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双喜临门添福禄
柳睿世界2018-09-17 09:304,223

  感情,原来那位仙妹妹戒斋,是为父母兄长祈福啊。这可是我叶沐涵应该学习的好榜样,孝心难得,孝心难得。

  叶沐涵这样想说,脑子又走神了,你说你叫阿秀,还是我妹妹,虽然我不知道你现在去哪里,但我叶沐涵绝对敬重你的,请受沐涵一拜。你放心吧,爹娘现在就由我来孝敬。愿爹娘的身体,在你的保佑下:福如东海长流水,寿比南山不老松!莫府上下儿孙满堂,其乐融融。

  想我们现代人,不都是这么说的嘛:福如东海长流水,寿比南山不老松!给老人祝寿,一大早先让他吃长寿面,送寿桃,送蛋糕,上面还画松鹤延年益寿图什么的。

  既然是为父母祈福,那就好好表现表现。望着众宾客,叶沐涵不等父母接话忙屈膝还礼:有劳各位对家父家母惦记,莫墨斋戒期满,二位老人身体康健,九哥他又高中状元,全都是仰仗诸位关爱。墨儿在此谢过了。

  这几句话让在坐的人,无不睁大双眼,就连莫老夫妻也是不措神的看着眼前的莫墨。都呆住了。原来从前的小莫墨除了父母和她的九个哥嫂之外,是从不与外人放在眼里的,更别说像今天这般娇滴滴地说话了,平时就连那些丫鬟婆子都难得听到,更不要说曲膝施礼了。身性怪异的她,对外人就从来没有笑过,这破天荒地屈膝施礼,让大家真的有种受宠若惊难以承受的感觉。忙还礼!

  我们的叶大小姐,哪里知道这些。

  看着众人还礼,叶沐涵真有点受不了,要知道那些人从年岁上看,可都是大爹大妈级的人物。真不知自己何德何能受此厚待,想到这叶沐涵赶忙还礼:各位叔伯、姨娘、亲亲大人,都请回到座位上落座吧,你们这样给莫墨还礼,会折杀侄女的。请再受墨儿一拜!说着又道了个万福,

  诸位见此,傻愣愣地看着莫老夫妻。莫老爷子自然是乐得合不拢嘴。忙向众人拱手道:大家都请坐,今天小女平安出关,功德圆满,难得大家来府上捧场,谢谢诸位,谢谢诸位。

  众人落座。

  莫老夫妻心里也是感慨万千,这个自小在暖香阁里长大的宝贝疙瘩,短短四十九天,竟然脱胎换骨成现在的模样,不仅个头长高了,就连模样都变得越发地俊俏,好在女儿眉心痣还在,要不然真的以为是换了个人了。那眉心痣看上也去越发红艳,就像一朵含苞待放的芙蓉花!

  不知不觉,我的墨儿长大了。莫老爷子和夫人看着女儿,心中不禁感慨万千。

  话说这莫家老爷子,乃是大夏王朝尚书令,如今基本上是退居二线了,因为新官还未到任,他还要负责坚守江东一带全部工作。因其为人正直,又全心全意为当地百姓着想,干了很多惠及民生的大事,深得江东百姓们的爱戴。

  莫老爷子年轻时随字锡伯王征战沙场,助其一统九洲霸业。一把轩辕琴,让他威震四方,声名远播。剩下海外四洲,本来想乘胜追击也纳入大夏国的版图,怎奈那次出征,长途跋涉的大夏军被劲敌围困在山谷里,突围时为保护字锡伯王,莫老爷子身负重伤,从那以后字锡伯王厌倦了四处征战的日子,再加上周边小国已经归顺大夏国。从此征战告一段落。大夏国利用休战期,忙于发展全国各地的国民经济,真可谓是积草屯粮,全面发展工业、农业、手工业、畜牧业。

  莫老爷子养好伤后,君臣二人竟然还结了把兄弟。字锡伯王让他管理江东一带。老爷子不负君望,几十年下来,不仅让自己管辖之地鱼米丰盈,百姓安居,还为大夏国囤积很多军响物资。运往各地充当军粮。

