堕落的少年
炭烧仙草2017-09-05 18:582,839

  阴篇章――虚穹新纪

  破晓……“,

  沮遏的啃气,少年墨岑霜闷头说道,“沧海一粟”,“沧州明珠”,背持粗布包袱,身着皓月红袍白衣,导致绯色的脸颊两边上韵起了两片梨窝”,少女宛如青莲摇曳,与岑霜宽窄的肩头抚擦而过,“嗯啍的娇笑声,迂回苍茫的天际”?。

  “扶摇祭八七五年元历”,澜之国,祖武台,官司泷族,太玄元审判者,宣判岑族灭满,即日刑法啪……。

  压抑的氛围,全场死寂无声,

  仿佛枯叶的落地声也可察觉,

  台下霎时轰隆的骚动,喔喔,昔日的大家族,居然隐藏了此等秘密,当年气玄以上的势力,都敢惹得起啊,可现在哦,议论纷纷的嘈杂声,人群之中部分存哀乐的嘲笑!。

  岑市家族定被忤逆的孽子败了哦,十岁的少年犀利至极,反整不关咱们啥事。

  喧嚷的法场中,响起了不耐声,对啊,日后将有粹市家族称霸了整一条坊市了哦,全场充斥奚落。

  “岑家”,院门大口疾驰而来某位黄衫长发弟子,急促的敲击打…,凛垄长老执法堂己审批下来了。

  大门缓缓的被推出,进来吧,老者苍凉的说道;结果是什么。

  那位弟子低语细道,“即日之死”!,咯噔的心头为之一惊,老者满脸踌躇,叹了叹;逃不了就为何而逃。

  老者皱着三道曲折的柳纹;,我死之后,救济一下我孙儿,恳求的说出句话,朽木的伟岸身板上弥漫着沧桑感,不甘的瞥了一眼屋里头的画像。

  是!,徒儿铭记于心,眸子涵养着无限的惋惜,家族被诬陷也是无可奈何,对面的实力何等超凡,黄衫男子便化为一道赤焰色的惊虹,“远遁而去”。犹如飞在天际的仙鹤。

  碧玉般的树萌之下,倩影的窈窕身姿,仿如翠丽的蓝宝石。

  小丫头卷着发丝,聆听着岑霜的优愁,打通灵脉何等的难,又不是天娇之辈,叹了口气,落魄的少年,无可奈何道。

  ――――

  嗫嚅的,呀,咔嚓

  快跑呀”,嚓刺坎声,杀戮声直逼大厅堂,苍劲冷冰的厮杀。

  几个壮汉持着银色巨刀,哼哼!,附近的人动手,肆意妄为的灭了整个全族,其中虎衣领头人邪恶的狰狞笑。

  后方的阴森弥漫,大手揪起了少女,老子不杀外族之人!,扔到荒野去喂野兽,低沉的道,是,纳都教头。

  “小丫头不要怕”,岺霜怒气的道,指尖的锐利,抓着掌心泛起震震的钻心的痛,像发疯的野猫。

  小子不要埋怨老子,宰了你是上层的指法官唆使,懒的嗐淡,五金尺环大环刀,呼啸之间凛冽的斩立决挥舞。

  ――

  挡……

  挡不住了,放弓箭。

  啊

  全断成半截

  噗嗤,劉。

  “了结还是新的开始”,落地紫袍老者欣然着笑”!,

  我劝天公重抖擞,不拘一格降人才。

  活下去啊,啊啊啊,苍老的咳嗽的道,岑之家族的俏楚的意志,锲而舍之,朽木不折;锲而不舍,金石可镂。日后家族的担子,交于岑霜了。

  “旋即道你不能死”少年激怒道,望着老者憔悴的样子,火晓心头,像是从自己身上割取了一块肉。

  紫衫老者一大口闷啍之血噗嗤,血顿时疾流,双眼已经老泪纵横了,难道爷爷的话不听了吗,走呀!,当懵懂无知的少年在想说什么时,老者己哽咽的抽搐。

  少年的沉着让人瞠目结舌,至亲之人当面陨落也不为所动,。

  岑霜咬断破手指,液体涌动而出,疑重的刻下了这四句话,害人终害己多行不义必自毙,物必自腐而后生,人必自侮而后人侮?。

  掠夺过一抹虚影,扶手拉住漠然的少年,逃了,“卧槽的”,这趟真费劲啊,吡吡的怨念,几个壮汉弃刀紧追。

  逝去的半年后!,一名红袍白衫的少年萎靡弥漫着面庞,仓促到了城墙外,眉头的冷汗倾洒挥之不去,少年俏丽的脸庞透露着迷茫,躲避了半年,旋即哎,车水龙马的队伍,随己插入了个队末尾,岑霜静薄如同个木头。

