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剔骨还肉
晴川2017-09-10 16:242,713

  大雨不停地下。

  素霓站在屋顶上,整个人象站在水里一样,水顺着他的面孔哗哗地往下淌。虽然风雨声很大,他那超级敏感的听力,还是能听到父母的对话。

  啊,他是……他们的儿子,只是,只是,他真的不太一样,是石燕品,石燕品是什么东西?

  不过,那都不重要了。

  他没想到神仙真的要杀死他所有的族人。怎么办?

  老爹说要杀了他。

  他能打败每个神仙,却无法找到神仙,神仙只是呼风唤雨就能杀了他们所有人。即使杀不了,也会毁掉他们的家园。

  怎么办?

  素霓痛苦地发现,他不知道,他连怎么找到青龙舰队也不知道。人家可能在千里之外动动手指就灭他一族。

  妇川已经披挂一身蓑衣,要出门。

  素霓从屋顶跳下来,伸手:“把那个向神求救的东西给我,我去求救。”

  妇川一惊:“你怎么起来了?”

  素霓仰起头:“我跑得比你快,给我吧。”小面孔上湿漉漉的,微微闪着光,他的眼神看起来悲怆又苍桑。

  妇川想了想,慢慢拿出通信器,告诉素霓:“找到无云无雾的地方,按下这个钮,会有一道蓝光直上天空,这里有一个圆的象眼睛一样的东西,对着它说话,会传到神仙那里。”

  素霓点头,手指南方:“我会爬上中条山,如果,青帝来了,告诉他们,我在山顶。”

  妇川沉默。

  素霓轻声:“爹爹是首领,不能为我一个人,不顾举族百姓的性命。”

  妇川缓缓点头:“我知道。”

  素霓转身扑进大雨中,转眼间已经消失在一片灰蒙的天地间。

  头鱼慢慢从黑暗的屋子里走出来,站在妇川身边:“他都听到了。”

  妇川轻声:“他是个好孩子。”也许,是这世上唯一敢反抗神仙的人。虽然,可能是无知无畏。神仙当我们是刍狗,我们却不敢反抗,有时候,我们知道的让我们懦弱。

  天到午时,下人来报:“黄河涨水,要淹过来了!”

  头鱼长叹一声:“告诉所有人,半个时辰后往山上走。”

  这雨太大了,来不及了。

  妇川平静地指挥下人把所有收拾好的东西装上牛车,第一队牛车已经开拨。

  天空中忽然传来一声惊雷般的声音:“头鱼!你还不把凶手的人头交出来吗?”

  乌云之下,好象有一团更黑的云。

  黑色的天,撑起一片无雨的空间,那块空间的四周,却象瀑布一样,大雨如倾。

  头鱼缓缓走出去,在空地中央,站住,大雨在他头顶倾泻,他在风雨中一动不动地站着。直到一个银球飞到他面前,头鱼看着那个银球,银球发出声音:“你要眼看着你王国整个沉到水底吗?”

  头鱼跪下,缓缓道:“那孽子,自知罪孽深重,已经逃走。上仙看在百姓无辜的份上,容我替他偿命。”长揖叩首。

  阎开明要气炸了。

  黄河快要决口了,当然他们把凡人当狗一样,可是虐杀一大群狗,也不是一个正常人该做的事啊——虽然他被狗咬了一口。所以,他在黄河决口之前,又跑来威胁一下。

  结果头鱼把儿子放跑,自己要偿命,你死不死干青帝啥事啊?你死了,你儿子活着,你儿子还不变疯狗死命追着他咬啊!

  阎开明冷笑一声:“既然你爱惜儿子,私藏凶手,就看着家园被毁,看着你的族人一个个死在你面前吧!”

  一连串惊雷,然后只见一个巨大的闪电从天而降,正击中院里一棵大树,一声可怕的巨响,暴起一团火光,旋即被更大的雨势浇灭了。

  妇川回头看看倒地的大树,看看跪在地中央,一头泥水的丈夫,上前一步:“素霓在山上,我知道他藏在哪里!”

