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话:镜中人
浆豆2017-11-20 12:583,016

  “真是个磨人的小妖精!”孟娆打趣道,刚准备转身上楼,门外的沐暮头上屏幕里又出现了一段文字。

  “后上楼发现异物,一并弃之。”

  孟娆略带抽搐的将头转回房间内。

  还没等她开口,尼桑透过发丝的缝隙似乎已经看到了孟娆的表情,猜到了大半。

  “那快帮我捡回来呀!”尼桑带着哭腔的埋怨着。

  “不是不想帮你捡,沐暮是昨天夜里丢的,每天早上七点准时有人清理垃圾桶。现在已经快八点了,渣都不剩了好吗。”孟娆摇了摇头。

  “怕什么,衣服而已,我那里多的是。”栾暖及时作出了暖心发言。

  “对啊,我怎么忘记啦。还是我们大设计师栾暖细心,尼桑君我们去楼上帮你拿衣服,你趁现在清理一下吧。”说完,孟娆似乎想到了什么一下子欢愉起来,带着其余二人走了出去,关上了已经没办法完全合上的门。

  等到确切的听到上楼的脚步声后,尼桑这才放松的从地上爬起来。

  “这个房间原本应该也是洗浴室,后来才被孟娆改造的,真是倒霉,长的这么像,搞得我哪壶不开提哪壶了。”

  尼桑很不顺手的将厚实的乱发披在后背上,弯腰打开了水龙头洗了把脸。

  “呼!”冰凉的触感让尼桑一下子舒畅了几分,只是抬头看向镜子的那一刹,差点把自己的魂吓没了。

  “哇啊啊啊!”尼桑此刻心脏都提到了嗓子眼,再用点力说不定都能吐出来。

  镜子里的人乱发披肩,整张脸上无论是眉毛还是睫毛和胡须,哪怕是一丁点的汗毛,都找不到任何存在过的痕迹。尼桑扶着水池边试探性的对着镜子做了几个表情,镜子那面好似无相怪人的脸居然……同步了。下一秒的尖叫,闻着伤心,听者流泪。

  “这,这玩笑开大了吧。我昨晚难不成中了邪?”说完尼桑有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体的其他部位。身后那只身无毫毛的小白鼠的情况完全复刻到自己身上。现在自己除了头发,其余部位干净彻底。

  一连串咚咚咚的下楼声。

  栾暖隔着门喊道:“喂,小子,衣服帮你放门口了。穿好赶紧出来,别墨迹。还有半小时就要上课了。”

  “嘻嘻嘻”“嘿嘿嘿”的笑声在门外响起。

  “哦”尼桑此时哪还有心思上课,一只手将门缝拉开,一把将衣物利落的拿进屋内。

  房间内安静了3秒后。

  “什么鬼啊,神经病啊你们,这拿的什么衣服,让我怎么穿出去啊!”尼桑气急败坏的鬼叫着,将一条纱质的漏肩连衣裙脱了下来,嫌弃的丢了出来。

  “小子,你居然质疑我的搭配?质疑我这个奇迹暖暖的骨灰级玩家的能力?你出来,我保证不打死你。”栾暖最引以为傲的能力被轻易践踏,顿时青筋暴起。孟娆和沐暮赶紧拉住她。

  “喂呀,你就先凑合穿了再说吧;咱们这里是女生宿舍。嘻嘻嘻,快穿吧,别着凉了。”孟娆思想工作做到一半,没忍住笑出声来。

  “不行,这个我绝对不会穿,再帮我找找其他的。”尼桑倔强的坚持着。

  “呼呼,我就说吧。”孟娆小声的说道随即转向隔壁实验室里。

  过了一会,将另一套衣裤塞进了门里。“呐,这是能找到的最中性的了。”

  可是尼桑看到后又吐槽道:“这图案也太娘了吧,还有这短裤也太短了吧。这味道,是多久没洗了?”

  “啰嗦死了,那随便你吧,一会我们都去上课咯,你就一直光着屁股躲着吧。哎呀呀,新生第一天就旷课。啧啧啧!学分、奖学金什么的拜拜咯。”孟娆说完跟栾暖和沐暮使了个眼色,假意离开。

