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英雄初现
归心2017-08-21 17:083,146

  东汉末年,一个混乱的年代,党锢之争日益激烈,宦官集团的权利日盛一日,朝廷买卖官职的行为猖獗无度,皇帝更是昏庸无能。在这样的乱世中往往会造就出无数的英雄人物,而我们的主人公正是万千英雄中最璀璨的明珠,曹操。

  东汉的首都洛阳,天下最繁华的城市,这里官邸林立,富贾云集,又横跨黄河中游两岸,据天下之中心,九州之腹地。

  一轮明月高挂天空,周围群星璀璨,星光四溢。洛阳城北,一处宅院中,一位道骨仙风的老者,负手而立,捻着下颚三寸白胡须,仰望着天空,嘴里悠悠的说:“帝星越来越暗淡了,咦?”老者发出了一声疑惑,沉默片刻,又开口说道:“这南北各有两颗星怎么会如此之亮?哎,看来大汉的天要变喽。”

  沛国境内,有一座县城,叫做谯县。此县位于黄河中游以南,在洛阳的东方。我们的故事就要从谯县开始讲起。

  艳阳高照,谯县的一座民宅,一个四五岁的小孩从院子里跑了出来,怀里抱着几块晶莹剔透的鹅软石,脸上笑容灿烂。他身后一个妇女追了出来,朝着小孩喊:“阿瞒,早些回家,不要玩的太晚。”小孩头也没回,只是答应道:“知道了。”

  小孩抱着自己的宝贝走街串巷,应该是去找自己的小伙伴一起玩耍,由于跑的过快,一不小心绊了一跤,摔到了地上,宝贝散了一地,那叫阿瞒的小孩,站起身拍拍身上的土,咒骂了一句,就开始找自己的宝贝。

  这时候一队车架走来,车架排场不小,四匹高头大马拉着一辆大车,周围还有十几个仆人伴着车架。车架突然停止前进。一个下人走上前,皱着眉头与车夫说:“怎么停了?”车夫指着马前说:“大人,你看。”那下人顺着方向看过去,一个小孩正蹲在那里,挡住了车架。下人气冲冲的正要上去呵斥小孩,车里面传出来一个苍老而厚重的声音:“外面发生什么了?”

  那下人干忙转回车旁,满脸堆笑地说:“大人,没什么大事,一个小屁孩挡住了去路,我这就去把他轰走。”车里的声音惊奇的说:“小孩,我倒要看看,是个什么样的孩子。”就在这时,车上的帘子被撩开,一个半百的老头从车里面走了下来,那下人刚要拿小凳给那老头垫脚,那老头摆了摆手,自个就跳下来了。那下人嬉皮笑脸地凑上前说:“一个小孩,那还劳烦您老人家亲自下来。”老头摆摆手说:“你忘了我此行的目的了?”那下人说:“怎么会忘,可是这乡野之地,都是些贱民粗俗之人,怎么会有您找的人?”老头没在理会,径直走到了小孩身前,此时那小孩正好站起身,手里拿着个光滑的鹅软石,正看着老头,这小孩就是阿瞒。

  老头笑呵呵地说:“小朋友这么大的车马,你不怕吗?”小孩目视着老头说:“又不是洪水猛兽,为何要怕?”老头惊奇地哦了一声,说:“那你看到我也不怕吗?”那小孩竟然放声大笑起来,指着老头说:“你又不是三头六臂,怕你做什么?你这老头真是有趣,净问些无聊的问题。”后面的下人在听到阿瞒的话语,正要伸手上前呵斥,被老头一摆手制止。老头和颜善目的摸摸阿瞒的头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曹阿瞒。”

  老头听了哈哈大笑,转身回了车上,那下人赶忙轰开了阿瞒,指挥车架继续前行。不久车架就消失在大路尽头。

  第二天,阿瞒的父亲曹嵩回到家里,脸上笑开了花似的,抱起儿子就往外走,阿瞒造的一愣,曹嵩也不和阿瞒说要去哪就只是抱着他走街串巷,来到一个高门大院,带着阿瞒就进去了。

  阿瞒看着周围金碧辉煌的建筑,精致典雅的装饰,来来回回走动的仆人,仿佛来到了另一个世界。

  从此阿瞒的家搬到了洛阳,还多了一个爷爷,而那个爷爷就是那天问他问题的老头。那老头叫曹腾,皇帝身边的红人,官至大长秋,这大长秋是宦官中最大的职位,是所有太监的梦想,而且在东汉末年宦官掌权的年代,这大长秋地位算是位极人臣了。

