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话:雨夜之后,万物生长
浆豆2017-11-20 12:393,081

  “是吗?”栾暖狡黠的斜了下眼睛。“不知道谁在某人理发的时候,急急忙忙的去潮牌店回收她的屎臭虫。做了好事还不留名的。”

  栾暖看着孟娆被自己堵的一时说不上话来,那叫一个得意。也就在下一秒,突然感受到了一股火山爆发前的一丝寒意。立刻清了清嗓子假装严肃的说道:“不过话说回来,这小子到底跟你是什么关系?为什么要大费周章,机关算尽的针对他?”栾暖一脸认真的看着后视镜中的孟娆。

  “说来话长,这一时半会也解释不清楚,你还是不知道的好。总之,想保住奇葩屋,你们必须听我的。”孟娆的表情此刻变得有些狰狞却又有那么一丝的无奈。

  “切,真没劲。好吧,好吧。只要不是伤天害理,就听你的呗。”栾暖翻了个白眼。说真的,能真正管的住栾暖的除了孟娆也没有其他人了。

  雨水滴滴答答的在车窗玻璃上摩挲着时间。

  “喂,怎么你每次来例假的时候就抽烟啊,难闻死了,赶紧掐了。”栾暖没过多久又忍不住开了口。

  “什么啊,这不是我要抽的,是给姨妈抽的。”孟娆一边说着,一边无奈的将抽了一半的香烟丢出了窗外。

  尼桑此时刚刚跑回奇葩屋,刚进门就打了个巨大的喷嚏。

  心里划过是不是有人在说自己坏话的念头。楼下似乎传来一段悠扬的吟唱。

  只是此刻的尼桑顾不得别的,来不及擦掉鼻涕,拿起门口柜子里的两把折叠伞,转身一个健步便冲回了大雨之中,隐没。

  他做梦也不会想到,导致他纠结了一晚上孟娆性格两极的原因,居然不是因为他换回男装,也不是什么鬼天气。而是每月一次名为“姨妈”的存在。

  就这样坚持着“自以为”傻乎乎的冲回了停车场。

  咚咚咚!

  尼桑撑起了雨伞,轻轻的敲了敲车窗。

  看着他这副因为一时冲动做出的少男蠢事,孟娆内心哭笑不得,只能给予一个浅浅的微笑,打开了车门。因为容积率的缘故,尼桑和孟娆打一把,而另一把伞则交给了栾暖。

  “快走吧,我门忘记关了!”尼桑不好意思的在雨中喊道。

  “真的是一根筋脑子啊!”孟娆内心OS。

  当三人即将走到奇葩屋的时候,雨水渐渐小了。孟娆虽然露出了一丝老娘早就料到的神情,不过,尼桑这雨中送伞的精神,还是有那么一丢丢在她的心里种下了一颗关乎二人未来的小种子。

  回到奇葩屋,孟娆和栾暖与尼桑简单的交代了今晚各自通宵的打算,便回到各自楼层忙碌。尼桑湿漉漉的站在门口等着身上的雨水渐滴渐止后,才走上了顶层,准备换衣洗澡睡觉。这才想起,自己并没有可换洗的衣服。白天借的衣物也已经湿透,当然,就算没湿。尼桑也不愿意再穿。女装这种事就好比请神容易送神难一样。

  低头看向脚上唯一的女性符号。因为雨水的长时间浸泡,以及一路的奔波,绒毛裹着泥浆已经不看出原本的色彩。尼桑没有忘记自己没有买到男鞋这件事,索性一不做二不休,蹲在身子。手指用劲,将村里给鸡拔毛的技术,完整的用在了拖鞋上。

  三下五除二的搞定。尼桑满意的将那些多余的毛絮丢进了垃圾桶,上了楼。

  身心俱疲,一夜无话,倒头便睡。值得庆幸的是,没有睡错床褥。

  当黎明刚刚破晓之际,一个人影出现在尼桑的面前,用棉签在他的脸上轻轻的涂抹了一阵。好舒服哦~

  当尼桑睡醒的时候,已经是早上八点了。伸了伸懒腰准备起床刷牙洗脸。

  身子刚刚站起来,才发现视线里多了两个蓬头垢面的女子,横七竖八的躺在各自的床上。

  “噗,原来女生睡觉也是这种状态啊。”尼桑捂着嘴笑,捻手捻脚的走过卧室,生怕将二人吵醒。

  来到洗漱间当尼桑抬头望向镜子的时候,神奇的一幕出现了。昨天的一切就好像是一场怪异的梦一样,被阳光冲散的无影无踪。脸上的眉毛和睫毛都重新出现在了该有的位置。为了以防万一,尼桑还特地用力拔了两根。

  “嘶!痛痛痛痛!”

