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
炭烧仙草2017-09-06 06:092,361

  望着深髓的少年,老者耸了耸肩,负手而立,瞩目的成了众人的焦点。

  谅解道,自我安慰的净心,成功或败笔,一念之间紧凑的虚之力溢流阀出,闭目沉思,狰狞却胜似万万没猜透。

  虚之力,二格,竟无言以对!凝聚灵之旋涡轮,霎时增伏了气压,测验员咽颊沫伸缩,无奈何缘浅。

  《本此》,四大学院,家族宗门,大规模垄断,收取特殊弟子,竟果不其然有意外收获,福临天下了哦,中年人暗语连篇,仿佛莫得至尊之宝。

  “至尊先天体质级别,竟同刻蹦出二位奇秀,无言挂满了中年人容貌,愣了偏执,心情的烦躁消除了一干二净,众多双炙炎目光,齐齐犹豫不决,往冷漠似狼的眸光,朝木偶般的青涩少年汇集。

  妖孽!,虚之帝国内有这等实力断位的旷世奇才,哎呦……!,实力压抑强迫,少年带着丧气话道”,注定以后是为劲敌对头,重视是必不可少,躁动不安的嘴唇发紫。

  “至尊之脉”,万干宗门惜字如金啊,必争锋驭刃,消磨殆尽的时光让少年,“松懈”。

  测验官可不敢怠慢,缓缓靠拢前途,语笑阑珊的道,《合格了》,此子,岁数甚为,出乎之外意料的不凡,果然是出类拔萃、才高八斗、英俊潇洒、人不风流枉少年呀,岑霜巩固手掌,灿辉的虚之气收笼。

  “呵……呵呵”!,老者也快步进入,拱了拱手,此子老夫定没慧眼识英才错呀,“歇一会吧!”,慰问了乎略一旁的少年,朽木般的唧嘴,老者客气道。

  扮猪吃老虎,无视嘘寒问暖,岑霜一股厌倦侵入,行为举止恶心,仰头晕乎乎道,轻声哼了一句,由衷佩服他的脸皮真厚,脚步骤然后嘞,假装淡定自若,下了正中央台,魔石盘也萎缩。

  隐忍耐着怒火中烧,此时岑霜有种疼揍一顿,老者的意图,试探性的用寒冰般的眸子,嚓…示范,手掌撑开的青色虚之力,慢慢的泄恨,双重人格,比喻这怪老头,也无不过分,岑霜道。

  哈哈……!,一坛灰色酒罐,似是酿制了十余年,旋即袖袍张开顺其自若的拿于,老者平淡道。

  喝酒,独自饮一杯,噎着,畅爽的在众人皆醉我独醒,好香辣的酒,润泽中亦非霸道,不愧是号称惊鸿一面,《百里沐香》。

  不经意间萌芽,听闻极品的灵酒可段造体质,提升虚之力的另一位面,少年熟思着;庄院内外其余处,必然是上好灵酒,藏着掖着。

  测验官员道;恕我直言;噶口,面份都不识忌惮三分。

  何必呢,好歹也是位气魂之虚,玄灵级别的风云人物,老者笑眯眯的感觉,《宛如厉鬼泣血》!,纠缠不清了吗,当初可你先后婚约在先,闹得馬宋罗城,惶不可终日,笑柄传的沸沸扬扬,害得家族荣誉败裂,迀移至帝国中部地域,可谓是让族员的子孙后代,获取更好资源。

  隐晦着三年的迷惑不解,老者霎时爆怒宛如惊虹之雷,喝酒的粗糙之手也颤颤巍巍,“啪”,捏碎了酒灌,化为粉沫……。

  气魂之虚,玄灵六阶层,就可以放肆无为,老者青筋乍一然,突飞猛进的鼓……鼓,日夜熬眠想之今儿,果真如此多娇,气不过自甘颓然。

  “老夫;今日要讨回公法,虚之计,高段,星龙蛟缦罗,紫色淡淡的虚之力犹如万剑,千军万马般的壮观何为撼动。

  檀木色剑气,实力较偏弱的学员,胸腔出异常奔腾,闷着沉淀的头,老者威严的喝道,休与本宗门,盛地胡闹。

  岑霜挡不住,被二人强大的气息弥漫,久久……抹额着头,经不起折磨,妖绕舞动。

  《沃尔玛可》!,老者喊了一句,醒悟的测验官,;猖獗脸上渐行渐远的淡然如水,擢着乌黑亮丽的发丝,虚之力旋即溃散,收入怀中……。

  旋即,弟子学员,纷纷嚷嚷着落荒而逃,啪……道凛冽之风呼啸而过!,谁敢动着一步,取消进入四大宗门资格,矛头指着通过测试的学员。

  身子猛然僵硬,少年、少年吗,俏皮的乖乖驻守原地。

  岑霜稳固与魔石盘,态度响铃般的明觉,望着两位高阶的虚气者,虎视眈眈的二位强者的笑傲。

  “测验官”,沃尔玛可道;现在奉命于你们,眸子望着不远处的东道西巷,历代强者崭新的道路,严格的尖锐声音道,必然要充足的得到休养调息。

  立刻准备筛选一间客房居住,虚之帝国憧憬以久的招收典礼,等着你们……。

  一群热血沸腾少年、娇兰羞花闭月的少女,此刻以淡望了刚才的不愉之处,眼瞳深入骨髓之处,炙热弥漫!。

  岑霜愁云惨雾,慌得深吸了一口浊气,伸出了白皙右手掌,虚之力,二阶何时能突破,少年贝齿咯咯咯……,与其抱怨,岑霜抱枕一大堆烦心事,修炼!,恩!,修炼,专心致志方可成旧为强者。

  虽说要付出代价,芩霜道;岑市家族中唯一的一个苟且偷生,《此言一出》,似乎包括了某层压抑的含义。

  少年,拼命加强体脉,自身勇于修炼,也能尽量弥补一下老爷子,临终前的委托,尽些心意吧。

  落魄成这般,还有资格吗,少年淡漠推开房门,一抹讥笑,脸相迎!,不道远!。

  “虚之气海,九格!”

  聆听着回忆内心深处,甚是念念不忘,星座碑刻录闪耀着三个大字,资质低阶,“未通过”。

  少年衰落,自由发挥了也失常,笨拙而导致废柴与废物,恐怕此生要架着落魄岑霜。

  “実玊舛”,含蓄望着穹苍,哎!,失败并不可怕,贞操都弃离,反而更庸人自扰。

  “呼……!,家族衰竭,固执己见的吸了口污秽,旋即便宜点转身”。

  嘈杂声夹杂于广场,推辞着舞桦淋!,眼神似千万根利刺,深深的扎进了呆若木鸡的岑霜。

  中年人轻口吐言,淡淡的语笑阑珊的道“六格,虚之力”,天才少年啊,此情此景,映入眼帘竟是赞赏,佩奇少年的胆量。

  绿衫斗篷之下的酷俊威摄,舞桦淋,伸手不见五指,拍了下岑霜,悟能不够。

  枯燥乏味……,岑霜心中一佂,杀戮般的蛊惑目光,记录着一位位的屈辱者!,虽说人不风流枉少年,但却此天娇之子舞桦淋,过了头的侮辱岑霜,导致尴尬不以。

  贝齿死死扣咬唇,“岑霜”,本宗,暂日收留不得你这位衰落的稀客,链锁牢牢的绑定于你的神印,岑霜的磨合期渡不过,哈哈哈……?。

  阴篇章――虚穹新纪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岚之大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岚之大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