  莫老爷子一生为人豪爽,气宇不凡,又喜欢广交朋友,九洲之内,宾朋众多。他本人当年又是个大将军,常年带兵打仗,征战沙场,弹的一手令敌人闻声丧胆的魔音琴。琴为轩辕木所制,是他师叔的两个得意弟子剑萧一南和剑萧一北夫妻用三十年时间精心打造出来的一把上古古琴。琴谱乃师傅祁临仙亲口所著。想着自己老恩师和师叔魔女剑萧本是一对青梅竹马的伴侣,怎奈仙魔不同道,硬生生地被上古帝王神拆散。几百年来,他们一个住在燕北寒洞,一个住在祁临仙山,靠得深厚内力传音,设计出这么一把空前绝后的轩辕琴,还为它谱了魔音曲。此曲一弹,天地人鬼神魔都为之惧怕三分。它的威力至今仍无人破解。

  那把轩辕琴,陪伴莫老爷子征战疆场几十年,如今就供奉在祖屋的神龛上。

  莫老爷子办事干练利落,深得当地百姓的敬仰。后来字锡伯王驾鹤西归,老爷子辞去尚书令一职,准备回家颐养天年,怎奈新帝不允,说江东没有合适的人选,让他继续做他的尚书令,随时准备接受朝廷的召见。没办法莫老爷子只得继续旅行自己职责。其官职相当于我们现在各省的高官又掌握兵权。

  三年前他把莫然送到京师,虽有不舍,也只能让自己最疼爱的小公子进京,说白了就是到新国君那里做人质去了。

  对于这莫大小姐,谁都知道是他莫家的掌上明珠,众星捧月般地把她拉扯大,倍受老俩口的宠爱,外人又怎能受得了莫墨的如此大礼。用现在的话来说,莫老爷子是先王的御弟,是朝堂上举足轻重的王爷,而她的女儿是亲王阁老的公主。只是叶沐涵不知这些罢了!

  老爷夫人虽有疑虑也未多想,只道是莫墨静修、戒斋、祈福期间,心性起了变化而已。殊不知他们万般宠爱的莫墨,乃是后世之身穿越而来。而当年的墨儿,在翠竹楼里就已经香消玉损了,时年才仅仅十三岁。是西霞山圣母差遣自己的一对宝贝女儿先后回到前世续了这一世的缘。

  此时的叶沐涵,在众人眼里就像仙子下凡尘一般。经过高等教育的她回到前世,无论是从气质还是从外形上看,都堪称是绝色美女。在学校她不仅学习优秀,在每年的校庆演出中,还充当演员和节目主持人的角色。

  从四岁习舞,整整十六年舞蹈功底,练就她柔韧的肢体和脱俗的骨感,软功也是相当出色。特别是对古典舞,跳到如痴如醉的地步。在这次穿越前世大夏王朝中,她又将是个声名显赫,身价倍出的奇女子,知书达理暖香阁里的墨儿公主。

  在相夫教子的古代,她的出现简直就是个另类。更何况她这种另类又有着这般良好的家庭背景呢。

  这些都让她绝对与众不同。是的,绝对与古代女子不同,这种不同有着天壤差别。

  古代女子很少上学堂识文断字,她们大多数都在家学做女红刺绣什么的。大门不出,二门不进。再大一些就由爹娘做主,找个门当户对的人家,挑个黄道吉日,用轿子抬入夫家,就算是娘家泼出的水嫁人了。直到拜完天地,入了洞房,才知道夫君的模样。在女权极为低下的封建社会,女人就是男人开枝散叶传宗接代的工具。男人可以娶三妻四妾,女人却不行,弄不好还会面临着一纸休书的危险。所以在那个男权时代,女人要有三纲四德五从之德。嫁鸡随鸡,嫁狗随狗,一辈子就得相夫教子地过,也没有什么权力之说。稍有过错,就会被狠心的男人休回娘家,要是那样那可比要了女人的命还难受,自己脸上不好,娘家人面上也挂不住。有好多女人一遇到这事儿,没脸回娘家见人,就在路边找个歪脖树,了却自己的命。

  不知为什么叶沐涵,对这个大夏王朝有着莫名的感知,冥冥中好像有种神秘的力量在牵引她,穿行在这个比商、周还要早的朝代里。这是一个历史上没有多少记载的朝代,这个朝代之前更是如浮云一般,被有缔造人类历史的人轻轻地翻了过去。

  叶沐涵当然不知道,此时她的容貌已非二十一世纪的自己,而是一个叫莫墨的前世。经过这四十九天的戒斋,莫墨的小脸越发漂亮光艳。那颗红色眉心痣,宛如一朵含苞待放的水芙蓉,镶嵌在左眉中。

