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年汉武帝
冷成金2018-09-09 10:516,175

  【引言】

  在中国漫长的历史中,在如云烟过客般的芸芸帝王中,唯有秦皇汉武、唐宗宋祖等几个封建皇帝还常常被后人提起。这四位皇帝,文治武功,各有所长,往往被看做封建帝王的代表。

  秦皇是指秦始皇,他统一全国,建立了完整的封建国家,其开创之功不容湮没。

  汉武指汉武帝,他雄才大略,也好大喜功,把中国的封建社会推向了一个发展的高峰。

  唐宗指唐太宗李世民,他勇武仁爱,善于纳谏,被看做是理想明君的象征。

  宋祖指宋太祖赵匡胤,他统一中国,加强文治,在中国的政治史上也算是个划时代的人物。

  但他们并非完人,不仅不是完人,在某些历史时期,在一定的情况下,他们还是昏庸嗜杀的暴君。尤其是一些能够得享天年的君主,晚年更是昏聩暴虐。说来也很有意思,翻开帝王谱看看,封建帝王能够长寿的很少,一般来说,能够中寿而死就已经很不错了。

  也许真是上天有眼,不让封建皇帝们一个个的长寿,因为他们一旦得享遐年高寿,晚年往往作恶多端,不仅祸乱宫廷,也给国家和人民带来巨大的灾难。就是秦皇汉武、唐宗宋祖似乎也逃脱不了这一规律,别的不说,汉武帝的晚年就很值得研究,我们不看他给人们带来了多少灾难,只看看他的糊涂残暴就很受启发。

  【事典】

  汉武帝生逢其时。他即位之时,汉朝正处于上升时期,前面的“文景之治”也为他铺好了继续发展的道路,因此,武帝上台之后,整顿军队,起用将领,消除边患,开疆拓土,应当说做出了一番事业,当然,随之而来的也有好大喜功、穷兵黩武的一面。但他做了五十多年的皇帝,到了晚年,可就“晚节不终”了。

  武帝年轻时就相信长生不老之术,晚年之际,就更加迷恋。在太始和征和年间,他数次东巡,仿照秦始皇派徐福去东海求仙,企图得遇神仙。但神仙缥缈,踪迹难寻,反遇连年水涝旱灾,五谷不收,把武帝弄得心情更加郁闷。

  征和元年的一天,年纪已显衰老的武帝在建章宫中闲坐,恍惚中看见一个男子,佩带宝剑,直闯进宫来。武帝惊觉,连忙呵斥武士拿下,但随侍左右的武士并未看见那男子,遍搜建章宫,也不见踪影。唯独武帝说亲眼看见,绝无虚假。武帝责怪守门的官吏失职,诛杀了几个人,又派兵搜索上林苑,仍未拿到。最后关闭城门,挨家挨户地搜查,被冤枉者不少,真犯始终未能拿获。搜到这个分儿上,也只得作罢。

  武帝本来就相信神仙鬼怪之事,经这次闹腾,更不怀疑,认为有人暗中施弄巫术,要谋害他,于是就引用方士巫师,清除巫蛊。因此,只要有门路可钻,方士巫师们都辗转引荐,出入宫廷。一个堂堂的皇家宫殿,成了鬼蜮的世界。

  武帝正在疑神疑鬼之际,忽有一个囚犯上书,告发丞相公孙贺及其儿子曾使巫婆在宗祠中祷告,咒诅宫廷,并把木偶人埋在去甘泉宫的大路边,武帝看罢奏章,勃然大怒。原来,丞相公孙贺的夫人是汉武帝的皇后卫夫人的亲姐姐,其子公孙敬声行止不端,后来竟擅自挪用军饷一千九百万钱,被人揭发后遭到逮捕,系押狱中。公孙贺爱子心切,想把公孙敬声救出来。这时恰巧有阳陵侠客朱安世来到都城,到处作案,一直拿不到他。其实,衙门公差大都与朱安世相识,只是因为朱安世杀富济贫、仗义疏财,大家全都暗中护持,不愿拿他归案。公孙贺就上书要求以朱安世换出儿子,武帝也答应了。于是,公孙贺给公门捕差下了死命令,如果拿不到朱安世,即以包庇窝藏论罪处死。捕差无奈,只得给朱安世说明情况,把他送给公孙贺。朱安世冷笑说:“丞相要害我,恐怕自己一家先是难保了。”

  朱安世在狱中上书,告发公孙贺的儿子公孙敬声与阳石公主私通,并施巫术咒诅宫廷。武帝阅奏后立即逮捕了公孙贺一家,交给廷尉杜周讯办。杜周是有名的酷吏,乐于罗织罪名,牵连构陷。杜周先把阳石公主坐进案中,阳石公主是武帝的亲女儿,与诸邑公主是同父异母的姊妹,诸邑公主是卫皇后所生,与卫皇后的弟弟卫青的儿子卫伉为中表亲,卫伉本承袭了父亲的爵封,后因犯罪被削封,多少有些怨言。就这样,杜周全部网罗坐罪,入狱囚系。公孙贺父子毙死狱中,卫伉被处斩,阳石公主和诸邑公主也不得再生,均被武帝下诏杀死。

