鲤鱼跃龙门(3)
蚕丝如故2017-12-15 14:224,640

  庄睿起身,将郑家父子送出门外,两人对着他不断恳求感谢,庄睿保证了什么,那两人才离去。看着郑建国搀扶着头发越加花白的郑父,庄睿神情有些复杂。

  当年大姐失踪,父母如此痛心。

  不等他继续伤心,办公室的众人都盯着他,等他发话。

  庄睿开了个简短的会议,把郑父的疑虑作了说明。

  根据郑父的描述,郑思思平日里不太爱交际,除了上班就是回家。为人内向不太爱说话,可从来美育得罪过任何人,也没有什么想不开的。

  唯一的疑点就是,刚刚分手的前任。

  据说两人是因为男方劈腿才分手的,本来就打算结婚了,谁知道被发现脚踏两条船。

  郑思思起初有些难过,可她也没有多么不舍得,反倒是潇洒分手。

  但是男方却一再纠缠,想要复合。

  “根据郑宏宇的描述,郑思思一直不同意,那男的曾经威胁过要杀了她。”庄睿简短说完疑虑,看着众人的反应。

  何依依听完,举手道“头儿,我们是不是要查一查她男朋友?”

  众人略有附和。

  孙哲平却说“这个只能是有嫌疑,但是不一定就是他吧?说大话而已!未必真敢这么做。”

  老罗摇头不赞同“小子,你还是太年轻了,现在有些男人冲动起来,什么不敢干?前几天网上不是还说了,有个男的杀老婆之前,还在朋友圈里发照片?”

  韩珂道“那只是少数吧,难道真让我们碰上了?”

  何依依嗤笑“那眼前的尸体算什么?我们刑警队碰上的,有几个是正常的?”

  “头儿,你怎么说?”王广却直接看向庄睿。

  庄睿淡淡道“不管是自杀,还是他杀,我们先弄清楚她的死亡动机。这样才能给死者家属一个交代!”

  说完,便开始分工。

  何依依韩珂查询郑思思的相关履历和男友,庄睿跟孙哲平去她住的地方查看,老罗王广去她公司了解情况。

  庄睿到了郑思思的家,发现她是跟父母住在一起。

  郑家算是小康之家,父母有几处房产。儿子儿媳妇住一套房子,郑思思因为没有出嫁,一直跟父母住在一起。

  跟郑家父母简单寒暄后,郑母带着两人进入郑思思的房间。

  房间装修简单,床榻书桌,衣柜树柜。房间里有什么,一目了然。床上铺着蓝色被套床单,书桌上简单放着两本书。

  “思思走以后,我们一直都没收拾她的房间。”郑母哑着嗓子道。看的出,郑思思出事以后,她十分难过,眼睛一直红肿。

  庄睿淡淡道“我们能搜查一下她的房间吗?”

  郑母颔首,推开,让两人进入。

  庄睿走入房间,翻看她的书桌。基本英文资料书,一些女性化妆品。孙哲平打开衣柜,都是些简单的女生衣物,颜色很是简单,基本就是黑色、灰色、偶尔一件黄色、蓝色外套,整体色调偏暗。

  打开书桌抽屉,庄睿发现几张废弃的彩票,日子是最近两周内的。其他的,都是些琐碎的小东西。中间的屉子没有上锁,庄睿扯开一看,是几张毕业合照,以及毕业证书跟学位证书,打开一看,庄睿颇有意外,竟然是毕业于C大,这可是全国最知名的大学之一。

  孙哲平又扫荡了一下她的书柜,发现全是些学习资料,除此以外,再无其他。

  两人看完基本情况出来,走到客厅,郑父跟郑母起身看着两人,眼里满是期待。

  庄睿微微一笑,走过去,跟两人简单聊天。

  “您女儿平日喜欢买彩票吗?”庄睿问,孙哲平拿出本子做记录。

  郑摇摇头“买的不多,偶尔心情不好的时候卖一张。这有什么问题?”

