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话:一夜三千烦恼丝
浆豆2017-11-20 12:573,000

  “奇怪,人都去哪了?”一下子周围这么安静反倒有点不习惯。

  尼桑看了一眼通往地下室的楼梯,想了一想并没有继续,径直走向了大门口。

  因为奇葩屋的四周都是被绿植环绕,到了晚上,带着青草味的微风扑面,虫鸣之声不绝于耳煞是舒畅。尼桑不自觉的多走了两步出了门,伸了个大大的懒腰,门悄悄的关了起来。

  这门一关上,尼桑慌了,想起自己并没有钥匙。本想大喊应门来着,突然想起白天时的紫色凝胶,仓皇的将手收了回来。看来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或许运气好,能下一个转角遇见她们。

  从鹅卵石小道走出来,环顾下四周,远处东边一闪一闪的亮光引起了尼桑的注意。

  迎光而去,大概走了十分钟,鼓动声渐响,激光柱四射,尼桑想到了铁老师最后的一句话。

  “没错,那边应该是迎新会。”尼桑似乎已经闻到了食物的味道。

  说起这历届的迎新晚会,莫不是欢声笑语、掌声雷动、精彩纷呈、龙腾虎跃。这一届更是推陈出新的搞了个鸡尾酒自助餐。这主意正是那个铁巾的二叔铁白目怂恿的。建议增收百分之五的学杂费,羊毛出在羊身上,这样既丰富了内容又能给学校小赚一笔。铁白目作为筹划人,从中自然也是以次充好的狠赚了一笔才是真正的目的。

  可是哪怕是以次充好,对于尼桑来说也是眼睛放光的饕餮大餐啊。确认了免费、不限量等字眼后,尼桑撸起袖子大快朵颐起来。节目什么的滋当是背景音乐罢了。

  “What's up, man,小货滋,腰不要肠点着个?”一个外籍调酒师用着蹩脚的国语向尼桑发出邀请。

  “嗯?这绿色的是什么味儿?”尼桑刚好吃的太急,需要喝点什么。

  “气屁果”老外在胸口比了个圆。

  “苹果?apple?”尼桑确认道。

  “YEAH!”调酒师竖起了拇指。

  尼桑浅浅的尝了一口,淡淡的苹果香氛顺着味蕾滑入食道,感觉真的不错,果断一饮而尽。

  “这个红色的呢?”毕竟一杯也就一口的量,尼桑显然不够,又大声的询问道。

  “写信骂你(血腥玛丽)”外国人手胡乱的比划着。

  “骂我就骂我,还写信骂我,小样。就要它了”第一杯下肚后,尼桑明显浪了起来。又是咕嘟一口下肚。

  因为这鸡尾酒的都是甜滋滋的,口感确实不错,尼桑误以为都是些五颜六色的饮料,一口一口接一口的连灌了好几杯下肚。只是这劣质鸡尾酒本就是酒精勾兑的,极易上头。

  “嘿!”一只手重重的突然拍在了感到有一丝头晕的尼桑肩上。

  “哈哈哈,是你们啊。”

  尼桑眼珠打着转抬头一看,来的正是孟娆和栾暖以及一个头戴着小型LED屏幕的陌生女孩儿。

  “要不要一起喝一杯?可好喝了。”酒精确实是冲淡一切拘束的良药。尼桑跟着现场的节拍摇晃起来。

  “不了,太晚了,我们先回去了,你就一人玩饮酒醉吧。这是钥匙,少喝点,结束了自己回去吧。”孟娆扯着嗓子跟音箱较着劲。

  “那要不一起回去吧?我保护你们!”尼桑将钥匙塞进口袋,雄赳赳的站起身。

  “需要吗?”栾暖一手按住尼桑的头,硬生生的将他按回了椅子上。

  “额!”尼桑回想起上午被人当小鸡仔玩弄的画面,不再多言。

  “走了,这是属于你们新生的迎新会,好好玩儿吧。拜拜!”孟娆用一个甜到爆的微笑作为ending。

  看的尼桑眼睛满是小爱心。

  孟娆一行人走后,尼桑化yy为食量,继续穿梭在美食与美酒之间,浪里个浪呀,浪里个浪。他的一身穷酸造型自然也不会有哪个不长眼的会主动与之搭讪。

  待到尼桑实在塞不进任何一点食物,哪怕是一滴水的时候。神志已经开始不清,斗转星移了。绷紧着最后一根弦,拽紧钥匙,慢慢的挪回了宿舍。

  钥匙在锁眼里调戏了许久才终于打开。

  “一楼是孟娆的不能进,二楼是栾暖的不许进,三楼是宿舍可以进。”尼桑醉醺醺的默念着孟娆之前的嘱咐。一束月光刚好照在了楼层提示上。

  “咦,这么快就到三楼啦。呵哈哈”尼桑呆呆的看着,傻笑了一会。似乎遗忘了什么重要的事。

  呜呃哇!!尼桑刚提起脚便稀里哗啦,吐的满身都是。

  擦了擦嘴,迷迷糊糊的索性将衣服边走边脱,佝偻着身体东摇西晃的走进了走廊的尽头。他原本以为是公共浴室的地方。

  白驹过隙。

  一缕刺目的光线透过波纹状窗户玻璃,将一个赤身裸体长发遮面的人暴露于无形之中。

  咚咚咚!咚咚咚!

