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话: 奇葩屋里奇葩巫
浆豆2017-11-20 12:573,015

  尼桑低头擦了擦汗,沿着黑白两色鹅卵石拼凑出“进 免 人 闲 屋 葩 奇” 七个字的弯曲小路,逐字走到了尽头。

  “这是…什么鬼?”尼桑拨开尽头硕大的植被,惊吓的抬起头,手滑的司马缸砸在食不果腹的脚面上。

  奇葩屋果然屋如其名,楼宇整体成倒置状态。粉色的屋顶倒搁在地面上,烟囱成了门檐,上方倾斜的写着荧光绿色的“奇葩屋”三个字。

  看惯了乡下中规中矩的尼桑,哪里见过这种奇形怪状的房子。惊讶暂时的麻痹了疼痛感。

  不过,三秒后。

  “啊!~痛,痛痛!啊!”

  叫声引发了奇葩屋的防御系统,正对着尼桑的烟囱喷射出紫色的粘液,一瞬间就将尼桑的行动完全遏制。

  尼桑虽然是个爷们,但这恶心的粘液已经跨越了性别的忍耐力。

  “啊!”尼桑叫的更大声了,奋力想挣脱紫色粘液的束缚,可惜最后都成无用功而已。

  “哎呀呀呀啊,这不是尼桑小妹妹吗?”说话正是孟娆;只是一个多小时前,还是三刀齐刘海的黑长直发,这会却换成了巧克力色的空气刘海锁骨发。

  “你是…。”发型的变化让尼桑一下子没认出来。不过眼睛倒是一秒钟都没有舍得离开对方。

  可是这声音和迷人的香味可是记忆犹新啊。

  “哦,是你。能、能帮我解开吗。”尼桑难受的摆动着自己唯一可以行动的脖子哀求道。

  “想得救啊?叫声姐姐先。”孟娆得意的掏出一把喇叭状的奇行手枪在尼桑面前晃了晃。

  尼桑垂头丧气,表达着由衷的委屈,空有一身蛮力却从踏入校园开始就处处碰壁。他倒是不介意被这么漂亮的女孩整蛊,可是这种情况下,便求饶叫人家姐姐,那以后在学校的生活都注定悲剧。父母从小的孜孜教诲干扰着尼桑的判断。痛定思痛,要钢就钢到底,绝不能向命运服软。

  尼桑深吸口气,重新抬起了头,炙热的眼神笃定的看着孟娆。

  秒怂!

  “jie”尼桑才刚张开嘴,发出“姐”的口型。

  噗嗤~嗤!

  尼桑的嘴巴,被那喇叭状的怪枪喷了个正着,只感觉整个口腔都处在酥麻的状态,好似无数的小人在里面跳舞。有些惊悚却并不难过。

  “哈哈哈哈,太好骗了!”孟娆看到尼桑一脸懵圈的样子,笑的合不拢嘴。

  “呸,呸!”尼桑蜷缩着舌肌将口腔里的异物排出。

  尼桑这么一搞,画风更加滑稽了,就像只紫色的乌龟。惹得孟娆笑的抱着肚子蹲在了地上。

  “哟,新舍友来啦?”一个声音从屋里传来,略微偏中性的磁性嗓音让人分不出男女,唯一可以听出来的是,这个人…卡痰了。

  “还有人?我的天呐”尼桑真的要哭出来了,说好的私人独栋宿舍呢?下一个不会更变态吧。

  “咳呸!”伴随着一口浓痰的落地,一个身材肥硕,形象慵懒的巨大的身影出现在了面前。

  “孟娆,你又调皮啦?好不容易才来个新人,别又给整跑了。”此人说罢又猛灌了一大口碳酸饮料。两升容量的瓶子,在她的比例之下却显得莫名小巧,身上的T恤更像是随意拼接的床单,既宽松又亲肤,感觉好舒服哦~。

  “哈哈哈,栾暖。没事,没事啦。尼桑小妹妹知道我是开玩笑,不会有意见的,对吧?”孟娆朝着尼桑抛了个媚眼。

  好不容易吐干净的尼桑,在美色面前无奈的点了点头。

  “我是小弟弟,不是小妹妹!”尼桑喃喃的纠正道。

  “嗯,是挺小的。”栾暖瞅了一眼比自己矮小十多公分的尼桑*说道。

  “呼,那现在能放了我吗?”尼桑不想就这个话题继续下去。

  “闭眼!”孟娆说道。

  “你又想干什么?”尼桑这次死也要死个明白。

  “笨蛋,当然是用帮你解除禁锢凝胶啊,小小年纪想什么呢?”孟娆随即给栾暖一个眼神。

  尼桑欲言又止,心想:“我就是没多想,才被你一而再再而三的折腾吧。”

  哗啦啦!!!