  众人的目光,随她轻盈的脚步,婀娜身姿向前移动。那两条弯弯的柳叶眉下是一双清澈透底的眼眸,长长的睫毛向翻卷着,眸子闪着灵性的光芒,让人望了不忍移目。见她落座,大家才恋恋不舍地收回目光。

  不过惊归惊,喜归喜。七七四十九天不吃不喝见小姐身体无恙、老爷夫人身体安康、九公子又通过武试成了新王子夜星君身边的侍卫首领,现在踏上省亲途中,见莫家小姐又知书达理地站在众人面前,搁谁谁都会说莫公主非神即仙,当然也有人私下里怀疑莫墨是妖的,也只有这些非人类不吃不喝才能活得好好的,才能保佑莫府上下平平安安。

  莫府还两天真是喜事连连,福运翩翩,好不热闹。确切地说是他莫府三年来第一次宴请亲朋好友聚在这里。

  早在半月前,莫府就已接到九公子回乡省亲的快报。这是家族何等的荣耀,那可是骏马高骑的九公子回到家乡了,何等的威风。

  莫府上下上百人围坐在餐桌前,还没等开宴,只听外面快马传报:老爷夫人,九公子回乡省亲,还有三个时辰就到家了。大家又是一阵欢喜。没想到今日小姐斋戒期满,九公子今晚又能踏进家门。真是喜事连连。都说人逢喜事精神爽,莫老夫妻更是如此。这不,莫府上至老爷夫人下至家丁护院婆子丫鬟们,以及那些前来道贺的亲朋好友,无不是把浓浓的笑意挂在脸上。真是欢喜得连枝头的鸟儿,也上窜下跳起来,尽情地飞来飞去舒展歌喉。也难怪一大清早几只喜鹊在枝头上叫个不停。所有的生灵,都被这幸福的场面感动得忘了空蒙的雨雾,已经罩了有些时日了。

  只见这老夫人掏出丝帕擦着喜泪,脸上更是笑逐颜开。在座的亲朋好友纷纷停箸非要等九公子回府再吃。莫老爷见状忙举杯笑道:各位亲朋贵友,今日小女斋戒已满,九儿又回乡省亲,双喜临门之日,我们还是先为小女开斋庆饮,墨儿还有三个时辰方可到家,到时我们再设宴为墨儿接风洗尘。说完,便向前来祝贺的宾客举杯,喝下那杯亲手酿制的麦叶香。在座的宾客也纷纷举杯说着吉祥的客套话,一饮而进。女客们更是细细品尝莫老夫人酿制的桃花洒,叶沐涵轻轻地抿上一小口,真是馨香入肺,精心爽气,好一个桃花酿。要是用在现代,绝对上得了五星级大酒店,做国宾特供都错错有余。这酒才是地地道道的女人酒,喝了它才更显人面桃花相应红酒文化的精华吧。叶沐涵微红着面颊想着。

  为莫墨的开斋宴,在老爷夫人幸福的举杯中开桌了,席间其乐融融。叶沐涵与父母哥哥嫂嫂一家三十多口人,围座在桌前和宾客们吃得不亦乐乎。毕竟这是她穿越到大夏国的第一次饱餐,竟是家人为自己准备的开斋宴。

  大家一面吃着一面谈笑风声,好不热闹。叶沐涵很知礼地起身为父母斟满杯中酒,同时自己也满上一杯,柔声说:墨儿祝二老身体健康,安享晚年。小啄一口,再敬兄嫂:过去小妹矫情,得兄嫂们疼爱包容,今日借酒向兄嫂们致谢。然后又举杯到各桌前与诸位宾朋举杯共饮,一展她二十一世纪飘逸知性小女子的社交才能。大家也极乐意与莫大小姐举杯欢宴。这顿开斋宴大家吃得舒心,喝得酣畅。散席后,下人又忙着准备为九公子接风洗尘。

  大家再一次把莫府上下打扫得干干净净,那窗楞极净,一尘不染,通体光艳。红灯笼从大门口一直挂到正堂前,连在一起。一些仕途官僚和莫老爷子在书房里品茶聊天。女客则陪着老夫人,在内宅里谈着家事。莫墨守在老夫人身边,静静地听着娘和客人客套地叙着家常里短。(未完待续)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穿越天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穿越天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