  哼呵啊!!!尼桑被刺耳的叫门声惊醒。不自觉的发出了一声类似猪叫的声音。睁开双眼却仍是漆黑一片,习惯性的打算用手去揉一揉眼睛。一丝如同昨日在校务处外卫生间的冰凉落空感再次上演,只是这次似乎不需要找什么借口了。

  乌黑的长发乱糟糟的缠绕在光滑的似乎能反光的胸前,尼桑慌忙用手去扯开那遮住视线的头发,却痛的眼泪都飚出来了。

  “什么啊!!!!这头发怎么回事啊!”尼桑失声的大叫起来。

  “开门啊,你快开门啊!谁让你跑进去的,快开门!”孟娆在门外叫着。

  尼桑擦去眼角的泪滴准备站起身开门,却看见一小撮睫毛跟着手指顺了下来。此刻眼眶有大多眼珠瞪的就有多大。

  “啊!!!这又是什么鬼啊!!!”再次失声叫起来。“一定还在做梦,一定是做梦。闭眼,睡觉!”

  嘭的一声,实在憋不住气的栾暖一脚将反锁的门踹开。

  “一个人反锁在里面叫什么叫啊!要死啊!!!!啊!!!鬼啊”栾暖本想冲着尼桑一阵咆哮,却被突如其来的诡异画面吓到失声。情不自禁的接着又是一脚,将尼桑踹飞在墙角。刚好砸在两个铁笼旁边,惹的里面的两只实验小白鼠一阵乱窜。奇怪的是,一只身无毫毛,而另一只却好似披着白色的长貂毛。

  “啊!!你…”孟娆接近着冲了进来,看到尼桑这惨况刚准备责骂为何闯进自己的实验室里。结果被那光溜溜的身体弄的脑袋放空。

  “别紧张,别紧张,是我,是我啊!”尼桑赶忙用手遮住重要部位,哭丧着脸。

  “我去!是新来的小子啊。吓了一跳,还以为是后山的野人呢。”栾暖听到声音才搞明白,越过肥硕的肚皮看了眼自己的脚尖。刚刚那一脚一般人可是非死即伤啊,这小子倒是骨头够硬的。

  “喂,你怎么搞成这幅德行了。”栾暖说完看向另一侧。“孟娆不会又是你的什么新发明吧?”

  “额,这个嘛。确实是还在研究的生物科技啦。可我也没想到,这小子怎么好端端的跑到这里来。嘻嘻!”孟娆吐了吐粉色的舌头摆出一脸无辜状。

  孟娆的身后还站着个一身连体卡通睡衣的女孩儿,很是萝莉,身体在门外只露出半个脑袋在屋内看着,头上戴着的发卡LED小屏幕滚动播放着“辣眼睛”三个字。

  “嗯,我看这小子昨晚八成是喝大了。误把你这里当成咱们楼上的浴室了。”栾暖摸着Q弹的双下巴分析道。

  “喂,能不能先帮我拿件衣服再说?”尼桑尝试着用这陌生的长发遮住身体。

  “嗯?你衣服在哪?我们没看见啊?”孟娆后脑的马尾旋转一圈也没看到尼桑的衣物。

  “等等,我想想…”尼桑沉思了片刻,努力把碎片记忆重组起来。“我记得,我昨天进门之后,没过多久吐的到处都是,我应该边走边把衣服都脱在走廊上了。”

  “可是走廊上没有啊,啊!!!我想起来了,沐暮”孟娆把头转向门外的女孩儿。

  沐暮赶紧低头用手机输入着文字,不一会头上的屏幕出现了以下内容:

  “昨晚码字两三点,途径走廊脏乱臭,洁之!”

  “那他的衣服呢?”孟娆追问道。

  “不知谁人弃破烂,丢之!X_X”

  “呵哈哈哈”孟娆尴尬的对着尼桑笑了几声。

  尼桑似乎也听出了不对劲,赶忙说道:“那,麻烦帮我去楼上宿舍的布包里拿一套干净的给我吧。”

继续阅读:第7话:镜中人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渣能学院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