测试
炭烧仙草2017-09-07 11:192,279

  阴篇章――虚穹新纪

  厅堂中,斜挎对面的老者,浩荡的言语颇有微词,撼动着在坐每一位,纯粹是挑拨起逸静的气氛,勉强的把最后一番言辞都渗漏而出。

  后居而上的众人,娇宠般的银杏般少女,豁然娇嫩的羞涩,止泻不住一片无垠的揣测,老者捋顺着胡须,“莫愁”,僵硬的面膛满满的无辜,瞧着众人质疑的目光,反馈的驳论也荡然无存。

  朮!……。

  顾虑重重的了一番时辰,侍女,收拾完了残骸,弯着纤细的小腰,谦卑有礼的仅退出房门,某位妖媚的玲女子,不由好奇的撇了几眼众人,便依次类推的径直离开。

  旋即!

  老者激情澎湃的说道:众位年轻之辈吗,己经准备稳妥了吗”。

  “虚之大路”,每隔一年,或数年才揽收,“天才弟子”。

  气魂帝国,传奇级别的学院宗门,盛大隆重的在明日举行招收仪式!,又不解之处,就提问,老者语气平和道。

  英姿飒爽的少年!,少女们!,不安氛的站了起来,各个摩拳擦掌,瞳孔也放大的几圈,带着无比的炙热,注视着那位华贵衣袍的老者,聆听这下一句带来的震荡感。

  “岑霜明眸皓齿,啧啧惊愕,鹫峰如山的双拳握着死死的,嚼的涩涩发苦的竹牙签。

  老者笑赞,遮掩的嘴角微微一笑而过?。

  咔嚓?

  尴尬一声,断成了两截。任由那老者胡诌,妄为的砸响了木桌上,“可笑啊”,居然轻易轻信于他人,愣是吓的坐于一旁,严肃少年,摔了个仰面朝天,吧唧嘴,“喔*****”,那个二愣子戏弄本大爷。

  稍显圆润的脸庞,略微有点胀满,深深的掠过一抹纠葛,特殊的似乎是要吞噬,望着愤青少年!。

  心头咯噔了一下,慨叹了口气。

  执绔子弟,吃喝嫖赌、风花雪月,任意妄为。

  “谨慎点”,万意被神坛~辛运女神,可曾选中呢。

  老者那邪意的唇部划过了一抹毫不掩饰的/形状,纵使你被骗,奈我何的一副老谋深算的态度。

  何苦来哉我呢,那位爬匐前进的胖子,找,俺娘亲祖上三代传授下来的佛珠子,可不能弄丢了,承载了老族长祈祷,可等着俺功成名就。

  将来要掌管着家族中的八大坊市,几十家名盛整旺盛的铺子呀。

  “少年一怔”,固然的深蹲,无视其他人异样的目光,撸起了袖子口,定力缺乏锻炼的磨合,导致现在的岑霜脾气受气时就暴躁,好讲通道理的人,遭受如此巨大的打击,精神也会控制不了的崩溃,与胖子少年,寻觅起了那枚佛珠子。

  “哟”!,这玩意,谁丢的,某位长发垂于腰间的酷俊少年,捡起了那枚通体程现浓密黄色的珠子,,放于木匣子,当入内部的一刻。

  胖子一把攥着少年的脖领,力大过度的劲道,对方呲着牙,骇人的残叫的呻吟声,让四方坐位上的少女们娇艳欲滴的躯干,为之颤颤巍巍,松紧的裙袍也为之一松。

  “俺娘留给我的宝贝,你可来玩弄,“胖子少年嘶哑的吼”,喝了一口木桌上方的烈酒,茶盘上的食品也磕了磕”。

  埋头的岑霜,被巨大厚重的巨大的手捏着,打消了沉迷找珠子的事。

  胖子愤世嫉俗的道;俺没弄错……?,岑霜情绪低落时,老者横插了句话,打住了胖子的举动,沧海一声笑,宛如云端的矗立不倒的神灵。

  漫步摇曳,眉清目秀的中年男子,突然从侧门而进。

  望着深墨衣袍,岑霜掂量着此位…。

  坐着一名亭亭玉立的黄袍衣裙少女,五星玄灵级,霍然让众多喧嚣的男女也倒吸了口气,均都白皙颜面,稚气的少年嫉妒流露。

  霖磐般的男子道;,安静,我名为沃尔玛克,四大院的测验师官员,,少年,少女吗,若要立足于气魂帝国一方,艰难刻苦是必被的修养。

  按照芳龄,排例成五支小队伍,半响的时间匆匆渡过,众人后院行至,药院檀木廊道。

  中年人!,均衡的力度伸缩,呼啸而过,魔石盘。

  一位位来测试虚之力,绝定取留四大学院宗门的名额,有限哦的,激历了一句道。

  领头的灰衫衣袍少年冲锋了过。

  高声喊出你的芳名,把手掌触碰,魔石棱盘,

  男子语气漠然的道。

  少年镇定的高喊,“余壬寅”,

  “诸神啊”,将你的虚之神力灌住于此名少年的体内,澎湃的能量溢涌而出,青光旋律优美般的收敛。

  中年人脱口道;体质三层,级别为中第,勉强合格,“哎……少年修长的脚尖,高兴的跳了跳”。

  “下一位”,女子胆量稍些较大,:蹭蹭蹭……的熟能生巧,傲娇的容貌上仿似一只蝴蝶,噗嗤的跃动而上。

  沉寂了数息之久,“体质九层”,级别超等。

  其中一位粉衫衣袍少女浮夸的唔得道;不愧是天才呀。

  对呀!,橙衫衣袍少年赞赏道;若三生有幸,测出个中第级别的体质,“结交了此小丫头”,万意成熟为闻名虚之大路的一代枭雄,倚仗这股洪流的势力,或许穷途末路,日后能求知一二。

  仿如一根木头桩子,扎实的插于岩地,“落魂少年”,与世隔绝般的孤独,少年甘耐。

  老者靠廊道花木雕栏杆,哎,二位少年,少女,体质差的可怜,何时能出一名鹭鸶灵脉,“低呀!,低呀!”。

  虚之大路;体质修炼到巅峰神迹,称霸万道天穹,低等、中等、高等、起等、先族,至尊,鹭鸶灵脉……,帝国之中的混沌剑神的剑圣元帅,当初一个先族体脉,战了武圣之王,笑傲了世间,流传了千古史册。

  淬体问道巅峰的至尊强者,若干百年以后,才有机率出一个,所以绝多数人,仍然依靠炼虚之力。

  瞧着第三匹未尾,炯然有神的少年,沐熙的表演。

  哦哦,“耍猴!”,鲤鱼跃龙门哦!,白衣衫袍少年道,好精彩……。

  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冷然的一啍,老者咳痰的轻蔑道。

  中年人双手交插抱胸道,规矩的低了低头,少年拱手表示礼仪。

  嗯!,中年人欣赏的称赞道。

  皱着眉头喊道:下一位,颜面上此刻竟是傲笑。

  岑霜惺惺作态,“不甘的沮丧的纷至沓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岚之大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岚之大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