遣送!
炭烧仙草2017-09-09 08:152,409

  “思涵断暂…少年一佂”!

  盘旋床榻,韶光易逝,刹那芳华,熏陶醉玲珑的模样,沉淀于其中,仰望着繁索的悬梁,刺股般的扎心痛彻,弥漫着少年心头,冒着股股惆怅,细嚼着舌根的回味。

  悠闲自得纳闷,按捺不住的!“噗嗤!”。

  惰性的自嘲一笑,把肚腩内丹田里废气阀出,吐出口大把污垢浊气。

  眸子中竟存怡然自得的无奈,嘿咻了半天,望着那红檀木窗棂的薄薄深色纱帘,凝神回想着测试的过程,亏损严重的虚之力,“巩固调理了一番”,心态决定一切决定了。

  “房间内”…茫然若失的表情,肃宁之相,靚立敏捷而动。

  袭卷起零星的尘土,飞扬的挥汗如雨”,霹雳般的惊悚声,四响大力的震撼,齐齐兀自由度而发!“呀…呀”紧而有续皱着干巴巴的柳叶眉,疑惑不解。

  “撸起袖套”喊着粗扩的喉咙。

  “宛如一道艳霞惊虹!”,轰炸般而陨泯,岑霜的背影呈现,寂寥落落的状态。

  急促徒然……运起简谱舒适的运动,亢奋疾驰的身体,慢慢的锻造了酸溜溜心情,唯我独尊的孤僻少年,脸庞上掠过一抹萧雅,朴实简便的调理了几番。

  “哼哼哼!”

  呲牙咧嘴的气喘吁吁,顿悟觉醒衣袍肩带之处,白皙的嫩小手掌,柔情似水的摸~~摸哒,极似一为娇羞涩味的女孩!略微有点疼热的迹象征性。

  突然间!喷嚏不断以旧换新的喷打,岑霜愚钝的脑呆,冥想~吾将上下而求索,淡漠的笑容中匪夷所思隐隐作显。

  一知半解的竭尽全力的揣摩,低着闷青的脑呆,透露着少年独有稚嫩的声调,保留着一丝丝的气馁,“兀自喃喃自语”。

  闻之一闻!,“哎呀呀”

  精神~旋即崩塌~溃于蚁穴!,感觉得到酸痛震震弥漫,累趴下的倒在褥单上不起,时不时还错愕的愣住发呆。

  少年的纤纤至美的指尖架着一张金卡,莫名戳中悲点,“叹惋”~与恰逢人生低潮期,突如其来的遇见,银杏般甜馨的玲珑剔透,尽显一副达官贵人气质,娇生惯养的富家之辈。

  阔绰至极的给予了岑霜,一张带着存有怜悯之心~“紫色金卡”,竟对于此刻之窘迫,少年足可控制,一穷二白的连温饱解决都极为困难。

  浩荡的站立起小身板!,悲痛欲绝的讪笑了笑,岑霜优愁的望着紫卡。

  凄凉~空旷屋里的室内,“哎”~~承受的太多,如落单的野虎般一人独自孤军奋战,“傲世群雄”。

  岑霜粗细的收拾了一番现场,撇着撇绯红的樱桃小嘴,若有所思!消遣的在原地打转勘察,皱缩着眉,便武断的马不停蹄,踮起莲殇的脚尖。

  “嗯!嘶嘶”,诡异的一幕惊奇的出现,扣上精致的檀木门栓锁……,恍惚的间隔,鬼鬼祟祟的啍着小曲子,掩耳盗铃般的肆意妄为溜达。

  赫然飞速掠过一道削瘦的身影,娇小玲珑的宛若,一股不安分的瑟瑟秋风。

  “若大宗门”之内丹药宝典,铁定竟会多多益善!,少年肃冷的阴翳邪意,冷喝道;“老者倾其所有的家当”。

  绕着……绕着数十条廊坊道,瞥着周遭的风土环境,“滚犊子”,如同一群笨拙的迷途羔羊,急切不可奈,焦虑不安的想要寻找回归宿。

  “旋即”,蹲到凌乱不堪的石堆,望着冷肃玉洁冰清之脸庞,容颜仅仅的存有阴沉木然!,沉默中咄咄逼人的杀戮。

  “千秋尚凛然~~势分三足鼎”

  望着廊坊道厢房外……雾非似雾,矗立着萧雅的少年,势单力薄中益有天下英雄气。

  嘀嗒!,哗啦!