  一件巫蛊案,死了六七人,其中有绝无干系之人,更有武帝的亲生骨肉,但武帝不仅不自悔残暴,反以为杜周办理得宜,多有褒赏。丞相空缺,由涿郡太守刘屈牦担任。此时汉武帝已年近七十,在中国封建帝王中,已算是很长寿的了,但他仍恐不能延年,时时处处寻求延年益寿之方,经常派人访求吐纳导引之法。他曾在宫中铸一巨型铜像,高二十丈,用手托盘,承接早上的露水,名为“仙人掌”。再用所得露水调和玉屑药物等,每日取作饮料。在今天看来,这虽属荒诞可笑,但对调理人体也不无好处。

  汉武帝本来身强力壮,精力充沛,自然延年,本非难事。怎奈封建帝王几乎无不好色者,长期淫乱,必然伐空体性,难保长久。

  汉武帝先宠爱陈皇后,因陈皇后不能生子,又移宠卫皇后,卫皇后年长色衰,再宠爱王夫人和李夫人。王、李二夫人病逝之后,又有尹姬和邢姬争宠后宫。据说,尹婕妤和邢妌娥两人都长得十分漂亮,但为避免争宠吃醋,武帝从不让她们两人相会。一次,尹婕妤忍耐不住,请求武帝让她们见上一面,比一比看谁更漂亮。武帝知道尹婕妤比不上邢妌娥,就派宫女梳妆顶替。两人相见,尹婕妤一眼就看出她是假扮的宫女,越发激起了她的好奇心,非要与邢妌娥相见不可。等到邢妌娥出来,虽是便衣淡妆,却是丽质照人。尹婕妤见了,半晌目瞪口呆,等邢妌娥走了之后,才俯首低泣。从此之后,两人不再会面,后人称之为“尹邢避面”。

  至于钩弋夫人,更有奇特的传说和身际遭遇。据说汉武帝北巡渡过黄河,见有青紫之气缭绕天空,武帝觉得奇怪,就找方士询问,方士说:“青紫纠结,此间必有奇女子!”武帝命人搜寻,果如其言,在河间查到了一个赵姓女子,艳丽绝伦。奇怪的是两手自胎中生下就不能伸开。武帝命人按摩推拿,无一人能使她伸开手指,武帝纳闷,就亲自动手。谁知无需费力,赵女的手指随着武帝的手一下子就伸开了,手掌中各握着一个玉钩。武帝非常惊奇,当即把她载在车后,带入后宫。并在宫中专辟一处,供她居住,称为钩弋宫,称赵女为钩弋夫人,亦名拳夫人。

  过了一年多,钩弋夫人生下一子,取名弗陵,升钩弋夫人为婕妤。据说钩弋夫人怀孕十四个月才生下孩子,上古时期的尧母也是怀孕十四个月才生尧,所以汉武帝又把钩弋宫称为尧母门。生弗陵之时,武帝已近七十,人们都说此时武帝已无力生子,定是钩弋夫人通晓黄帝的素女之术,能使武帝返老还童,老蚌生珠。

  后来武帝杀死了太子,立弗陵为太子,但他怕子少母壮,将来必思干预朝政,决定将钩弋夫人杀死。武帝就故意对钩弋夫人寻隙斥责,钩弋夫人脱簪谢罪,竟使武帝发怒,令左右把她牵出送入掖庭狱中。钩弋夫人临走之时,频频回顾,意态可怜。汉武帝则说:“快走快走,你恐怕是活不成了。”当晚,就下诏赐死狱中。

  武帝因宠幸钩弋夫人,又兼年纪已大,渐觉病邪侵体,特别是前次见男子佩剑入宫,遍搜不得,至今不忘,再加上公孙贺案件,赐死亲生二女,也是心神不安,如此一来,便觉精神恍惚。一天在宫中睡午觉,忽然梦见许多木偶小人,手拿木棰,舞动击打,把他吓出了一身冷汗,惕然而醒。醒后尚心惊肉跳,久久不能平静。

  恰在这时,江充求见。江充靠告密起家,心狠手辣,深得武帝的信任。江充原是赵王彭祖的门客,他曾经得罪了赵王,怕赵王治罪,便逃到汉武帝那里,揭发赵王与姐妹通奸,赵王因此坐罪削爵。武帝见江充形貌壮伟,言辞便给,便拜他为直指使者,专门督察近臣贵戚的过失。

