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身不由己
归心2017-08-27 09:252,640

  曹嵩听到动静,猛然间一抬头,正好看见了曹节,曹嵩虽然不认识曹节,但看他一身宦官打扮,又能这么自如的进入校尉府,定然是自己得罪不起的人。想到这曹嵩赶忙作揖说:“司隶校尉曹嵩见过大人。”说完一脸责备的看向曹节身后一脸紧张的校尉府官兵。

  曹节摆摆手说:“不要怪罪他,是我不让通报的。在下曹节,见过曹校尉。”曹嵩一听,吓的一哆嗦,赶忙说道:“小人,不只是大人造访,失礼之处还望海涵,大人快快上座。”说完朝门口的官兵一挥手,示意他们退下。曹嵩看曹节独自前来,也没带随从,定然是找自己有私事,所以赶紧把外人支开。

  曹节打量着眼前的曹嵩,曹嵩身高将近八尺,胖乎乎的,和曹腾短小精悍的身材截然不同。不由的问道:“你是曹腾的儿子吧?”

  曹嵩赶忙一拜说:“小人正是。”得到了确切答案的曹节露出了笑容,走上前扶起曹嵩,一手拉着曹嵩的手臂,仔细打量着曹嵩,面容有些憔悴,头发有些许凌乱,手指上布满了老茧,像是被遗忘在货架上的商品,落满了灰尘。

  曹节想要去曹嵩家里看看,曹嵩本来是委婉的拒绝,但曹节坚持要去。曹嵩只好去收拾办公的案台。曹节说:“不用整理了,你以后也用不到了,跟我走吧。”

  曹节比曹嵩小两岁,是曹腾一手提拔起来的,在宫中也是呆了许多年,有的时候有些事情总是不顺手,早就想着在朝廷中找个官员做外援,就好比袁安和袁逢,两人内外配合,互相勾结,各种贪污敛财,赚的是不亦乐乎。就连袁逢在汝南也是挣下了几千亩的良田,数百间的房产。曹节早就看的眼馋,如今自己得势自然也想如法炮制。正好前些日子阅览官员名册,找到了曹嵩这个合适的人选。

  曹嵩和曹节驾车来到了洛阳东大街,曹嵩的府邸。曹嵩引领着曹节来到自己的书房。曹嵩的书房装饰十分简单,只有几个书架,上面摆满了书简,有许多书简放不下就堆在墙边,墙角。让人看上去,本就狭小的书房更显得杂乱。

  曹嵩把曹节让到上首,自己在对面坐下。曹节来到曹家好像是来叙旧的,一直和曹嵩讲述曹腾当年怎样教导他,对自己就好像亲生儿子一般,说如果不是曹腾的细心栽培,他也不可能有今日的光景。说着说着竟然开始抹眼泪。曹嵩拿出个手帕给曹节。曹节一边擦着眼泪一边说:“曹腾就如同我父亲一般,你就是我的兄长。义父归天时也没能前来吊唁,至今痛心不已。”曹嵩听着曹节一口一个兄长,一口一个义父赶忙说不敢当,大人折煞小人了。

  曹节这时候终于进入正题了,原来此行的目的是来“拜把子”。说曹腾在世的时候对他恩德很大,如今要好好照顾一下他的儿子,来报答曹腾的教育之恩德。曹嵩听的伏地就拜,说道:“小人才少福浅,哪敢高攀大人。”曹节退一步进两步,说道:“哎呦,瞧我都忙糊涂了,老干爹当年待我就跟亲儿子一般,你又是我兄长,你不就是我“亲干哥哥”了吗?”