  对于阿瞒来说除了得了个便宜爷爷外,就是每天可以吃饱饭了,而且还有好多人陪自己玩。他也不用像以前一样玩石子了。

  一年之后,曹腾得了重病,久治不愈,每日只能躺在床上。这一天,曹嵩到院子里呼唤阿瞒,阿瞒在那里挥舞着手里的桃木剑,面对着稻草人张牙舞爪的,玩的不亦乐乎,根本没听见父亲的呼唤。曹嵩眉头微微皱起,走到阿瞒身边,”你小子,整天就知道玩,你爷爷都病了一个月了,你也不知道去看看。“说着一巴掌把阿瞒手里的木剑拍掉了。阿瞒幽怨的看着自己的父亲说:”老爹,你要干嘛?“曹嵩的火气一下子就上来了,呵斥道:”还干嘛?有你这样和父亲说话的吗?先跟我去见你祖父,等过后我再收拾你。”说着拉起阿瞒的小手就往里屋走。阿瞒的小眼睛依旧恋恋不舍的看着地上的木剑。

  曹府后院的一间卧室里,曹腾静静的躺在床上,眼睛毫无生气的看着顶棚,面色十分苍白,几乎没有了血色。床边站着两个婢女,随时准备伺候自己的主子。

  曹嵩领着阿瞒走了进来,“父亲,我把阿瞒带来了。”曹腾听到自己的孙子来了,脸上露出淡淡的笑容,面色也仿佛有了生气。阿瞒挣脱了曹嵩的手,扑向自己的爷爷,“爷爷,孙儿来看你了。”曹腾在婢女的搀扶下吃力的坐了起来,摸着阿瞒的头,用微弱的声音说:“阿瞒,还是英气十足,和祖父第一次看到你时一样。”阿瞒用稚气的声音说:“阿瞒都长大了,和以前不一样了。”曹腾呵呵一笑说:“对对,阿瞒长大了,用不了多久,你就是大人了。”说着抬头看了一眼站在一旁曹嵩说:“你父亲要是能想你一样就好了。他就是缺少你身上的那股子英气。”曹嵩赶忙低下头,恭敬地说道:“父亲教育的是,孩儿惭愧。”

  阿瞒抓着曹腾布满皱纹而又粗糙的手掌,笑着说:“爷爷,你怎么老是躺在床上?怎么不下来陪孙儿玩?”曹腾充满怜爱的抚摸着阿瞒的头说:“爷爷过两天就可以下床了,到时候我要好好看着孙儿在这大汉的天下痛快的玩耍。”阿瞒笑得更开心了,“爷爷可不许反悔,拉钩。”说着小手就拉起了曹腾干瘪的手指。曹腾微微一笑说:“好,拉钩。好了,爷爷累了,你和父亲到外面玩吧。”曹嵩赶忙上前把阿瞒拉过来,作揖说:“那孩儿就先退下了,父亲好生休息。”曹腾摆摆手,没再说话。

  当天夜里曹腾终于走到了自己生命的尽头,往昔的一切如同幻影般在自己的眼前闪过,八岁进宫,服侍了四代帝王,经历了无数宫廷风雨,也曾为大汉立过一些功勋,也做到位极人臣,这一辈子也算是足够精彩,最后阿瞒的笑脸出现在曹腾眼前,曹腾嘴角微微上扬,缓缓地闭上了双眼,永远的睡去了。

  延熹四年,正月二十九,从洛阳前往谯县的道路上,大雪纷飞,北风呼啸。护送曹腾棺椁回乡的队伍,艰难的在风雪中前行。队伍中的一辆马车里面,阿瞒躺在继母邹氏的怀里,说:“爷爷为什么要躺在一个黑箱子里?”邹氏抚摸着阿瞒的头苦笑一声说:“因为爷爷累了,要去休息了,剩下的事情就要交给阿瞒了。”

  时光荏苒,转眼阿瞒已经十二岁了,这时候的阿瞒已经有了自己的名字,曹操。曹操被已经当了大官的父亲安排在太学读书。太学是东汉时期全国最高的学府,在这里学习的大多都是士绅贵族家的子弟,所以曹操身边的朋友也都是官宦之后。而这其中与曹操最要好的就是袁绍,张邈,许攸几个。

  这一天曹操带着袁绍又逃学了,两个人在洛阳城郊的山坡上互相追逐打闹。这时候山坡下的官道上来了一支迎亲的队伍,敲着锣,打着鼓,甚是热闹。为首的新郎官骑着高头大马,身上挂着大红花,穿着大红袍,本来应该是意气风发的,但是新郎官的长相却打破了这个氛围,看他五官歪斜,嘴角留着口水,鼻涕都要决堤了,还呵呵的傻笑。马的两边各跟着两个仆人,俩手扶着新郎官,生怕新郎官一个不小心就跌了下来。

  曹操指着迎亲的队伍,笑着说:“那不是有名的薛大公子吗?谁家的姑娘不开眼会看上他。”袁绍瞧了一瞧说:“阿瞒,你还真是天真,这世道有钱什么买不到?”曹操也不在意袁绍的挤兑,拉了一下袁绍的肩膀,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容,袁绍瞬间全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袁绍太了解曹操了,看他这表情,就知道这小子的鬼主意又来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英雄曹操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英雄曹操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