  伴随着二氧化碳挥发的一阵晶晶亮透心凉!尼桑总算解脱出来。睁开眼正看见栾暖心疼的舔着,已经空荡荡的碳酸饮料瓶口。

  “什么!?”摸着全身湿哒哒,粘唧唧的液体,尼桑浑身汗毛都竖了起来,拼了命的甩着身体。

  “当当!欢迎加入奇葩屋!”孟娆上身微倾做出欢迎状。

  栾暖则在一旁毫不配合演出的仰着头张着嘴,试图倾倒出最后一滴饮料于舌尖。

  这个欢迎方式还真是,特别的让尼桑哭笑不得。甚至都忘记问为什么出来的都是女性。

  拿出一条由十八种颜色拼接的毛巾,简单的擦拭后,尼桑背上两大包行李,抱着司马缸跟着孟娆走进屋内。

  栾暖则豪迈的摆动着两百多斤的身体奔向了校园超市。

  “哇,好滑啊。”尼桑惊叹于木质地板的光滑,差点摔了一跤。

  “小心点,走廊每天都会打蜡!”孟娆习以为常的走在前面。

  “喔。那个,刚刚你往我嘴里喷的是什么?”尼桑还是有点心有余悸的用手擦了擦嘴唇。

  “哈哈,放心吧,那只是液态的跳跳糖而已,对身体没有坏处的。”孟娆随意的将头发拨于耳后。

  “跳跳糖?什么鬼东西?吃了会跳吗?”尼桑还是不解的问道。

  “一种糖而已,安啦。”孟娆惊讶于尼桑的无知,也懒得过多解释。

  尼桑想起之前的毒气溜溜梅,依旧倒吸一口凉气。不过好在身体并没有感觉什么异样,或许城里人都是这么打招呼的?看着孟娆那美丽的背影,心想着,这个女生或许只是和表妹一样调皮了点,心眼并不坏吧。

  “呐,这一层全部是我的实验室,没什么事的话千万别进去,不然后果自负哦。”说完孟娆自然而优雅在尼桑面前转了半圈面向他。

  看的尼桑头直点“嗯,嗯,嗯!”

  “可是这里怎么写的是三楼?”尼桑指着楼层牌不解。

  “因为咱们奇葩屋是本末倒置的,所以记住哦,这里是三楼呀。别走错了哦,哈哈哈”

  “喔!”

  “楼下是?”尼桑好奇的看向朝下的楼梯。

  “楼下是另一个舍友的,她呀,是个自闭的网络小说家,还是超爱干净的强迫症患者,为了让小说吸收天地之灵气,她常常躲在地下室创作,你就当她不存在就好。”

  “咦?不是说本末倒置吗?那不该叫地下室,应该叫楼顶吧?”尼桑自作聪明的尬道。

  “嘿嘿嘿,你嘴里跳跳糖吐干净了是吧,是不是又想尝尝其他口味的溜溜梅了?”孟娆的音色突然变得阴冷起来还刻意放低了分贝,就像童话故事里的巫婆。童话里骗人的,或许只是巫婆的外表,现实中巫婆也是可以很漂亮的。

  空气一瞬间结冰,尼桑半张着嘴巴却不敢吱声,默默跟着孟娆上了二楼。

  “这一层是刚刚在门口和你见过的栾暖的专属楼层,她是个游戏达人兼形象设计师;所以有一半的房间是游戏室、另一半是造型工作室,同样的不要乱闯哦!”孟娆又热情的开始了介绍。

  “额…”听到栾暖居然是形象设计师,尼桑十分诧异,本想吐槽,可是想到自己也曾被人家先入为主的当成过乞丐。初来乍到还是不要多嘴的好,更何况也不知道哪一句没把握轻重,又唤醒孟娆体内的巫婆;话到嘴边还是咽了回去。

  “怎么了?”孟娆看着心理活动中的尼桑。

  “嗯,没什么。那最上面那层就是我的了吧?”尼桑生转话题,突然想到自己居然可以住一整层的宿舍已经迫不及待参观了,也终于能找地方放下这沉重的行李和司马缸了。

  “哈哈哈,你想多啦。楼上才是咱们的集体宿舍,四个人公用的哟!”孟娆带着难以抗拒的甜笑将脸凑近尼桑,她确实很喜欢挑逗蠢萌学弟为乐趣。

  “什么?不是吧!”尼桑惊吓的嗓门都险些破音,一大坨口水不偏不倚的溅到了刚好凑过来的孟娆脸上。

  嘶!尼桑倒抽一口凉气,有种捅了马蜂窝的预感。

  “过来!”孟娆此刻面无表情的用食指对着尼桑勾了勾。

  “干…干嘛”尼桑紧张的把僵硬的身体慢慢转向孟娆。

  “眼睛闭上!”孟娆下达了新的指令。

继续阅读:第5话:少年的闺房?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渣能学院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