  山谷的逸顺的流水在迢迢而涌动,泄露!。

  偷窥的眸子直勾勾的目视,斜挎着灵跃的步伐,“喔哦!”,炙热的眸子一发不可收拾。

  岑霜惊讶的捂住着小嘴,难以置信的抽搐不停,脑海深渊之处竟显了聒噪,趣味虚伪的感触,整个人均都无力乏累,沉吟了偏刻!。

  倒霉催的啊!少年不甘的捶腿,几年前,号称最富贵,历届的赤澜殿广泛收徒!中央之都的乌兰镇,一座璀璨夺目的圣地,屹立着一座星座碑,昔日之事,稍纵即逝的沉默,“滚犊子”!望着实力远胜于少年的倩影。

  “由衷而发的自嘲讽刺,尊严也急躁郁症,失足跌落了无情地狱”。

  脸庞存储着骨子里的桀骜不驯,傲世风华的性格,谈谈的啧舌舞桦淋,“宗门衙役部”,差遣送住归宿之地。

  少年双目恨铁不成钢的愤怒,历历哀怨狞笑,环顾了一番,!虚之灵,通体散发出淡淡的银茫,异常稀疏虚无漂渺……。

  隐藏在衣袍口的十指,握拢紧凑而成拳头,交插的咯吱作响磨砺,少年淡淡的忧伤蔓延,静气凝固镇神,运起手势,“凄惨道”修炼也束手无策!。

  轻咬绯鞠之唇“哎…?”,纨绔子弟的指腹为婚的新婚妻子,劫镖绑架!,大宗门!果然藏匿差许多隐姓埋名的超凡隐士,凌驾于强者的实力,霸道乃为主宰至尊道路上的助攻,回想着究极的绝定,铮铮铁骨的宛如神圣之灵~创伤。

  “虚之气海,三格”一抹淡谈的唇膜微泛白,冷魅的语调道,字字象征着刻骨铭心的述说,大庭广众之下的横兴辱没!“解除婚期”,通俗的讲,清凉威胁性的逼迫毁婚!,名义上将天才少女未婚妻许配。

  但白纸黑墨的立字为证,骤然间被一道休书的契约书供布,“欺压与那位青涩少年……”毕竟输给力金钱!、实力!,乃至俊郎的外貌,虽说少年的长相也是一副仪表堂堂的秀丽,但这般横行无阻!,大家族。

  基本寻摸很难出希望;被驱逐的落寞少年,受此莫大的悔婚之侮辱!……唯有孤零零的暗自流泪千行,居然还有平常心的自重。

  舞桦淋的内心中极其惋惜。

  招收的弟子果然天资卓越,家族也非等闲之辈,任意大利呀,漠然的厚着脸皮“道!”。

  霎刻?望着那窸窸窣窣的冒着白雾气的温泉,盘息而坐的舞桦淋。

  “岑霜眨巴着灵巧的眼睛”,苦楚的良久,毫不犹豫的闹腾出的动静。岑霜方才导致些许尴尬减轻,迟钝的得以缓刑般释怀放开。

  向前方迈入,谦卑的表情,岑霜似乎存有矫情,欲成僵硬的欢笑,难熬的抢先一句闻言道。

  “岑霜方才导致些许尴尬减轻,迟钝的得以缓刑般释怀放开”。

  向前方迈入,谦卑的表情,岑霜似乎存有矫情,欲成僵硬的欢笑,难熬的抢先一句闻言道……。

  舞桦淋,冷笑不语,瞥了一眼趴与惊鹿和醒竹旁的岑霜,“聒噪”。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岚之大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岚之大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