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话:两极
浆豆2017-11-20 12:383,005

  再看那收银和发型师眼神交互流离,好一个贼眉鼠眼,暗度陈仓。

  在尼桑的视界里,却什么都看不到。他只攥紧着父母从小言传身教的尼巴村村规。第一条便是,绝不占女人便宜。

  收银虽然嫌弃却依然接过了尼桑递过来零钱袋。毕竟这个缓解尴尬的台阶可是人家双手奉上的。

  看着尼桑笃定的眼神,孟娆发自内心的厌恶,心中喃喃自语“真是一个模子的臭脾气!”

  “知道了,知道了!你爱怎样怎样。不识好歹的家伙,栾暖我们走。”说完孟娆一把将一大包东西丢给了栾暖。

  “喂,你又买了什么奇怪的东西啊,等等我。”栾暖跟着追了出去。

  “给白痴长毛的!”孟娆气呼呼的头也不回。

  “咱们去哪吃饭?”栾暖追问道。

  “不吃了,回去。”

  另一边,发型师和收银麻利的将铜板数核对后,摆出了一副慈善家的嘴脸向尼桑点了点头。

  尼桑得到了默许后,赶忙追出去找孟娆,没有她的车,自己身无分文可不好玩,耿直和蠢还是有一些区别的。

  三人一路无语,趁着孟娆去取车,尼桑疑惑的看向栾暖。

  “看我干吗?”没能吃到主食的栾暖,此刻心情也不算好。

  “没,没事。”尼桑被栾暖这么一凶也不敢追问。他确实没弄明白,为什么女人的情绪会转换的这么快,就在同样的地方,两个多小时前,明明还是亲如闺蜜,手挽手的走去商场。

  就在尼桑心里总结来龙去脉的时候,一个尖锐的声音刺进耳膜。

  “就是她,死胖子把咱们所以的东西丢到垃圾桶了。”说话的正是之前在同样位置,给栾暖推销面膜被当场拆穿的营销男。不过,这一次他之所以底气十足,不外乎身后的四个五不大三不粗的营销F4。一行人摆出一脸DISS你不偿命的拽样。

  老大盗名撕率先开口:“喂,胖子。我猜你平时应该都戴两块手表。”

  “什么意思?”栾暖闭上眼沉住气问道。

  “哈哈哈哈,因为你的体型横跨两个时区啊!白痴!”老二花择累讥笑道。

  “哦。”

  众人见栾暖并没有被激怒,于是又开始了新一轮的讥讽。尼桑本想出面,被栾暖低声劝阻了。

  老三门西横跨一步。没错,正是那位白天贪恋尼桑的美,几次三番搭讪而后中午在食堂门口,被一击KO的同班同学:门西。

  不过他做梦也想不到,面前的青皮男就是心中的女神。拨了拨稀疏的刘海对着栾暖发问道:“喂,一个胖子从20楼跳下来变成什么你知道吗?”

  “好无聊!”栾暖轻轻的将孟娆的一大包东西缓缓的放在地上,活动着右臂。

  “不知道是吧。来,老四告诉她!”

  “答案当然就是 死!胖!子!略略略!”老四“越作越美”摆出一张贱到骨髓的挑衅样,那画面太美,作者我不敢看。只能旋转跳跃闭着眼。

  趁热打铁,之前被欺负的营销男此刻也虚张声势道:“死胖子,赔两千块面膜钱,咱们哥几个就算了。否则,哼哼,今晚就骂你的怀疑人生!生,生,生!哎哟,哟哟哟哟哟。疼疼疼!”

  话未说完就已经被栾暖一只手握住脑袋,生生的举了起来。两条短腿使劲的蹬着空气。

  “真不明白,你们几个瘦皮猴怎么有胆子找我挑衅的。关键这冷笑话,哈哈哈,还挺好笑的。”栾暖开怀大笑起来。

  尼桑则在一旁,黑线!此刻他更愿意掉线。

  待栾暖笑完,一把将无名营销男甩出了十几米远,丧神门西同学不偏不倚的成了他的肉垫。

  再一次晕阙。其实,本该来的人是他大哥吸门,可是那家伙居然临时拉肚子,这才换成了他过来凑数字。

  一天昏两次,很好奇醒来会不会变白痴。

  尼桑自然早就认出了门西,不过,他自信凭着自己这副尊容。对方肯定认不出来。这家伙误打误撞的被栾暖砸晕,自己偷笑还来不及。毕竟对自己有印象的一共也就两个人。明显门西看上去智商在线一些。如果明天他病假缺席,自己回归男儿身的首次闪亮登场,自然更顺利些。那么多学生的名字,老师偶尔记错一两个也是司空见惯。

