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重返谯县
归心2017-08-25 00:423,117

  洛阳城经过这一场腥风血雨的洗礼之后,以曹节和王甫为首的宦官集团取得了绝对的胜利,他们把窦太后流放,将窦武的脑袋挂在都亭之上。至此整个朝廷的大权完全掌握在了宦官手中。

  曹节升任长乐卫尉,大长秋,封育阳侯。完全达到了他的恩师曹腾在世时的巅峰,权利和势力甚至更庞大。历史经过数十年的轮回,曹腾和顺帝刘保的“曹刘配”再一次出现。

  曹节掌控着太后的自由,王甫捏着皇帝的命脉,两个人开始了十数年的“宦政”。无数的士人被打压禁锢,史称“党锢之祸”。

  一些免受流放和剿灭的官员也对朝廷彻底的失望,大多称病辞官,或者告假不出。朝廷里一半的职位空闲出来,但是这对曹节来说根本不是问题,这正好可以提拔自己的人,来更加壮大自己的势力。所以这个时候的曹节开始在众多官员中踅摸适合成为自己伙伴的人,曹节查阅着官员的名册,一个名字进入了他的视野,曹嵩。曹节看着曹嵩的资料越看眼睛里的光芒越盛。曹节心里想,曹嵩是自己恩师曹腾的儿子,与自己本来就有着不浅的关系,而且还是同姓。再加上曹嵩为官多年,谨慎小心,很少与人交往过深,只是认真的做事,在这次抓捕“党人”的行动中也算是尽职尽责,这个人正合适,如果把这个人拉入伙,有他在朝中,我在内宫,两人里外配合那不就可以赚个盆满钵满。想到这里曹节不禁嘴角上扬呵呵的笑了。

  洛阳东大街,曹府中。

  曹操被关了好几天,被憋坏了,可是又没有办法,安七和老曹就像时铁了心,不论曹操怎么说,怎么闹,就是不让曹操出门。曹操只好无奈的在院子里挥舞木剑,砍稻草人玩。这时候安七跑到院子里叫曹操,说是老爷叫他。曹操心里疑惑,自己也没闯祸呀?父亲叫我干嘛?

  曹操来到了曹嵩的书房,曹嵩正坐在那里看着竹简。曹操跪在门口说:“父亲大人,小儿来见。”曹嵩放下手里的竹简,说:“进来吧。”曹操乐呵呵的进到书房问道:“父亲叫我什么事?”曹嵩说:“等会你六叔过来,你到时候好好给他道个歉。”

  曹操挠挠头沮丧的说:“我道什么歉?我又没做错什么?”曹嵩没好气的呵斥道:“你以为上回你那点小把戏,当为父不知道吗?”

  曹操的六叔叫曹胤字元真。是曹炽的亲弟弟,曹嵩的堂弟。曹胤平日里对曹操的管教非常严格,一看到曹操不听话,做了一些出格的事情就会告诉曹嵩。所以曹操很讨厌这个六叔,有一次曹操当着曹胤的面装羊癫疯,把曹胤吓坏了,赶紧去告诉曹嵩,等曹嵩来看,曹操一点事情都没有,曹操就说六叔向来讨厌自己,所以经常在父亲面前诋毁自己。曹嵩当时没说什么和曹胤就走了,曹操就以为自己的奸计得逞了,其实只不过是曹嵩认为在如今的世道下奸诈一点没坏处,也就没拆穿他。

  曹嵩看着一旁的曹操说:“你先在这里坐着,我去拿点东西。”说着转身离开了书房。不一会曹胤就来了,进到书房就只看到曹操就问道:“阿瞒,你父亲呢?”曹操正在把玩曹嵩的笔筒,听到有人跟他说话,才发现曹胤来了,起身作揖说:“见过叔父,我父亲去拿东西,等会就回来了。”曹胤跪坐到一个蒲团上,笑呵呵的说:“几日不见,礼貌多了。”曹操呵呵的笑着说:“上回的事叔父都知道了?”曹胤说:“我说的吗?今个怎么跟换了个人似的。过去的事就不提了,以后不要再诓骗你叔父就好了。”曹操说:“那就多谢叔父原谅了。”

  “你们叔侄俩聊的挺愉快呀。”曹嵩手里拿着个包裹和一把剑走了进来。曹胤起身作揖说:“见过兄长。”曹嵩摆摆手坐到主位上说:“元真,我这次叫你来是有事相托。”曹胤说:“兄长,尽管说来,小弟一定尽力。”曹嵩说:“如今朝廷由宦官独揽大权,我知道你对此深恶痛疾,要辞官归乡,我知道你的脾气,也就不劝你了,只是希望你把阿瞒也带回去,如今洛阳太乱了,我怕这小子做出什么引火烧身的事。”曹操一听不乐意了,急切的说道:“我不和六叔回老家。”其实回谯县曹操是很乐意的,谯县有自己的一帮好兄弟,而且那里青山绿水,有很多好玩的事物,但是和六叔回去那可就没好日子过了,两者一比较,自然是想留在洛阳。

