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渎神
晴川2017-11-13 09:382,813

  忽然间,远处电闪雷鸣一般,半边天空再次乌黑一片,翻腾的云雾越来越近,大风把所有人都吹得踉踉跄跄。

  天,好象开了一个小小的窗口,一道光笔直地泻下来。一个身穿青色长袍的的中年人出现在那个光斑中,笔直修长的影子,缓缓在那道光中飘落下来。

  部落民从没见过仙人下凡,一见这青色袍子,终于有人想起传说中的穿青袍的仙人是谁了:“东帝,这是东帝下凡了!”众人顿时就跪倒磕头,不住地祈祷:“求东帝降福于我们!”

  那仙人的衣袂被风吹得烈烈做响,整个人却依旧有一种从容淡定的感觉——直到猴子似的素霓从他背上跳下来。

  头鱼惊喜交加,扑过去一把抱住素霓:“孽障!你还活着!”看到素霓一头一脸一身的血,大惊:“你受伤了?”

  阎开明冷冷地:“那是神的血!”

  头鱼第一反应是还好我儿子没受伤,然后就呆住了。

  阎开明一得自由,立刻缓缓升空,直飘到三四米高,他才停下来,居高临下,一张脸高贵冷艳地:“素霓这妖孽不但杀了泽宇,还杀了我一个手下。要么,你杀了你儿子!要么,我让你灭族!弑神者不死,天灾不绝。”

  头鱼大惊,抬头:“上仙!”

  话音未落,东帝就被素霓一脚踹下去了。

  头鱼这才看到,阎开明脚下有个透明的板子,他不是自己飘来飘去的,他是站在那个透明的板子上,说完要头鱼全族人偿命,素霓就一跳而起,两手抓住边上一树枝,往上一悠,弹起老高,扒住那板子一个引体向上,就翻到板子上,顺便把阎开明给踹下来了。

  把头鱼给吓得,这特么是神仙啊!让我儿子一脚就踹下来了,这可怎么办啊?接下来的求情话也说不出口了,估计这事道歉没用了!可是不道歉难道要准备战斗吗?

  那是不可能的。

  头鱼没见过阎开明,可是看着这青色的袍子他也知道这位可能是传说中的东君啊!

  青龙白虎,朱雀玄武,一共四个舰队,他们全都穿着长袍。下界的凡人,穿的是衣裳,黄帝尧舜“垂衣裳而天下治”,上曰衣,下曰裳,不是连一起的。后来有人学着神仙的衣服样子做出来的长袍也是分开裁再缝到一起的。而神仙的衣服是没有缝的,看上去又特别合身。凡人穿的衣服也无非丝与麻,仙人的衣服质地却很特别,看上去象丝一样光滑,却没有那么亮,而且特别的轻柔垂顺。最醒目的就是颜色,那种天空般的青色,纯正的红,纯正的黄,凡人根本染不出。就连常见的黑与白也同他们染的不一样。

  神仙们分很多种,散仙自然是爱穿啥穿啥,这些“天”上的神仙,都穿着一样的制服。

  青龙是青色,白虎是白色的,朱雀是红的,玄武,是黑的。而这四舰队的总首领是应龙,黄色的。

  穿着青色袍子的,就是青龙,守东方,行云布雨,掌管春耕,又称东君,春神。

  被他儿子给踹趴下了!

  头鱼目瞪口呆,这回也不庆幸儿子活着了,也不愤怒春神不慈了,只剩下汗毛倒竖的感觉了。吓懵了。

  素霓从透明板子上跳下来,顺手折了根手腕粗的树枝,照着阎开明后背屁股就狠抽:“你再说一遍!你儿子跑到我们这儿抢小孩儿!他还想打死我,老子弄死他有问题吗?你那手下是你自己弄死的!你敢赖我!你让我全族偿命,我就先打死你!”

