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话:明日之子?不存在的
浆豆2017-11-20 12:563,055

  剩下的盛夏。

  眺望远处,一程飞流直下三千尺的崎岖上坡路,一辆残破的三轮车,倔强的父亲满载着儿子求学的欲望反重力的冲了上去。

  “桑儿,我跟你爹就送你到这了。给!”话还没说完,慈祥的母亲已经难忍泪滴,一双满是老茧的手将行李递给儿子。

  “娘,您也保重身体。”尼桑温柔的看着母亲背去的侧脸,旁光里似乎出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

  “爹…爹…我说,爸!!!”

  “孩儿他爹!!!”母亲也发出了一声歇斯底里仿佛来自地狱深渊的呼喊声。

  男人的情绪,永远都是习惯埋藏在心里更深处;尼桑的爸爸正是这种深情厚谊之人,况且骑着半个座垫的三轮车赶了三天三夜,以至于…晃神了。

  “嘭!!!哐!!!”三轮车撞在了学校围墙上。前轮完美了包成了饺子状。

  学校保安果断的献上了膝盖,惊叹道:“这是要骑着三轮车上天啊!”

  一张大写的难堪脸转了过来。只一秒高挺的鼻梁便被一只粉拳轰进了鼻腔。

  “孩儿他妈我错了!…。”可怜的桑爸用力把鼻子顶回了原位。将手掏入怀中。

  “臭小子,这是第一学期的学费。后面的就得靠你自己想办法了”

  温暖,破旧,腥臭的一叠参差不齐的钞票妥妥的托付到了尼桑的手中。本没有那么沉重的钞票却忽然如同巨石一般的沉重…

  “爹,这…这一大罐子又是什么啊?”尼桑有点欲哭无泪,小臂不停的打着哆嗦,好不容易才将车上的一口缸捧了起来。

  父亲并没有回答,而是弯下腰努力的将车轮掰回去,让弧线看上去自然一些。

  “桑儿,这是你爹每次进城要饭,哦,不,是进城帮人送货的时候省下来的饭钱,就当是这学期的生活费了,孩儿啊,要知道这每一个铜板都来之不易啊。希望你以后每次看到他们就想起劳动人民的辛劳,早日拿到文凭找到好工作当上CEO迎娶白富美,成为明日之子。那…咱们村也有望脱贫了。”

  尼桑的下巴张的丧心病狂,努力的把目光从母亲泛着泪光的双眼之中移开:“娘,咱说点别的吧。你们是不是忘了点啥?比如…表妹?她…不是一起…来…”

  话还没说完,小三轮已经飚出去数十米,麻溜的带走一地尘埃。只剩尼桑一人独自望着二老的背影咽下没说完的话,站在两个破麻包旁,手里还捧着个缸,缸上面用小刀刻出极丑的“司马”二字,半边脸动次打次动次次打次次,抽搐的很有节奏感。

  打开现场周边环境音效,天空飘来各种吐槽:

  “哎哟,不错哦。请问你还有没有freestyle?”

  “啧啧啧,这穷酸样也上咱们学校。”

  “爸爸,爸爸,这个哥哥好帅啊”“孩子,爸爸明天就去帮你治好眼睛。”

  A:“咦,这个拾荒造型很潮啊,哥们,今天晚上的迎新会要不模仿一下?”

  B:“那你还缺个滑板鞋。”

  长呼了一口气,尼桑转过身望着学校大门。四个金色大字在阳光的映衬下闪着刺目的光辉。只是,这光反的实在太厉害,以致于压根看不清写的是什么。

  阿西吧,尼桑将司马缸(注意:是司马缸不是司马光)垛到一边,从随身的补丁牌挎包内掏出一副至少有一片是完整的墨镜,单眼聚焦总算是看到了魂牵梦绕的学校大名:“乐可学院”

  只是那个“可”字,怎么看都比其他三个字要小一号,矮一些。就好像…上面有什么偏旁被扣掉了。

  尼桑的眼神笃定了起来,果然是旺都的名牌大学,校名都设计的这么别具一格。今天,我就是正式成为一名大学生。父亲,母亲,我一定…

  等等,一个带着恶魔口音的人从尼桑心底发出了邪恶的呼唤。

  钱在我手上,钱在我手上啊!!!