  “好慢呀”,无力的躺于一旁的青板石椅,凡事要随遇而安,闭目不语……………嗯!,晕沉的萦绕,打了个磕睡,捂着嘴,倾听着一位位的检测,大国的都怎么严格吗,话里存有嘲讽他国的不如。

  身着金黄的铁枪战甲守门执士检查了一番,小娃娃自那来,泷泽国,放行!。

  少年视若无睹,岁月己久了,死鬼来爹的老相识可否过的妙不可言。

  入了城内,触目一片繁荣昌盛,故乡之地与这她简直不能混为一谈,

  喧嚣的坊市嘈杂不断,木然的呆若着,漠然憨厚一笑,哀!,叹了口气,秀嫩的情影上屹立着无奈“揉了手中的那古色青锈的金卡”,炎热之茫凛冽,岑霜疑虑慎思。

  浑厚的老眼,打量了红衫少年,袖衫不整,粗布麻衣,“不像是有钱的”,宗门之人更何况那品相。

  哎,不想了,摸着那粗长的下巴……,滚犊子!。

  少年驻足良久。

  小子,乡下的小娃娃,看见牌匾上的三个大字了吗,“莘隶馆”,贵族子弟的比炼场,大宗门的人可入,“乡巴佬”,别扰乱了本店的生意,分明存有冷漠的歧视。

  岑霜递过去一张金卡,停住了,中年人粗犷的蹭了蹭衣衫,舔了舔嘴唇,用这破玩意换个位置,喔!,你来唬弄人的,傲慢无礼的喝斥。

  虽说客人是上帝这哲言,但对着一毛钱都付不起的家伙,懒的讲废话。

  “嘣”,摔得浑身没劲,直哮喘了几口,扶地而起。

  你赶踢我,所谓君子动口不动手,蔑视的一冷哼,等老子有钱了,这破店还不屑一顾。

  “什么玩意”,小二讥讽道,愣了缓,吝啬的呲牙咧嘴,吐出了半坨沫子,“我呸,打肿脸充胖子”!,不知羞耻,最近怎么老倒霉透了。

  岑霜萧瑟的转身,延路径直而走,几个小碎步,顿于某巷边,哈喇子都流了出!,啃着张干硬的粗饼,依稀可见数粒霉斑依附,也是包袱里唯独存有,十余天的储蓄粮食。

  欺负手无缚鸡之力的人,喔靠!,骂道,实力太弱了,气魂啥时候突破呀,浮躁的冲天咆哮了一声。

  乞丐装扮的邋遢老头,摆着地摊,渔帽斗笠分外显眼,破旧袖袍似一吹就可化尘埃。

  中年人道;能否赏口尝尝你的醇香之酒,哈哈……老爹子!。

  望着那一坛芬芳扑鼻的坛口,好酒呀!,少年抿嘴一咽。

  老者凌乱的抖擞蓬松的头发,脸上顿显不满的神情,沉寂了片刻,下了绝心似的,

  可以!,不过说好了,老夫只卖一坛,给句痛快话多少价。

  中年人突兀的摇了摇头,顾虑的咽了口,一枚上等金币,可否愿意交换,傲气的举起了中指,虽存有忌讳,也只是在半响之后。

  中年黑袍修士说话间扔了出,断了讨价的余地,老头子也无可反驳,绷着一张苦涩的脸,只能当默认了,给!,这样总行了吗,眼神中带有不舍之意,沾上了那门子晦气呀。

  昔日闻名家族,天才少年,陨落的星辰。

  本应获得大把灵药、琼浆玉液扶持,恐怕半年晋升个气魂之虚,七格,定当没问题,杨名一番,家族势力之人也能退避三分,可惜往事不堪回首。

  毁我家族,受此若大的屈辱,眼神中的肃杀倍增,莫名的在心中突发冲动,少年仰着头,有种压迫感砸于身,仿若羁旅长堪醉。

  简介――――――岑霜;执念于恒心,抛弃约束,若缘分未道,掷离忧愁,泯灭中的少年,拥有执着的恒心,破虚无,夺渊虹。

  虚之大路,气魂之虚,等级排列;虚气灵、虚气玄、虚气师。虚气王、虚气 皇、虚气尊、虚无帝:……乃至梦寐以求的星域,震天之路。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岚之大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岚之大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