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再遇
至尊小宝2017-09-05 18:553,233

  我忐忑不安的在路上走着,害怕龅牙大妈突然带着警察从天而降,可是东躲西藏了好几天也没有警察上门,我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又开始担忧起长舌哥他们来。

  如今我孤身一人,总感觉四面楚歌,连吃饭也小心翼翼,随便在路边小饭馆里草草吃了一碗炒饭,便赶紧离开。昨天吃饭的时候看见有几个警察从门口经过,我一时慌张,筷子都吓掉了,好在他们不是冲着我来的。

  之前藏身那里我也不敢回去了,住旅馆又需要身份证登记,我的身份证是长舌哥帮我弄来的,我怕住店留下证据,也不敢找个小旅馆住下,只要在街上逗留了两晚上。

  长舌哥之前留下了碰头的地点,我想了两天也没敢去,长舌哥他们到底有没有被捕,我一无所知,要是去了全是警察埋伏好在等着我,我这辈子也就到头了。

  我不是黑鬼哥,做不到为长舌哥去死。

  长舌哥留给我的号码我偷偷打过两次,没有打通,我只好继续在街上游荡,希望能够知晓长舌哥他们的消息。

  沿着马路漫无目的的游走,我完全看不到我的未来。

  街那头的红绿灯似乎坏了,我在这头等了三分钟也不见它从红灯变成绿灯,对面几个穿着校服的中学生似乎等不及了,迈步跑了过来,我想了想,便朝那边走去。

  头上的帽子又换了一个黑的,前几天戴的那个有些汗味,我就给扔了。过了这个路口,我不知道该往哪里走,犹豫了片刻,我往左边走去。走了一会儿,渐渐远离了高楼,来到一处城中村,这种地方应该有不要身份证的小旅馆,我想进去试试运气。

  越往里走,越是安静,我心里突然不安起来,周围不会埋伏着不少警察,就等着我送上门来吧,越是这么想,我心头越害怕,算了算了,我还是快走吧。

  我赶紧转身向出口跑去,不想转角处突然走出来一个女人,我躲避不开,直直撞了上去,帽子很痛快的从我头上飞了下来,而那个女人则被我撞倒在地,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她的屁股没有和地面亲密接触,中间还隔着我的帽子。

  “哎呦,ntm没长眼睛呀。”

  说话的声音很稚嫩,让我不由想到了还没遇到长舌哥之前的自己。

  女人脸上全是厚厚的粉底,眼睛画了黑色的眼影,上半身一件很薄很薄的白体恤,薄到我能看到她里面穿的是黑色蕾丝边的bra,下半身则穿着黑丝,看上去很社会的样子,但我看她的眼睛很清澈,年岁似乎并不大。

  “对不起,你没事吧。”

  我赶紧将她扶了起来,她又骂了句:“艹尼玛的,狗币玩意儿。”

  她似乎还想骂两句,但是一看我的脸,突然转为了惊讶:“咦,是你?”

  难道她认识我?我仔细想了想,可并没有想起来在哪里见过她。

  “你难道见过我?”

  “你忘啦?五百块钱。”

  她伸出一个巴掌,笑嘻嘻地说道。

  五百块钱?!

  “哦,是你呀。”

  “哈哈,想起来了吧,不好意思呀,我还是没机会改行。”

  才两个月,她就变成了这幅模样,我不禁感慨世事无常。

  “我也自顾不暇,哪有资格过问你的生活?”

  “什么?”

  “没什么,我记得你是叫小瓶,对吧?”

  “对,你怎么知道的?”

  我挠了挠鼻子,从其他的鸡嘴里听到的这种话我实在说不出口。小瓶上下打量了我这副狼狈模样,惊讶道:“两个月不见,你怎么混成这样了?”

  我露出一个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眉宇间还是不禁流露出一些悲哀,眼睛里也混入了一丝沧桑。

  “算了,我不问了。虽然没有改行,但还是谢谢你的好意,我请你吃个饭呀,谢谢你的一番教诲。”

  两个月不见,她简直变了一个性格,如果不是眼睛还是清澈如初的,我甚至都要怀疑这是不是同一个人了。

  反正如今也没有事情做,要不跟她去一趟吧,两个人总比我一个人瞎走要好些。

  “好呀。”

  小瓶呵呵一笑:“跟我来。”

  她潇洒转身,不想一脚踩在了我的帽子上,我从侧面看到她嘴角一抽,然后赶紧弯腰捡起了我的帽子递给我:“你的帽子。”

  “谢谢。”

  “两个月不见,你怎么突然变得客气了,上次训我的时候可是板着脸,像个大哥哥一样哦。”