  头鱼猛地跳起来,一把将妇川拉到身后:“我给你们带路!”我擦!这个猛女人手握尖刀,特么,你儿子弑神,你也要再来一次?那咱们不全死定了?就算要来,也是我来!

  远处一个冷冷的声音:“不用了,我回来了。”

  二千米的山,百十里的山路,一来一回,二个时辰。素霓跑习惯了,猴子累了,他也不累。一直跑到最高的山顶,依旧乌云蔽日,再高的山,就得是几百里外了。素霓担心父母,直接跑回来了。

  他们都还在。

  只是,有点冷。

  父母大人,你们争啥呢?

  妇川暴喝一声:“你还不快去杀了孽子!要等他跑了吗?”你特么快跑啊!跑了谁追得上你?

  素霓明显听不懂,站那儿没动。

  妇川气急败坏,转头向天空大叫:“素霓在这里,上仙要杀要剐只管动手,他再跑了,不是我们的责任,他跑得快,我们追不上他……”声音已哽咽,我特么怎么生了个这么傻叉的孩子,话都说到这儿了,他还站那儿不动!他才五岁,再聪明,也只是个孩子啊……

  素霓没跑,还上前一步,好象想看看,这疯婆子真是我亲妈吗?

  头鱼当然知道老婆啥意思,不过苍天在上,眼看着他呢,他也只得,拔出宝剑:“素霓,你犯下大罪,祸及父母和族人,我,我,我只得……”

  一剑砍过去,素霓闪身,劈手夺下宝剑,反指头鱼咽喉,头鱼大惊:“素霓!”

  素霓扬声:“青龙你听着!老子一人做事一人当!我剔骨还父,割肉还母,断绝父子关系,也不再欠任何人。”回手一剑从手臂上削下一大块肉来,鲜血喷溅了头鱼一脸。再一剑切断手臂,回手割断自己的喉咙。

  妇川“嗷”地嚎叫一声:“不要!”声音已似狼嚎,全身却瘫软,踉跄着扑过去时,只抱住倒下的素霓。

  妇川嚎叫:“我是叫你快逃啊!你这个蠢货!”伸手捂住素霓脖子上的伤口:“你不能死!你不能死!苍天啊!救救我儿子!我愿望替他死一万次!”

  素霓已经不能出声,只是含泪看着妇川。

  血,顺着妇川的指缝不住地流,越来越冷。

  妇川哽咽,全身颤抖,却已经失去嚎哭的力量,只有泪水不断地落下,她伸手轻轻摸着素霓的脸:“素霓,别走,别走……”

  素霓缓缓闭上眼睛,头一歪,一行泪从眼角滑落。

  妇川再一次发出巨大的嚎叫声:“素霓!”然后昏了过去。

  头鱼让下人扶起妇川,他缓缓抱起素霓,面向青天,高举过顶。

  大雨,将血水,淋了他一身。

  一道蓝光,忽然从地面的泥水中直射入云霄。

  头鱼知道这是从素霓怀里掉出来的通信器,自动发出求救信号了,然而已经晚了,怀里的素霓已经没有呼吸了,只有泪流满面了。

  阎开明看到那道蓝光,冷哼一声:“撤。”

  嗯,这事其实他们不太占理。

  逼死个小孩子也不是很好看。

  那道光就是量子通信啊,估计叶青玄快来了,这事毕竟不太好看。所以,既然一命赔一命,这事也就这样了。

  走吧。

  阎开明心里微微有点不爽。下属看他的眼神好象不是特别好。

  所以,他说了声“撤”,就坐在椅子里沉默了。

  不太好……

  可是,要是被个凡人小孩儿揍一顿,我就把这口气咽了,好象也没多好!特么整件事从那死孩子逼我下跪时起,就没个好了!他死有余辜!

  大雨中,头鱼依旧站在那里,双手举着儿子尸体。

  你们看,这就是我献给上天的牺牲!

  我亲儿子的命!

  你们来看吧!共享这血食盛宴吧!

继续阅读:第8章 神仙洞府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千年前有神经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