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女者
炭烧仙草2017-08-28 16:392,411

  娇阳如似火,炙热的洒进薄纱,窗棂通体余晖,呈现出两道虚影,

  似缠绵悱恻。

  呼吸之间在释放繁琐的灵之气,鼻孔气息均匀吐纳。

  “啊”!,喘息波动,崎岖起伏,剧烈的颤音在喊扯,少年面无表情,淡然般从容,周围出现了白色的气场。

  回想测试时己经受了伤,虽说对战心魔时勉强激发潜力,晋升了一阶,未发现,导至己受伤的丹田愈演愈烈,那可就不值一博了,怪当初心浮气躁了,还是太无分寸,挠了挠头发,必须要懂的克制!。

  间歇性的扭动,乍然一想,并非合谐,转念思绪,纤纤小蛮腰的乌黑发丝扎捆住。

  运气提升胸膛,股形成淡淡的一抹白洁的气体,屏蔽了与外界的交流,心如止水的帮少年伤疤处疗治?。

  “柳眉皱起了三道弯月,嗯哼了一句!,太严重了,辗转沉入丹田,尽管试了良久,毕竟青年女者也吃不消。

  腾挪了稀缺的时辰,青年女子也会灵之力溃无,吃不消的吞咽。

  优虑的紧贴少年的掌心,俏媚的与璃月深髓骸人的水魄色眼神对上了”,吓得少年差点摔了个仰面朝天,刚刚施展开的灵之旋涡,也毁于一但,便心虚的舒展了双手。

  璃月故作不知,怎么了,哑然心虚,没事,暗想:若真诉说,更何况男人的面子。就算是手足同情的亲戚世家,男人的肃穆与稳重丢失不得。

  青年女者;突然发现彼此距离己隔数步,只要稍微腿挪动几步伐,轻巧的灵动,会与少年嘴唇触碰。

  拱了拱鼻头,顿觉清明几分,咂嘴狠咬,闭目吐出几个浊气。

  柔和起身,愕然察觉力气没有,虚弱的要脱离了重心,运起右手无名指,摧向小腹,灵之气缓和的传入骨骼,滋润这每一条筋脉。

  床榻上的青年女子冷嘲一哼!,毫不掩饰的带着讽刺,忙得掐了璃月的臂膀,“在试”,少年道;这此定要坚持住!。

  付出了半天,又要毁于一空了,如不尽快提升实力,不然人人都可贱踩你,历练时你连最起码的胆量与魄力都挥霍不出,知能死在敌人的阴森的利爪下。

  “灵之力,弱势啊,大力的释放,汗流溢涌了后背,滴流不停。

  加把劲啊,青年女子讲道。

  少年紧咬牙龈……,嗯嗯。,

  一道气流游刃而余的移漂,钻入毛孔,啊,嘶鸣的倒于被褥窝,嘣的化为乌有”,少年气急败坏的骂道,喔靠。

  敲门声,嗒嗒~~嘭。

  沧桑感的青年女子,意料之中的喊了一句,吭~吭哧。

  紫裙少女,闻听此话,心以然急的如焚了,伤透了灵海,终身孤寂一人,以然……活不过十年!!!,虽末痊愈,其码没段裂,半年年,不可冲击玄灵。

  皓腕也捶向青年女子,泣不成声,少女满怀期待的貌合神离,盘倒于地,迷茫的忘怀。

  我己尽力,“女子冷语道”。

  自身天赋极差,“斗比时逞强”,废材的体质,得此病,活该!“己天生不是修炼的料,全废的话,终生灵者,断位徘徊。

  幸好恢复了七成。

  伤势己扩散,五脏六腑,红衣青年女子端起桌上的茶壶,“慢条斯理的抿了口”,儒雅的捶在桌上,气质上波澜不惊,医术不精研!。

  璃月你看着办,那秀气的口中,发出惋惜的一抹弧度,“孤寂的离门而去”,青年女者歉疚的道

  “少年自责的一傻笑”。

  沉浸良久,半响后。

  喂,“小璃”,宗门长老,指名要见你!,幽久苍老的声音徘徊于走廊道,“青衫老头异常的焦灼”。

  屋里的仅剩的少女,无奈挥手,摆舞着衣衫。

  没关系,璃月鼓励着自己。

  换了件衣袍,整理干净了一番,劳累的少年伸了个腰。

  回眸看向洛之幺儿少女。

  “对我付出了太多”大力挠一挠,少年掌心中略微的庝痛难熬。

  少年道;尽任性的对待测试,歉意的眸子,湿落了一滴不可察觉的泪珠。

  望着房间外,筑建而成的山脉,强劲之风,啸风一吹,眉清目秀的少年,唔知的咳嗽,善哉的笑。

  中等阶修灵高人来了,己至大殿内的,摆名了要见我,璃月啊了一句,糊惑的一呆。

  璃月客套几句,与老者并肩而去,一路径直……。

  残次破损殿堂外,青石柱显然历史摧残的痕迹,可想当时岁月辉煌。

  平复了心情,陡然推开门,恭敬的低头,“长老你来了”,少年旋即掠过萧瑟模样。

  “大厅中”,正前方的青衣老者静坐于上位,渗透出道骨仙风的气势。毕竟是宗门里前来的长老,这第贵客。

  那能与市井,坑蒙拐骗货色相提并论。

  惊讶倒走了几步,胸口上那光晖,赤裸裸的红色印章标志,另参杂了一枚标记武格系师。

  少年呆如若鸡般立在原,吓得不敢动语。

  威摄的九道灿烂闪烁的弯月就仿佛在无形之中,己征明一切了,此等阶位强者!,“太恐怖了”,璃月抖擞着脚道。

  旁边还有两位身穿灰袍的青年女男执法事,目光突兀一睁,微微一看,衣角边六道弯月,还有一抹浅白色的斗功系徽章,“玄灵断位”,少年为之倒吸了口凉气。

  二人站立于两侧,默不作声,并非,普通上阶玄灵。

  剩下几位年迈老者,庄园中几位,比较有权利、势力之辈。

  “三代长老地位攀升至此,这定然有问题,少年疑惑道!。

  ,“老者神采溢溢”,。

  那双纯净眼见,璃月此形为,赫然满意摇头,起身吧,为师之间就不要行此礼仪了,虚荣傲笑……。

  是师傅,弟子知晓了,定当不望您老人家谆谆教导。

  紧随而来的年迈老者,“哈迪斯”,枯黄的脸上霎时浮现憧憬与敬佩,躬身向居于上坐的老者行礼。

  少年蓦然回首,瞥见?,师傅邪魅的一笑,“心头咯噔了下”,虽然没有处于困境感,带后背凉飕飕的,“诡异的很”,总觉有危机感袭卷而来…。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少年眸子漆黑的灵动,叹息逸致的晃头,太狂妄了,少年也是想想吧了,要有此实力,问鼎灵道的巅峰之路,去更加苛刻的要求自己,可惜这一辈子,都也与我无缘了。

  摸着胸口中的那枚古朴玉佩,霎时凛冽异茫掠过一道影子,少年总有种,心心相印的感觉,自己和着玩意有种情缘!。

  “若有所想,测试时势力之人,无奈的恍若晨曦,疲惫的倦怠让璃月慢悠悠冥思……”。

  磅礴的重力砸亦于凄寒,吱!吱!吱!,夏日的季度示如蝉鸣空桑林般的肃杀……。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岚之大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岚之大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