  曹嵩一皱眉头,低喝道:“大人说话,插什么嘴,再说了此事为父已经决定,你就只管服从。”曹操看着曹嵩的脸色,知道没有商量的余地,只好撅着嘴不说话了。曹胤说:“兄长尽管放心,我一定好好教导阿瞒。”曹嵩把刚才拿来的包裹和宝剑交给曹胤说:“那就有劳元真了,这里是几卷《孙子兵法》,阿瞒这孩子对于那些四书五经没兴趣,我也不想强求,你就好生教导他兵法吧,希望日后在军中能有所建树。还有这把剑你回去把上面的刻字改了,再交给阿瞒。”

  曹胤接过曹嵩手里的东西回答道:“小弟记下了,兄长还有什么要交代的。”曹嵩看看一旁阴沉着脸曹操,叹了口气说:“我平日公务繁忙,疏于管教,你回去一定要好好教导,咱们曹家的未来就交到你手上了,如果阿瞒不听管教,尽管打骂,不用姑息。”曹胤起身一揖到地坚定的语气地说:“兄长重托于弟,深感重担,定当肝脑涂地,尽心尽力,绝不辜负兄长之任。”曹嵩赶忙扶起曹胤,说:“那就有劳元真了,你二人不要迟留,你今晚就住在我这里,明天一早你二人就出发。”

  第二天,天阳刚从东方探出半个脑袋,街道上一片寂静,曹胤带着曹操就踏上了前往谯县的路程。他们一行四人,一个车夫加上安七,曹操,曹胤。

  从洛阳出发,到沛国的谯县以他们的速度最快也要半个月。曹操一行人走了十来日途径梁国睢阳县。因曹操祖父曹腾一位好友在此地居住,于是曹胤便带着曹操去登门造访,最主要是想让曹操和此人认识一下。

  而此人便是大名鼎鼎的桥玄,曾位列九卿。为人刚正不阿,嫉恶如仇,为官清廉。为当世官员之楷模。只因宦官作乱搞的民不聊生,国无宁日而自己又无能为力,所以心灰意冷托病回乡。

  曹胤带着曹操来到桥府。府邸与寻常百姓家没什么区别。曹胤看着眼前的桥家院落不禁感叹道:“果真如世人所说,桥玄公清廉节俭,位极人臣,家中却如寻常百姓一般。佩服佩服。”曹操也心生佩服。

  不久,几人在桥府老管家的指引下来到桥家后院,桥老太公正在浇花,看见众人说:“哪个是曹操呀?”这桥老太爷白发白叟,一对虎目龙睛注视着曹操。桥玄笑着说:“莫要说,让我猜一猜。”

  桥玄走到曹操面前说:“此子,柳眉细眼,嘴大纯厚,脸圆多肉,生的一副丑陋之相,定是曹阿瞒。”

  曹操一听,这老家伙,我好心来看他,他怎么还骂人,但毕竟人家是长辈不好发作。桥玄公哈哈大笑:“不过这心性还是不错的,我早年学过些相学,你虽然长得其貌不扬,但你这长相看得出你将来会成为救世之英雄。”这么一说曹操一下子就开心了。曹操也不谦虚,笑呵呵地说:“我曹操将来肯定会成为一个大英雄。”

  曹胤看不得曹操这么吹牛,一伸手朝着曹操后脑勺就是一巴掌,赶忙对桥玄道:“我这侄子不懂事,让您老见笑了。”桥玄摆摆手说:“不碍事,英雄就该如此,天下灾难不断,百姓苦不堪言,非命世之才不能济也,能安之者,定此子也。”

  曹操看着眼前的乔玄,眼角有泪划过,曹操45度角仰望天空。“啊,我的伯乐呀,呜呜呜呜。”曹操从小到大都没被人夸奖过,被桥玄这么的夸奖真是心中激动不已,才会做出此等举动。

  曹操在一旁抹眼泪,曹胤在一旁看的都楞了,这桥玄是厉害,这曹操从小就是没人管得了,被桥玄几句话就给说哭了。

  随后几天曹胤和曹操就住在了桥玄家中,桥玄非常喜欢曹操,每天给他讲诉一些有意思的圣人的故事。曹操竟然听的津津有味。

  就在桥玄家住的第五天,一道圣旨封桥玄为少府,即刻进京上任。桥玄不敢怠慢,只好进京去上任。曹操一行人也只好辞别桥玄,继续赶路。

  此刻的京师洛阳城,司隶校尉府中,曹嵩在案前办公,此时,一个人走了进来,此人身穿宦官服饰,长相清秀,面色白净,脸上一根胡须也没有,此人不是被人,正是现在帝国的真正掌控者曹节。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英雄曹操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英雄曹操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