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话:被算计的梦境
浆豆2017-11-20 12:393,013

  “哎呀呀,铁巾哥!实在太感谢您愿意参加我们这次筹划的校庆五十周年宣传片的拍摄了。”一位看上去年纪比铁巾还稍长一些,带着导演牌墨镜的男子朝着迎面走来的铁巾阿谀奉承道。

  “嗯”铁巾帅气的推了下墨镜。

  “哪里话,哪里话,您可是这次微电影宣传片品质的保证啊。”导演嬉皮笑脸的将拍摄蓝本递给铁巾。

  “陈导,咱们早已有言在先,客套话就不必说了,开始吧。”铁巾接过蓝本。

  “是!是!”陈导说罢走向一边,去和工作人员沟通了。

  诺林嘿嘿一笑:“铁巾哥果然是厉害,随随便便花一周的时间拍个宣传片,就能弄到一个剧组的感谢视频,我看很快就能超过铁杵那混蛋的记录了。家族未来继承人一…”

  话没有说完,当他看到铁巾露出一脸铮铮的杀气,诺林惊惧的愣住了。他意识到自己又嘴贱了。这对相爱相杀的兄弟可不是自己这种局外人可以随意调侃的的。

  朝花惜拾盘中餐,倔强的尼桑在食堂打转,往日的笑容还有没有,苍蝇飞过菊花插满头。

  尼桑这一周来,因为手段频繁的使用也遭受了不少歧视和校方的警告,只得饥一顿饱一顿的周旋在残羹冷炙中。奇葩屋的其他人这一周也都忙活着自己的事,很少出门。就算偶尔在食堂遇见,栾暖想招呼尼桑过来一起用餐,却被装作视而不见,反倒被孟娆嘲笑,奇怪说着:快了,极限时间快到了。

  其实尼桑自己也不清楚这种坚持有没有意义,也不晓得漫长的学期能否一直以这种不齿的行为延续下去。为了不被现实捆住双脚,只能白天将心思全身心的放在学业上,而在夜晚偶尔在梦里放飞自我锦衣华服,酒池肉林。

  这一夜,梦里的画面有一些自曾相识。尼桑梦见自己被一个声音呼唤着起床吃饭。长条的椭圆形桌面上,琳琅满目的摆放着见过的,没见过的各国美食,看的他那个垂涎欲滴。正打算上前胡吃海喝的之际,却被一胖一瘦两个看不清面庞的女子架离回房间。两个人叽里呱啦不知道说了什么,大概意思理解为要先穿衣服才能吃饭,依稀只记得笑成月牙的那一排白牙。

  冷不丁的,尼桑感觉脚趾甲面有一股凉飕飕的感觉,接着从脚底向着脚踝出现了奇怪的束缚感。腰际被莫名的收紧,加上胸口莫名的沉坠感,导致呼吸异常艰难。接着与脚趾类似的冰凉感又出现在了手指甲的位置,自己却一直无法睁开眼去确认那是什么。一抹顺滑而冰凉的感觉从头顶划过背部直至腰际。身体被通透的布料温柔的包裹,而后一股沁人心脾的香气在空气中雀跃,一点一点零星的落在了尼桑的身上,钻入鼻腔里。

  前所未有的愉悦感冲击着尼桑,他终于睁开了双眼。那是难以形容的陌生摸样,可人的粉红色假油,涂抹在修长的假指甲上,可爱优雅。纱质的白色半透明的蕾丝裙,随着身体摆动,徐徐的飘逸,散发出迷人的香水气息。一双芭比娃娃的粉色大眼睛在扇形的浓密睫毛衬托下,相得映彰。粉色的嘟嘟唇,粉色的腮红,粉色的大波浪齐腰长发,粉的勘称完美。

  尼桑只觉得全身的血液都在沸腾,无止境的释放着荷尔蒙。这种感觉太奇妙了,就好像泡在带着香气的温泉中,舒适的难以言喻。不自觉的肌肉紧绷的抽搐了一下。接着一束白光降临,一切又归于平静。

  “嗯?”尼桑苏醒的瞬间还有一点沉醉在梦境,留有一丝余温在被褥之间。揉了揉眼睛,当他确定那果然是个美好的梦时,在心中叹了口气。这一点恐怕他自己都有些惊讶。

  “哟,大懒虫终于醒啦!”栾暖捧着一脸盆的方便面大快朵颐,香气扑鼻。

  尼桑的肚子被刺激的一阵鼓动。

  今天是周六,不用上课,但是不代表不用吃饭。尼桑慢悠悠的从床上起来,准备简单洗漱一下,接着去食堂继续着蹭饭大计。一周的残羹冷炙对于身体的负担多少还是有一些的。

  好在还年轻,只是体能上略微降低了一些。曾经的他可都是一个鲤鱼打挺起床的。

  “喂,小子。先别走,有个好事告诉你。”栾暖用力将嘴边的面条全部吸进口腔内,猛地吞咽了一下,喉部的动作很像鸬鹚吞鱼的画面。

  “好事?”尼桑停住了前进的动作,低头冷笑了一声说道:“我知道了,哼。不是说了,不用那么接济我吗?如果是借钱之类的事,心领了。告辞!”

