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前人的铺垫,突然的转机
拾叶2019-11-12 11:302,284

  眼前的河流蜿蜒曲折,河道只有中间河流的水流淌。

  风蜜和慕容冲沿着河边一路向西南,河床上时不时的就会出现几具尸体,根据服饰打扮就可看出多为燕国人,血液染红了整个河床。

  日落西山,红色的晚霞布满天际,似血光万丈。

  方圆几里除了鸟类的归巢声就只剩下风蜜和慕容冲的脚步声,一个是刚刚亡国的皇族少年,一个是手无缚鸡之力的软弱少女。前路未卜,虽有着满腔仇恨,却无一丝能力。

  北方的冬天总是格外冷,两人虽然是逃亡,身上的衣服却是完好的,至少还保暖。

  慕容冲身上的棉袍最是遮风,风蜜虽然还不知道此时的身体原主人是谁,但是从身上的衣着来看,至少是衣食无忧的女孩子。

  气氛的沉闷,两个人的心中各想着各自的心事。

  风蜜裹紧身上的衣服,心里想着的事情有大有小;小的是他们两个现在无依无靠,甚至没有一个住的地方,马上天黑,气温马上就会降下来,他们两个虽然衣服遮风,可是却难以抵挡这冬日的寒风。两个人也未吃晚饭,再继续下去,如果两个人生病,一切就不好了。

  大的是,前燕被灭,按照历史来走的话,清河公主和慕容冲已经被苻坚虏进后宫了,可是自己救了慕容冲,历史被改变了,接下来该怎么走呢?

  慕容冲虽然在前燕担任大司马等的实职,可是说到底也只是个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皇子,自己也不是什么都会,怎么办才好呢?

  慕容冲走在前面,脸上也是一脸阴郁,毕竟也是复杂的皇宫长大的,不可能什么都不懂,自己身后的这名女子,身份也是个谜,虽然救过自己,可是如果自己无条件的相信她就可以提前去找亡国子民了。可是如今两人被捆在一起,只能相信。

  “姑娘,落日了,前方有炊烟,定是有人家,我们去叨扰一下再想周转之法如何?”慕容冲的语气极尽客气,明显是从亡国心绪中抽身出来了

  风蜜也不是愚笨之人,经过这一灾难,两人也都转变很大,虽然一同经历,可是两人在之前也并不认识,并未有太多的交集,让一个从小在朝廷长大的孩子去相信一个认识半天的人,可能性太小。

  风蜜不是不知道,所以她不介意,经过刚才的思考,风蜜明白了,现在的两个人,稍有不慎就会命绝于此,现在,可以说一个歹人就可以决定两人的未来。

  风蜜极其讨厌这样的处境,虽然只来半天,所见也只有慕容冲一人,可是,这样任人处置的感觉太难受了,必须要改变。

  “殿下决定就好。”风蜜也看到了,只是现在她还不清楚自己的处境,谨慎一点好。

  两人一前一后的走着,也并未有太多的话语。

  炊烟冒出的地方并不是村庄,也是,这里距皇宫也不过几公里,怎么可能会允许大量的村民住在这里。

  风蜜蹲下来,还好,雪未融化,带着点泥土,糊在脸上,虽然遮挡不了太多,但是至少可以遮挡点容貌。

  慕容冲见风蜜蹲下来和泥,立马就明白了,撩起袍子,蹲下来,也不觉得脏,涂抹的地方就像是从地上滚过一样。不是夸他聪明,而是见过从地上滚过的小太监。

  风蜜向前隔着木门,向院子的方向喊道“有人吗,屋子里有人吗?”

  “来喽,来喽”

  从屋子里出来的是一位坡脚的老婆婆,

  “姑娘,怎么了?”

  拄着拐杖,慢悠悠的走到木门前,

  “婆婆,我和家弟途径此处,要去燕都城访亲,谁知起风,离都城还有半天路程,想在此处借宿一晚如何?”

  风蜜一脸真诚的说到,

  来的路上,风蜜已经将两人的脚印痕迹抹掉了,婆婆院子前的宽阔地方已经被扫出了一条路了,看不出两人是从什么方向来的。

  住的离都城如此之近,不知道婆婆是否已经知道前燕被灭。

  婆婆打开木门,风蜜和慕容冲进入院子里面。婆婆在前面领路,走进屋内,火炉烧的正旺,屋内暖洋洋的。

  婆婆走到火炉旁,挑起旁边的树枝放进去,火舌瞬间吞噬掉树枝。

  风蜜正想替婆婆做些事情,一扭头却看到慕容冲盯着婆婆手中的拐杖看。

  婆婆手中的拐杖像是现代的木头包了漆一样,由此可见年代久远,整个拐杖都是直的,但是在婆婆松手时可以看到上面襄着一颗绿色的宝石。拐杖的中间出还有三道痕迹。

  一个独居老人,手中居然有如此贵重的宝石拐杖,绝对有问题。

  随着温度的升高,两人脸上的泥巴也都变成了银灰色的干灰。

  婆婆在风蜜愣神之际就洗好了帕子,递了过来。

  粗麻布叠的方方正正的,升腾起白茫茫的雾气,迷离又温暖。

  风蜜接过后转手交给了慕容冲从进入院子开始,这个婆婆就只说了一句话,虽然外表,用的东西看上去并没有什么不一样,可是那个拐杖着实有些古怪,荒山野岭的,也没有卖东西的,一个上了年纪的老人是怎么会生活的如此自在,什么都不缺的。

  婆婆给了风蜜帕子之后,便去了屋子外边西侧拾取柴火。

  慕容冲手里拿着帕子却并没有擦去脸上的泥。

  风蜜以为慕容冲嫌弃帕子脏不肯用。便从他手中拿走帕子。慕容冲抬头看向风蜜,“你在干什么,小心这帕子有问题。”

  慕容冲只是看着风蜜的眼睛,没有任何动作。

  外边天色昏暗,西边的月亮也升至天际,风声呼劲。

  昏黄的烛光被火焰的气势吹的东摇西晃,竹椅上坐着的是瘦高的青年,长发有些凌乱,即使衣服脏乱,也掩盖不住身上的贵气,立体的五官,瘦削的肩膀,好一个灵人~

  慕容冲抬头看着风蜜,巴掌大的小脸上没有恐惧,没有任何表情,但是他知道这个女孩子不会害他,对于她,她相信直觉。

  风蜜拿着手帕,走到屋子的里边,拿出一架铜镜,对着自己的脸就擦了起来。

  边擦边说“这个婆婆有问题,一会我直接问她,现在就我们两个人,是祸躲不过。”

  慕容冲没想到风蜜会如此直白,但是如今就他们两个人,确实不适合硬拼,但是智斗的话,两个人现在的情况也不太适合,只能见机行事。

  吱呀~一声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凤凰之执无念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凤凰之执无念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