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偷梁换柱
拾叶2020-02-11 19:223,407

  婆婆已经将柴火拾进了屋中,此时,风蜜已经将脸上的泥灰擦干净了,原本的小脸看不出原本面貌,只有一双圆圆的平静的眸子。如今的小脸虽不算好看,却也清秀干净。

  将柴火放在炉子旁边的婆婆拉起旁边的小木凳便坐了下来。“帕子没问题,我这老太婆一大把年纪了,还用得着害你们吗?再说了,我也不舍得去害小凤凰呀。

  凤凰!

  这个称呼整个燕国都知道,可是她是怎么知道慕容冲,现在这个狼狈的少年是慕容冲的!

  “婆婆,您是?”风蜜震惊的问道,慕容冲虽然也感到震惊,可是却并没有表露太多。

  “我呀,想问问小凤凰,还记不记得小时候那个疯疯癫癫的楚美人,就是那个被人陷害降为庶人的娘娘?”婆婆虽是问的慕容冲,可却并未往那边看,只是看着炉子里的火苗。

  风蜜对于以前的记忆不甚清晰,看向慕容冲,慕容冲看着婆婆,

  “楚美人因为记恨皇后,在枕头下放置诅咒皇后的娃娃,此乃惑乱后宫之罪,念其家族对慕容皇室贡献大,便减轻处罚,降为庶人。难道?”好似想到了什么大事,慕容冲震惊的站了起来。

  “嗯,不错,小凤凰还记得这么清楚,看来记性还不错。当年的那起事情,是我父亲楚大将军与你的皇祖父一起密谋的,那个娃娃是你皇祖父亲自放的,我这个老太婆已经在这里呆了三十年了,一直祈祷这件事情别降临,没想到最后还是没躲过。”

  楚婆婆无比平静的说到。

  慕容冲走到楚婆婆的面前,沉思后说到“既然当初皇祖父留楚娘娘在这里,必然是想到了将来会发生什么,以此做准备的,那么必然会有对策,如今国灭,秦国庞大,皇室宗亲被赶尽杀绝,剩我和清河公主,我如今大势已去,清河被掳秦国,不知楚娘娘可有对策?”

  楚婆婆似乎并不害怕周围有人会偷听,“明早会有人带来一个与你相似的少年,你且跟着那个道长走,他也是你祖父安排的,你跟随他去一个地方,学习策论与兵法。剩下的由他去发展。当年你皇祖父偶遇一人,拥有探索未来的本事,早早的安排好了一切。且随它去吧”

  楚婆婆说的玄乎至极。风蜜本身由来便是玄乎至极,由此,她并无什么,只是她现在有点怀疑这个楚婆婆的身份。

  慕容冲也是站在那里用着怀疑的眼神看着楚婆婆。

  “就知道你这小凤凰不信,从小就是聪明伶俐又多疑。里屋床柜里最下面有一暗格,里面藏着你皇祖父的亲手所写的信,你且拿来看看。”楚婆婆那双枯草般的手靠着火炉取暖。

  慕容冲转身走进里间。

  梳妆台上

  还整齐的摆放着阿婆年轻时的胭脂,象牙梳子,雕着梅花的铜镜。

  慕容冲从床柜下面的暗格当中取出的早已泛黄的信纸。信上写的很清楚,还说碰到阿婆之后会有人在后天赶来,那人会有办法摆脱这次的劫难。

  夜幕彻底降临,浓厚的夜幕罩住了白日的嘈乱,像是一场劫难的创造者在遮拦罪证。

  阿婆熬的白粥,蒸腾的热气像是虚幻。

  三人吃完,简单收拾下就各自安寝

  风蜜躺在床上,怎么也是不着,这一天发生了太多的事情,燕国被秦朝灭了,清河公主被掳,现在慕容冲在自己身边,此刻秦国的皇帝还在燕国的都城中,两个孩子加一个阿婆,还有一个未知的人,历史已经偏离了轨迹,真害怕蝴蝶效应。

  风蜜怎么也睡不着,也不乱动,在这个陌生又熟悉的时代,她不敢再做什么,这个混乱的朝代,到处是危险,她现在就只要静观其变。

  一夜很快就过去了,夜里又下了一场不小的雪,将两人的痕迹隐藏在了一片纯白之下。

  阿婆也不怎么说话,慕容冲也是一直坐在火炉边,小屋里一片安静,有时候他会在院子里向皇宫的方向看去。

  风蜜突然想到什么快步去找阿婆,“阿婆,这里离都城这么近,为什么秦朝的士兵不会来这里呢。”

  阿婆停下劈材的斧子,

  “有人不让他们来,等到明天你就知道了”

  风蜜也不再说话了,夜幕降临,林子里的几只乌鸦也归巢了,寒冷的冬日,容易降低人们的安全感。

  11月,秦王苻坚亲自带兵到安阳帮助王猛攻打邺城。

  秦国邓羌攻克信都,大败慕容桓,慕容桓逃奔龙城。

  燕国馀蔚开门纳秦军,秦军于是进入邺城。燕帝慕容暐、慕容评逃奔龙城。秦国郭庆追擒慕容暐于高阳,又进至龙城,慕容评逃奔高句丽,被高句丽擒送于秦。慕容桓逃奔辽东,被郭庆派军队败杀。燕国全境皆被秦国占领,前燕至此灭亡。