  庄睿摇头道“只是看到房间有彩票,了解一下情况。”

  郑母略微激动“警官,只要能找到凶手,你们想问什么尽管说,我女儿,真的死的太冤枉了。”

  郑父搂住妻子安慰她,对庄睿表示歉意。连着几天下来,他已经有些冷静。

  “阿姨您放心,我们一定找出真相,还您女儿公道。”

  -----------------------

  老罗跟王广来到博格网络有限公司,跟前台简单介绍后,两人被带到一间会客室。老罗一路上观察,这是一间不大的公司,员工最多50个人以内。

  隔板将每个员工隔开,众人安安静静工作,气氛有些压抑。

  等了大概十几分钟,一个干瘦戴眼镜的男子出现。年龄大概40多岁,为人看着精明。

  来人自我介绍,是这家公司的老总,姓关。

  “关先生,我们来,是想了解一下郑思思的情况。”老罗道明来意。

  王广仔细观察他的表情,发现提到这个名字的时候,他明显有些不自在。不动声色的,王广打量一番这位老总。

  穿的干净整洁的西装,带着眼睛,为人甚是精明的样子。

  那人一听到郑思思的名字,很是诧异地问“她怎么了?”

  王广发现他的手指交叠,有些紧张。

  “她被人发现死在城南芦苇荡,我们来,是想了解一些她的情况。”老罗道。

  那人知道郑思思死了,显然松了一口气,而后故作难过,不断说这人多么可惜,而后才问“她是怎么死的?”

  老罗不回答,反而问“郑思思是个什么样的员工?”

  那人笑笑“抱歉,虽然她是我的员工,但是跟我接触的不多,如果想了解她的具体情况,你们恐怕要问她身边的同事。”

  王广不解“她不是公司的财务吗?怎么会跟您接触不多?”

  会计财务跟老板的接触应该是最频繁的,她们可是掌握了老板的身家,知道老板的全部财务走向。

  那人一愣,有些小紧张,慌乱道“那。。那个其实她来我们公司才半年,不是财务主管,只是个助理。她上面还有个财务主管,我主要是跟她对接。”

  老罗心里也开始怀疑,不过还是淡淡道“能请她同部门的同事过来谈话吗?”

  那人点头说是,然后去叫人。

  过了几分钟,财务主管欧阳春出现。

  这是个个子矮小的胖女人,说一口本地方言。口音很重!

  好在老罗是本地人,听得懂这些方言。

  “郑思思平时工作表现如何?”老罗问。

  欧阳春道“还行吧,没功没过的。”

  这话一出,王广就觉得不舒服,这女人跟郑思思,恐怕不太对付。

  “那她出事前,你们有发现她有什么异常吗?”郑思思的死亡日期推断为7月20日。

  欧阳春一愣,想了想道“也没什么啊,不过她出事前一天打电话给我,说要辞职。”

  “辞职?”两人显然没有考虑到这一点,很是诧异“她为什么要辞职?”

  欧阳春笑笑“他们这些年轻人,性子不定,谁知道为什么,她就跟我说不想做了,我也没当回事。反正公司正好招新人进来,不缺她一个。”

  “财务的位置也是随便就能换人的?”王广不理解。普通公司,但凡财务辞职,都是要挽留一下的,因为这种职位牵扯的事情比较多。

  欧阳春面带不屑“她又不是什么重要职位,一个助理而已,什么人做不得,又不是我。”

  话里的意思很是瞧不上郑思思。

  看来这里了解不到什么情况了。两人又例行问了几句话,便起身离开。下楼经过门口的时候,前台的工作人员突然喊住他们。

  见里面没有人出来,把两人小声叫到角落。

  “警官,思思是不是出事了?”那姑娘紧张地问。

  王广点头“你知道什么?”

  姑娘紧张咬唇,探头看了看里面,小声道“我记得她最后一天上班的时候,跟财务主管大吵了一架,第二天就没再出现。”

  “她在你们公司如何?”老罗问。

  姑娘小声道“人挺好的,就是不太爱说话。财务部的那个欧阳春,我们都叫她老巫婆,特别能折腾人,思思要是出事,她一定脱不了关系。”说完,把电话留给王广,让他有问题再联系自己,看着外面没有人,偷偷溜回岗位。

