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话:七惊八乍
浆豆2017-11-20 12:583,017

  有惊无险混到九点,虽然方法上有些不敢苟同,总算凭借灵动的小聪明解决了温饱的问题。

  尼桑心满意足的走去教室。

  接下来发生的事和他设想的一样,流水线一样的点名,没有人会记住“尼桑”这个名字,昨天是谁喊的到。今天除了身体原因缺席的门西之外,来上课的人明显少了一些。这一点尼桑一直没想明白。难道大学是可以逃课的?即便如此也不至于第二天上课就缺席吧。

  “等等!貌似奇葩屋的三个家伙今天也没去上课啊。”尼桑心脏感觉漏跳的半拍。

  “没道理啊,之前填报志愿时明明翻阅了很多关于乐苛学院的资料。一向学风正派,秉承着注重专业能力和学科成绩排名,针对世界各大陆输入保送型研究生人才的王牌学院。别说是旷课,就连迟到都是会受到严厉处罚。”尼桑完全进入了自我对话的空间里,对于翘课这种行为是自己一直所不齿的。做人就应该堂堂正正,怎么能做偷鸡摸狗的事。父母花了钱,自己却不珍惜的旷课,那来学校的目的是什么?体会不到学习的快乐,又怎敢枉称“学生”二字?

  尼桑想的越发义愤填膺,不自知的顺手抄起一个叉烧包狠狠的塞进嘴里。用力的咀嚼着发泄。

  “喂,你声音能不能小一点!”邻桌的女生抱怨道。

  “恩?”尼桑这才重新被拉回到现实中来,思维上有一丝混乱。瞪大了眼睛问道:“厉害了我的同学,你能听见我内心的疑虑?”。

  “你是神经病啊,偷吃了我的包子,还吃的那么大声那么投入,现在还问我这么奇怪的问题。哎呀,你看,气的我手一抖,把包子的嘴巴都画歪了!待会还要发朋友圈呢。”女孩右手紧握着马克笔怒视着尼桑。

  “什么!那我这,刚才,这包子……”尼桑恨不得将手指伸进食道里。

  女生幸灾乐祸的说道“哼!活该。吃死你。”

  -_-!!!尼桑黑线三秒,自己不知中了什么邪,怎么就偷吃了人家的包子,这会只能自认倒霉,看着女生的气势,还是三十六计,不怼为上。

  好吧,结果尼桑没忍住,还是嘟囔着说了句:“上课不听讲,画什么包子脸,浪费食物,浪费生……,命!”

  当最后一个字从嘴里吐完之后,尼桑的双唇被一只来去匆匆的马克笔xiuxiu两下,涂成了黑色。因为追求速度,力道没有拿捏好,舌尖无辜的与笔尖摩擦了两个来回。

  ***

  尼桑实在忍无可忍,又连着******,****,*******,用只有对方听得见的声音,说完了,这十几年从周遭积攒来的脏话。我本将心照课堂,无奈课堂坏水多的心情,让一直只懂得埋头读书的自己无法接受。而且对方这三句话没说完,就突然在自己脸上乱画的表现,换了谁都得气的头上冒烟。

  对方倒是并不在意尼桑说的那些脏话,谁上学还没骂过脏话。这里是大学,又不是幼稚园。就在尼桑憋出第二句脏话的时候,已经掏出了带着六个摄像头的手机对着尼桑就是一阵猛拍。

  “HOHO,今天的朋友圈有了!”在尼桑还没有反应过来,对方说的是什么意思时,女生已经心满意足的起身离开了座位。

  “喂,喂!”尼桑试图叫住她,毕竟现在还在上课,还是班导的课。不是这么夸张吧。

  事实上班导从一开始就注意到了二人,但是却依旧视而不见。

  尼桑见对方没有理睬,消失在视线里。又陷入了新的迷茫。旺都王牌大学,自己寒窗十余载,一心向往的殿堂,管理制度竟然这么松散?对着天花板,不停的说着:“按波哩得波,按波哩得波”

  “老师!”想到头顶冒烟也想不通的尼桑站起身打断了班导的流程。

  “别说话,出去!”班导口中的五个字犹如针扎一般,扎进了尼桑的内心。从小到大,不说全村人民都喜爱,但是起码在历届老师的眼中都是优等生,聪明,礼貌,有抱负。怎么自己只是情急之下说了“老师”二字,就被赶出教室了?