  她调皮的笑了笑,脸上的粉底堆成了一团,我心里的忧郁竟然减少了不少,也朝着她笑了笑。

  小瓶领着我去了酒吧,在门口耽搁了一会儿。

  酒吧不让未成年进去,小瓶非说自己已经二十三了,和酒吧的保安说了好久,保安看她面孔稚嫩,要她拿身份证看看。小瓶说身份证上的照片太丑,她放家里了没带。

  保安狐疑了很久,有些拿不定主意。

  小瓶看了我一眼,我在心里叹了一口气,从兜里掏出一包烟来,上前堆着笑脸说道:“兄弟抽支烟,她真成年了,身份证前些日子给弄丢了,还没来得及补办呢。我们约了人,快迟到了,兄弟给个面子。”

  “进去吧。”

  保安摆了摆手,将我整包烟都收下了。我暗骂一声,和小瓶进去了。

  “你真成年了?”

  进去找了个角落坐下,我一脸戏谑地看着小瓶。

  她哈哈一笑:“要是成年了就不跟他啰嗦了,我一掏身份证就成。”

  “那你到底几岁了,十五?还是十六?”

  “十六。”

  才十六岁……我有些心疼小瓶,她看我这幅模样,瘪着嘴说:“你别像看小孩子一样看我成不成。”

  她满不在乎地摆摆手,去端了两杯酒过来:“请你的。”

  我接过来一饮而尽。

  她满脸错愕的看着我:“我拿的Gin fizz。”

  “有什么区别吗?”

  我不怎么来酒吧,要是黄毛哥在,他一定会详细的给我介绍各种酒,当然,最后会让我结账。

  “算了,我拿些短饮给你。”

  小瓶去而复返,手里多了两杯酒。

  “这杯是Margarita,这杯是Daiquiri。”

  小瓶看了看左手那杯,又用下巴指了指右手里那杯酒。

  “Margarita可是鸡尾酒之后。”

  “没了?”

  小瓶不好意思地挠挠头:“我也就知道这么多。”

  “鸡尾酒之后,我可得好好尝尝它的味道。”

  我接过那杯酒,猛地灌了一口,酒香里夹杂着一丝酸味,我心底不由也跟着一酸,又举起酒杯来灌了一口。

  小瓶看我喝酒的模样,一脸心疼道:“真拿我的钱不当钱呀,我说请你喝酒你就这么喝,我告诉你呀,待会儿钱不够,你可得出一份呀。”

  我没说话,只是一口一口喝着杯中的酒。小瓶似乎看出了我有心事,连忙拦住我说:“先停下先停下,我请你喝酒,怎么着也得说两句再举杯共饮吧。”

  猛地喝这么多酒,我的头已经有些晕了,我斜着脑袋问她:“你要说什么?”

  “那个,首先,呃……算了,我们还是直接喝吧。”

  她憋了半天也没有憋出什么话来,索性举起杯子和我碰了一下,喝了一大口酒,然后笑道:“还挺好喝的,酸酸甜甜的。”

  我呵呵一笑,又喝了一口酒,脑子里与长舌哥他们在一起的记忆如浆糊般涌现出来,把我脑子里弄得乱糟糟的。

  小瓶突然把我的酒抢了过去喝了一口,口中还嘟囔着:“我也尝尝鸡尾酒之后是什么味道。”

  我也不客气地喝了她酒杯里的酒,后来是就是长时间的沉默,我们谁也没搭理谁,一直往自己嘴里灌酒。

  酒喝得差不多了,话匣子也就打开了。我问她怎么这么小年纪就做这个,小瓶说:“你以为我愿意呀,我爸欠了虎哥一大笔钱,最后被虎哥逼死了,我被虎哥交给了花姐,说让我把那笔钱换上。”

  “没想过逃跑?”

  “怎么没有跑过,我跑过三次,最后都被抓回来毒打一顿,花姐说,下次我再跑,就送我去见我老爸。”

  听完小瓶的这番话,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只好沉默以对,又举杯喝了一口酒。

  “你呢?干嘛闷闷不乐的,再惨还能比我惨?”

  我实在没办法在这种环境下告诉她我是个逃窜的抢劫犯,上次前面,我还冠冕堂皇地指责她,现在要是说了出来,岂不是要被她笑话?

  “算了,不愿意说就算了,我又懒得逼你。”

  小瓶摆摆手,喝着杯中的酒,我呵呵一笑,眼泪差点挤掉下来。

  酒喝了一杯又一杯,我已经看不清小瓶的脸了,感觉自己整个身子都是浮肿的,脸上也是湿湿的,不知道是洒出来的酒还是流下来的泪。

  当手中的最后一口酒流进咽喉后,我脑袋一沉,意识最后弥留之际,是感觉脸颊一凉,像坠入了冰窟一般。

  (补昨天)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黑白小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