了自己的唠叨声和大虫不自觉就唱出的歌声。

  巧巧:告诉老爸,那个人究竟是谁。

  大虫:难道你认识他?

  巧巧越发焦急与稍许愤怒的望着大虫,不自觉的跳了起来,羽毛掉落地上的声音细小不易被发觉,然而龙宫内的囚牛,却清楚的听到了羽毛飞起的声音。

  囚牛:羽毛轻盈的落地了,怎么可能,龙宫里怎么会有羽毛这种东西。还有那个声音,他管自己叫大虫,难道这世间还有像我一样的大虫存在着。莫非他也喜爱音乐。

  囚牛欣喜若狂,决定找到那个声音的来源。

  此刻,沉浸在龙宫里的黑暗气息又微微挪动了,仿佛限制它发展的禁锢已经将要不起作用。

  虾兵蟹将到龟丞相面前报告,示意他做好那团黑气逃窜的准备。

  龟丞相决定向龙王禀报,然又一次被拒之门外。他只得另想办法,匆忙中又一次撞见囚牛。他想来眼前这个没有任何欲望附着的皇子或是能抵抗这次危难的最佳人选。可一个只沉醉于音乐的痴子能有多大能量拯救龙宫内于水火,龟丞相实在没有多大把握。

  龟丞相:殿下,你怎仍这般无所事事的状态。知道大难要来临了吗。

  囚牛:不,是大喜要来了。

  龟丞相:如何这般冥顽不灵。

  囚牛:我似乎要找到与我共鸣的他了。就在刚才我听到他的歌声,与我的声音一样美妙,他竟然也唤自己名为大虫。我们是那么的相似,多想现在就见上他一面。你怎么可以说是大难来了,简直就是奇迹,我以为,这世上再也找不到能与我共鸣的他。

  听到“大虫”的名字,龟丞相内心微微一颤,难道是十王子,十念。

  龟丞相:殿下是说你遇到了另一只与你相似的“大虫”。

  囚牛:我没有见过他,但却可以感觉到他的存在。他在与我对唱,与我示好,我们同样热爱音乐,我们同样无欲无求的管自己叫“大虫”。可我是龙,你说,他会是什么。一条蟒还是一条响尾蛇。他对音乐也是那样感兴趣,我猜想他是一条响尾蛇的可能性大一些。

  龟丞相:或许他也是一条龙,一条和你一样不是很完美的龙。

  囚牛:那不可能,那八个王子个个没有讨好音乐的本事。可他不一样,除非十王子还活着,或许他是个和我一样热爱音乐的天才。但现在已经可以排除这个可能。

  龟丞相欲言又止,他不能将十王子还存在于世上的消息这时候告诉囚牛,但他已然可以肯定囚牛说的可以共鸣之人正是十念殿下。

  不过即使十念还活着,想来这会儿和囚牛共鸣,怕是也没有什么大作为,是个天生喜好音乐的虫子。偏偏外形又不如囚牛,相比之下,十念的生死已然不能指望化解任何灾难的来临。反而囚牛大一些的个头给了龟丞相一丝希望。可这一丝希望没过多久也就破灭了。

  龟丞相:好吧,殿下,为了你的音乐而痴迷至痴狂吧,试想一下,你继承了王位,这龙宫会怎样。

  囚牛:音乐圣殿,音符,不用打字幕就会有人懂,是的,我很期待遇见他。不过你说什么,继承王位,我不敢兴趣。那八个怪物可能会比较在意。你觉得,他会是一条龙,你是怎么以为的。

  龟丞相:我就是随便一说。

  囚牛:随便一说,真的吗。你怎么可以这么不负责任。

  龟丞相皱起的眉头似乎不是很能理解面前这个疯狂的殿下,他将头缩进了龟壳,只露出四脚,原地不动。

  囚牛唱:别以为你将头一缩就能逃避,随便说说可没有逻辑。我是囚牛是条真龙,乌龟大臣你的注意。虽然我没有父王坚韧和勇气, 但对音乐,责任负尽,你别敷衍,也别随意, 音符不会对你客气。

  囚牛将龟丞相翻了个身,龟丞相原地打转,只好又将头伸出壳外。

  龟丞相:殿下,我敢肯定,那个与你有共鸣的人他是一只公鸡。所以,能把我翻过来吗。

  囚牛将龟丞相原地转一圈,又伸手按停,龟丞相顿时头晕目眩。

  囚牛:不要太戏耍我,一只公鸡,和一条真龙有共鸣的竟然是一只公鸡,你自己信吗。

  龟丞相:殿下大概没有听过龙与凤相配的故事,传说,龙本没有雌雄之分,能与他相配的却只有雌雄的的凤凰。

  囚牛:停停停,凤凰和公鸡有什么关系。

  龟丞相:殿下毕竟不是完整的龙,所以只能和并不完整的凤凰产生共鸣,而公鸡和凤凰都是鸟类,所以你方才感受到的共鸣一定是来自一只公鸡啊。

  囚牛想着刚才隐约见到的羽毛,竟开始有一点相信龟丞相的话。

  只是龟丞相为什么要故意把与囚牛产生共鸣的是十念而说成是公鸡,当然有他的道理。他暗自有了一些私心,是有一天可以让十王子重回龙宫,被大家伙承认。但介于十念只是一只不起眼的虫子,该如何让他回归,龟丞相煞费苦心,他终于在囚牛这里得到了一丝契机和希望。不如就由他去寻找十念的下落,当囚牛找到巧巧的那一刻,也正是十念被发现的最好时机。囚牛与巧巧的相遇相知,一面会保护大虫安全,一面会让大虫重遇一片新的天空。

  囚牛一边哼着音乐一边消失在龟丞相的视线里,至于龟丞相,仰望着天空,海水原来也很蓝,海草和珊瑚可以倒着长。只是想浮出水面,却很艰难。他似乎是一只井底只蛙,那离他一眼望不到边的海面居然离自己如此遥远,他内心暗自想着:十念,看你的造化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是龙不是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是龙不是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