  树倒猢狲散,除了昏阙过去的门西。其他人瞬间消散,空气中留下纷飞的传单。

  “这帮家伙,确定不是刻意为了坑门西才出现的吗?”尼桑努力忍住笑意。

  哔哔!孟娆的车刚好到了。

  栾暖将手上的东西递给尼桑,率先钻进了车后排,尼桑规规矩矩的上了车,将东西放在脚下,试图看向孟娆点头示意,可是人家却立刻踩了油门,视而不见。

  猜测孟娆的气依旧没有消,尼桑也不再轻举妄动却又多少有些坐立不安。

  孟娆轻轻的调大了车载音量。

  “除了灯以外 我还能看见什么

  除了光以外 我还能要求什么

  除了你以外 还能倚赖哪一个

  在千里以外 在呼喊的是什么

  在百年以后 想回忆的是什么

  在离开以前 能否再见那一刻

  记得

  丑八怪咦呀咦呀哎咦哎~~,能否别把灯打开。

  谁说世界早已没有选择。………。”

  音浪太强,栾暖不晃,被撞到地上,揉了揉稀松的眼睑,又爬回后排椅背,蜷缩着打起呼!

  反而尼桑在音乐之中开始了关于这两天的回忆。他开始好奇为何首次穿上女装的自己,情绪上的转变。甚至无可厚非的还有一丝丝的愉悦感。相比较而言,男装时的自己,脾气更臭,更容易发怒。而女装时则会不经意的收敛,谨慎。

  尼桑就翻来覆去的想这神奇的源头,却也憋不出个所以然。但是可以确定的是,自己与孟娆的关系将会越走越远了。

  孟娆一边开着车,一边小声哼唱着旋律,手指在方向盘打着节拍,看似放松却又拉开了生人勿进的屏障。

  三个人一路就这样在各自的世界里貌合神离的回到了校门外。

  孟娆刚将车子熄火,一场突如其来的瓢泊大雨,却又作弄般的将他们继续困在了小小的空间里。栾暖均匀的打着鼾,车厢内另外两个人咫尺的空气僵到爆炸。

  尼桑一点一点的将眼神转移向孟娆,试探性的找一个突破口。虽然只相识了一天,可是那种真实的亲切感却情不自禁的让自己趋之若鹜。往后的日子还长,他希望两个人的关系不至于僵到这种程度。

  滋滋滋滋滋!

  两个人的眼神才刚刚碰触,尼桑便被电流打回耸样。双拳紧握在腿上,轻吐了一口气。

  放弃!

  “嗯?什么啊!都到啦。”栾暖用力的伸了个懒腰,头懵懂的撞到了车顶。

  孟娆托着腮望着车窗玻璃上重复刷新的雨滴说道:“栾暖,你睡得还真是香啊。真佩服你,到哪都能秒睡!”。

  “这叫效率,哼哼!告诉你,今晚真没白去。我现在才思泉涌,今晚决定通宵大干一场!”为了同步语气,栾暖傲娇的昂起了头。咚!又一次撞到了车顶。

  “我看要是这雨下一夜的话,咱们只得在车里通宵了。”

  孟娆的话将负能量不留痕迹的定格在车厢里。

  尼桑凭一种男人的直觉,加上一路上回忆杀的分析,总算是想通了一种自以为的可能。孟娆学姐似乎在天黑之后便会变得情绪低落。看来,跟自己是否换回男装并没有太大影响。既然如此,自己必须做点什么。

  想到这里,尼桑眼神一亮,说了句“我去拿伞!”

  没等二人反应,唰的一下,冲出了车外,消失在雨夜。

  “这傻小子,不知道这个季节,暴雨都是转瞬即逝的吗?居然这么轻易就被你坑了。”栾暖略带故意的语气说道。

  “男人不都是这么自以为事的吗?不要总把问题归结到女人头上行吗?”孟娆点起一支女士香烟,将车窗稍稍的打开了一丝缝隙。吞咽吐雾了一个来回,继续说道:“不过也托了这笨蛋的福,让我发现了那两种配方的剂量配比问题。今晚势必做出个完成品出来。”

  栾暖:“哈,我刚想说,娆娆你还挺关心那小子的。特地花那么久时间去买齐材料。原来真的只是拿他当了回小白鼠啊?”

  孟娆:“哼,不然你以为呢?我真的关心他?”

继续阅读:第16话:雨夜之后,万物生长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渣能学院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