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父子之争
归心2017-08-22 18:023,194

  洛阳城北面十里外。北军五营的部队数千精兵,正与羽林军近卫军的数千部队两军对阵,剑拔弩张。本来的同国战友,却因为外戚与宦官集团的斗争而成为敌人。

  洛阳城北一百里外的官道上,听闻皇帝驾崩,新帝初登大宝消息的张奂,正带着两万精兵风尘仆仆地朝着京城疾驰。

  张奂本在云阳城驻守,刚刚把羌族部队赶出云阳城。正在与帐下的诸位将军商讨下一步作战计划时,从京城洛阳传来皇帝驾崩的消息,于是即刻带领一部分部队赶回京师洛阳。

  此时张奂的部队已经行军一个多月,因为张奂心中十分担心朝中政局,在路上除了吃饭睡觉,就从未停止进军。张奂虽然已经六十四岁的高龄,但是脸色依旧精神抖擞,骑着战马带领着部队飞奔疾驰,就在此时一人一马,迎面而来,来人看到张奂的部队即可勒紧缰绳,翻身下马,“大人,京城急诏。”来人半跪在地。张奂即可挥手示意停止前进。张奂眉头紧锁,抚摸着额下的白须说:“快快拿来。”

  张奂看着手中的诏信,眉头皱的越来越紧。随即下令道:“大将军窦武拥兵自重,意图篡汉,众将士随我火速前去救驾。”张奂军令一下,众将士如山呼海啸般的声音震慑山谷,这气势如虹,一看便知张奂平日治兵有方。

  此刻洛阳城北门外,王甫,曹节带领着羽林军和禁卫军列阵于北门前,严阵以待。北军五营的部队在对面一里地外驻扎,一个个也是弓上弦,刀出鞘,随时随地准备迎战。

  窦武在中军帐来回踱着步,满脸的愁容。此时一个传令兵冲了进来,“报”窦武即刻上前询问。传令兵说道:“将军,我军北方五里外发现数万精兵。”窦武一拍手,:“张奂的部队终于来了,不知道这张将军站在哪一方?”就在这时又一个传令兵急忙冲了进来,“报,张奂将军的书信。”窦武赶忙抢了过来,随着看到信上的内容他的脸上由紧张变得无奈,又变得绝望,最后仰天大笑:“哈哈,看来我窦武命已到此。”

  此时张奂的部队已经开到北军的军营外,正在向军营中呼喊:“各位北军的将士们,速速投降,张将军知道你们是被反臣窦武迷惑,不知内情,只要你们即刻迷途知返,绝不追究,否则就是叛国的大罪,诛杀三族。”

  北军将士一听,顿时开始动摇,都开始议论纷纷,而此刻从中军帐中传来噩耗,“窦武自杀”,此消息一出,犹如一颗重磅炸弹,一瞬间北军乱作一团,不久就纷纷放下武器投降。

  这一次的宦官与外戚加党人(士人,士大夫集团)的对抗中再一次大获全胜。国家的权力又一次落到了宦官的手里。张奂后来知道是王甫和曹节假传诏命,但后悔已经晚了,最终因为一直心中愧疚,辞官归乡。

  洛阳城,东大街的曹府大厅中,曹操跪在大厅里,低着头。曹嵩背对着曹操负手站在那里,脸上愁容满面。这时候曹操的四叔曹炽从外面走来,看到跪在大厅里的曹操上前拍了一下他的后脑勺,说道:“你小子又闯什么祸了。”曹操摸着后脑勺向曹炽吐吐舌头说:“没有,我没闯祸。”曹炽笑了,“没闯祸,你爹会让你在这里跪着?”曹操说:“我就是没闯祸。”

  曹嵩愤怒的说:“还没闯祸,那这把剑从哪来的?”说着把昨晚何颙给曹操的剑扔到了地板上,曹炽捡起来一看立马皱起眉头说:“这是老太傅的剑,阿瞒快说你在哪弄的。”曹操底气不足的说:“我我 ,昨晚捡的。”这一说把曹炽逗乐了,“在哪捡的,下回带我去捡,以后咱们家就不用当官了,靠着捡宝剑就够了。”曹嵩没好气地说:“老四,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和他打哈哈,阿瞒,快说哪来的,你要是不说看我不打断你的狗腿。”曹炽立马补充道:“腿断了就不能出去玩了。”这曹炽特了解曹操,知道曹操软肋,你要是吓唬他不好使,但你要是不让他玩,曹操马上就老实。果然,曹操刚听到父亲的话要顶嘴,突然听到四叔的话立马把到了嘴边的话收了回去,一五一十的把昨晚的事情说了出来。曹嵩心里的火气越听越旺,听到最后举起手来就要扇曹操,但是手到了空中怎么也落不下去,看着曹操坚毅的目光,曹嵩仿佛在看一个陌生人,这时候他想起了曹腾,想起了自己的老师桥玄,孔老夫子那句“无求生以害仁,有杀身以成仁”也在脑海里萦绕,一瞬间曹嵩心中乱作一团,叹了口气说:“到祠堂里跪着去吧。”

