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亲儿子
晴川2017-09-10 16:233,487

  目送神仙离去。

  头鱼在众人的目瞪口呆中,回头看看素霓。

  妖孽!神仙还真没说错,这玩意肯定不是我的种啊!我生那两儿子都可正常了,谁特么五岁能把神仙踹下来一顿打啊!

  头鱼那个复杂的表情,让素霓慢慢后退一步,然后回他爹一个复杂表情。

  你也觉得我是石燕品?不是你儿子,不配做渔猎部落的王子吗?你觉得我值多钱啊?

  头鱼怒吼:“孽子!你好大的胆子的!竟敢殴打神仙!”呃,为啥殴打神仙这四个字挺好笑的呢?

  素霓一挥手:“不是我的错,他说要灭我们一族!我打他没错!”手里的棒子差点没打到头鱼。

  把头鱼气得,一把抢过棒子,狠狠给素霓一下,素霓也没躲,不过棒子照他脑袋来了,他就伸手挡一下。棒子断了,手臂木了。

  素霓那双圆眼睛里噙满泪花。

  头鱼气喘吁吁,没打着,他也不想打着。事情已经这样了,道歉已经不可能解决问题了,还能怎么办啊,只能走着瞧了。

  头鱼一指素霓:“把他给我关起来!”

  素霓抹抹眼泪,关起来也是常规处理了,他都习惯了,老实被下人拉着关到自己屋里去了。

  下人还偷偷塞他两块肉脯,他就老实地吃饱睡觉去了。折腾大半夜挺累的。

  头鱼站在院子里,面对众部落民众与自己的手下文武大臣,半晌只挥挥手,散了吧,我不知道咋处理这事,无话可说了。

  回到自己院里,头鱼看到一束蓝光笔直射向天空,内心微微一惊,忙穿过前屋走到后院。

  妇川正跪在地当中,案子上摆着一个象香炉似的东西,那东西椭圆,下面三个小爪,正中央一道蓝光笔直地射上天空。妇川喃喃:“小渣闯了大祸,被天上的神仙抓走,求青玄大仙救他一命。”

  头鱼过去,绕着那东西走一圈:“这是啥?神仙给你的?”

  妇川起身,在那椭圆上一按,蓝光消失:“青玄大仙送我回来时,交给我的,素霓有难,只要打开这个祷告即可。”

  头鱼轻叹口气:“打开重祷一个吧。素霓回来了,不但回来了,还把青帝给打了。我是不知道怎么办了。那个青玄大仙,和青帝比也不知道谁厉害。”青帝啊,东方之主啊!退一步说,什么青玄大仙就算比青帝厉害,人都是神仙,犯得上为你家儿子对殴吗?

  妇川惊喜,站起来:“素霓回来了?有人救他?”

  头鱼哭丧着脸:“没,青帝把他背来的,我本以为青帝这是大发慈悲放过他了。现在想想,这臭小子的手当时好象掐着青帝脖子呢。”

  妇川呆了一下:“咱家三儿,把青帝给制服了?”

  头鱼无力地:“服不服我就不知道了,我看青帝临去时那一眼啊,可不象能善终。”怎当他临去秋波那一转,吓得我魂飞魄散。

  妇川愣一下:“人呢?素霓呢?青帝呢?”

  头鱼掩面:“素霓关他屋里。怎么着?你还想见见青帝?让你儿子给抓来看看呗。”

  妇川皱眉:“放走了?那他肯定会回来报复啊!”

  头鱼点头:“他说素霓不死,就灭咱们一族。我觉得……你再祷告一次吧。”嘤嘤,解决这件事,完全在我能力范围外了。

  妇川飞跑着扑向儿子住的小屋。

  他们一个挺正经的四方大院,主人家住正厅啊,正厅后面是园子,孩子本应该离父母不太远。

  然而,素霓就跟一只猴子一样,三四岁时妇川还曾经试图让素霓留在园子里玩,这种努力基本上就象让猴子自觉呆在你画的圈里一样不可能。然后素霓经常半夜一身血跑回家吓得他妈惨叫,不管是貂皮鹿茸虎牙还是象牙,他妈都不想要,只要他别再把各种动物脑袋拿回来献宝就好。素霓嫌烦,再半夜回家就随便找个柴房一躺,然后爹妈就只好在下人房的偏厦给他弄个屋,放置他抓回来的各种奇特玩意。

  妇川推开门一看,她儿子一脸血,半靠在墙上,手里还抓着半个肉脯已经睡着了。

  她那颗当妈的老心啊,吓得快停跳了:“素霓!你受伤了?”