  一次,江充跟随武帝到甘泉宫去,路上遇见太子家人驾车在中道行驶,便拦车扣截,太子知道后,急忙向他求情,要他不要报告,但江充还是报告了武帝。武帝以为他忠直,说“人臣正该如此”,便升他为衡水都尉。这时武帝见了江充,告知他梦中的情景,江充深深地懂得武帝的心理,便乘机断定是巫蛊所为。武帝一听,正中下怀,就派江充代为查办。

  江充正好乘机使奸,他引用几个胡巫,到处胡挖乱掘,一旦挖出木偶,即逮捕讯问。其实江充挖出的木偶,都是他让巫师们事先埋好的。为了体察主意,邀功请赏,江充用烧红的烙铁烤烙官民,逼他们承认埋藏木人、诅咒宫廷。起初被捕的官民不肯承认,但总因耐不住严刑逼供,最后大多自诬供认,这样,前前后后被江充害死的人达数万之多。

  这时江充正得势,他便为自己的后路考虑。江充有多件事得罪了太子,一是弹劾太子家人,一是卖直干宠,再者他制造蛊巫冤狱,诛杀太众,太子也颇有怨言。江充知道,一旦太子即位,自己非被诛戮不可,因此,他要趁自己得势的时候搞垮太子。

  太子刘据为卫夫人所生,生性谨厚,愿意代人减罪免狱,颇有声名。武帝起初很喜欢他,但后来觉得他才具一般,不似自己,所以不太满足,多亏卫夫人提醒,要他曲承皇上的意愿,才未被废。江充利用武帝的这种心理,伙同黄门侍郎苏文谗毁太子。

  一次,太子进宫去谒见母后,很长时间没有出来,苏文就主动地对武帝说:“太子终日在宫中不出,恐怕是与宫女们厮混吧!”武帝没有答腔,只是把东宫妇女二百人拨给太子。太子觉得事情不对,留心调查,才知道是被苏文谗毁,由此就更加注意检点,不敢稍微大意。苏文又与小黄门常融勾结,让他伺机进谗。一次,武帝生病,让常融去传召太子,常融回来说,太子听后面有喜容,等太子进来,武帝发现太子的脸上尚存泪痕,这才知道常融陷害太子,把他推出斩首。

  江充见计谋受挫,认为更应抓住武帝欲求长生、信奉神巫的心理去做文章。他暗中派一个名叫檀柯的胡巫向武帝报告,说宫中有蛊气隐现,如果不赶快清除,皇上的病是很难好的。武帝一听,果然相信,立刻派江充留宫中挖蛊治理。

  江充手持诏书,与按道侯韩说、御史章戆、黄门苏文及胡巫檀柯进宫挖蛊,别处挖出的不多,唯独皇后、太子宫中,掘出了许多木人,特别是太子的宫中,还掘出了帛书,上面写着一些邪乱难解的文字,显然是符图,江充不问青红皂白,当做证据,扬言说要奏告皇上。

  太子并未埋藏木偶,但如今被挖掘上来,百口难辩,他知道武帝的脾气,当即就慌了手脚,不知如何应付。连忙召来少傅石德,向他问计。石德知道其中的利害,恐怕受牵连被诛,就向太子献计说:“前丞相公孙贺父子及两位公主就是因受此罪的牵连而被诛杀,现在从你的宫里掘出了木人符书,即使明知陷害,那也是无法辩明的了。如今之计,不如先抓住江充等人,问清事实,再想办法。”太子惊问道:“江充等人是拿着皇上的诏书来的,难道能擅自逮捕吗?”石德说:“皇上在甘泉宫养病,不能理事,奸臣敢这样胡为,定是欺蒙了皇上,若不从速发兵,岂不要重蹈秦朝太子扶苏的覆辙吗?”太子听石德这么一说,也觉得有理,只是未加任何布置准备,就假传圣旨,征调武士,捉住了江充。韩说等人战死,苏文、章戆却逃往甘泉宫。

  太子处死了江充,烧死了胡巫檀柯,并派人持节入未央宫通报太后,打开宫中的武库,令人守备长乐宫门。苏文等奔回甘泉宫,说太子已经造反,江充等人已被捉去。汉武帝此时还算明白,对苏文说:“太子生变,恐是为江充掘上巫蛊之事,快把他叫来,我要查问清楚。”使者临去之时,苏文对他连使眼色,使者既明白苏文的意思,又恐被苏文杀掉,不敢去传召太子,落得卖个情,就在甘泉宫外躲避多时,复回来向武皇说:“太子确已谋反,不仅不愿前来,还差点儿把我杀掉。”