  曹操还不示弱嘴里还说着:“我做的是对的,为什么罚我,爷爷不也是救了很多人吗?见死不救是小人。”嘴里巴拉巴拉说个不停。曹嵩本来稍微平复的怒火又起来了,怒道:“看来,我今天不打你是不行。”曹操也不示弱,站起身来坚定的目光死死盯着曹嵩。曹操虽然平日里顽皮不堪,但这是第一次顶撞曹嵩,曹嵩看着眼前的儿子,仿佛面对一个陌生人。

  曹炽赶忙抱起曹操往外走,嘴里喊着:“嫂嫂,快来管管你家阿瞒,这小子发疯了。”

  曹嵩看着自己弟弟抱着儿子走出去的背影,沉默了好久,最后长叹一口气,捡起地上的宝剑,拔出来看看自语道:“不愧是陈蕃大人的青明剑,果然是剑气如霜,清光明亮,如他老人家那颗忠君爱国之心。”

  这时候,曹炽回来了,说:“这小子虽然顽皮,确实胸怀仁义,大哥就不要生气了。”曹嵩现在也不知道怎么说自己的儿子,因为曹操确实没做错,只不过是这个世道错了。曹嵩把手里的剑放到案子上,转移话题说:“老四,你来找我所为何事?”曹炽面容变得严肃起来说:“昨晚的事,想必大哥已经知道了吧?”曹嵩说:“这一次又是宦官得势呀,国家又要遭殃了。今天一早宫里就传来命令,让我追捕陈蕃和窦武的党羽,窦武那些烂亲戚倒是没什么,只是老太傅的学生都是有为之士,我大汉未来的栋梁,我怎么忍心去抓,我只好先压了下来,也不知道能拖延多久。”曹炽说:“大哥也不必如此,这个结果也未必就是坏事。”曹嵩疑惑:“此话怎讲。”曹炽说:“不知这乱政和窃国哪个比较严重。”曹嵩不假思索的回答道:“当然是窃国。”曹炽说:“对呀?这帮宦官得了势,顶多也就是祸乱朝纲,但用不了多久,皇帝掌权了自然会提拔士人集团的力量,因为毕竟做事的还得是有本事的士人,指着宦官国家是运转不下去的。而且皇帝也不会让一方势力独大。但是如果窦武得势,他可是外戚,你可曾还记得梁翼一伙,不就是外戚掌权,皇帝都敢换了。再说了窦武本来就仗着女儿是太后大肆提拔自己家亲戚,敛财无数,坑害百姓,这等人一旦掌握了大权,恐怕就成了窃国大盗了。只是可惜了老太傅。”

  曹嵩点点头:“四弟所说也是有些道理,不过现在燃眉之急,是该如何处理手上这个麻烦的任务。这些士人抓吧,对不起自己的良心,不抓又恐怕曹家遭难。”曹炽说到:“大哥,还不明白吗?身处这种乱世,我们还是以自保为首要,务实一些比较好。”曹嵩叹了口气说:“只能如此了。”

  随后一段时间,曹嵩这个司隶校尉带着部下冲入各户百姓家中,将卷入政治漩涡的人带走。他见识到了各种各样的藏身之所:地道,阁楼,间壁,密室……完全都可以写一本”如何隐身于大建筑之中“。并告诫曹操每天除了去学院哪里都不要去。

  曹操就学的地方叫太学,是当时的国家开办的最高学府,位于洛阳东城区。在地方上超过十万户的郡和国可以开设学院,比如曹操家乡沛国,有沛国学院。

  洛阳的太学分为大学部和少读班,两个部门虽然同属于一个学区,但是属于两个分体的建筑。中间有一条河相隔,河水把少读班弯成一个半岛的形状,十几座汉代建筑错落其中。

  大学部则是四面环水的雍丘之地,唯有一条小桥通过,大学学生才能在四面与世隔绝的天地中专心学习圣人理论,完善自我的修养,获得治世的知识。

  十二岁的曹操已经在少读班学习了一年时间,不过这一年曹操文化知识没怎么学,如何恶作剧,如何捉弄老师打架斗殴倒是学会了不少。学校里面为了惩罚违反校规的学生制定了24种处罚方式,曹操去了不到一个月就全部体验了一遍,到后来,学校没有办法只好为其量身定做各种处罚方式,一条条往上加,一年过去了都加到了33条。但是仍旧对上课开小差,下课惹祸不断的曹操没辙。

  如今经历过一场腥风血雨的权利斗争之后,大学部已经关闭了大门。少读班虽然还开课,但每天也是大队官兵在里面四处的抓人,搞得学校的老师人人自危。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英雄曹操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英雄曹操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