  仇池公杨世死,其子杨纂立,杨纂叔父杨统自武都起兵与杨纂争位。

  外面又刮起了风,风蜜转身进屋,鹅毛大雪又再一次降落。

  次日凌晨

  “咚 咚 咚”

  夜幕下,一个身穿蓑衣的中年男子牵着一个男孩子敲着木门,不急不缓。

  阿婆似乎一直在等待,火炉发出柴火燃烧的声音,屋内热洋洋的,

  一进屋,蓑衣上的雪便化成了雪水滴落在了地上,谁都不说话,诺大的房子除了火焰的燃烧声音了无其他。

  不知过了几时,中年男子开始说话了

  “这孩子是从小教导的,也是与冲儿最相像的,就交给你了”

  旁边的孩子也是一身玄衣低着头,似乎并没有为自己的处境而担心。

  “当初,他交给你任务是不是就是找到一个和冲儿极其相似的孩子代替冲儿去?”阿婆问

  “你知道的,当时没有办法的,那个人只说了这一劫难,剩下的没说,冲儿我是不会让他去的,影儿我从小看他长大,听话的很。”中年男子回答

  “也罢,就让这个孩子跟冲儿交换,这个女娃子,你看该怎么办?”阿婆说

  中年男子扭头看着门边的风蜜,一扭头,风蜜才看到那双眼睛真毒辣,狭长的眼线,像是锋利的箭头,直击风蜜的心底。

  “我 我 我可以跟着殿下吗?”风蜜感觉被那双眼睛看着真害怕

  “你不行,冲儿跟着我有要事,你是跟着阿婆还有影儿一起去秦国呢,还是殉国呢,自己选。”中年男子也不再看着她,只是在不停的搓着手。

  风蜜看向慕容冲,他似乎一点都不意外,前晚!怪不得昨天早上她下床时看到地上有湿泥,屋内一直有火炉,按理来说不应该还有湿泥,他出去过

  风蜜也不意外,她是一个外人,所以她也并不意外

  怎么说呢,在来之前,没看到慕容冲的时候,心里一直有种莫名其妙的感觉,现在,来了之后,心里却也没有了什么感觉,只能说,当弟弟了吧。

  慕容冲走过来,摸着风蜜的头“你先跟着阿婆,我跟着凌叔叔,等以后,我回来找你可以吗?这个给你,”

  慕容冲拉过风蜜的手,交给她一个用手帕包着的东西,

  慕容冲揉了揉风蜜的头发,转身没有犹豫,走到里间拿出一把通体雪白的剑,披着一件白色的斗篷,走到门口,拉开门,深深的看了眼风蜜,走出了屋子,走进了那个动荡的世界。

  中年男子也站起了身,拍了拍身上的衣服,向后退了一步,冲着阿婆做了个揖。

  “麻烦阿婆了,我和殿下走后,麻烦阿婆带着影儿还有这个丫头快步前往王宫,不要误了时机。”

  说完也拿起蓑衣走了出去。

  “唉~~,世态炎凉呀。”阿婆搓着手说着。

  “你们两个不要傻站着了,过来烤烤火,天亮之后跟我一起去王宫。”说完就走进了里间。

  风蜜坐在木凳上,靠近火炉,

  一直带着斗篷的少年也摘下了斗篷,露出了俊秀的外表,像极了慕容冲,只是少了一稚气,多了份成熟和理智。

  少年也拉起了一旁的木凳,凑近了火炉,伸出纤长的手指靠近那跳动的火苗。

  阿婆从里间出来,坐在椅子上,递给风蜜一个小瓷瓶,

  风蜜接过去,拔开塞子倒出一粒,直接吞了下去,她不是不懂,她知道,但是她现在没有办法,而且现在她没有价值,能活命就已经不错了。

  对不起大家,这个账号出现了一些问题,于是,小的决定用另一个账号继续写,当时写这本书的时候,自己年少无知,虽然现在也是啥都不知道,但是至少成长了一点点儿,也有了一些空余的时间,对于自己来说,这本书是自己的臆想,也是为了完成自己的心愿,所以自己也是会写完它的。我会将这本书的书名改掉,几年前对于这本书的设定以及故事情节与现在对比有了很大的变化,我也希望这整个故事更加饱满。总之,谢谢大家,万分感谢。

  鹓雏至北于归

  凤凰到底是神是人?

  这个人到底是谁?我该怎么选择?

  也许,我本该留在这里陪着他。

  一个小宫女,破城之际救下了昔日的凤凰,却在先人的安排下陪着另一个无辜的少年进入浪潮汹涌的宫廷,月圆之夜的折磨,他人的欺凌,苦难的降临,终于磨砺出了另一个浴火重生的凤凰。

  “我不会离开你,我会陪着你,我们一定会走出去,我会带你去看冬日的雪,夏日的花,就我们两个。”风蜜抱着怀里满身伤痕的少年哽咽道

  怀里的少年紧紧抓着风蜜的衣角。

  此生,定不负你。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凤凰之执无念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凤凰之执无念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