  敢于生拔自己睫毛的人,尼桑应该算是第一个。

  不过在稍稍流了滴眼泪后,尼桑便欣喜若狂的对着镜子,扭动着身子刷着牙洗着脸。不管昨天发生了什么,今天我终于可以堂堂正正的上课了。

  膈唔!一阵空腹的咆哮。昨晚就没有吃什么东西的尼桑,刚刚这么大的肢体动作后,开始饿的头昏眼花了。

  赶紧回到卧室将挂在空调风口的衣裤取下准备出门吃早饭。一模口袋,脑袋却像被电打了一下。

  “完了蛋的,昨天把钱花光了。”尼桑的瞳孔里烧饼、油条、豆浆、馄饨无数的早点在旋转着。晃了晃脑袋试图将它们赶走,大力的抓着自己的头皮,惩罚着自己昨天的一时之气。“别去想,不要想。我已经吃过了,我不饿了!对,好饱好撑好…”

  就在尼桑的画饼充饥计划几乎快要实现的时候,沐暮捧着一大杯的焦糖布丁,走回卧室,允吸的声音一遍遍的刺入尼桑的耳膜。

  “啊啊啊!”尼桑实在无法抵抗下,咆哮着冲了出门,一路奔跑。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来到了奇葩屋外的鹅卵石小道。

  “嗯?!啊啊 啊,书本忘记拿了。”于是尼桑又叫嚷着跑回了宿舍。

  前后也就几分钟的时间,沐暮已经在她的床上,吃完了三杯布丁,准确的说是吸完。并整齐的摞好在枕头边。因为沐暮的床位正对着门口。所以,尼桑一进门便无可避免的瞄到那一个个空荡荡的杯子,心想着不美好的词汇,用力咽了一大口口水。当目光扫到沐暮的时候。突然想起了什么,晃了下神,好奇的问道:“昨天晚上十点多的时候,是你在楼下唱歌吗?”

  沐暮被这不按常理出牌的发问,惊得瞬间被布丁呛到,大声的咳了起来。

  尼桑没想到会把她吓成这样,紧张的看向里屋,要是把栾暖吵醒,自己又脱不了关系,那可是要被吊打的节奏。结果,那两位通宵奋战的女纸,依旧睡到深沉。尼桑松了口气,擦了擦额头的汗珠,无意间触碰到自己新生的眉毛,对着呼呼大睡张着大嘴的孟娆投递了一个感谢的眼神。

  孟娆在无意识的下打了个冷颤,抓了抓脸,翻了个身继续睡着。

  这一眼,尼桑看了很就,甚至看的有些出了神。

  可以和校花同一屋檐下,这是全校男生多大的执念才能有万分之一的机会实现啊。而对他而言,昨天居然还叫嚣着要出搬出去。想着想着,自己居然不自觉的傻笑起来。

  另一边沐暮的咳嗽声渐渐小了。几个来回之后总算依靠着娇小的鼻孔将布丁排出体外。萌萌的造型却完全感受不到恶心。头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带上了屏幕发夹。滚动着“无耻”的红色文字。

  尼桑余光瞟了一眼,自然也懂得一直看下去有些失礼,这个阶段的他,尚在新手保护期。如果一年后的自己回头看的话,绝对会带着鄙视的讥笑。低头收拾好书本,刚刚和沐暮的话题估计也很难继续。伴随着肚子咕噜噜的鞭挞,抱着书本径直的走出了奇葩屋。

  过了立秋之后的天气,就像喜欢坐过山车的调皮小鬼。一场暴雨之后,今天的天气完美的展现了“秋高气爽”四个字。

  尼桑抬头做了个深呼吸,暗示自己得仔细想想之后的生活问题了。

  一只麻雀落魄的飞过头顶,落在路边,啄食着地上的剩食。这一无关痛痒的举动却在讽刺了尼桑的同时提醒了他。没错,好男儿当能屈能伸。有了目标的之后,剩下的就只是跑了!

  来到食堂,找了个四下无人的地方坐下。尼桑警觉的搜索着周围吃饭的同学。他的内心是绝对固执的。所以宁可吃别人的剩菜剩饭,也不会向女生伸手接济。至于铁巾那边,人家已经帮自己够多了,人,不可以贪得无厌。这是村规的第二条第三句话!

  机会来了。趁着人去茶凉,服务员尚未出现的时间差,尼桑麻利的坐在剩菜前。运气不错,居然还有一个没碰过的包子。不假思索,啊呜一口变吞进腹中。连什么馅都没吃出的尼桑显然并不能满足一个包子。眼珠滴溜溜的继续发散四周,寻找下一目标。学生食堂,浪费食物这种事,本来就是司空见惯,按照这个逻辑推算,这学期的吃饭问题总算可以解决了。尼桑激动的攥紧了自己的拳头,为自己的机智喝彩!

继续阅读:第17话:七惊八乍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渣能学院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