  可怜的东君,一向从容淡定的形象瞬间就崩溃了,他倒想忍着,奈何神仙界不流行肉刑,他这身皮肉就没吃过啥苦头,挨了一下顿时就觉得,哎哟,这是什么?痛!这痛就象个活物一样,一路连咬带啃直往他肉里内脏里骨头里钻,一直钻到心脏里。

  脑子里全是痛痛痛,象黑色闪电一样乱窜,他已经意识不到自己的嘴里在狂呼乱叫些什么,也不知道自己的四肢疯狂地乱抓乱划,大脑空白了,只有身体本能反应——基本跟正常人被暴打时的反应一样。

  素霓打了十几下,头鱼终于反应过来:“我的天哪!我的祖宗啊!你在干什么?!你快给我住手!”过去一把抱住素霓,素霓完全是给他面子才让他抱一下,身子一沉,就从他手臂下钻出来了,“嗖”地跳到另一边,还想继续打。

  头鱼吓得扑到阎开明身上,狂叫:“你给我住手!”

  素霓终于停手了,他总不能打他爹啊。一手叉腰,一手拎着棒子,给阎开明一脚:“装什么死!起来!”

  阎开明吓得一抖,挣扎着要爬起来,他已经被打懵了,尊严骨气啥的都崩溃了,听素霓一声怒吼,他就忍不住哆嗦。

  头鱼也正在扶他起身,一边扶一边念叨:“上仙,求你饶恕小儿……”

  阎开明被这一声上仙给唤回神志了,看头鱼一眼,目光里的恶毒与凶狠生把头鱼后半句话给噎死在嗓子里了。

  素霓一看,咦,小样,还敢瞪人,当即怒吼一声:“跪着!”

  阎开明不知道自己为啥会腿一软跪了,这真是他毕生未有之奇耻大辱。

  素霓拿棒子一指阎开明:“你还敢不敢让我给你儿子偿命?”

  阎开明麻木地摇摇头。

  素霓怒问:“你还敢不敢降天灾。”

  阎开明摇头。

  素霓再问:“你儿子下界抢人,是不是你指使的?”

  阎开明愣一下,呃……是啊!不过他还是习惯性地摇头,一直摇头。

  但是这件事就比较复杂了。神仙们挺流行到下界收徒弟的,有的人就是随手捡一佣人,节能省电,还挺听话的。有时候捡到资质好的,那就真收作徒弟,训练成战士。有些人挑着贵族子弟捡,训练成战士之后,放回去,基本上就能带领一族人在地盘上称王,徒弟是王了,神仙想要点啥不就更方便了吗?

  下界凡人时不时看到被神仙弄走的人再回来就象半神一样,往往心生羡慕,恨不能自己孩子也被带走才好。所以,多数时候,神仙只要从天上飘下来,说一声,你家孩子不错,跟我有缘,我要带往仙界修练,就可以轻松带走。

  泽宇可能性急了点,没跟人父母说,直接抓起就走了。这事不是死罪啊!但是真因为抢孩子打起来的,也不占理。

  素霓怒吼一声:“胡说!”

  此时此刻,天上的神仙们已经看到舰长被暴打的情景了,一边呼叫支援,一边进入战斗状态,数个铁甲卫士装备完毕,坐着小型战车,开动喷气式推进器就飞下来了,也不敢走太近,离老远架上枪了。

  头鱼被吓傻了,被青帝给他儿子跪下这事吓傻了。等看到周围围成一圈的不明飞行物终于清醒过来了,过去就给素霓一脚:“畜生啊!上仙下界收徒,那是他们的福份,你怎么敢弑神!”

  素霓给踹得踉跄一步:“哎哟,他长得跟怪物似的,谁知道他是要收徒还是要吃人啊!我问一声他就打我,难道我站着让他打啊!”

  头鱼怒吼:“住口!”回身长揖,哆哆嗦嗦把阎开明扶起来:“东君饶命,这小畜生有眼无珠,得罪了上仙,求上仙大发慈悲,饶他一命……”

  头鱼此时多少有点感觉,这上仙好象也没啥了不起的,让我儿子打得跟落水狗一样,咱原始社会不就这样吧?谁凶谁就是王,你打不过你就是只狗,对吧?但是,你们神仙也挺厉害的,我也不敢惹你,我客客气气地哄你两句,你下个台阶,看在我有这么厉害的儿子份上,你也别来惹我们了好不?

  关键是,还能怎么样啊?道歉好不好使也只能这样了……

  阎开明站起来了,神智也渐渐恢复了,知道好汉不吃眼前亏,可此时此刻也不能说啥软话,只能一甩手,召回半空中的磁力悬浮板,在众神护卫下飞快地升天了。

继续阅读:第6章 亲儿子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千年前有神经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