  果然,没走出几步,里面传出了尼桑妥协的声音,他没办法辜负能来这求学的那一份艰难。

  没过多久,一个上衣穿着两边短袖卷边设计,胸口印了个粉色爱心的白色T恤,下身配了条低腰的淡蓝色磨边牛仔短裤,披头散发的尼桑拉开了房门。

  三人听见了声响回过头了,强忍着笑意。

  “不错啊,挺好的。”栾暖上前看着尼桑,职业病的做出了一些调整,将T恤的前衣长稍稍的塞进了裤腰内,又退了一步看整体效果,不巧看到了尼桑的面部。

  “嘿呀!你小子搞什么鬼?毛呢?”栾暖大惊失色。

  “我,不知道啊。怎么睡了一觉就成这样了。”尼桑叹着气,远看就像一个有着什么粉红色心思的少女。

  “我的天哪,你还真是免费的就不客气啊。”孟娆心疼的冲进了房间。晃了晃手中的瓶子。

  “那里面不是洗发水和沐浴乳吗?我看表妹用过,呸呸呸,我是说我在表妹家用过。”尼桑不解的问道。

  “我大半个月的心血啊,你连一滴都没剩啊。呜呜呜呜”孟娆有些崩溃蹲在地上,试图找到一些残留。

  “额,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尼桑看向栾暖。

  栾暖摆了摆手:“估计是孟娆的新发明吧。”

  “你…没事吧?这两个瓶子装的难道不是洗发水和沐浴乳?我现在的状况是不是和两个瓶子里的东西有关?”尼桑走上前关心的问道。

  “我要杀了你!!!”孟娆突然爆起身掐住了尼桑的脖子。

  “有话好说,有话好说,姐!姐!”面对女孩尼桑又不好用力反击,只得扯着嗓子求饶。

  栾暖见状赶紧将二人分开,她深知孟娆失控的时候多可怕。

  “好啦,好啦。没有了就再做呗!娆娆冷静点,冷静点。”栾暖劝解道。

  “是,是,是。”尼桑连忙在旁边应声道。

  栾暖和尼桑你一言她一语的劝解着,总算让孟娆平静了下来。

  看着尼桑那满脸无毛的无辜状,孟娆又噗嗤一声笑了起来,大笑了许久才慢慢恢复正常。

  “你说你是不是活该?让你别乱进,你还进。浪费了我才研发的急速长发剂和极速脱毛乳”孟娆用手将尼桑遮挡的头发梳于脑后,仔细的看着他的脸温柔的说道。

  “我昨晚喝多了,加上你们这三楼和一楼标识是反的,所以才会…那,有没有办法?”尼桑此刻也是悔青了肠子。以后看到免费的绝对不能放肆了。孟娆和栾暖的翻脸速度也是让他忌惮不已。

  “办法嘛,现在真没有。就算重新制造也要大半个月,不过这东西我没有在人身上试验过,或许没几天新的毛发就能长出来。这几天,你就暂时忍着呗。”孟娆站起身将两个空瓶子放回原位。

  “啊!!!这怎么行,我这鬼样子怎么见人啊!”尼桑着急的也站了起来,因为脸上无毛的关系,怎么看都觉得是个面目可憎的反派。

  “我去换衣服了。栾暖,小尼桑交给你了。”孟娆调皮的用手缕了下马尾,摆出一副事不关己的状态,走出房间。

  “呵嘿哈哈!”栾暖发出怪异的笑声,单手一提就将尼桑抗于肩上。

  “喂,你又干嘛?”尼桑使劲想挣脱却无果,似乎感觉自己的力气变小了。

  栾暖道:“别乱动,时间不多了,上楼帮你收拾收拾,让你这鬼样子恢复人样。”

  到了二楼,栾暖粗暴的将尼桑一把丢在了化妆镜前的椅子上。警告着:“闭上眼,坐好了别乱动,时间关系,头发就不剪了,简单帮你编一下。”

  话刚说完,只见栾暖眼神犹如绝世高手般闪亮起来,动作灵巧且游刃有余,那些眉笔啊眼线笔啊粉扑啊睫毛胶啊什么的,在尼桑的脸上游龙戏凤一般活灵活现。不一会的功夫尼桑那缺失的眉毛,光秃的睫毛都毫无违和感的重新出现。

  一个自然清新的裸妆悄然呈现。那一头蓬松的长乱发也被栾暖巧妙的编成了简单的骨辩,露出了饱满的额头;与妆容相得映彰!再配上那白皙嫩滑的四肢,两个字:完美。如果非要在这份完美上加一丝瑕疵,恐怕就是那干瘪的胸围了。

  尼桑看着镜中人,一时间晃了神。慢慢抬起紧张到有些瑟瑟发抖的右手,轻轻的碰了碰自己粉嫩Q弹的脸蛋,又捏了捏卷翘的睫毛。

  “这…是我吗?是我吗?我吗?吗?”情不自禁的发出了来自灵魂深处的混响。

  镜子中那张自然又不失精致的脸庞,既熟悉又陌生,再配上少女气十足的粉心T恤和短裤,活脱脱纯天然阳光少女一枚,换了谁有如此翻天覆地的变化,都会糊涂吧。

继续阅读:第8话:纳尼?女装上课!!?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渣能学院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