  出了这家公司,两人顿时觉得,郑思思的死,恐怕还真不是自杀。

  “你说,她为什么要辞职?”王广问。

  “不好说,眼下可以断定的是,她一定是受到什么刺激,不然不会突然辞职。”老罗分析道。

  ------------------------

  几人回到警局,已经是下午3点左右,众人把情况汇总了一下。

  何依依交代,郑思思自从大学毕业后,不再继续考研,而是选择出来工作。但是找工作的事情不太顺利,毕业的时候,同班同学大部分签约了三方协议,只有她,一直碰壁。

  第一轮比试都通过了,偏偏都是面试不过关。

  后来好不容易在深圳一家小公司找到工作,却因为身体不适,辞职回家。自那以后,就一直在苏城工作。

  但是在苏城,也还了几家公司。基本可以说,工作不是很顺心。

  “我这边的情况也是如此,问了她工作的地方,同事对她的工作能力还是认可的,但是不知为何,她总是辞职换工作。”老罗淡淡道。

  韩珂笑笑“能为什么?网上一大佬不是说了吗,员工要辞职,只能两个原因,要么,钱没给够,要么,受了委屈。辞职理由写个人,那都是给老板留面子。”

  “依你们看,郑思思是哪一种?”庄睿问。

  “受委屈吧?到底是女孩子,工作压力一大,心里就憋屈,受不了就辞职。”王广想起前台的话,就把那番话告诉了众人。

  “我觉得不是,要是真是委屈,辞职就行了,没道理自杀啊!”孙哲平提出质疑。

  众人陷入沉思,没错,眼下是人死掉了,不是受委屈辞职了。

  庄睿敲打几下桌子问“她男朋友有消息吗?”

  根据郑父的说法,郑思思的男友是他的朋友介绍。命叫刘福财,在工地上开挖机。两人据说相处不错,很少听郑思思说些什么。

  “她老爸一定脑子不清白。”何依依看着资料叹息。

  “为什么这么说?”庄睿奇怪。

  何依依指指她的资料“这姑娘是C大毕业的,这种高等学府毕业的女孩,怎么可能跟开挖机的人聊的来,很明显,这是她父亲逼着她去交往的。女孩子,年纪一大,就被逼婚,真是可怜。”

  “你这话说的,也许人家真的觉得不错呢?职业不分贵贱,感觉对了不就行了。”孙哲平不认同。

  何依依嗤笑一声“所以你找不到女朋友。”

  “你那是嫌贫爱富!”孙哲平不屑道。

  “得了吧,你根本就不懂女孩子喜欢什么,只要人家不喜欢你,你就认为别人认钱不认人。知不知道什么叫精神交流?你看看这女孩,她看的都是什么书,自己看看这书柜上的照片,一个看柏拉图发女生,看中的一定是男方的精神层次,显然,这姓刘的不符合。而且啊,她连朋友圈都不发两人的合照,显然是不喜欢这男的。”

  庄睿看着照片,思索道“郑思思的手机呢?”

  众人皆是一愣,完全没有头绪。

  庄睿道“现在人基本是手机不离手的,但是我们却根本没找到郑思思的手机。”

  这一说,众人意识到问题所在,对啊,手机呢?

  庄睿又道“根据目前的资料来看,郑思思所有经历,都不是她自杀的动机,她大嫂告诉我们,郑思思是个注重隐私的人,也没有写日记的习惯。看来,要找到原因,我们必须找到她的手机。”

  --------------------------------

  白鲤子偷偷推开门进去,看到屋里关着灯,心里窃喜。

  一合上门,房间的灯就打开了。

  余姬坐在沙发上似笑非笑看着她。白鲤子尴尬一笑“姐姐,这么晚还没睡啊?”

  “等你啊!”余姬嘲弄道。

  “等我干嘛?女人要早点睡,不然影响美貌的,你这把年纪,一定要好好保养的啦!”白鲤子厚着脸皮说,脚步微微往墙边移动。靠墙看她,不敢走近。

  余姬额头青筋只突突,她咬牙,皮笑肉不笑道“这几晚都出去做什么了?”

  白鲤子眼珠子乱飘,顾左右而言他“哎呀,今天我去吃宵夜了,可美味了。”

  余姬忍住想要打死她的冲动,站起身,目光阴冷看她“你最好给我安分一点,老老实实等到跃龙门那天,不然……”

  “不。。不然怎样?”白鲤子虽然嘴上缺,可真要动真格,还是很怕她。

  “不然我就扒光你的鱼鳞,把你烧烤吃掉。”余姬皮笑肉不笑的威胁。

  白鲤子咬唇,惊恐看她,半响道“你不怕长肉啊!”

  余姬感觉自己就要火山喷发了。

  “给我滚!!!!!!!!!!!”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四方杂货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四方杂货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