  素霓吓一跳,睁开眼看见妈,就咧咧嘴:“妈,他们欺负我!不过,这不是我的血,是别人的血,不是我杀的,是青帝杀的。”

  儿子即没受伤也没杀人,可怜兮兮眼泪汪汪的,妇川的老心顿时就化成一滩水,过去就把素霓抱住,素霓倒是想哭,可到底太累了,只撇撇嘴,立刻安心地把头往妇川怀里一钻,又迷糊过去。妇川把素霓抱着放到床上躺好,把肉脯拿走,临走不舍得再搂搂素霓的大头,素霓晃着脑袋“嗯~”一声。妇川笑,低声:“好好睡,明儿老娘揍死你个混小子。”

  妇川从小屋里一出来,倾盆大雨“哗”地当头淋下。

  是真的象当头被泼一盆水那样的大雨。妇川在瞬间有种窒息的恐惧,好在各屋是以回廊相通,妇川两步进到回廊里,整个人已经象水里捞出来的一样,她惊悚地看着象一整条瀑布一样的雨线,被大风拖着在院子里扫来扫去。那大雨,就象有人从天上专门往她家院子里倒水一样。

  下人看到妇川,开门叫:“夫人,先进来躲躲!”一阵狂风夹着雨拍过去,直把那出门相迎的女人拍回屋里去。

  妇川一路跌跌撞撞,并没有进屋,而是指挥下人,快把窗子和门都封上,这妖雨来得不同寻常。

  一番忙碌之后,天应该已经大亮,云却越压越低,整个天空如同黑夜一般。

  头鱼看着大雨发呆,妇川慢慢走过去:“这雨,来得有点奇怪。”

  头鱼只“唔”一声,心不在焉。

  妇川已经换了衣服,慢慢擦着湿淋淋的头,半晌:“头鱼,青帝说要灭族吗?怎么灭?”

  头鱼一惊,忽然间想起来:“他说素霓不死,天灾不断。”

  妇川轻声:“青玄上仙给我的宝物,雨天用不了。那道光,一定得在晴天无遮拦的空地使用。”

  头鱼起身:“我去杀了小畜生!”

  妇川瞪着他,没说话。

  头鱼就站在那儿,尴尬地。

  妇川轻声:“他不是畜生,是你儿子。”

  头鱼半晌终于又问:“是我儿子吗?”

  妇川冷笑:“啊,你想象力还挺丰富。”

  头鱼道:“我儿子都是十月出生,这小兔崽子快两年了才出生,他是人吗?”

  川点点头:“你这么想,倒难为你这些年当亲生儿子一样待他了。”

  头鱼气道:“就算不是我儿子,总是从你肚子里生出来的。看他这样也不象是人,我……”我特么觉得如果是神仙干的,这事你也反抗不了,嘤嘤,只能怪我无能,不管怎么样,你是我老婆,你生出来的,我总不能捏死。

  川伸手就给他一巴掌,头鱼怒目,扬扬巴掌,忍了。妇川忍不住笑出来,然后眼圈发红了。被老公怀疑贞洁了,她本来气得要发飚,听头鱼说得这么无奈,竟让她觉得辛酸了:“早知道你这么想,我就告诉你了。那天我上山采桑,忽然腹疼难忍,孩子,就生出来了。”

  头鱼呆了:“哪天啊?”

  妇川道:“就是我失踪那天。”

  头鱼瞪眼:“那是,六七个月吧?生出来了?”

  妇川道:“一出生就没了呼吸,我就痛哭失声,然后我觉得一道光射过来,我就昏过去 ,再醒来时,我就在一个山洞里。那山洞就象是冰雪冻成的,却不冷也不化。一个神仙就告诉我,说孩子还没死,但是,先天有种什么病,就算没死也活不长。我苦苦哀求,求他救活孩子。他说一定要救的话也可以,但是孩子可能会跟正常孩子不太一样。我想就算生个缺手少腿的,咱也养得了,我当时一心想救活孩子,只觉得怎么都行,只要他活下来。他那小手小脚啊,象只猫一样……”

  妇川一脸怜惜,抬头无辜地:“然后,结果,你知道了。”

  头鱼呆呆地:“这么说,他还真是咱俩的儿子?”

  妇川点头:“我是怕吓到你,再说……”再说特么孩子放回我肚子里时那姿势可真不太雅,我这辈子都不想再提起这事。

  头鱼问:“再说啥啊?”

  妇川只得:“你也没问,哼,我猜你就一肚子小心眼,所以我也不说。”

  头鱼气结,这个欠抽的女人!

  头鱼自己坐那儿再想想,嗯,是啊,这小子长得多象我啊!那个嘴,那个下巴……然后他就忍不住笑,其实素霓长得真不象他,眼睛鼻子连眉毛都象他那个悍妇娘,他长得这么大大方方的,素霓那小子秀美得象个娘们,不过,自己有个这么漂亮有本事的儿子,其实挺开心的。

  头鱼三个儿子里,跟素霓倒是最亲的,因为他一直觉得这玩意不是他的种,所以,也就没想过好好教育啥的,平时养孩子就象逗猴一样,素霓反而不象两个哥哥那么样怕爹,没事缠着头鱼的,也就是这个怪胎儿子。

  知道这是自己亲生的,头鱼真是老怀大慰啊。

  开心了那么一眨眼的功夫,头鱼又想起来了:“是我亲儿子也没用啊!我这一族人的性命都毁他手里了!”哎哟,更愁了。

  要你儿子的命才肯放你一族人活路啊!

  妇川静静看着外面的大雨,过了一会儿:“总会有晴天的地方。头鱼,你派人看着点河水,如果这雨一直下,这地方恐怕会被淹,收拾一下,准备带族人上高地,我去求神来救素霓。”回过头来:“别放弃,等我回来。”

  头鱼呆呆地:“你,他回应过你吗?”

  妇川静静地:“没有,也许根本不好使,但是,我也没有别的办法,也不能什么也不做。”

继续阅读:第7章 剔骨还肉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千年前有神经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