  什么叫“亲干哥哥”曹嵩一时算不过这个账来,只好点头说:“是,大人说的有道理。”现在结拜不结拜,已经不是曹嵩能左右的了,事情已经成了定局。

  两人又扯了一会闲话,曹节看看外面的天色不早了,说:“我就先回去了,校尉府你就先不用去了,在家里等着吧。”

  曹嵩把他送到门外,又客气了几句,曹节才乘车远去。曹嵩看着消失在路尽头的马车,陷入了沉思,父亲在世的时候一直顶着宦官儿子的帽子,受人家诟病,抬不起头来,现如今又成了什么宦官的“亲干哥哥”,这日后在人前又要被人家说三道四,自己倒还好,这么多年下来,已经习惯了,可是阿瞒呢?在人前如何抬头,以后的仕途该怎么走下去呀?这样子不光彩的身世,恐怕要伴随自己儿子一生。想到这里曹嵩不由的叹了口气。转身回府了。

  当天夜里,曹嵩带着五味杂陈的情绪和衣睡去,钟鼓楼上鸣金三声,曹节白天说的话萦绕在心间,让曹嵩无法入睡,于是坐起身来,在黑暗中思考。自父亲去世之后,由于自己的出身再加上自己平日里不善交际,在这宦海之中一直都是孤军奋战。就如同大海里的一叶小舟,风浪往那里吹,就得往那边走,方向根本不是自己能掌握的。现如今既然已经被抠上了宦官党羽的帽子,还不如借助曹节的势力,为儿子,为曹家铺路,儿孙自有儿孙福,阿瞒将来什么样子还是要靠他自己,我只管为他攒下一个厚实的家底就可以了。现在这种世道,想要孑然一身,清明光正,根本就不现实。想到这里曹嵩心里做出了决定。

  建宁二年(公元169年),十一月,曹操这一年十四岁,党锢之祸还没有完全结束,就在这个枪林弹雨的时期,曹嵩反而逆流而上,直接被加封为大鸿胪。位列九卿(相当于省部级)之一。曹嵩心里对曹节感激不已。

  宦官集团杀退了士大夫之后,自己的小集团里也不是那么团结的。同月,唐衡,徐璜等人的余党就在刘宏(汉灵帝)面前告状,说曹节和王甫现在敢把窦太后软禁起来,将来也又可能对皇帝不利,刘宏被蛊惑的有些害怕,下令任命曹节为骠骑大将军,除去长乐太仆的职位,前去镇守边关,意图很明显就是想把曹节从宫中拔出。

  就在曹节遇到此等危难的时候,曹嵩派人送来了绝密的信函,上面就写了两个字“忍,等”曹节何等的人物,一看便知意思。曹节联合王甫主动交出印绶,退掉长乐太仆的职务,降回到中常侍。其他追随二人的太监也纷纷请求隐退。

  小皇帝刘宏比曹操还小两岁,毕竟心术尚浅。曹节的这招以退为进,他哪里看的出来,就真的以为曹节等人是真心辅佐自己,并没有独揽宫中大权的野心,不仅重新重用他们,而且还更加信任曹节了。曹节重新加官进爵,俸禄二千石,等同三公(国务院总理一级)。朝中的大全又一次回归到了曹节的手里,而且还顺便打压了自己宦官中的竞争对手。

  曹节对于曹嵩在关键时刻的帮助,十分感激,就想方设法要回报一下自己的这个刚认得好亲戚。就以曹嵩刚刚就任大鸿胪为理由,说曹嵩应该衣锦还乡回家看看。曹腾已经离世六年了,坟墓肯定年久失修,当时我曹节没有好好尽孝,如今就给曹嵩百万钱带回家中,好好的修缮一番,也就算是我曹节尽孝了。

  曹嵩只好勉强的收了下来,他并不是见钱眼开,他心里明白自己这一次收了这笔钱,以后就要还回去更多的钱,但是自然自己和曹节之间也就越绑越紧了。身不由己的曹嵩在贪腐的路上是渐行渐远。此刻的曹节虽然嘴上推脱,但实际心里面早就已经喜上眉梢,乐不透支了。

  曹节毕竟是个“文章太监”,而且还是曹腾的弟子,自然明白如何以大局为重,现如今他的对手都已经消灭,他的权利也已经势如中天。为了化解矛盾,稳定时局,开始规劝皇帝重用人才,任用贤能,士大夫开始纷纷被启用,怨气逐渐被平复,也就是此时桥玄被任命为少府。真是几家欢喜几家忧,谁念荒野冤魂苦。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英雄曹操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英雄曹操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