  “把嘴巴洗干净再进来。”就在尼桑失落的泪水已经在眼圈打转的时候。班导大大,大喘气的对话后半句姗姗来迟。

  “哈哈哈哈哈”全班在看到尼桑的魅惑的暗黑双唇之后,哄堂大笑。只有一个人温柔的站起身说道:“我呸(陪)驴(你)秋(去)波(吧)。”

  说话之人,想必从口音也能猜出几分。那便是昨天下午顶着一张厚唇,帮尼桑送书的瘦皮猴。

  无论自己男装还是女装,对方都仗义相助。推辞反而显得做作,尼桑轻点额头回应。

  二人走出教室来到了洗手间。

  尼桑打开水龙头正打算用水清洗,被瘦皮猴一把拦住。

  “别,这种油墨不能用水洗,不然你的嘴巴会跟我一样的。”(一切为了阅读流畅,容我偷懒)

  “什么!”这句话将尼桑惊出一身冷汗,第一个联想到的便是报到时候,孟娆的恶作剧。连忙道谢:“谢谢,你怎么知道的?”

  “因为,咳,因为我是第一个被她画到嘴唇的倒霉蛋。”瘦皮猴一脸的幸福。

  “喂,你这表情别告诉我……你喜欢她?”尼桑两眼放空的看着镜子的瘦皮猴。

  “是的,我们两个青梅竹马,认识十多年了。她虽然比较鬼马一点,但是却对我来说有一种说不出的美好。”

  “呃!!”尼桑差点听吐了,赶紧转移话题。“那个,谢谢你提醒我油墨的事,还不知道你的名字。”

  “叶汐然”

  “叶,汐,然。好儒雅的名字。只是…”尼桑看着人不如其名的画面,也不好说什么。又想着换个话题。这脑袋一急,嘴巴就不做主了:“那你既然有喜欢的女孩了,昨天为什么还帮我…”话说到一半,尼桑把自己吓出一身冷汗。对方并不知道自己女装的事啊。

  可是,叶汐然的回答,更是让尼桑吓的腋下湿透,“哦,我只是不想让门西那个家伙瞎占便宜。”

  “你…认识那个叫门西的?”尼桑的眼睛偷偷的转向另一边。紧张的整条后背都湿透了。

  “对啊,我,门西,还有刚才涂你嘴唇的女孩,阿哟。我们三个都是来自同一个地方的。”

  “嘶~~”尼桑倒吸一口凉气,这三个奇葩真是。难不成是为了多一点戏份,才特地黏上自己的?

  “额,可以问一个问题吗?”尼桑摸了摸后脑勺。

  “为什么,我知道你和昨天的女孩是同一个人?”叶汐然很自然的说出了尼桑想问的问题。

  “恩,是的。那么,首先请你不要误会,昨天的情况真的说来话长,情非得已。话说,你眼力也太毒了吧。从哪看出来的呢?我自认和昨天的样子判若两人啊。”尼桑尴尬癌都要犯了。可这要是不把话说清楚,拔腿溜了。只是将昨天的事留下更多伏笔。只好假装镇定。

  “没事儿,我也经常这么干。”对方诚实的答非所问让尼桑哑口无言,脑子里不自觉的各种脑补这位其貌不扬的叶兄女装的模样,想着想着,泪水被辣的彪了出来。

  “喂,你是不是嘴巴开始发作了。快,用这个油在你的嘴唇上擦几遍。”叶汐然会错了意。

  尼桑噢了一声,便照着叶汐然说的用油开始擦拭。果然很快那已经成为胶状的黑色物体慢慢的滑落下来。奇怪的是,掉在水池之后,开始疯狂的扭动起来。

  “哇靠,这是什么啊?居然还会动!”尼桑再一次大开眼界,也再一次吓了一跳。

  “这是阿哟发明的一种神奇油墨,只要沾上水之后,便会活化。目的是为了让她的画充满活力。”叶汐然骄傲的介绍着,就好像是自己和阿哟一起发明的一样。

  “额,恕我冒犯,那你的嘴巴。”尼桑漱了漱口,又用水洗了下脸。

  “恩,是第一代试验品,我愿意为阿哟的发明事业献出我的心脏。”叶汐然右手握拳靠在胸前,摆出了自由之翼的手势。

  “我说老叶,你这个人,怎么说话总爱说一半?”尼桑甩了甩手上的水滴。

  “此话怎讲?”叶汐然摆出一张愿闻其详的脸庞。

  “不早了,回教室吧。”尼桑怀着一些报复性的心态,转身走出洗手间。

  “喂,你倒是把话说完呀喂。”叶汐然追着跑了出去。

继续阅读:第18话:被算计的梦境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渣能学院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