  “哟呵,下床气是吧。热脸还贴了你冷屁股了是吧。”栾暖气的迅速涨红了脸,打算直接将脸盆扣在尼桑的头上。

  “额哼!”孟娆收拾好妆容从洗漱间回来。“尼桑你好歹也听栾暖说完吧。”

  孟娆和栾暖这几天在卧室中也刻意不怎么与尼桑对话,让尼桑一直沉浸在孤身一人的情境中。似乎是有意为之。

  “呼,刚才是我态度不好,请说明好事的具体内容。”尼桑做了次深呼吸,调整自己的状态,微微颔首。

  “这态度还差不多,以后跟学姐说话温柔点!”孟娆用食指戳了下尼桑的额头。

  尼桑小可爱的脸颊一下子被挑逗的通红,孟娆的突然袭击似乎每次都能将自己弄的血气膨胀。

  “喏,这是校外的兼职传单。自己看吧。”栾暖似乎并没有打算口述,也许是面条太香,只想静静的沉溺在以汤熬汤的芬芳中。随手将床边的传单抛给了尼桑。

  “这是……?”尼桑一边说着,一边开始认真看传单的内容。

  婚纱店周日招聘伪娘模特!

  “什么!”尼桑惊讶之余还是不忘看了一眼最下方的日薪。两百一天!

  “怎么样,只要站着不动就可以轻松拿到两百块,还不错吧。”孟娆用手肘顶了顶尼桑的胸口。

  “额…”倘若昨晚尼桑没有做过那个梦,一定会果断拒绝,可是…他…犹豫了。

  “喂,今天上午就要面试了,你要想去的话,赶紧的,别磨磨蹭蹭的。这种兼职可是肥缺。一共就招两个。”孟娆假装善意的提醒。

  将脸盆的面汤喝的精光的栾暖,这时也添油加醋道:“以你的条件肯定没问题,两百块啊,够你在食堂找回尊严了。”

  尊严二字就像针一样,扎进了尼桑耳膜里。对于性格倔强的人,自然也很在意尊严。

  尼桑的表情出现了挣扎。条件确实诱人,漫长的学期一直依靠吃别人剩下的饭菜也并非长久之计,况且现在才初秋,若是等到冬季,难不成天天厚着脸皮,拿着人家的剩饭剩菜去食堂加热不成?自己也不是没有想到过兼职,不过校内的学生家境似乎都挺不错的。导致校方也没有提供任何可以兼职的岗位,一切职务都是全职外聘而来。

  尼桑的拳头攥的紧实。似乎已经有答案了。

  “我去!”尼桑猛的一抬头,无数的金光从眼中电射而出。那是为了理想,为了生存的执着绽放的光芒。

  “我去!这小子答应的也太快了吧。”栾暖把脸侧向一边内心OS道,然后看向一脸坏笑的孟娆比出了胜利的手势,那不只是表示胜利,还暗示了自己输了两百块。

  “OK!现在是九点十分,咱们九点半出发,快,快,快,快。动起来!”孟娆高举双手。

  “Xiu~~~”沐暮端着布丁边吸边走出门口。头上闪烁着“不去”二字。

  “得了吧,别看我,饶了我这老胳膊老腿吧。你那车,以后超过两个人我坚决不坐了。”栾暖DONG 的一声,倒在床上。

  “额,没事,我可以坐公交车去。”尼桑没想到自己这么不遭人待见。

  “你是打算栓根绳子跟在公交车后面,还是打算趴在车顶逃票呢?”孟娆取笑道。

  尼桑这才想到自己是个身无分文的存在,不想给别人添麻烦,确将事情越弄越麻烦。明明唯一的办法就是依赖孟娆,还纠结什么呢,大不了拿到兼职工资请大家吃顿饭补偿吧。

  身随心动,尼桑毫不犹豫的双手合十,露出楚楚可怜的模样说道:“学姐,大恩大德一定铭记于心。”

  “好啦,好啦。嘴巴什么时候学的这么甜了。本来就没打算让你一个人坐车去,就你这迷糊样,指不定就壮士一去不复还了。”

  “好的!”尼桑说完,嗖的一下冲去了洗漱间。

继续阅读:第19话:孟娆的第N次恶作剧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渣能学院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