  尼桑此时的嘴角已经裂开到了后槽牙,眼中闪着璀璨的光。脑海中充斥着无限的美好,这么多钱,可以实现儿时那么多的梦想,泡雪碧澡,吃有肉的馒头,买一辆拉风的两轮车,就这么想着想着,眼泪止不住的从眼角流进了笑裂开的嘴角里。浑然不知一个即将到来的擦身而过。

  “哟,谢咯”呼啸而过的一阵黄色清风,黄毛小子顺便也带走了尼桑手中的“学费”,不管尼桑中途YY了多少种“学费”的用途,现在…它都只是,别人的了。

  “啊!!!”尼桑头发都惊的竖了起来,手忙脚乱的扛着麻袋顶着缸;一路狂追前方在平衡车上的小子。一边追一边还在奇怪,这小子脚下得是什么鬼东西,难不成是哪吒的风火轮?可是也没冒火啊,管你是什么轮,爷跟你拼了。哇呀呀呀呀呀!

  只见尼桑脚下踏出的每一步都冒出蒸汽一般的气息,渐渐直逼小黄毛。

  如此强悍的你是风儿我是沙的无限追逐感。

  小黄毛只觉菊花一紧惊愕道:“嚯啊,居然有此等操作,这家伙是人类吗?”

  心疼的按下了超速按钮,嘀咕着:“真它母的烧钱啊…”

  随后大叫道:“不要命的都给我让开,让开啊!”“错了,要命的都给我让开啊!”

  原本迫近的距离又迅速的被拉开了,一股绝望的失落感重重的压在尼桑的身上,想要继续追赶,脚步却不听话的渐渐慢了下来。劣制的鞋底此刻已经无法完整的包裹住脚底了。实在力不从心了。但是作为一个人类,能够极速的奔跑数公里

  尼桑双手撑膝大口的喘着粗气,脑门上大滴的汗珠顺势低落。一想到父母东拼西凑辛苦攒下的学费,就这么莫名其妙的不翼而飞了,难道是自己YY的想法遭到天谴?

  不对,这摆明了就是抢劫啊。

  “你的良心都不会痛吗?”万念俱灰的尼桑用最后的力气说罢;干脆就一屁股坐在了校园大道的地上,要不是这地面铺的鹅卵石太各应了,估计他躺下也是很正常的。只是他这一身破烂装扮往这一坐着实惹眼。不说这乐苛学院虽不算首屈一指的公立高校,但好歹也是三大私立学院之一啊。这有钱有背景的学生也不在少数。瞬间引发了围观的热潮。

  碎碎念的吐槽声随着人群的聚集,越发频繁,越发吵闹。

  “起来,你个臭要饭的,此等地方怎是你一个乞丐可以进来的!”一个手拿警棍的安保人员挺着个大肚子,五颗扣子只随性的扣上了三颗,甩着一脸横肉的叫嚷道。

  绝望,失落到了极点。尼桑连抬头的力气都没了。脑海里一片空白。无数个小人在颅腔内念叨着:“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哟呵,没长耳朵是吧。”保安踢了踢尼桑身边的麻包袋。“赶紧给我麻溜的滚蛋”

  尼桑依旧沉浸在“怎么办”之中,周围吃瓜群众,带着讥笑的面容拿出手机,记录着他们认为可以分享到朋友圈,提升自己人气的八卦视频。

  保安大哥对于这种胆敢挑战自己职业权威的歹徒,忍耐程度已经到达极限,纵然他的极限其实一向吹弹可破。

  右手高高的抡起钢制警棍,一双怒目瞄准了尼桑的额头照直砸去。

  “住手!”“等一下!”一男一女两个完美演绎一声部和二声部的嗓音,同时响起。

  但是说时迟那时快,那时没有东京快,箭已离弦又怎能收的住呢?闷响一声,硬生生的砸弯在了尼桑头上成了“几”字型。

  尼桑被这一砸一脸蒙圈的从纠结中清醒,望向保安大哥抽蓄的横肉。

  周围吃瓜群众纷纷发来弹幕贺电。

  “我去,这小子是金刚铁臂葫芦娃啊?”

  “你不知道,我刚才就看见了,他跑起来贼快了,脚下还带着风。说不定装备了六星满速御魂,总之肯定不是一般人”

  “赶紧发送视频,哟呼。这哥们要成网红啦。”

  收!!!

  “你没事儿吧?你没事吧?请你吃颗溜溜梅”一席乌黑发色,三刀齐刘海,长度及腰的美少女弯下身,将一颗话梅递给尼桑。自带融化所有男性的甜甜微笑,洁白的裙摆自然的随风散开。

  尼桑此时胸口发出“哐哐”的撞击声,念想着,这就是先苦后甜吗?幸福哐哐哐的来砸门了啊?丘比特你什么时候学的万箭齐发,还全射中我一个人身上了?一张花痴的表情定格在廉价的面容之下。情不自禁乐不可支的张开了嘴。

  “不要吃!”刚刚同样发声阻止保安的男子大喊了一声。

继续阅读:第2话:防火防盗防校花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渣能学院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