  武帝闻言大怒,马上命令丞相刘屈牦发兵拘捕太子,又下诏命令都城近郊各县的兵马均归丞相指挥。刘屈牦接到命令,即刻发兵攻打长乐宫。太子闻报,想不出其他办法,一边假借皇帝命令尽赦都城里的囚徒,令他们武装作战,由石德及宾客张光率领,分兵迎敌;一边又到处宣称说,皇上病危,奸臣作乱,要大家领兵讨逆。两边都是皇帝的名义,群臣不知是真是假,茫无头绪,也不敢妄动,只得暂时观望。

  太子与丞相督兵交战,打了三天三夜,仍未见胜负。直到第四天,武帝驾到建章宫,事情才弄清楚,原来是太子矫诏,子发父亲。大臣武将纷纷帮助丞相,讨伐太子,就是市井民间,也纷纷传言太子造反。太子越来越危急,连忙跑到护军使者任安那里,给他赤节,令他发兵。任安平时与太子十分交好,当面不好推辞,便收下了赤节,但跑到军内,再不出见。太子没有办法,又让都中的百姓当兵作战,打了两夜,终于兵败,石德、张光也被杀死。

  太子带着自己的两个儿子,逃往城门,城门本早已关闭,碰田仁当值,他见太子带着两个儿子,情状可怜,不忍捉拿,就放他出去了。丞相刘屈牦追到城边,查明是田仁放走了太子,当即就要处斩田仁。御史暴胜之止住他说:“田仁是二千石的官,不能擅自斩首,应当奏明武帝再行处置。”

  武帝听说太子逃走,暴怒异常。不仅杀了田仁,还追查暴胜之为什么袒护田仁,吓得他自杀了,甚至连护军使者任安私自受节,并未发兵也被逮捕,系入狱中,候日腰斩。武帝又收了卫皇后的印绶,卫皇后大哭一场,上吊而死,卫氏家族,全被杀死,包括太子的妃妾,也全部自杀而死,至于随同太子造反的东宫官吏,也全被处死。

  武帝诛杀了这么多人以后,尚不解气,发诏缉捕太子,群臣没有敢进谏的,唯有壶关三老上书说:“江充只不过是一布衣,陛下把他当做忠诚之士大加任用,以致江充处处假借皇帝的旨意,迫害太子。江充狡诈虚伪,极善掩饰,使得太子进不能见到皇帝,退则被乱臣困扰。过去江充谗杀赵太子,天下皆知,如今又要谗毁太子,太子结冤无告,身处危急之中,不得已而杀江充,只求自保而已,并无邪心。”武帝看了这道奏章,也多少有些悔悟,但尚未下定决心赦免太子。

  太子逃到湖县,藏在泉鸠里,那里的人虽留住了太子,但家境却十分贫困,无法供给。太子便写信给湖县的一位朋友,觉得他家境殷实,可以帮忙,谁知竟因此走漏了风声。地方官前往拘捕,围住泉鸠里,太子见走投无路,便上吊自杀。太子的两个儿子同泉鸠里人一起抵抗,也都被杀死。

  此时,汉武帝未必想杀太子,但太子既已被杀,也不能再行反悔,只好照原来的许诺,照常封赏了那些捉拿太子的人。武帝这才有所认识,派人调查江充等人挖木偶的事,不久即查清楚,多是江充等人弄虚作假,迎合自己。武帝怒极,诏令灭了江充的全家。太子死后,汉武帝的儿子们争谋代立,此祸才消,彼祸又起。真是人生如泡影,富贵如幻梦。正如明朝崇祯皇帝所说:“愿世世勿生帝王家!”

  【评议】

  希望延年益寿以至成仙,本是人之常情,并非怪诞,只是常人怀此希望,也只是希望而已,并不能兴师动众去供其驱遣。但如果是皇帝如此,情形就大不相同了。无限的欲望,加上无限的权力,那就会生出无限的祸患来。尤其到了晚年,越是长寿,就越是怕死;越是建立过功业,就越想占有一切,乃至想成佛成仙,长生不老。秦穆公是如此,秦始皇是如此,汉武帝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至于历史上的其他皇帝,虽不如他们那样求仙若狂,但宠信方士、吞丹服药的更是大有人在!

  人性的贪婪是可怕的,做了人间皇帝尚嫌不足,还想得道升仙;如果真能成为仙佛,他只要还是人,就一定还嫌不足,正所谓欲壑难填!贪欲如无权力的限制,恐怕会吞噬整个人类。

  不过,历史的发展毕竟还有可靠的一面,皇权虽属无限,一旦滥用,也往往引火烧身,这在中国历史上已被无数次地证明过了。

  汉武帝晚年糊涂,其症结在于宠信方士,信奉巫术,又兼刚愎自用,暴戾恣睢。如果究其根本原因,汉武帝晚年糊涂暴戾的性格,主要是因长生无术引起的心烦意乱所致。可见,贪欲是引起祸乱的根源。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千年来谁著史:两汉时期的生存法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千年来谁著史:两汉时期的生存法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